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对孩子高考的执着

更新: 2020年07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二日】孩子高考前成绩起伏不定,牵动着我敏感和脆弱的神经。在经历了一段迷茫后,我找到了自己长期被隐藏的执着心。

孩子是竞赛生的一员,原本寄希望于通过竞赛取得好成绩拿到去名校的通行证。因而在高一和高二两年花了大量的精力学习竞赛知识。但是事与愿违,高三决赛时发挥不理想,加上今年高考招生政策改变,意味着孩子只能和普通学生一样凭高考成绩录取,没有任何捷径可走。

校内学习耽误了将近六个月,因此我们全家都感到压力很大,家里的气氛慢慢变的敏感和压抑起来。家里每个人似乎都在很小心的回避学习成绩这个话题。每次一提起,就不欢而散,然后各自沉默。面对家里的沉闷,工作上的忙碌,我内心一点点觉的不堪重负。我虽然坚持学法,但是没入心。法理上知道自己不应该是常人这样的状态,但是似乎无力改变这种消极的心态。一想到高考,心里就是一阵担忧和恐惧。负面思维越来越重,以至于有天早上醒来,内心被悲伤和恐惧填满,无力起床。这种类似于“抑郁症”的状态让我惊醒了,我的内心像经历一场生死大战。我开始认真反思自己的执着。

回想我修炼前一直有个高考心结。我从小学到高中成绩都很好,读书很努力。高考的目标是清华大学。但高考却考出了整个学生生涯中最差的一次成绩,比平时成绩低了六十分,与所有的名校无缘,最后勉强去了一个普通的本科学校。整个暑假我以泪洗面,心里落差很大,觉的一辈子的希望都没了。我几乎没有任何物质追求,人生唯一的目标就是考入好学校,高考的失利对我的影响多达十年之久,每年到高考那几天我都有意尽量回避。找工作的不顺利,我很大程度上也归咎于大学学校不是名校,没有机会進入更广阔的平台发展。修炼多年后,我才意识到高考看似我人生的一次打击,但实际是师父安排我得法的,我是在大学校门口的炼功点走進大法修炼的。

关于竞赛,我悟到我们没有在平时扎实实修反而产生因为学了大法,考试就应该取得好成绩,学习上就应该走捷径的想法。孩子从小跟着我们学法,虽然不精進,带修不修,但从小到大,学业顺利,每逢重要考试都超出预期,顺利升入我们都没想到的好中学。化学竞赛前,我们也是希望孩子能像往常一样再次超常发挥,拿到金牌,锁定名牌大学,减轻高考风险,完全是常人家长中的走捷径的想法。我没有利用这个机会向内找自己平时没有注意到的各种执着、常人心,然后去掉它们。忽视了督促孩子学法炼功,有时间催他多学习竞赛知识,而不是在修炼上有所提高,没有把修炼摆在第一位。

孩子小的时候,我没有很纠结要去读特别好的学校,那不是因为我放下执着心的心态,而是孩子升学一切很顺利,而且超出了我的期望值,所以这些执着是被掩盖住的。而当现在可能会低于我的期望值时,这些执着心就会一个个显现出来。修炼上的不精進,不实修,让我被这些执着心困扰这么多年而不自知。

好学校让我觉的有面子,被人羡慕,这是我年少时的人生目标。我没有机会去名校读书,就寄希望于孩子。潜意识里还是认同大部份常人的观念,去了名校,才算是真正有出息。即使修炼了接近二十年,学了这么多的法,后天的这种观念竟然还在深深的影响着我。

我希望他能去读自己喜欢的名校,喜欢的专业,希望他一切顺利,希望他过上好的生活。这背后是“情”。因为我对他成绩的“关心”,孩子对我很反感,虽然我辛苦照顾他的生活,他对我的态度经常是很冷淡、粗鲁和不尊重。不高兴的时候,脏话甚至会直接骂出来,毫无顾忌。孩子的表现让我既伤心又担心。伤心自己的孩子学法这么多年还是这样的表现,伤心自己的辛苦付出得不到任何的尊重反而父子俩都很嫌弃我。同时我又很担心孩子骂人会造业,会导致更不好的结果。整天在情的框框里思考问题。由情衍生出来的怀疑猜测和假想让我当成了自己的真实想法。我被这些负面思维左右着心情,人也变的消极,正念也越来越弱。

我感到很惭愧。我的学法和修炼脱节了。在生活中我没有按照法理实修自己,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修炼人应该做的,浪费了宝贵的时间。孩子的学习和高考何尝不是一次检验我修炼的考试呢?我是大法弟子,我懂得法理,我一定能过好这一关。不去想考试结果,在这个过程中找到自己的执着心,修去它,快点提高上来。走师父安排的路,信师信法。想到这,压在心头好几个月的那块石头一下子没了。

谢谢师尊,给了我修炼的机会,用法理点悟我找到常人心,在大法中归正自己。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