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项目中的修炼与思考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二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不知不觉我到电台工作已经五年多了。这五年多来我看到身边总有人来来去去,有人是迫于经济压力,有人是无法适应这里的制度与环境,也有人是无法找到自己的定位等等,其实以上这些问题我都曾遇到,因此也有过很多次想离开这个项目的想法,但每次通过对照法来修自己之后,发觉那些所谓使自己动摇的人与事,有些是自己的人心造成的,有些是旧势力恶意的干扰,也有些是师尊安排来为自己提高的机会。

在此交流一些在工作与个人生活中的修炼体悟,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在项目中的修炼与思考

我记得早在二零一五年初来乍到时,曾对于这的工作和管理方式很不习惯,当时看到有很多不同部门以及工作上的职责分工模糊,很多事情是你做也行,他做也行,好像是你该做,也好像是他该做,或者本该是A部门的工作范畴,但是被划分到B部门等等。

当时我刚从一间管理制度完备的上市公司辞职来到美国,由于有工作经验,也做过管理,对于这样的环境一时间感觉难以接受,但觉的自己刚从国内来,在媒体行业又是新人,被人心障碍着也没有完全吐露心声,虽然后来也提了一些意见,但情况没有改善,慢慢的就有些消极怠工,当时的主管也感受到了,渐渐两人缺乏沟通,心中就起了隔阂,工作起来也不免觉的苦闷,自然想要离开。

直到有一天,我学法学到师尊说的:“其实作为大法弟子,这时如果念正,想到的是修炼、是责任、是应该做好的,你就应该把你觉的不完善的地方默默的把它做好,这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如果大法弟子都能够这样做,任何事情都一定会做的非常好。”[1]

看到师尊这段法讲的如此直白,让我必须正视自己所存在的问题,以及应该做去做的事情。于是我开始思考,在一般公司如果分工不明确,结果就是这件事没人会去做,如果部门分工不恰当,最后涉及到的部门肯定会大起争执。但是在大法弟子的项目中,即使管理层没有進行明确的分工,也总会有一些同修在默默的,主动的去做,去圆容。那我又为何对此耿耿于怀,是不是自己怕多做事而愤愤不平呢?是不是由于有这种隐藏的私心,所提的意见才不容易被接受呢?

师尊说:“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2] 作为一个会成就更高果位,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怎么能因为这种事而烦了心绊住脚呢?即使项目存在问题,也不能因为项目的问题,而忽视自己应该去修炼和提高的部份。

自此,我对于项目中的事,都会开诚布公的提出自己的意见,即使不能得到认可和采纳,也可以坦然的接受了,并且更加积极的,尽力去做好自己能够做的。当然,过程中难免还是会有摩擦和人心浮动的时候,但对照以上师尊的讲法,很快就会过去。

另外,几年前,我也曾因为看不惯一些同修的为人和处事方式想离开项目,比如觉的A同修怎么党文化那么重?B同修怎么能如此是非不分?C同修怎么老是挤对我呢?真是越看越生气,简直不能与对方共事了;当把这些想法与身边走得近的同修交流时,同修说“我们都修了这么多年了,修炼都到了最后一步了,一般的人和事很难动了我们的心了,没有他们我们还修什么?”

是啊,我怎么就没有把这当作是自己应该去修的呢?同修,就是要共同修炼的,同修的存在和表现不就是帮助我们修炼的吗?为什么我总去看别人的缺点,而不以此为镜子自己好好向内找一找呢?别人表现出来的党文化问题我也有啊,别人跟我过不去是不是因为我无意中伤害了人家造成的呢?哪怕自己真的没有那些同修存在的问题,为什么不能作为同修向对方诚意的与他们交流你看到的问题,就算对方不改变,为什么就不能包容这样的同修,非得有他没我呢?这不是很莫名其妙吗?往高一点想,作为将要成就正法正觉的我们,层次越高,容量越大,怎能不容人呢?再说,不同层次,不同空间有不同的生命特性和特点,我不能以我自认为对的(其实并不一定对的)标准去衡量别人啊。

