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实修

更新: 2020年06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在二零一六年底遇到法轮大法的。这一年对我来说很特别。因为我获得了攻读美国硕士学位的奖学金。我当时心里感觉既荣幸又奋发,我想专注学习科学和技术,以便将来用我所学回报社会。但是,当我第一学期有缘得遇法轮大法时,我的目标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修炼成了我人生的重点。

1。修炼中的進与退的考验

自从开始修炼,我一直努力不贪睡,坚持每天炼功。在最初的两年中,我养成了习惯,每天早起先发正念,然后炼一小时功。我也逐渐的感受到了炼功的效果,感到精力充沛。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后,即使每天炼功,我仍感觉疲惫不堪,无法集中注意力。感觉完成每天的日常工作都很吃力,更谈不上参与工作之余的证实大法的项目。

对于这种状况,我知道我必须做出改变。我想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增加睡眠时间,减少炼功和参与大法项目的时间。要么减少睡眠时间,多炼功。我下定了决心,采取第二个选择。我想如果每天用两个小时炼五套功法都不能消除我的疲劳的话,那没有任何办法会管用了。

师父说:“我告诉大家,我怎么传的这个功,你们怎么照着去做,保证没有害处,只有好处。你们说你们很忙没有时间,其实,你们怕休息不好。你们想没想过,修炼是最好的休息。能达到你睡觉都达不到的休息,没有人说我炼功炼的太累了,今天啥也干不了了。”[1]

通过电话加入一个清晨炼功小组后,效果立竿见影:打坐炼静功,我的头脑清澈见底。偶尔几次这样打坐炼功容易,长期坚持始终如一就是另一回事了。最困难的是打坐炼静功时,我感到有一种非常沉重、明显的压力试图让我失去主意识,这是我们炼静功中绝对不能发生的事情。记得我读佛陀密勒日巴的修炼故事,谈到他在洞穴里十一个月都没有睡觉,一直保持非常清醒的意识。他也是通过攻克自己身心的疲战,才能進入宁静状态的。

密勒日巴佛对修炼的坚强意志激励了我,我下定决心要好好炼五套功法,而且要取得更大的突破:我坚定决心,不屈服于这种压力干扰,要坚持到最后,看看会怎样。我保持最佳的后背笔直的坐姿来打坐,集中所有的注意力告诉自己,我正坐在这里炼静功,无论打多少次哈欠,我坚定自己不打破这种状态。真的起作用了:我发现当我保持这种意念状态时,就会发生转折。那种压力会逐渐消失,我能达到深度入定。哪怕这种深度入定仅持续五分钟,在完成了两个小时的五套功法后,我感到我的大脑是清澈透底。我体会到炼功是最佳休息方式的更深涵义。

2。在祛病业中修善心

当我愉快的每天两个小时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两个星期之后,我遇到了从未经历过的病业考验。师父讲:“思想境界只要提高上来一点,自身的坏的东西已经去掉一些了。”[2]事后看来,我体会到了师父这段法的一些涵义。

有一天,我的右眼突然感觉难受。每当我用眼睛看着计算机屏幕时,右眼就发红并感觉刺眼。可是我的工作必须长时间看电脑屏幕,所以我决定戴冬帽遮挡眼睛。对我的同事们来说,只看到我的眼睛有个红色遮蔽物,并不奇怪。

渐渐的有脓液渗出到我右侧眼睛周围,右侧的太阳穴和头部。在我耳后,脖子和下巴的边界处,还可感觉到有很多不知名的小而硬的肿块。随后的两天里,越来越多的脓液渗透出来,我的头部右侧感觉有针在不停的扎,疼痛难忍。最坏的时候,我的右眼不停的在流泪,浸湿了我戴着的遮挡帽。我开车时只能用一只眼睛看,视线不足。

我向内找,发现自己的许多不足。我终于体会到了也只有一只好眼睛的父亲的不易。记得我拜访他时,当时对他应对某些驾驶情况的方式感到有些烦。现在我自己也经历相同的状况,庆幸通过这个方式揭示出了我当时不善的想法。现在我已能够扩大自己的容量,以善心理解需要克复病业的同修了。我终于认识到,对同修的帮助就是对他们的处境给予最大的善心和理解。把处于病业状态的同修简单的归纳成没修好,有漏洞,是一种可怕的思路,造成的伤害远大于帮助。我们都是在迷中修炼,谁都无法直接看到事物真实形态后面的根本原因,何况我们自己也有一堆执着和人的观念。我认为,我们应该互相帮助,共同進步。

