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上半年长春地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

更新: 2020年07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二零二零年新年期间,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肆虐、危及生命的时候,很多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义无反顾的走上街头,告诉周围百姓躲避瘟疫的良方,明白法轮功遭中共和江氏集团迫害的真相,选择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保命。而此时,大陆多省市县地区却出现法轮功学员遭当地政法委、六一零骚扰和绑架迫害。

图1:2020年1~6月长春地区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人次统计
图1:2020年1~6月长春地区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人次统计

据明慧网资料记载统计,二零二零年上半年,长春市区法轮功学员遭市政法委、六一零组织的迫害,致使法轮功学员肖永芬被迫害致死;邵静枝等七人被非法判刑或非法开庭;付启龙等52人次遭绑架迫害;八十岁老人郝淑桂等109人次遭骚扰迫害。

一、被迫害致死实例

吉林德惠市法轮功学员肖永芬,被非法判刑七年,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长春兰家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二月一日遗体被火化。


法轮功学员肖永芬

二零二零年一月三十一日(正月初七)下午四点多,肖永芬家人接到狱方电话,说肖永芬在集体洗漱时突然摔倒,正在抢救;十多分钟后又接到电话,说抢救无效死亡。肖永芬先在监区被抢救,后又被送去医院,车没到医院人已死亡,前后不到半小时。

据悉,当家人赶到监狱时,那里的警察相当紧张。当家人见到肖永芬的遗体时,已经被整容。当时家人看到她的脸部红肿,狱方辩称是洗漱时摔的。由于家人没有经验等原因,当时遗体没有尸检,也没有询问事件的整个详细过程,包括时间、地点、具体参与(涉案)人员等,更没有调取监狱当时和以前的所有监控录像。遗体于死亡的第二天被火化。

肖永芬之死疑点重重。其实狱方所说的那一套,都是他们推脱罪责、掩盖罪恶的老一套手法和手段。其一,说肖永芬在洗漱时摔倒,然后抢救,事故现场在洗漱间。一般说来,那里没有监控录像,查无对证。第二,给家人打电话,说正在抢救,这就是在开脱,意思我们救治了,十多分钟后再打电话说人已死亡,我们没有责任了;而且也是死无对证。第三,在没有征得家人的同意下,当家人匆匆赶到,见到肖永芬的遗体时,已被整容过了,见不到她当时死亡的真实状况。

二、被非法判刑或非法开庭迫害实例

◎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八日,长春市宽城区法轮功学员邵静枝被非法远程开庭,并于十二月二十五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半,邵静芝已上诉。

二零一九年六月六日,邵静枝在长春火车站候车大厅被警察非法扣留,警察对她搜身和翻包,将五本大法新经文翻出,然后将邵静枝劫持到长春市苇子沟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天。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九日早八点左右,邵静枝在家中被宽城区国保大队崔永年、何伟与兰家派出所潘某等多个警察绑架和非法抄家,抄走的个人物品大概有:个人电脑、大法书籍、大法挂件、《明慧周刊》等,之后将邵静枝劫持到长春市第四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二零年一月过大年之前,吉林榆树市黑林镇85岁的法轮功学员徐景超,被劫持到长春市某监狱的监狱医院迫害,具体关押在哪个监狱不告诉家人。

徐景超,男,农民,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徐景超患有高血压等疾病,经常迷糊过去。修炼后无病一身轻,身体健康,神清气朗,八十多岁了还下地干活。儿媳妇说:“我爸学大法可真是受益了!”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一日清晨,榆树市610、公安局、国保大队,出动大量警力(警车、警察)同一时间有预谋、有计划的在多个乡绑架、骚扰大批法轮功学员。警察如土匪般闯入民宅,绑架法轮功学员。徐景超被绑架后,被劫持到怀家“秀色山庄”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八年十月八日,徐景超在给民众真相资料时,被当地派出所警察跟踪、录像并绑架,被非法刑拘,关押在看守所构陷迫害。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早七时,徐景超遭榆树市法院非法庭审。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三日下午一点半,榆树市法院对五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徐景超被非法判刑两年六个月,缓刑三年,被勒索罚金一万元。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日,徐景超发放真相资料、告诉人们牢记并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的救命良方时,遭恶人诬告。徐景超在家中被榆树市国保大队四、五个警察绑架,并被非法抄家,强抢法轮大法师父法像、法轮功书籍多本、小播放器、真相资料等个人物品。后徐景超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二零二零年一月过大年之前被劫持到长春市某监狱的监狱医院迫害。