还有根据师尊揭示的宇宙结构之法理,我体悟到,我们与各位同修甚至包括所有生命体其实是一个整体。不光是概念上的,而是物质结构上的,相互包容,相互共通的一个整体。互相会产生千丝万缕的联系和影响,那么由于我们的修炼不到位,也很可能导致我们想要成就的宇宙与救度的众生残缺不全。

当悟到这些之后,心胸豁然开朗,我找到一位曾有间隔的同修深谈了一次,彼此解开了很多误会和矛盾,而且有些问题本就是修炼的因素,有些问题是自己不正确的心态造成的,当我自己能够对照法去向内找,放下自我的成见,真正在法上看待同修和自己,向内修自己,这样的间隔自然就消散了,彼此的相处也和谐了。那么当有些矛盾还过不去时,我就知道,一定是我还没有做好应该做的。随着做好该做的之后,在生活和工作中又会遇到新的变化和挑战,需要继续去悟,去修,去提高。

经过过去几年的经历,我发现能够认清自己对待项目工作的心态很重要,回想自己当初为什么选择来大法弟子的项目中工作呢?因为我认为这是一个可以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平台,如果这一点没有改变的话,就很难再被修炼中反映出的人心所干扰和动摇。

但坚定的做好项目的同时,我也要谨防执着于必须在项目里做事的人心,回想我也曾掩藏着一颗想要依靠项目来救人,把项目当作保护伞的执着心,其实救人的方式有千万种,为何要执着做项目这一种呢?就算留在项目中,不实修,自身不同化法,最终我们所代表的无量众生也无法進入新宇宙而得救啊。做项目只是一种可用于救人的形式,只有真正按照法的要求去实修,同化法,才是修炼的根本,才是让自身所代表的无量众生得救的保障。

至此我才终于摆正自己在项目中工作的心态,常以师尊的一段讲法自勉,师尊说:“你做的事情本身不是修炼。你开的公司也好,你大法的项目也好,你做什么也好,这个本身不是修炼;但是你做事的态度,如何对待这些问题、解决这些问题,用大法弟子修炼人的标准对待它、把它处理好,这是修炼!”[3]

二、找出隐藏观念,正念突破病业关

我很幸运自小随父母修炼,思想中没有常人那种对于病的观念,在过去的二十年中,几乎没有遇到过病业的问题,但最近的一年当中,我却接连遇到两次严重的病业关,从中我发现了自己隐藏很深的一些观念和问题。

一次发生在大约半年前,一天早晨起床后突然感觉天旋地转,大脑仿佛失去了平衡,腿脚没有问题,但就是站不稳。我试了几次,都不行,直接摔倒在床边了,当时我脑中第一念想到的是师尊说的,“我在长春办班的时候,有一个人根基非常好,真是块料,我也看中这个人。就把他的难加大一点,让他快点偿还掉,让他开功,我准备这么做。”[2]

想到这,我心中居然还闪过一丝窃喜,想师尊这是也要帮我消一大块业力了,然后就开始盘算着要请假,但念头刚一出来,头更晕了,甚至感觉快要失去意识了,呼吸开始困难,这时我才惊觉,现在是正法修炼啊,师尊安排的消业,是不会让我们耽误做三件事的,我这眼看就要昏死过去了,这就不是师尊安排的,而是旧势力或魔的干扰和迫害!

于是我立刻支撑着坐起来发正念,大约发了半个小时左右,感觉意识清醒了许多,呼吸也正常了,但这时我脑中又冒出那个念头来,要跟主管请假,但手机刚一拿出来,马上想起几天前一位同修的交流,当时那位同修说,自己曾和先生一起过病业关,两人都是全身长满了又痛又痒的大包,寝食难安,当时他们两人做法不同,后来出现的状况也截然不同;她是正念否定这个病业的假相,穿了高领长袖的衣服把大包盖起来,忍着痛痒继续上班,结果大包很快就消失了,但是她的先生请了假在家休息,结果那个病业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非常痛苦。同修交流,真的从根本上否定病业假相的话,就是要继续做自己该做的事,不为其所动,从行为上否定。