3。发正念的威力

那天我还是正常上班,但是当我回到家时,我却感到没有任何的力气能做证实大法的项目。神韵推广即将進入关键阶段,不完成我承担的工作部份,后果不堪设想。蒙顿中我说道:“我要每小时都发正念,如果需要的话,发更多。”我坐下发正念,在二十分钟后,效果就很明显了:我的思绪变的舒畅,痛苦开始减轻。我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发正念,直到我感到“我现在可以工作”,然后我就重新做起大法项目了。

那天晚上,我几乎没有痛苦的入睡了,睡得很好,直到第二天早晨。醒来后,我心里知道,“我现在很好,而且会变的更好”。回顾前一天的结果,我知道最终是师父帮我去除了大部份的魔难。我无法感谢师父的佛恩浩荡。那之后,我慢慢的康复了,脓液干了,肿块消失了,只有眼中留下一丝红影让我去掉。经历了这次魔难,更坚定了我信师信法的信念,也修出了对常人和同修更多的慈悲之心。

4。在个人利益上做到随其自然

我感到每当我面对严峻的考验时,我能分辨生活中什么是真正重要的事情。但是,当环境变宽松时,常人的愿望、诱惑和欲望就会常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因为我还是一个很容易受到诱惑的年轻人,如师父所说:“特别是男青年,他还想在常人社会中奋斗一番,还要达到什么目标呢!”[2]我发现抵制这些反复性的思想干扰需要相当大的自律和信念。我时常一次又一次的提醒自己要做师父教导我们的:“无求而自得。”[3]

当我即将从学了热门专业的名牌大学毕业时,我面临了求职的考验。通过推荐,我找到了适合我所在领域的职位,但是得到的薪酬却远低于周围人说的我应该得到的薪酬。虽然这个工作薪酬低一点,但我发现在这里工作可以有更多时间参与证实大法的项目,而且接受这个工作就不必浪费时间再继续找工作了,我已经对正法的意义有所理解,也希望自己能参与更多的证实大法的工作。所以我接受了这个职位。我感到自己做到了看淡个人利益。

我在公司努力工作,我的工作能力和贡献很快得到认可。我感到自己在公司已经小有建树了,我向老板提出我希望每周工作四天。令我高兴的是,我的请求被批准了,我有整整三天的时间可以专注于大法项目。我非常珍惜这样的安排,我把这段时间完全投入到更多的学法和大法项目中。

因为老板对我的工作感到满意,几个月后,老板建议我恢复正常的五天工作时间,可以给我加薪。但我始终遵循师父教导我们的:“确确实实炼功人讲:常人有常人所追求的,我们不追求;常人有的,我们也不稀罕;而我们有的,常人想要也要不到。”[2]我礼貌的拒绝了,并对自己的决定感到高兴。我认为时间是我们大法弟子最宝贵的资源。

可是当我公司聘用与我资历相同的人时,我的心又动了。一连串的问题在我的脑海中盘旋,在心里比技能、比薪水,还盘算自己是否得到了符合自己资历的应得薪酬。这时我不得不反复告诫自己,师父已经告诉我们:“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2]我为自己感到羞愧。忘记了师父已经明示:“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们却因为在常人中的利益损失了而对我诉苦,而不是因为自己在常人中的执著心放不下而苦恼,这是修炼吗?”[4]但庆幸的是在此过程中,我始终坚持用法来对照自己,我逐渐放淡了对自身利益的执着。我越修炼,心情就越轻松。虽然我的外表没什么变化,但我的内心最终达到了奇妙的轻松愉悦。

在这个修炼过程中,我意识到,我还没有修到完全不被常人中任何执着或诱惑所动的程度。就像师父说的那样:“年轻人就更不容易把握自己,你看他平时挺好,在常人社会中没有什么本事的时候,他名利心很淡。”[2]我还没有提高到不为任何常人中的利益所动摇的境界。师父说:“你家房子是用金子盖起来的,你心里头没有,看的很淡。”[3]今天,如果我真的住在金子盖起来的房子里,我可能会忍不住炫耀。

我想提醒年轻同修,要时刻警惕既得利益对人的诱惑。其实我们只有把修炼放在首位,做一个既拥有受人尊敬的职业,又精進实修的人才能真正证实大法。我的体会是,当我对社会和大法都能做到尽职尽责时,就会达到万事皆备,无求而自得。比如我只是问了一下,我申请永久居留权的签证和赞助就到位了。我既衣食无忧,又有足够时间背法和参与证实大法的项目。我感到万分幸运。