◎ 李聪,女,41岁,吉林省农安县青山乡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李聪在自家的油房遭青山乡派出所警察绑架,李聪被非法关押在农安县看守所。十一月二十九日接到判决书,李聪被非法判刑六年,被勒索罚金二万。李聪不服判决,上诉到长春市中级法院。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八日,未经开庭宣布非法维持原判。李聪现在还被非法关押在农安县看守所。

◎ 二零一八年六月和九月,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冯彪、李红岩夫妇分别被绑架。

二零一九年底非法被开庭两次,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日收到法院通知,冯彪被非法判刑一年半,李红岩被非法判刑一年零八个月,各被勒索罚款5000元。

◎ 二零一九年八月八日,法轮功学员王凤娟、白丽君与樊云鹏被德惠市法院非法庭审。樊云鹏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日被德惠市法院非法偷偷非法判刑两年六个月。王凤娟和白丽君被非法庭审后,家人一直得不到任何消息。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一日,德惠市法院人员才以手机文字形式通知白丽君家属,王凤娟、白丽君被构陷案件于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七日审结。由此,白丽君代理律师才得知白丽君被非法判刑一年六个月,仍被非法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家人要求会见白丽君,遭德惠市看守所拒绝,借口是疫情期间不准探视。

王凤娟没有代理律师,家人经多方打听,目前仍无法得知王凤娟的情况。家人给德惠市法院李副院长打电话询问王凤娟的案子判了几年?李推诿称不知道,让去相关人员那里打听。家属又请他提供一下相关人员情况,李即刻挂断电话,拒绝回答任何问题。德惠市法院人员既然敢枉判好人,为什么不敢公开刑期?

◎ 法轮功学员张淑华,家住吉林省长春市胜华庭小区,在远东批发商城卖服装。二零一九年九月四日早晨,被凯旋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家被抄,大法书籍、电脑、真相币、手机,都被抢走。张淑华被劫持到苇子沟拘留所。目前,被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二日当天,长春市宽城区法院要对她本人开庭审理,她本人不同意现在开庭,长春市宽城区法院通知她会在十五日之内开庭审理,

三、遭绑架迫害实例,至少52人(含两位家属)遭绑架迫害

图2:2020年1~6月长春各地区法轮功学员遭中共绑架迫害人次统计
图2:2020年1~6月长春各地区法轮功学员遭中共绑架、骚扰人次统计

长春市:至少23位法轮功学员含一位不修炼的家属遭绑架迫害

一月:两人遭绑架迫害

长春法轮功学员付启龙,因讲真相被恶意举报,遭长春市宽城区派出所非法抄家,被绑架后被长春市孟家桥派出所劫持到原第三看守所非法关押,已取保候审回家。

四平市梨树县国保大队到法轮功学员齐洪丽家骚扰,企图实施绑架,齐洪丽走脱。

二月:两人遭绑架迫害

长春市万盛理想国小区的夏丽君,遭长春市绿园区林园派出所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欲对夏丽君非法监视居住半年迫害,后夏丽君被释放回家。长春市前进大街派出所警长诱骗陶永娟,把她非法押送长春市第四看守所迫害后,因亲属给办理“取保候审”,被释放回家。

三月:三人遭绑架迫害

长春市绿园区一法轮功学员小杰,被青年路派出所绑架,还有她不修炼的丈夫,晚间丈夫被放回。参与迫害的警察一个姓沙、一个老李。

景淑英贴真相资料时,被朝阳分局巡警绑架并被非法抄查,当晚上被放回家。后她儿媳接到朝阳区检察院电话,称要对景淑英非法询问。

四月:四人遭绑架迫害

李维清到楼道里发疫情真相资料被住户举报,被非法抄家、劫走私人物品。而后,家人担保签字后回家。

法轮功学员白亚清发真相资料时被举报,遭绑架到派出所,被非法抄家。白亚清被送回家,被非法勒索1000元钱。

徐凤莲贴真相不干胶被福山社区人员劫持、非法翻包。现徐凤莲和徐凤莲的丈夫两人均不知去向。

五月:六人遭绑架迫害

五月八日,陈志峰用手机传真相,遭朝阳区万顺派出所绑架。

法轮功学员付燕飞讲真相被社区人员举报。遭二道分局国保大队长冯显龙(或冯献龙)、杨家派出所警察闯入家中绑架、非法抄家。付燕飞已回家。

长春市高新开发区四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学法时,被骚扰。当时有一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法轮功学员李桂芝被朝阳区宽平大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取保候审”后把她带到检察院,据称还要让去长春市朝阳区检察院。

