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学员:坚修大法心康体健

更新: 2020年05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九日】我是在二零零四年的六月十六日在日本的熊本县有幸得知法轮大法的。

在得法之前,我长年一直在家制作学校制服的缝纫工作,那时的我不管是跟人打交道,还是在人前讲话,都会感觉到恐慌,会因过度紧张而引发浑身冒冷汗,最后到昏倒的状态。

小的时候,因从高处摔落,曾收到过死亡宣告,虽然奇迹般生还,但却经常伴有剧烈头痛,需要不断服用镇痛剂,才能抑制头痛。除此以外,因每次饭后,都会出现胃痛,所以每天又不得不服用罐装的胃药,以减轻胃痛折磨。

在开始学炼大法后不久,听说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国受到迫害的事时,感到无比震惊。在得法后半年左右的时候,得知熊本的同修有在参加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的活动。听闻残酷的迫害事实,感到非常心痛,萌生了“必须要尽快的去救助同修们才行”的想法,我也加入了同修们的反迫害活动项目中。

参加活动的我,无论是跟同修一起派发法轮功资料,还是在中领馆前,即使浑身在颤抖,也拿起话筒大声的宣读呼吁制止迫害的声明文,抑或是跟同修一起参加“四二五”、“七二零”的游行活动,一起在大年夜点燃蜡烛,悼念被迫害致死的同修,或者跟同修一起沿路边坐下发正念等这样的活动,我都不断的在心里告诉自己,绝对不能退缩,一定要好好传达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在同修获得自由之前一定要努力坚持参加活动。如果自己是身负着救度众生的使命而来到这个世上的话,那么就把自己的事情先放一放,全力以赴的去讲真相。

参加介绍神韵公演活动

在修炼开始了几年后,介绍神韵公演的活动就开始了。因为我最不擅长与人接触,恰恰这又是介绍活动中最需要的,那时我的心情非常沉重。那个时候,我接过来的都是一些艺术家、音乐家、芭蕾舞工作室的电话簿。在没有勇气打电话感到很无助的时候,有同修跟我说:“你不是大法弟子嘛?!”

那样的一句话,在没有勇气的我的心中产生了这样反驳的念头,你能那样说的话,那你就自己打打试试啊。不过虽然头脑中这么想,也还是打通了第一通电话。可是,浑身发抖的我没有说出话来,糊里糊涂的就先冒头说:“对不起,我没有这样的经验。”总算是把想要说的主要内容简单的在电话里讲了,就挂断电话了。

第二天,冷静下来,打了几十通电话,我的打电话工作就做完了。在我打完电话的第二天,我吐血了。开始有点儿担心:“我这是怎么了,不是得了胃癌了吧。”但是马上就纠正了自己的思想“才不是胃癌呢,这是在净化身体呢”。

参加征签活动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开始前的三月到八月的五个月时间里,基本上每天都有在街上参加呼吁停止迫害的署名征集活动。跟同修调整好时间,即使炎热的天气下,也有努力的参加,由于太专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包被偷走了。包里面有需要支付的五万日圆现金,所以我感到非常着急。

于是,同修就推测说:“听说偷东西的人一定会在洗手间翻东西。”随后就去了附近的一个商场的洗手间,帮我找去了。没过多久,就听到喇叭中传来:“某某某某女士,请到门卫室这里来一下”的声音。我按照指示来到门卫室,就看到自己的包包出现在眼前,非常开心。可是现金都被拿走了,只是银行卡和其它的东西都还在。警卫也说:“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啊。”

到了第二天,跟上次不一样的是我吐了很大的血块出来。那时头脑里马上浮现出《转法轮》第一讲的“炼功为什么不长功”中讲到“在这个宇宙中有个理,叫作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1]这段法,所以很快这件事情我就不再在意了。

在那之后,我又吐了一次血,合计吐了三次血,可是从那以后,我的胃痛、头痛的症状就完全消失了。虽然丢失了钱,但是却获得了身体的健康。

搬迁东京新的修炼环境

几年后,我从熊本搬家到了东京。搬来东京到现在已经过了十年了,只有自己知道在学炼了法轮功后自己发生了多大的变化。想看看,没有出去工作过的自己到底是否可以去外面工作,于是,六十七岁的我,从去年的九月份开始在外面找了份工作。在找工作的时候,感受到了现实的残酷,几个都是在面试的初期就因为年龄限制而被刷下来了。就在自己感到失望灰心丧气的时候,有一个公司雇用我了,就这样我在面试那个公司的第二天,就开始上班了。

