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媒体的环境中修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九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在二零一五年加入希望之声对华广播组做新闻编辑。做主编也有五年多了。除了自己写新闻稿,做的很多的事情是审改新闻稿以及对编辑的培训。下面交流一些修炼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在做编辑工作中的修炼体会

由于我们都没有受过新闻专业培训,离专业化都是有差距的。编辑们有的人基础好、成手快,有的人对新闻的把握,思路就不太一样。一直以来,我在审改新闻稿的时候,如果觉的编辑把握的不得要领,一般都是在技术层面上,不断的向他们强调、重复说明怎样写好新闻。虽然很长一段时间,觉的有点不太对头,但是又觉的写作水平上的提高,对编辑们的要求也是必要的。很少找一找自己在这方面有什么自己需要提高心性的。

改写编辑们写的新闻,有的稍加改动就行了,有的改动很大,有的甚至觉的改起来太麻烦,干脆不改了,全部放弃,自己重新写。有几次编辑提出对修改有意见,但是由于广播稿需要定时播出,也没时间仔细考虑,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改写,然后就过去了。直到有一次开编辑会,有一个偶然过来的、不是编辑的同修对我说,“你有意见可以保留”,我心里挺不高兴,后来想到不高兴了就应该找找自己,我为什么会听到这样的话?

向内找了好几天,发现我在审改新闻稿时,一直比较自我。所谓自我,我一直觉的自己比较资深了,对新闻的理解、判断和把握都是比较好的,也可以说,比较自以为是。因此没有认真考虑编辑同修的想法、和他们的付出。

师父说,“你做的事情本身不是修炼。你开的公司也好,你大法的项目也好,你做什么也好,这个本身不是修炼;但是你做事的态度,如何对待这些问题、解决这些问题,用大法弟子修炼人的标准对待它、把它处理好,这是修炼!”[1]

我发现我过于执着新闻编辑们的写作水平本身,而没有注意到,是自己需要提高心性了。

读过明慧网的一篇文章,同修交流他对“选择”的认识。他说: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我都只要把住“为私”还是“为他”,在心里过一下,我就能作出正确选择了。他的认识,促使我也看看自己,在这类事情的处理上,有没有把住“为私”还是“为他”的衡量标准。

我反思自己,审改新闻稿时,陷入执着于做事的状态,看起来是在做救人的事,但没有用修炼人的标准处理问题。同修每写一篇新闻稿,也是付出很大的心血,努力的发挥自己救人的能力。但是我却只是从技术的层面去做一些取舍,進行大改,甚至全盘放弃,自己重写,没有设身处地的考虑同修的感受和付出。我重写一篇应该说挺快、挺容易,但同修的付出就全部白费了。这实际上也是一种私,一种不善的表现。

师父讲:“他们是什么心态呢?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这是我们在很多人修炼过程中还达不到的,但是你们渐渐的在认识、在达到。当一个神提出来一个办法的时候,他们不是急于去否定,不是急于去表达自己的、认为自己的办法好,他们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办法的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路是不同的,每个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在法中证悟到的理都是不同的,可是结果呢很可能是相同的。所以他们看其结果,他的结果达到的,真的能够达到要达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这样想的,而且呢,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他们都是这样处理问题的。”[2]

师父的法还让我悟到,我们大家一起做媒体救人,每个人都有救度众生的责任。审改新闻稿,即使不符合自己的看法,也不要急于去否定别人,而是应该尽量去理解同修的思路,在考虑保留原文中好的内容的基础上,对不足的地方,给予补充完善;这才是达到修炼人“为他”的标准;同时,也可以更好地发挥出每位同修救人的力量,象师父所说的那样成为“一个整体”。

当我找到自己的这个问题所在,我能够感受到师父给我的清理和加持。感谢师尊。当我真的注意到放下自我的时候,发现一些原来觉的不太符合我的想法、很想大量改动或自己重新写的新闻稿,经过仔细体察,稍加指导和修改,也可以是很好的新闻稿。

我心里也很惭愧,挺长一段时间了,自己肯定让跟我搭档的编辑同修伤心过。在这里说一声对不起,以后我会努力去做的好一些。也谢谢大家对我的包容。

二、做协调工作的体会

去年下半年我开始兼做一些协调工作。协调就要涉及到许多与人打交道的事情,这是我最弱的地方。师父说:“在更高级的生命来看,人类社会的发展,只不过是按照特定的发展规律在发展,所以人的一生中干什么,他可不是按照你的本事去给你安排的。佛教中讲业力轮报,他是按照你的业力去给你安排的,你的本事再大,你没有德,你可能这一生啥都没有。你看他啥也不行,他德大,当大官,发大财。常人看不到这一点”[3]。我想正因为这是我的弱点,肯定有很多我需要修的地方,师父才安排我在这个环境中修炼提高。陆陆续续,确实发现了自己很多还没有去掉的执着心。

