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昔日小同修的感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二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得法的同修中,有一部份当时属于青年大法弟子,而且多是一家人都走入修炼,很多大法小弟子跟在父母的身边学法炼功。这些小弟子大都根基非常好,他们如今应该是三十岁左右的人了。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小弟子由于迫害的发生、环境的变化,长大后,有一些脱离了修炼,被常人社会的大染缸污染,沉迷于电子游戏,追逐金钱享乐、事业的成功,离道越来越远。父母们看着他们的变化,有的生气着急,有的无可奈何,有的痛苦不已,有的不以为然。

我家也有一个这样的小同修。这里笔者就把自己如何找回迷失的小同修的过程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希望能对大家找回这些昔日小弟子有所启发。

从师尊的讲法中我们知道,孩子是大人们修炼的一面镜子,孩子的表现往往是大人们修炼状态的反映,大人的修炼状态也直接影响着孩子的修炼,笔者对此深有体会。

在迫害发生前,我家的孩子每天都跟着我们一起去参加集体学法、炼功,虽然很小识字不多,可跟着我们也会背很多《洪吟》里的诗句和《精進要旨》里的部份经文。有时孩子们来到我家里玩耍,我也会组织他们背经文或默写《洪吟》里的诗词。和大人们一起打坐时,小孩子时间长了,腿也疼的难受,有时疼的满头大汗还流着泪,可是大人们让他把腿拿下来,他却丝毫不动,继续坚持,真的让当时我们这些怕腿疼、不能坚持下去的大人们汗颜。那时候的同修们真的都是精進的状态。

我家孩子上小学时,比同班的同学要小一、两岁,常常被同班淘气的小朋友欺负,有时满脸都是伤的回到家。孩子本性善良,真的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回家也不说。有一次,孩子的奶奶(未修炼法轮功)实在受不了了,就跑到孩子的学校把那个常常欺负自己孙子的顽皮小子教训了一顿,孩子才停止了每天挨欺负的日子。那个时候,我的修炼状态很好,对孩子的事也没往心里去。

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发生后,我们的集体学法炼功环境遭到了破坏,很多同修失去了联系,有的在压力面前不学也不炼了,我丈夫也经过反复两次才从新走入了修炼。虽然那些年里脱离了集体学法的环境,只能自己学,个人修炼状态也不是很好,但始终没有放弃学法。孩子也在一点点长大,从小学到中学,断断续续的我们带着孩子一起学法。当然,这期间,也会因此闹矛盾过心性关,但始终我们没有放弃对孩子的管教。我和丈夫在一个问题上达成一致:就是注重孩子的道德品质教育,无论我们个人修的好与坏,都引导孩子按大法“真善忍”标准做人。

即便是在初升高和高考期间,孩子也利用空闲时间学法,因为我们知道只有大法才能把孩子教育好。孩子的学习成绩也一直呈上升状态,各科很平衡的发展,学习状态也一直很轻松。我们从不对孩子发火或象常人那样又打又骂的,即便孩子在学校犯了错,老师告状,我们也以平和的态度与孩子交流,用大法的法理教育孩子,使他度过了青春期最“危险”的岁月。虽然孩子有整天战火不断、污言秽语不断的爷爷和奶奶,但他丝毫没受常人的这些污染,成长的非常健康阳光,心态平和、善良宽容,真善忍的种子在孩子的心里深深的扎下了根。

由于孩子受学业的影响和我们修炼状态的影响,学法也一直是断断续续的,而且基本上是被动的由我们带着学法,严格的说并没有真正独立的走入修炼,大法书他也从未从头到尾的系统学过,功炼的时间更是少之又少。尤其是上了大学后,逐渐的脱离了父母的视线,接触常人社会负面的东西开始多起来,最为严重的是脱离了学法环境,也一点点的减少了与父母的沟通联络。

硕士研究生毕业后,本以为孩子能够在国外宽松的环境中走入修炼,谁知孩子那时却受周围环境的影响,开始追求名利了。其实向内找一找,是我们做父母的在修炼心性上出了问题。仔细想一想,向内心深处挖一挖,我们送孩子去留学,是不是还隐藏着显示心、追求名利的心?

孩子出国留学、硕士研究生毕业、高工资、高学历、高职位、又一表人才,多显摆!我们的执著心表现在孩子的身上,就是孩子在找工作的时候,要求高薪高职位,不合自己要求的一概不去,结果工作走马灯似的换,甚至一年之内换了两三个工作。在人面前讲话也是滔滔不绝,自以为是、毫不谦虚,而且开始瞧不起人了。一开始,我们还附和着孩子不停的更换工作,到后来发现孩子逐渐疏远我们时,我们才感到不对劲了,那时师尊也一直在点化我,提醒我孩子的状态。我开始坐卧不安起来,与丈夫交流后,决定求师尊让孩子回家。

孩子终于回来了。但对我们是冷冰冰的,不再象从前那样有说有笑的,看我们的眼神都充满了敌意。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玩游戏、看手机,不准我们進他的房间,也不吃家里做的饭,天天出去吃饭店,说自己在外面就是这么过的,难怪一个月上万元的工资不够花。他的工作基本都是包吃包住,还说自己是周围同事中最穷的。这孩子真的变坏了!而且据他自己后来讲(修炼后),他还在男女关系上差点犯了大错,多亏师尊当时点醒他。

