放下情 坚持外出救人

更新: 2020年05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八日】我是二零零四年中秋节得法的女大法弟子,今年五十七岁。

闯出魔窟又陷亲情关

我与很多遭受邪党迫害的大法弟子一样,面对邪党的迫害,能坚定正念,放下生死。可是在面对亲情时,就有太多的无奈与纠结。我这次的被迫害给丈夫、孩子心里造成很大的压力,担心我再遭迫害,而且社区书记还来我家,让我签“不修炼保证”。我正告书记:“法轮大法使我身心健康,救了我的命,凭什么不让我修炼,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书记看我态度坚决,就走了。可是孩子的心理压力又加大了,他上网查询,看看我签字和不签字的后果,结果都是政府可随时上门抓捕我。

孩子和丈夫整天唉声叹气,眼见孩子消瘦,整宿睡不好觉,我真的很心痛,于是我和孩子做了一次交流。我说:“儿子,你虽然不修炼,但你也知道大法好,咱家都受益于大法。你不用怕这个恶党,咱们有师父保护,师父说了算,妈啥事没有,这次被迫害,是妈没修好,有执著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以后妈妈按大法的要求去做,保证平安!自从妈妈修大法,不但身心健康,你爸几次大病不都是师父给化解了吗?这个恶党没有几天蹦跶了!咱不能做忘恩负义的事,你是男子汉要顶天立地,不畏强暴,妈妈都不怕,你怕啥?”

在我的鼓励下,儿子和丈夫安稳下来了。同时我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操控丈夫、儿子阻碍我讲真相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清除他俩的怕心,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打入他俩生命的深处。

但是,每当我一外出,丈夫总是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我。我能理解他的心情,可我是大法弟子,三件事我怎么能不去做呢?那是我的责任与使命。当我走在救人的路上,看到那么多的众生,我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想告诉他们真相,让他们快得救。可是丈夫那惊恐的眼神时不时的就纠结着我的心,干扰着我,使我陷在情中,错过很多有缘人不能得救,内心极其痛苦。

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

我知道,只有多学法,才能使自己走出困境。一段时间里,我就静静的学法,并且高密度发正念。渐渐的,心轻松了,大法荡涤着我的心灵,打开了我的心锁。

师父说:“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2]

我一遍一遍的学,一遍又一遍的向内找,最后我找到了对亲情的执著。这个执著心来源于何处呢?它来源于“怕”。我虽然不畏生死,但是我怕亲人受到伤害。我求师父把我对亲情的执著化作慈悲,虽然亲人有压力、有痛苦,但他们毕竟是明真相已得救的生命,而那些不明真相的世人也是师父的亲人,他们有多可怜呢?

如何才能摆正既不让家人担心,又能安心去讲真相呢?我选择了早晨发完六点正念后,利用买菜的时间去讲真相。正好现在我们地区搞环境建设,外地来打工的人很多,讲真相的效果很好。可是几个月后天气转凉,建筑工人都撤走了,天也短了,怎么办呢?于是我与学法小组的两位同修商量,我说:“我想利用每天傍晚的时间去讲真相,这个时间段正是下班和学生放学时间,路上的行人多,这样家人也不会想到我晚上去讲真相,就不用为我担心受怕了。”两位同修也非常支持我,帮我准备好每天用的真相资料,帮我发正念,等我回来一起学法。

就这样,在同修的帮助下,在师父的保护中,无论风霜雨雪、天冷路滑、还是遭遇邪恶、坏人,都是有惊无险的化险为夷。遇到骂人的,我会找自己是否有争斗心,党文化思想。一次,遇到一个不明真相的人要送我去派出所,我微笑着看着他说:“大哥,我送给你平安,你送我去派出所?!”他马上说:“行了,你快回家吧,我就是干这个的!”我说:“大哥你可千万别干这个了,这对你不好。”他挥挥手走了。

但是更多的是感谢的。一次,一位明真相的世人对我说:“你们法轮功太了不起啦!你们在我们老百姓的心中,永远是最高的位置!”每当听到世人感谢的话语,我都会谢谢师父帮助我救人。环境怎么艰苦,我心里都是甜的,觉的没有浪费师父用巨大的承受给我们延续来的时间。

一天,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我坐在一辆飞奔的火车上,两边是新开辟的山路。我悟到,自己终于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

面对疫情利用各种方式救人

新年临近,正当我们刚忙完发台历、年画等讲真相救人项目后,就传来了武汉肺炎疫情的消息。每天看到全国的死亡人数,我们学法小组同修们的心情都很沉重,哪有心思过年啊!都一致认为这是师父给我们救人的最后机会,一定要抓紧一切有利条件多救人。

于是我们三人做了分工:A同修和我白天出去讲真相,B同修准备资料,我们就逐户发放。利用打电话拜年的机会告诉亲朋好友:“千万记住九字真言,一定要诚心敬念。”我们把每一个明天都当作是正法结束的一天。用A同修的话说:“我要是一天没讲真相,我就是白活这一天。”

后来我们这个城市也封城了,楼区的路口都有戴袖标的把守,同时警车巡逻。但是对行人的出入比较宽松,只要戴口罩就能出去。虽然能出去,但路上的行人太少了,即使遇到人,都是行色匆匆,保持一定的距离,很难搭上话,走了半天也劝退不了几个人。我心里这个急呀!真想哭!我在心里喊:“我世界里的众生你们都在哪呀?快出来呀!再不出来听真相可没有机会了啊!”正想着,对面来了一个人,我急忙走过去搭话:“大哥你好,送给你个平安符吧!”还没等把平安符拿出来呢,那人大声说:“什么平安符?是不是法轮功。”我觉的不太对劲,马上求师父帮助,不让他对大法犯罪,赶快离开了。过后才想起来这个人是片警。

回家后,我向内找,为什么会遇到危险?是自己又出来对自己世界众生的情,还有急躁心,怕心也上来了。这几天片警经常来我家楼前、楼后的转,有知内情的人向我丈夫通信说:“社区安排人在找法轮功。”让丈夫注意。我深知这是考验我来了,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的,就按师父的法去做。

师父说:“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3]

我反复的背这段法,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无论环境多恶劣,我都天天出去讲真相。我们学法小组每天坚持学法,整点发正念,白天出去讲真相,互相鼓励,交流讲真相的经验。A同修给我找出讲真相不到位的毛病,不能先把平安符送给人,应先把人讲明白了,再给平安符,平安符不同于真相资料。我接受了同修的建议。跟同修A出去几次讲真相,看她从搭话到完整的讲明真相,就象在唠家常,而且不急不躁,面对街头巷尾的警车、红袖标,就象没看见一样,该怎么讲就怎么讲。我看到了同修的境界,找到了自己的差距与不足。

于是我先从搭话开始,无论能不能讲上真相,也要把慈悲留给世人。慢慢的,讲的也自如了,不管讲退几个人,我都要每天坚持出去讲真相,做好三件事,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