长春绿园区两名女法轮功学员被西安广场派出所绑架后当日放回。

六月:六人遭绑架迫害

长春市大向、小沈、邹姓、王桂琴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长春市九台区国保大队董平带着两个人,把戴瑶琪从家绑架到九台区公安局,中午放回;强行把九台区王亚芬绑架到国保大队,强行让按手印。董平等人根本不听真相,就是强行让按手印,而后把王亚芬放回家。

榆树市:至少12人次遭绑架迫害

一月:一人遭绑架迫害

法轮功学员许丽华贴真相粘贴时,被华昌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扣押一宿,第二天回到家中。

三月:五人遭绑架迫害

许丽华到大街贴真相小传单,被恶告,遭华昌派出所绑架并非法搜查。后办保外就医被释放回家。

榆树市五棵树镇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老张发真相资料,被诬陷,遭当地派出所绑架,当天下午已回家。

华昌派出所两个警察和三个协警共五人,闯进法轮功学员董丽香、董丽荣家中,和她大哥一同被绑架,三人先后回家。

四月:三人遭绑架迫害

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邓玉丽被榆树市新立乡派出所伙同榆树市国保大队七、八个警察绑架后,被取保候审回家。

榆树市公安局绑架法轮功学员刘大鹏和李春环夫妇,他们被绑在铁椅子上迫害。刘大鹏被非法拘留十二个月,因疫情期间不收,被绑架两天后回到家中。

五月:三人遭绑架迫害

榆树法轮功学员杨亚芝、孙淑侠、张芝英发真相,遭监控,被绑架,已回家。

农安县:至少有16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迫害。

二月:一人遭绑架迫害

农安县法轮功学员王启学,男。被长春市绿园区和平大街派出所绑架,已回家。

四月:至少有15人(含一位家属)遭绑架迫害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三日,由农安县公安局统一部署,县公安国保大队和基层派出所统一行动,试图突击对全县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搜查。早晨六点,全县城乡统一非法搜查、抢劫法轮功学员的私人财物。有的冒充物业检查楼道卫生的,有的冒充社区查户口的。闯进屋里,只拿警察证晃一下,没出示搜查证就开翻,就连垃圾桶、学生书堆都翻,抢走法轮功学员家的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播放器、真相传单等物品后,把法轮功学员带到公安局或派出所,逼迫法轮功学员签字、按手印、照相。法轮功学员如果说不炼就放,说炼的一起无理关押到晚上七点钟多才放,并称现在是疫情期间,没地方放你们,要不就拘留你们十天半个月的。古城派出所还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勒索罚款。

据悉,已知被非法搜查、骚扰、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夏占文(已回家)、刘占龙、孙丽亚、潘艳军(已回家)、姜国涛、黄丽华、袁(某)荣、孙妍、韩淑琴、王磊、陈玉芳。

农安县三名老年大法弟子在街上讲真相被绑架,当天回家。

合隆派出所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慈云梅夫妇,慈云梅的丈夫是脑血栓,晚上放了她丈夫。

德惠市:有一人遭绑架迫害

六月:一人遭绑架迫害

六月五日被绑架的德惠升阳乡姜淑华,在被绑架三天后,就被德惠公安局送长春第四看守所。六月十九日,被检察院(德惠)告知,称案子(迫害材料)已到检察院。

四、骚扰至少109人次

二零二零年一~六月期间,长春市部份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遭街道和社区部份派出所等骚扰、制造压力,原因是部份政法委、六一零执行中共中央政法委、六一零的迫害指令,参与迫害。