孩子当初离开家时,是多么纯净、帅气的小伙子;一转眼间,变成个满身脏污、面相臃肿扭歪的人。我当时去飞机场接他的时候,真的没认出来站在自己面前的孩子,还被丈夫嘲笑了一顿。真的是相由心生,心性出了问题,人的形像也会变的丑陋。看到孩子变成了这样,我和丈夫心里都很难受。我心里开始埋怨丈夫虚荣心强(其实我也有,只不过没那么强、那么明显),非得让孩子出国留学,逼着孩子出去工作,那么乱的常人社会,能不把孩子污染了吗?如果孩子留在我们身边,就不会变成这样。丈夫也常指责我娇惯孩子,舍不得让孩子出去吃苦。其实这个时候我们心里都明白,孩子这样都是我们的心促成的,只有我们放下对名利情的执著,将孩子带入大法修炼中,才会改变这一切。

孩子的变化让我们一下子醒悟了:常人中的一切都不重要,让孩子返本归真,回到他来的地方才是我们最重要的责任。可是,此时的孩子将心门紧紧关起来,怎么与他沟通?怎么让他和我们一起学法啊?求师尊吧,于是我们俩开始求师尊,并发正念清除干扰阻挠孩子走回修炼路的一切邪恶因素,让他的主元神清醒过来,和我们一起学法炼功,我们不停的发正念。

奇迹发生了。孩子开始让我们進他的房间了,开始和我们说话了,我抓住时机和孩子交流,把自己走入修炼的经过和孩子小时候的状态以及大法的真相,大法弟子的来源和使命,还有师尊的点化及对当年大法小弟子的期望一股脑的讲给他听。

孩子真的听進去了,眼睛开始放光了。我感到慈悲的师尊就在身边加持着,让我放下对亲情的执著,以一个修炼者慈悲的心态,平和的与孩子交流着。那个时候,孩子与我不再是母子关系,而是同修与同修的关系。

当我的心性符合自己所在层次大法对我的要求时,奇迹就发生了,孩子真的开始学法炼功了,期间虽然也经过一些波折,但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孩子以飞快的速度提升着。他第一次抱轮时,泪流满面,告诉我他真正的自己清醒了,他要跟师尊回家,师尊也点化他是怎么下来的,鼓励他勇猛精進。

孩子终于在师尊的保护下,在大法的感召下,不再依靠父母的督促,真正独立的走上了修炼的路,而且心性提高很快,真善忍的种子在孩子的身上开出美丽的花朵:独生子女娇生惯养的毛病不见了,现在的他,主动帮助父母做家务,饭后收拾桌子、清洗锅碗瓢盆;打扫家里卫生,主动出去倒垃圾;吃饭也不挑剔了,做什么吃什么。也不大手大脚花钱了,知道关心他人了,这在从前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爱干净的他,在爷爷生病瘫痪在床期间,更是表现的让人刮目相看,不嫌脏、不嫌臭的擦屎擦尿、接屎接尿、洗洗涮涮。还用自己的钱给爷爷买好吃的,为爷爷做爱吃的食物,一口一口的喂爷爷。爷爷吃剩的食物也不嫌弃,自己吃掉,不再浪费(以前的他可是嫌弃爷爷奶奶身上有老人味儿,躲的远远的,从小到大从不吃剩饭剩菜的),把长辈们感动的落泪。因为之前家族中的一个长辈感到伺候一个接近200斤体重的瘫痪老人,实在坚持不下去,不干了。可是这孩子每天白天伺候爷爷,并让爷爷和自己一起听法学法。

儿子晚上回到家中,吃完饭就开始学法炼功发正念。每天睡的很少,早上不到三点,就起床参加集体晨炼。他把师尊所有的讲法都系统的学了两遍,录音录像也都系统的听、看了一遍。并每天坚持读、背《转法轮》、《洪吟》和《精進要旨》。他如饥似渴的学法炼功,并严格要求自己。以前他从不让人说,只有他说话的份,现在能听進别人的批评了,虚心接受并改正自己不符合法的地方。学会了向内找,修自己。对名利也看淡了,不再执著于工作职位的高低和薪资的多少,只要这份工作能保证他学法炼功的时间就行,他说,现在对他来说修炼是第一位的。

找回小同修的过程中,我体会到只有我们自身精進起来,依靠法的力量、师尊的加持才能让浪子回头,用常人的手段根本不起作用;只有按照师尊的教诲,放下人对情的执著,用慈悲的力量才能打动冰冷的心;放下自我,为他着想的善念能解体一切障碍。

在这里,我还要强调的是:《明慧周刊》、每期的明慧真相小册子,尤其是清华学子当年的护法壮举等真相视频资料和《忆师恩》等广播节目,在帮助孩子走回修炼的路中,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也使孩子在修炼的过程中提高很快。大法弟子的交流文章和真相资料对新老同修都起着不可估量的促進作用,对我丈夫的回归也是如此。

现在,我们一家就是一个修炼小整体,一起学法、背法,一起交流,一起炼功、一起发正念,一起做救度众生的事。越来越有责任感的孩子,如今开始寻找昔日的小伙伴了,他说要找回他们,一起跟师尊回家。

我们全家在这里,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