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 既难又不难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缘牵希望之声

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得法的,和每一位大法弟子一样,我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我的人生中,最不喜欢的就是同医疗方面的事接触,另外不喜欢和电脑打交道。但是,命运不是顺着我的愿望来安排的,我在大陆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做电脑检测,在美国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一个西医诊所。不过今天回头一看,原来这一切都是为后来能够更好的讲真相而安排的。

二零零零年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被拉進洛杉矶做视频节目的团队,当时团队的负责人知道我不喜欢和电脑打交道,就告诉我说,他们只是想让我做一个非常简单的剪辑工作,按一个键表示切断,连续做几个切断的动作就完成了,然后再输出一个文件就好了。这么简单啊,好,我答应了,毕竟做的事儿是和讲真相有关的。就这样,我开始走進了我们的媒体。

進入希望之声,也是被拉進来的。几年前,我和洛杉矶希望之声的一位负责人每天早上在公园炼功,有一天,她跟我说,你手上有那么多好的素材,现在做视频你又遇到了困难,不如来希望之声先做个音频节目吧。我知道,一切机缘看似偶然,其实都是已经安排好的。

对于节目的制作,我一直是希望自己参与的项目如果能起到讲真相的作用、能帮助常人破谜、能在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上对常人有帮助、能提升常人信神的底线、所做的节目能成为后人的参照,那就是我的心愿。本着这个原则,我对自己选择的节目内容就很清楚,但是因为我的文笔很有限,所以在组织节目的稿子方面是困难重重,经常憋的脑子生疼,也组织不出更好的文稿。我经常想,副意识上哪儿去了?怎么也不来帮帮我!人的大脑真是很奇怪,嘴里可以滔滔不绝的说,一动笔头,就懵了。

其实,在我经常想不出来的时候,打坐中,或者是在学法的时候,脑子里会突然出来一些东西,比如:制作一个片头的时候,她会告诉你“你可以这样做”,然后一个画面出来了;或者突然给你提出一个问题,让你马上想到应该把这个问题放入稿子中……我真实的体会是:只要认真学法炼功,法中会给你答案。

过关的体悟

刚刚得法的前几年,总是有一种“我不修成谁修成”的感觉,我觉的修炼太容易了,不就是放下执着心嘛。我最大的优点就是心宽,以前遇到过一个算命的,他说我是一个女人中少有的心宽的人。所以,心性关对我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那时,我感觉很长时间都没有什么关可过,我非常羡慕那些过心性关的同修,因为自己心里明白,如果不过关,就不能提高。我曾经很多次的在心里跟师父说,为什么他们有那么多关可以过,而我没有,是不是师父不管我了。结果,来了个大关,让我过了一年多。

那一年多的时间里,内心的煎熬是一阵一阵的,法理上很明白,知道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但是现实又很残酷,因为不是一个人对你的不理解,是一群人。那个时候,突然他心通功能出来了,一些同修心里想的是什么,说的什么话,我都知道,而且都是那些专门刺激你的话,你说我的心里能不难受吗?我记得,那时我恨不能把所有我能想到的执着都放在自己身上对照,希望找到它、去掉它。可是,我找不到,这才是最让我痛苦的。

记得有一天开车的路上,脑子里冒出来了一个很不善的念头,正在不知不觉的顺着那个念在想的时候,突然感觉一个实实在在的声音在我耳边想起,那是师父说的:“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1]。当时眼泪是止不住的流。感激师父的慈悲,时时刻刻的在看着我,在点化着我。那段时间里,可能是因为自己对大法的坚信,慈悲的师父一直在点化着我,从一个执着,到一个法理,从一个法理,到一个更高境界的认知,就是这样一步一步的在帮我提高,让我从人中走出来。记得有一天正在办公室给一个同修写邮件,忽然大脑中展现出一个画面,一个我在常人中一直引以为荣的“义”字,在另外一个空间中显现出来的是一个“私”字。当时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

在人中,我一直觉的周围没有什么人可以比我更讲正义、更讲义气了,这是我衡量自我和他人的一个标准,谁在这点上比我强,我才会真正的佩服他,而能让我佩服的人,真的是不多。从做常人到走進大法中修炼,我的这个想法好像一直没有变过。直到那个画面的出现,才让我意识到,我一直抱着当个宝贝的那个“义”,原来是个大执着!原来这个“义”中还包含着浓浓的“情”。被情浸泡着,完全不知所觉。

如果没有师父,我如何能够知道这一层的理?又如何能摆脱人间的这个情呀!