长春至少有25位法轮功学员遭街道、社区、派出所等骚扰迫害

三月:五人遭骚扰迫害

长春市绿园区郝淑桂老人和陈静遭骚扰。长春市几个辖区的街道办事处分别给三个法轮功学员打骚扰电话,要求参加学习班,均被法轮功学员正念回绝。长春市南湖大路派出所的警察往辖区内法轮功学员家人的手机里打电话骚扰。吉林省长春市康城社区人员到皓月小区骚扰法轮功学员,二名社区人员到皓月小区李美微家拿张表让填写、签字,称要办学习班,被当场拒绝。

四月:九人遭骚扰迫害

长春市社区人员骚扰法轮功学员及家属

长春市曙光街道社区人员、绿园区红旗社区打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及家属,称什么完成上级工作,填表、签名,保证“不炼法轮功”等一些非法要求。还到几位法轮功学员家敲门。自称长春凯旋路街道办的两个女性工作人员,闯入客车新区一法轮功学员家中。

有两名社区女工作人员到豪邦四季小区一法轮功学员家骚扰,被拒绝。长春市宽城区宏波社区给法轮功学员打电话,称办“转化学习班”(即洗脑班)。长春市南关区鸿城街道达兴社区李斌,近日打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长春市九台区,各个社区开始骚扰法轮功学员,包括营城,空港,福星等进不去屋的,就打电话,包括给子女,亲属都打,称是重新登记,问还炼不炼,要身份证号和电话号。

长春市双阳区北山路派出所给法轮功学员刘海啸的家人打电话被家人拒绝;长春大法弟子付燕飞被二道公安分局于杨家店派出所非法监视居住,派出所警察多次上门骚扰;长春市绿园区汤姓法轮功学员被长春市西新派出所骚扰;长春市朝阳区重庆街道光明社区人员打电话骚扰大法弟子张秀玲家人;九台区法轮功学员唐淑珍儿子遭电话骚扰。四月十几号,南山派出所两个警察再次骚扰;四月二十日,南山派出所的,长春宽城区检察院,骚扰迫害。

五月:五人遭骚扰迫害

长春市绿园区春城大街派出所的警察打骚扰电话给一居民小区的四位法轮功学员和家人。

六月:六人遭骚扰迫害

长春市兴华社区人员打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长春市要求各个街道办事处辖区有安装大锅的用户把大锅拆掉,有宽城区白菊路社区法轮功学员家的大锅被拆。长春市长飞社区人员打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长春法轮功学员接到所在社区电话让参加洗脑班。又有学员家属接到社区电话说,周一办洗脑班,被学员家属拒绝。长春市朝阳区南湖派出所管辖的湖苑社区人员打电话骚扰、威胁法轮功学员。电话中讲是派出所指示他们做的。长春市二道区英俊镇某村小,一位校长找到本单位张老师,称校长说是好事,以前的事可除名。九台区公安局的到唐淑珍儿子干活的地方骚扰迫害。九台区国保大队董平等三人,私闯九台区新洲小区王亚芬家骚扰。而后又二次去家骚扰,宽城满族自治县教体局新来局长王喜,逼迫二中老师刘瑞玲写所谓“三书”迫害。

榆树至少有72人次法轮功学员遭骚扰迫害

二月:20人遭骚扰迫害

榆树市环城乡四间村治保主任张喜华给老年法轮功学员张天鹏打电话骚扰,叫张天鹏签字,签完字后,又给他照像,并逼迫他留下妻子和儿子的电话号后,方允许张天鹏回家。

被骚扰的有:刘兆梅、朱云飞、纪玉凤、李玉凤、杨信、朱云华、韩瑞峰、胡信、穆桂荣、郑丽珠等至少有十九名法轮功学员。他们基本都签“坚持信仰”。

三月:28人遭骚扰迫害

法轮功学员白春秀的父母家遭骚扰,并被索要电话号码,到白春秀的工作单位无理骚扰。

榆树市城发乡法轮功学员于万和遭村治保主任等人骚扰,威胁逼迫签字,称不签就不给农民的种地补贴。榆树市青顶乡有三位法轮功学员家被骚扰,还有一位刚从麻将馆出来曾经炼过法轮功的人也被骚扰。

榆树市城郊派出所骚扰八十三岁法轮功学员晋洪香两次。榆树市新立镇,有一姓周的带两个警察到双于村骚扰法轮功学员,要学员签字,多数法轮功学员都给其讲真相,拒绝签字。被骚扰的学员有刘延民、单振全、单喜庆、马玲熙、王秀芝等。