想到这,我赶紧起身,晃晃当当的开始洗漱穿衣出门上班,虽然头还是很晕,但是并不会像一开始那样无法自控的跌倒了,到了公司之后,正常看新闻写稿做节目,正常上下班,就这样大约过了两、三天,这个病业的假相就过去了,这件事过后,我告诉前几天交流病业关的那位同修,非常谢谢她的交流,让我在生死关头,找回了正念。于是我也决定把我过病业关的经历和过程交流出来。

我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病业?我回想在那之前听说外地有位同修过病业关没有过去离世了,我当时听到除了感到惋惜和痛心之外,有一个隐藏很深很不好的想法,就是觉的去世的同修应该是正念不足,如果正念足的话,肯定能突破的。这个念头背后隐藏着一种很自以为是的心,似乎好像换作是我的话,就能够突破。这正给了旧势力一个可以钻的空子,马上就给强加了一个生死关,让你也来试试看吧。

在过这个关的初期,我看似好像用了正念“是消业不是病”的去看,但并没有立刻想到要全面的从行为上否定,结果情况就变的更加糟糕,真正经历过才知道,有些病业关是突然间的来势汹汹,生死一念之间,一念之差很可能就醒不过来了,因此我意识到,对于过病业关的同修切记不可妄加评断,唯有以正念加持。

还有一次病业关就发生在不久前,大约是二月下旬,我有一天下午上班时突然开始发烧,虽然坚持到了下班,但晚上回家后症状加重,随后连续高烧好几天,干咳到完全失声,无法讲话,这次的病业关让我无法正常工作,我马上意识到这又是旧势力强加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学法、炼功还有向内找。

当时是二月下旬,中共病毒在中国开始大规模扩散,美国开始对中国实施旅行禁令,我由于每天报导这方面的新闻,不自觉的形成了很多人的观念,看到本地华人纷纷抢购口罩寄回中国,我也跟常人一样四处搜购口罩给家里寄。其他同修都是买来给常人的家人寄,但我却是给同样是同修的母亲寄,表面上跟她说,要让她符合常人状态,叮嘱她出门一定要戴口罩,实际上我是担心她被感染。因为她多年来每天坚持出门面对面讲真相,我不可能让她像常人一样躲在家里,她也不会这么做的。 我知道她非常精進,正念很强,但还是忍不住,总想着要“以防万一”。二月份时,在美国这边虽然还没有几个病例,但我也开始要求我先生外出戴口罩,心想他得法晚,有时正念不是很强,所以也得让他戴起来,也是想“以防万一”。

后来我发现就是在这个“以防万一”的背后,隐藏着我害怕家人被感染的怕心,不管家人的正念是强还是不强,我都不相信家人同修会免疫,那不就是不信师不信法吗?这自然就成了被邪恶旧势力加以迫害的漏洞。另外,我回想当时,一看到各地突发有关疫情的消息,总是有一种微微的兴奋感,似乎是觉的我又有新闻可以报了,还会迫不及待的在办公室公告这些消息。忘了自己不是为做新闻而做新闻,而是为救人才做新闻。

回想我的这两次经历,都是因为隐藏在内心,不符合法的“一念之差”召来了危险的生死关。这使我警觉要更加修好一思一念。另外,这两次的经历也让我更加体会到大法修炼“向内找”的更加洪大意义。

师尊说:“十年正法,乾坤再造,救度无量众生于坏灭,开创无量大穹圆容不灭之法理,之无量智慧。此乃众生之福,众大法徒之威德。”[4]

最初我学这段法时,只从字面上了解到是大法开创了圆容不灭的法理,那么为什么会圆容不灭呢?最近我的体悟是,就是因为“向内找”。我们原本处于旧宇宙坏灭的阶段,师尊慈悲正法,把宇宙大法之根本法理开示给了我们,我们如能依此对照不断的向内找自己的不足,不断的修正自己,同化大法,就能使我们自己以及所代表和救度的无量众生免于淘汰,这即是大法赐予我们大法徒的威德。而正法后,各界各层各无量大穹皆以师尊开创的大法法理为标准,众生皆可依法找自己的不足之处,不断的修正归正,就能永立于圆容不坏不灭之地。

以上交流为我个人修炼体悟,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再精進〉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大法之福〉

(二零二零年希望之声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