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中情 在项目中实修

更新: 2020年06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七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一三年从大陆来到海外的青年大法弟子。由于母亲修炼,我从小就接触大法,但直至读高中时才真正走入修炼。机缘巧合下,来到海外与海外同修一同精進修炼,参加讲真相项目助师正法。借此法会交流近期修炼体会,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在项目中修去观念

我于二零一八年从大学毕业,毕业后就加入当地的媒体项目做全职。在此之前,我完全没有想过会参与媒体工作,直至当地一位媒体同修找到我,表示媒体缺人,希望我能加入。从小到大,对于未来和计划,我一直是随遇而安,因此当时没想太多,只是觉的帮助大法项目是件大好事,也不用费心再找工作,就答应了。

原本只想帮助做财务,结果入职不久主管就安排我做小区记者,成为了报社唯一做记者的全职员工。我自认为性格内向,不善交际,精神头也不算足,而小区记者这份工作恰恰戳中了我的每一个弱点,不但需要跟小区打交道,外出采访,更要跟随时势而动,几乎是全年无休。因此工作中感到异常艰难,痛苦不堪。

我也曾想过要放弃。迷茫之际,想到去年媒体法会,同修在交流中交流用“真善忍”标准衡量是否挑起印刷厂工作的心得体会。我想,我也用大法来衡量,来决定我要走的路。我悟到,進入媒体工作看似机缘巧合,实则是师尊的慈悲安排。媒体的工作是为讲真相,助师正法,那么所遇到的障碍也是破除干扰、坚定正念的机会。

分析自己所默认的种种自身条件,我悟到所谓的性格实则是在种种后天观念的影响中形成,如强烈的保护自己的心和名利心令我很多时候很内向,惧怕交流。而促成这些观念形成的成长环境则有着旧势力的安排。

师父开示:“其实一切不符合大法与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旧势力参与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这就是为什么我把发正念作为大法弟子的三件大事之一来做。”[1]之后再有负面想法出现,我就想不受人世熏染的我应该是纯净的,同时发正念清除干扰,有时依旧感觉很难,但想着师尊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慢慢突破中也体会到了“柳暗花明又一村”[2]。

二、在放淡人中情

近日中共病毒蔓延全球,疫情成了世界范围的焦点。当地也是接收武汉撤侨的隔离地之一,我至此开始跟踪报导当地疫情,心中牢记师父的法:“抓住这大好时机,把我们的媒体做的更好,真的做的非常有力、有时效,一篇文章报导出来能够起大作用”[3]。因此尽力跟進拿到第一手的报导。

随着疫情发展,当地几位青年同修想用制作歌曲视频的方式讲真相,也邀请我加入,但最终我在多方衡量后决定退出,虽然想尽量不影响大家,但还是一定成度上造成了冲击,我与他们似乎也渐行渐远。

但这只是开端,其中一名同样在媒体做全职的同修不久后提出离职,她曾是当地媒体内的主力,也是我尽力配合的人。此次离职报社人力更加缺乏,在疫情带来的经济冲击下显得更加艰难。

为此我曾一度情绪低落,陷在自责与纠结对错的漩涡中,因为情而时常流泪悲伤。

师尊一直教导我们遇到矛盾时要向内找。此次遇到矛盾,我也不断寻找自己暴露出的执着心,发现自己刚开始同意加入几位同修参与视频制作也是基于想要溶入集体的常人之情, 期间多种原因产生的不耐烦的心态和决定退出时的过多解释也促成了矛盾的激化。

想起此前一日在炼功点炼静功时,脑中翻腾,一颗心跟着上下浮动,但突然脑中想起师父的法:“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2]当时想到这句法的那一刻,我惊觉自己对琐事所产生的所有感受其实都源于情,而要摆脱这些感受带来的困扰只有“跳出这个情”[2],之后对待所有人时剩下的是慈悲。

那是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何为慈悲。我惊觉,师父早已把法理点给我,只待我将这情看淡,直至放下。其实几位同修或许也没有过多在意,只是我自己将这件事看得太重。不论身处何方,不论投身哪一个项目,其实我们都在一起齐心助师正法,并不拘于表面的形式。

放下心之后,不久陆续收到了来自几位同修的联络,一切照旧。心中无比感谢师尊的慈悲看护与点悟,唯有继续精進不怠以报师恩。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新唐人与大纪元法会》

(二零二零年青年大法弟子网络法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