榆树市正阳街道两名社区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刑亚侠家骚扰。榆树市正阳街道四人到田玉梅家敲门骚扰,榆树市光明乡法轮功学员王淑芳被户籍所在地村干部打电话骚扰。

环城乡福安村治保主任鲍国喜到张清祥家,强行叫张清祥在一张表格上签所谓不炼功的保证,张清祥正念拒绝。榆树市两名港榆社区女工作人员,到法轮功学员朱发云家骚扰。

榆树市培英街道工作人员打电话骚扰韩乃庚。榆树市两名港榆社区女工作人员,骚扰法轮功学员满淑杰,被拒绝。榆树市恩育乡派出所到刘志军的父母家骚扰,榆树市社区、街道人员打电话骚扰五名法轮功学员张玉莲、杨树芹、李秀娟、沈红艳、肖景荣。华昌社区夏某到榆树市法轮功学员梁法杰家骚扰,后来又打电话骚扰。榆树市法轮功学员武金兰被培英派出所两个警察骚扰。

四月:24人遭骚扰迫害

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陈大华被华昌社区人员骚扰。榆树市大岭乡法轮功学员汤政伟被当地治保主任在家中骚扰,榆树市八号镇政府综治办房荣超、林树军、赵(某)伟去骚扰法轮功学员李艳辉,李艳辉走脱。正阳派出所四个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徐向阳家里非法查看骚扰,红星乡司法所长刘广东等骚扰法轮功学员李世成、王秀英签字,给他们照相。榆树市国保大队提供法轮功学员名单,由红星村治保主任宋二,红星乡政府综治办孙玉海等,骚扰法轮功学员李世成、王秀英,他们让亲人签字,本人按手印,给照相,村治保主任孙维堂给梁兆凤的丈夫打电话骚扰并询问住址,被其丈夫拒绝。

榆树市光明乡光明大队支部书记,给原住地的法轮功学员王玉荣打电话,要求写五书,并要求告诉现居住详细地址,被拒绝,共打三次电话骚扰。榆树市光明乡治保主任给张淑云家属打电话骚扰。榆树市光明乡六名法轮功学员被当地村干部、治保主任骚扰。被骚扰的有:张艳明、吕振芳、吴成丽、吕中云、吕中芹、王乐均。

环城乡福安村治保主任鲍国喜再次到张清祥家,不由分说,强行给张清祥非法照像,并称:“这是政法委叫做的。”张清祥当时不在家,环城乡派出所四个警察闯进他家,未出示任何证件。

榆树市红星乡政府综治办三人骚扰法轮功学员李玉章,强逼签字,摁手印。榆树市五棵树镇派出所警察给张凤荣家属打电话骚扰。榆树市环城乡福安村法轮功学员张天鹏被治保主任到家中骚扰。

农安至少有五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遭骚扰迫害

四月份:已知农安县滨河乡、榛柴乡、三岗乡派出所和治保主任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制造压力,要求写不炼功的所谓“保证书”,还有”揭批书”。但法轮功学员绝大多数都拒绝。

四月初,郭佩蓉和杨英龙在发真相材料时被摄像头监控,宝塔派出所两个警察到家里威胁恐吓,最后非法敲诈两万元人民币。

四月二十三日,农安县公安局统一行动实施迫害。农安县被骚扰的还有吕小微、八十五岁郭老太太(大法师父法像被警察抢走)。当天,农安县烧锅镇后朝山法轮功学员夏占文,被烧锅镇派出所警察骚扰。

德惠至少有七人次法轮功学员遭社区骚扰

部份德惠市法轮功学员遭社区骚扰迫害。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刘福香家属被迫签字担保迫害。

四月:二零二零年二月到四月期间,德惠市部份法轮功学员遭社区骚扰,登记询问是否修炼和个人情况。德惠市胜利街道办事处和平社区部份人员到八旬法轮功学员孙洁华(85岁)家骚扰。还要求签字,被家属拒绝。

德惠市部份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遭社区骚扰制造压力迫害。已知:张桂云、郑司芬、王喜侠家遭骚扰,德惠市法轮功学员林鸿飞家属遭德惠市胜利街道和平社区骚扰,家属被迫签字担保迫害。

五月:德惠市胜利街道办事处两名工作人员,非法到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刘福香家,刘福香今年已81岁,遭上门骚扰。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