一段时间,我平时做的挺顺手的新闻编辑,接连出现两次失误,被其他的主编指出来。我赶快找自己,是什么心造成的,想起来有一次和家人说到工作,自己话里的意思是我比别人能干。有时在家庭环境里,由于比较放松,会暴露出一些在外界不会流露的最真实的东西,这时我的欢喜心、显示心就暴露出来了。但是归根结底,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表现,还是自己修的不扎实,执着于自我。其实,我们的能力都是师父给的。

还有一次,编辑会上讨论一个新闻编辑具体问题,我的意见没有被认可,于是就听到了“你应该怎样怎样做,否则就会影响你的威信”这样的说法。不知为什么,我心里就难受了半天,后来想起来,我为什么会觉的难受,找找自己的内心,发现好像是自己有了在别人之上的心了。让我负责一些协调工作,我就一定事事正确,不会有错吗?一旦有错了,就觉的没面子、有损威信了,忽然发现这不是求“名”的心在作怪吗?当我发现、清除了这个执着心,想法就不同了,觉的大家一起讨论问题,都在学习提高,这都是正常的。

我们对华广播新闻,实际上新闻角度很特殊,我们既不是国内媒体——可以立足本地区播报新闻;也不是海外媒体——受众主要是海外华人。我们立足海外,却要尽量缩短与国内听众的距离,要报导他们所需求的真相,又要考虑到国内听众被中共洗脑后的接受程度。同样的新闻,我们和海外媒体的编辑报导的取向经常会有所不同。除了编辑的基本功,我们的编写新闻,不能照抄,也没有固定样板,在缺少专业指导的情况下,可以说一直是在探索,这就是我们要走的路。

在编辑工作和协调工作中,我发现自己每当出了问题,总有想去辩解的念头,想给自己找个理由。我知道这个辩解就是想掩盖错误的心,是阻碍提高的大敌,因为掩盖之下,许多人心就发现不了。我就努力压制那些想辩解的念头,什么事做错了,无论有没有理由,没做好就是没做好,承认就是了。自己一旦有了错,不去掩饰问题,把自己的问题在编辑会上或其他场合公开讲出来;对于给我提出问题的人,无论资历深浅,我都虚心接受。逐渐地把自己的思想方式改变成为:有人提意见,就会觉的是好事。一方面是为同修高兴,凡是能提出意见和建议的同修,必定是发现了问题、经过了思考、有一定看法的,其实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他的進步和提高;对我来说,有人提出了问题,一定我的工作有需要提升的地方,心性上有了应该去掉的执着,也是给我提供了提高的机会;对项目来说,肯定是让不完善的地方更完善,救人力度更大。这可真是一举三得的好事情。

我也悟到,让我做一些协调工作,是为了大家在一起更多地救人,只有我自己做好,力量是有限的,整体做好才是力量最大的,整体提高一直都是师父要的。协调工作最重要的是让大家都能发挥更大作用,而不是只满足于事事自己都打头阵、把别人都撇在后面。

有一个大家都很喜欢的神韵早期的舞蹈演员,因为她的舞技最高超。后来看到她不跳舞了,成了编舞和老师。到后来,观众评论说,神韵的舞蹈演员,每一个都达到了最好的领舞演员的水平。神韵是我们各个项目的榜样,我觉的我们这个媒体项目,也应该像神韵那样,人人都能够达到好编辑、好主编的水平,这样大家才能把共同救人的事做得更好。

在一篇明慧交流文章,同修谈到:协调人得学会放低自己,脚踏实地的去做一块默默无闻的“垫脚石”。我觉的这是在法上的认识,自己也应该这样去做。所以我是按照这样的思路来安排工作,尽量给各位编辑、主编提供更多的空间,锻练选稿、编稿、审稿能力。我经常把自己排在编辑的辅助位置上,提供参考意见,当然有时也帮着把把关。我觉的很多人都是非常有潜力的,相信假以时日,很多人会比我做的更好。同时,我也通过征求各位主编的意见,把周六的编辑会,从我的一言堂,扩展到多位主编轮流主持,使大家能够取长补短、互相补充,他们确实都展示了与我不一样的能力和特点,也给了我很大的启发。

师父说:“最近各个大法弟子的项目,有很多一直做的很好,在加倍的努力;也有很多处于敷衍的状态,因为压力不大了嘛。可是你们要知道你们是在救众生啊,你们所有做的一切都起着救众生的作用,所以不能放松,那么多生命都等着你们救度哪。”[1]

我理解,师父告诉我们,项目要想做好,就要加倍的努力。从今年的形势来看,真的是时间不等人,那么多生命都等着我们救度。今后还是要学好法,一思一念都用法来衡量,在法上提高,和大家一起多救人,不负师父给予的“大法弟子”称号。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二零二零年“希望之声”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