早上四点钟起床,炼完一个半小时的动功,就开始做上班的准备了。跟想象的不同,非常严格。最初我是被分配把米饭盛入给学校的便当的饭盒的工作,而且还告诉我:“140g的米饭,只最初用计量器量一下,之后就不要再用了。”“喔喔,那怎么……”我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那时那里的工作人员目光都集中在我这里,让我感到极度紧张。就这样,糊里糊涂的结束了一天紧张的工作,晚上去参加了大组学法。但是我实在是太困了,《转法轮》也没能跟着读下来,大家的心得交流也没能听進去。靠着同修,就睡着了的我后来跟同修说:“对不起,就这么就睡着了。”同修回应道:“一直以来都没有在外面工作过,也难免会累了。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个了。”同修温暖的话语给了我勇气。

刚刚开始工作不久,最初自己心里感到胆怯,“真不想去上班啊,这样会持续多久呢?在这样的环境下,自己到底能坚持多久哪?”就这样,每天都在考虑着同样的问题。每每脑中出现这样的疑问的时候,我都会说给自己听:“我不是一名法轮大法弟子吗?如果这样就退缩的话,那就不是大法弟子了,一定要加油。”就这样不知不觉中就过了七个多月了。

在我开始工作两个月后的一天,我跟往常一样去公司上班,刚到公司的那一瞬,感到小腿出现剧痛,走不了路了,跟公司描述一下,做出请示的时候,公司负责人说:“那么痛的话打个电话过来,不就好了嘛。”我说:“我是到了公司之后,才出现的剧痛的。”公司方面负责人说:“这样也没有办法工作的,你回去好好休息吧。”公司的同事也有跟我说:“怎么样,去医院看看吧。”就这样伴随着小腿的疼痛,我慢慢的走了回来,去了附近的医院。检查结果出来:“骨头没有异常,但是有肌肉拉伤。年纪也不是很年轻了,硬挺着,可不行啊。”大夫边说边给我贴上膏药。

回到家,我马上把膏药撕下来扔掉了。从那天起,就出现了三十八点五的高烧身体,出现了病业状态。那时我每天都在学法中读到的经文中悟到,是师父为了帮我消去身体的业力而安排的。在消业的过程中,伴随着痛苦,所以我有几天都是痛得走不了路。不过,一个星期后,我就可以正常上班了。

虽然有时候自己能意识到不对,但是还是的想法冒出来:“如果跟我说太严厉的话了,我就准备什么时候辞职,下个月就辞职。”一次正好读到《精進要旨》中《退休再炼》这篇经文:“有一部份听过课而根基又不错的学员,因工作忙就不炼了,很可惜!如果是一般的常人,我就不多说什么了,随他去好了,但是这部份人是有希望的。人类的道德在一日千里的往下滑着,常人都在随波逐流,离道越远越难往回修。其实修炼就是修人的心,尤其在复杂的工作单位环境,正是提高心性的好机会,一旦退下来,其不失去了一个修炼的最好环境吗?”[2]“修炼可不是儿戏,比常人中任何一件事情都严肃,不是想当然的,一旦失去机会,六道中轮回何时再得人身!机缘只有一次,放不下的梦幻一过,方知失去的是什么。”[2]经文已经读了很多遍了,意识到自己在遇到困难和痛苦的时候,还是会按照常人的思考方式去考虑问题。同时也让我悟到,职场是供自己提高心性的好机会的修炼的场,所以自己一定要在里面坚持忍耐才行。

师父经常告诉我们要多学法多学法,只要有法做指导,自己在遇到不好的状态的时候,就可以把那颗心扭转过来。曾经感到非常苦恼地用常人的思考问题方式考虑过多久,都不能摆脱那种不好的状态的时候,通过每天的学法,自己的坏思想,在遇到不好的状态中的那一瞬间,自己的心却发生了变化。这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从那天起,我都努力去做到无论谁说我什么,我都不去在意。不时的感叹到,感到自己真的变的坚强了,跟以前的自己简直变化太大了。有幸遇到大法真是太幸福了。而且在现在的这个年龄还能参加工作也感到很幸福。

最后,我还想说一件事情。就是二零一一年五月,同修跟我提到,在每天的日语学法时,轮流当班做主持,就这样,开始了每日学法有近九年的时间了。偶尔会有想退缩的时候,同修都会鼓励对我说道:“不要太勉强的,不要离开就好。”仅仅因为这一句话,就不知道落泪多少次,也正是因为这样的话语,才让我一直坚持着做到现在。对创造这样一个可以让我一直坚持做下来的环境的同修说声谢谢,今后也让我们一起,坚持学法不断提高心性,都做好自己该做的一直坚持到最后。

层次有限,有不当之处,还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退休再炼〉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