5。无条件配合:智慧来自整体

去年夏天我对参与大法项目的观念有了很大一个转折。以前,我对自己的快速学习能力、沟通能力和对某些技术技能熟练掌握成度很是沾沾自喜。等我回到欧洲呆了一个夏天,我才认识到,我们彼此之间的互相配合才是产生智慧的真正源泉。

那时,我地的修炼环境很不好。东西方学员之间分歧、误解重重。没有固定的大组学法,证实法的项目已停滞不前。我自己还有一间多年失修的公寓需要翻新。另外,我也想见见多年没联系的欧洲朋友们,告诉他们我新开始的修炼。

在这种环境下,我与母亲组成了一支非常出色的团队。鉴于当时该地的修炼状况,我们决定建立自己的材料点,重新设计新的传单和海报取代过时的旧材料。当我们的打印机出故障时,我们就一起摸索着找到解决方案。我们逐渐联系上了该地区的同修,通过不断参与各个真相点的活动,并增加小组学法时间,增進了同修之间的了解。当然,这中间也少不了心性的摩擦。

例如,当我坐下来准备设计传单时,我发现自己的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如何开始。就听我妈妈说:“我想在传单上应该有这个、那个!”并指出应该包括哪个主题等。我心里会有:“好呀,既然您那么懂,干嘛不自己做!”或者诸如“行呀,告诉我应该在上面写什么样具体的话?!”之类的想法。我意识到那些消极的想法是很低下的,决定去掉它。一旦这些不好的想法被清除,好主意就源源不断的涌入我的脑海。通过修炼正向思维,不让人的观念和愤世嫉俗的习惯左右我们的思想,我们在大约一天的时间内就用两种语言设计出了传单。

我们面临的考验似乎如影随形。当我们装修公寓时,四分之三的邻居似乎都反对。而支持我们的人未经我们的同意就帮助更换了水管。这时,住在楼下的那些人在敲我们的门,抱怨水从天花板上滴下去了。而与此同时,我们得敲楼上邻居的门,告诉他们,我们的天花板上有水漏下来了!但是,通过学法,我们逐渐的放下了个人利益,并找到了和谐的解决方案。通过与妈妈密切合作,我意识到自己的思维和逻辑能力远远没有成熟到可以协调大型项目的程度,因为连个小小的装修都协调不好。妈妈在这次装修过程中起到了总协调的作用,我做了很多具体小事:比如锯呀、钻呀和刷油漆,我们是一个配合默契的小整体。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真相点在不断成长,我们的真相资料和讲真相的经验都在不断增长。当地同修都很受鼓舞,支持签名的人数也大大增加了,每个周末都有不同常人来学炼法轮功。大组学法又重新开始了,由于不断有新同修加入学法,我们甚至得用四种语言阅读《转法轮》。每个人都有重生和修炼如初的感觉!在这整个修炼过程中,我需要做的就是不断去掉负面的人的观念,避免证实自己,并努力做到包容同修。一切就自然到位了。师父告诉我们:“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我对此有了更深的体会。

和妈妈一起工作是一段很幸福的经历,但也时不时会有紧张情绪的冲突。由于我父母离异,父亲再婚,我母亲常难以慈悲心对待父亲的后妻。我常被夹在如何平衡两个家庭之间,我的某些决定甚至会引发一些争端。我母亲会哭诉说,修炼对她来说太难了,她可能无法继续下去。每当她提高声音时,我都会特别注意放低自己的声音;当她情绪很激动时,我会保持冷静,不做出任何反应。一旦她能重新控制自己的情绪时,我们就坐下来学法。我们俩都坚持修炼和向内找,不固执己见,认为自己的理解或想法比别人好,最终达到了超越矛盾和谐相处。

欧洲之行对我而言是一个转折点。我认识到,真正提高自己的心性和加深对法的理解才能在讲清真相中发挥更大作用。正如师父讲的:“好象年轻人心都有点好高骛远,静不下来。大法弟子嘛,要做啥就要踏踏实实做好,你是修炼人。”[5]

只有相互配合并坚持不懈的学法,我们才能真正证实法。最后,希望我们都能坚定实修,成为师父在经文《理性》中所说的“是末后救度的使者”[6]。

如果您发现任何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经文:《理性》


(二零二零年青年大法弟子网络法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