虽然这个关过了一年多,但是,我从内心感激有这样的机会让我能够提高。在别人对我所谓的“不公”的时候,在我自己内心难受的时候,我很期待同修能够善意的对待我。所以,那个时候我就不断的告诫自己,一定是我曾经有过对别人不善,才会有今天的果报,所以,我今后一定要修出大善,才不愧做师父的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前些日子,有一天,刚睡下不久,就做了一个梦,梦中一个节目主持人正在和一个负责人说话,当时,我准备和另外一个同修录节目。那位主持人跟我说,如果你现在在台里可以排得上是一号人物了,那你现在才有资格录音,否则,你得等着,等我们录完了才能轮上你。我当时马上说,我们今天可以不录,明天再说。

我嘴上表现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心里可是非常不舒服。这时,另外一位负责人看到了这一幕,就走到我的身边说,你没事儿吧?说着就抱了抱我。当时,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一副委屈的样子。其实,梦中的我并不是委屈,而是感到丢了面子,没了尊严。流着眼泪,梦就醒了。睁眼一看,才睡了不到一个小时。

我觉的这个梦有点奇怪,怎么刚睡了不到一小时就能做这么清晰的梦呀,而且,我已经好长时间不怎么做梦了,难道这个梦是在点化我?

那天晚上,我还真是认真的思考了一番。其实,现实生活中的我,应该不会在乎自己是否重要、是否有名,我在乎一个面子,这是我从小到大一直存在的问题。得法前,如果我被人指责了,或者被骂了,只要是没有被其他人看到,我都很容易放下,即使是不高兴了,不好的情绪也不会持续很久,可是,唯独有一点我无法跨越的,就是面子。如果被外人听到、看到了,就是对我最大的伤害,我可以为此想很久,而且每次一想到被谁谁听到了,就会难受很多天。那个过了一年多的大关也是有这方面的因素,就是被那么多人不理解,太没面子了。

其实修炼以后,很多的关、很多的难,都被当作是上辈子欠的,想通了,心里也就慢慢的平抚了,现在想想,其实还是有很多执着被另外的执着给掩盖住了,没有意识到。修炼其实是在很多层面上的修炼,一个关来的时候,并不是单单只需要去掉一个执着的问题。我爱面子,是因为我在意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形像更胜过在意一个真实的自己。人生中,我几乎一直是在表扬和夸奖中度过的,虽然我知道自己不完美,但是至少感觉还不错。在大法中修炼,虽然知道法对我的要求更高、更高,但是,又经常不自觉的沉浸在自我中。我平生最讨厌说谎的人,可以因为别人的不诚实、不真而怒发冲冠,而我的这种好面子,其实也是害怕把自己不好的一面展现在别人面前,这不也是“不真”的一种表现吗?

师父说:“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2]而我,就是这样被师父一步一步的带着,在磕磕绊绊中成就着自己修炼的路。

结语

最近,中共病毒肆虐全球,大家都在居家隔离。有一天,我忽然发高烧,感觉这辈子也没有高烧的那么难过,全身的骨头、关节都痛,走路都变的困难了。我生怕周围的常人知道,要是被住在一起的房东知道了,那可是个大事了。那天,我关起门来,在家学法炼功,不过脑子里出来了一个想法:我的这个怕心,怕被常人知道如何如何的心,是否也是一种“漏”呢?怕什么呢?堂堂正正的面对一切,就不会被常人误解。第二天,我的身体就恢复正常了。而我的房东,也来问我是怎么回事,我直接告诉她我的身体感觉有些不舒服,但是已经好了。她马上说,你每天炼功就是好,我还是应该跟你学学。

我经常会想到师父说的:“何为人 情欲满身 何为神 人心无存 何为佛 善德巨在 何为道 清静真人”[3]。常常用这段法来对照我的所想、所言、所行。我知道,我还有太多的地方要提高,太多的执着要去掉,但是凭着对大法的坚信,相信一定能走好师父为我安排的修炼之路,一定能不负使命,兑现誓约。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人觉之分〉

(2020年希望之声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