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孙俩闯过了病业关


发表时间: 2020年06月30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三十日】我的外孙女今年六岁,上幼儿园。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五日起床后,她说她冷,喉咙疼,脖子右边肿大。下午她是要去上学,我就把她送到了艺术幼儿园。

放学时,老师说:“小蕊今天发烧了,体温39度,喝了两杯水就好了。”

第二天外孙女的脖子肿的比前一天大了,她还要去上学。到学校后老师让我带她去医院检查一下,开个证明,能上学再来。回到家,小蕊就浑身发冷,很难受的样子,眼睛发红,脚、手都是冰凉,尿液是红色,口、鼻流血,症状蛮严重。当时我就想:“没事,有师在、有法在,要百分之百信师信法。”

小蕊是大法小弟子,她四岁就学法了,能背二十多首《洪吟》中的诗词,也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说:“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1]。就这样我没有给她吃药,没带她去医院,就让她先在家呆着。这时她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不吃、不喝,眼睛红的厉害,嘴唇呈紫红色。她姥爷不修炼,就说:“吃药吧!”舅妈说:“贴膏药吧!”她却说:“我才不吃药呢!”“我才不贴膏药呢!”

我和她坚持发正念,读《洪吟》、听师父讲法。

就这样,持续了一个星期,她的脖子消肿了,眼睛还有点红,尿液呈淡红色。星期六上午还难受的一直想哭,下午五点钟就好些了,喝了小米粥,连喝三小碗。谢谢师父,给小弟子净化了身体,消了业,她的身体完全好了。过了一个大关呀!

小蕊好了,紧接着,我出了状况。农历十一月二十六日晚上九点钟接了一个电话说老家那边二伯家的哥哥死了,叫我们赶快去。我在屋里站着,半边身子不能动弹了!这来的很突然,当时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请师父救我。”老伴把我扶到床上躺下,我开始恶心、呕吐,房子在转、床也在转。我就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想,我已经修炼二十多年了,这不是真的,是假的,清除它!我一使劲坐了起来,坚持发着正念,读《转法轮》。

第二天,正好是冬至,按民间习俗这天要吃饺子。我想起床去包饺子,可是腿不会走了。我哭了,女儿(同修)也哭了。我跪到师父法像前,对师父说:“弟子身体出现这个状况,一定是我心性有漏,今后我要弥补过失,认真做好三件事,多讲真相,多救人。”正巧,这时我儿子和老伴都不在家,他们回老家的二伯家办丧事去了,要不就麻烦了……

我手扶着墙来回走动,手不听使唤了,样子很不好看。女儿实在没办法了,说:“妈呀,你一下子撒手不管了,我还真的接受不了。”就给同修打电话说:“阿姨,求你发正念帮帮我妈吧,我妈身体不得劲,半边身子不能动了。”

没想到很快就来了三位同修。我们一起发正念。发了半个小时,能量场很大。我很感动,感觉身体轻了许多,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感谢同修!把同修送走以后,我的腿就能下地走了。还是整体力量大!

第三天是学法日,腿脚还是不灵活,女婿送我去了学法点。我心里说:“不叫我走,我就走,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就来回走动。

第二次集体学法是老伴送我去学法点的。告诉他学完法来接我。可是学法结束了一会他还没来,我就自己往回走吧。可走得很艰难,脚下像踩着棉花似的,随时都可能跌倒。心里背着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一步一步往前挪,又背了师父《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的一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

当慢慢的走到半路时,老伴来了,“叫你早来你怎么才来!?”他说:“我不来你不也能走吗?下回你自己走着来。”他这话提醒了我,是师父借他的嘴说的吧!好,下回我就自己来。下次我就能自己骑着电动车去学法,学法一次也没有耽误过。开始还不能往外挪车,是女儿给推出来的。来到学法点,同修帮我把车推到院子里,走时帮我推出去。后来同修给我把大门全打开,这样我就直接骑车進去了。同修们都太好了,都关心着我,谢谢同修!就这样,我闯过了一大关。

以前,我心直口快,做事急躁,亲情太重,遇事不能忍,有嫉妒心,怨恨心,私心,不能被人说,不参加凌晨三点半的全国统一时间炼功,都是按自己的时间安排炼,或早或晚,家务事太多。我要努力克服这些不足,用大法归正自己。

在小蕊和我自己的过关中,我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威力,师尊的慈悲。只有精進实修,实践誓约,以报师恩!

感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广度众生〉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