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 瞬间即变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三日】去年九月份我没来月经,到十一月份,经血又如期而至,和以往一样七、八天后自然就没有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过了一周左右它又卷土重来,还来势凶猛。一上来就是平时最多的状态,站着像排尿似的流个不停。躺着如同潮水般涌上来,血色很新鲜。当时有些不安。都说女人绝经前差不多都是这种情况,时多时少,时来时停的也就没太在意。

虽然身体不方便,也没耽误上班。也许我的工作活动量很大,很耗费体力,又是流水作业,可能导致血量增多、经期延长、反复无常也有可能,或许休息几日就好了。有同修也提到了自己经期长、血色新鲜、血量多没事,几天就好了。我听完心里只是觉的自己不是孤立的,还在感受,有些焦虑。真的就是师父说的:“他嘴上说放下了,他其实根本放不下,所以就很难做的到。”[1]

平时为了生活,挣钱选择工资高的,自然工作量大,损耗着自己的精力和身体。修炼也放松了,人心、杂念就上来了。今年过年,武汉肺炎疫情严重,而且突然爆发,让人措手不及,到处封区、封村、封路。同修都在利用各种方式救人,抢人!而我却跟常人一样宅居家中,从年前到年后,从初一到十五,例假变成了走血不止,心里放不下了,害怕了。有种活而无乐的感觉。吃不好、睡不好,吃饭为了活着,可活着是为了救人,其它没有我要做的。想到此,急忙穿上裤子直奔自己的几个姐姐家去了,效果出乎意料,全都认同大法好。我从东走到西,等回到家,才发现只穿一条外单裤,可比穿棉裤还暖和。浑身热乎乎的,还冒汗呢,像汗蒸一样。

我一旦放松下来,心里就又开始想自己的身体状况,人心直往外冒:怎么回事呢,子宫肌瘤?瘤子破了?是节育环坏了?扎着肉了?要不然那些新鲜血哪来的呢?会不会像某某某那样的子宫内膜炎?要不打听打听问问某某某是怎么个情况,对照一下,心里也好有个数……真是什么想法都上来了。听到同修说起自己身体不舒服时,有过想打电话问问别人怎么个疼法,和自己症状是否一样?后来在和同修学法时看到:“你去干啥去了,你去听,你不是去求了吗?你不往耳朵里灌,它能進来吗?”[1]我心中暗想:这是师父点化我呢。没有正念,全是人心。不向内找,完全在向外看向外找,甚至是在求,强烈的怕心,用人的办法在找解决之法。得对照法,做到才是修啊!

回到家,我开始认真的向内找,那我这情况是啥心促成的呢,怕自己得什么病?这时师父的法又打入脑子:“所以大家不要再找我治病,我也不治病,你一提“病”这个字,我就不愿听。”[1] 原来我太在意有“病”的想法了,师父说:“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1]于是自己接着找,找来找去找出一大堆人心、执著,还相互都有关联,刚要发正念解体它们,转念想到师父说的“放下”,念头就这么一闪,只觉的小腹部位到股沟处,“唰”一下,凉凉的像淌了一股清流一样,瞬间大走血停止了。我急忙去了趟卫生间证实一下,果不其然,当晚就安稳的睡了一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