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重度牙周炎好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三日】二零一八年的一天,吃完辣的食物后,晚上左边的大牙开始疼起来,疼得让人难以忍受。常人中有句话说:“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作为一个修炼十几年的大法老弟子,我明白这是我修炼上出现了大问题,是我世界中的哪一部份出了问题,我没把牙疼当作是病。

我开始向内找自己的问题。先从最简单的口断执着和说话不好听开始向内找。我找到了自己非常执着于吃自己喜欢吃的食物,做饭的时候,很少去想家人的喜好,只顾自己,还美其名曰:这样吃很健康,有营养。

另外一个不好的心就是好争辩,尤其是和先生(常人)经常吵架。结婚前我并不是一个好事之人,结婚后的琐碎生活把自己拖入了常人的鸡毛蒜皮当中,常常忘记了自己是修炼人,最基本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都做不到。这么静静的一想,惊觉自己已经偏离大法太远了。

牙太疼了,疼得让我难以入睡。突然有一个声音提醒我:“要道歉。”我意识到是师父的点化。一辈子要强的我,实在是很难撂下这个面子心,但是牙疼的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我跑到丈夫面前说:“对不起,我之前不应该总是和你拌嘴,都是我不对,请原谅。”先生以惊讶的表情看着我,嘟哝了几句,我根本没听清楚他说什么,只听到他说的最后三个字:“神经病!”

即使这样,我的牙疼瞬间就缓和了许多。我往床上一躺,竟然睡着了。我更加明确自己向内找找对了。

可是问题没有那么简单,第二天牙又疼了。

我又想到自己说话难听,肯定是有党文化的因素。我继续向内找。想起来好多年前,我没有养成睡前好好刷牙的习惯。我记的很清楚,二零零四年《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我当时已经悟道自己要好好刷牙,这也不是一件小事,不讲卫生是党文化的一种表现,但有的时候就是犯懒。记得慈悲的师父曾经让我在梦境中变小,去看看自己没有刷牙的世界是什么样。我感觉很惭愧,这件事就连小同修甚至是常人孩子都知道应该做好,而我却如此邋遢。虽然从此我开始天天刷两次牙,但是对多年的牙齿不洁,不当回事,甚至师父借常人的嘴告诉我该去洗洗牙了,我也没往心里去。这样一找,牙疼似乎又减轻了一些。

就在这个时候,法轮功中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一个小时的炼功音乐在明慧网刊登出来了。我想我的牙疼也可能是这部份世界在修炼中没有达到标准才出现问题,虽然我延长了打坐时间,也确实牙疼的情形在炼功后得到了非常明显的缓解。但是悟性太差,牙疼好了,就又懈怠。这次师父让大家炼一小时的法轮桩法让我立即体会到师父是在往上推我们。我开始抱轮一小时的那天,牙齿一点都不疼了,而且因为牙疼出现的牙齿松动也消失了。

炼一个小时的法轮桩法之后,牙好了,就又懈怠起来。在这期间去洗了一次牙,结果牙齿又松动了,而且还被告知说是“重度牙周炎”。这在常人看来是没法治愈的。我悟到自己还是没有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

随之我又想起来:师父早就告诉我们微信是被监听的,为了安全大法弟子不要使用微信。但我还没有删除,就赶紧把微信删除了。此时我看到一条恶心的大蛇在我删除微信之后,被师父用另外空间的剑斩除。我的牙齿在这件事情之后有了很大的好转,但是因为一个小时的抱轮断断续续,状态好的时候就炼,状态不好就分成两个半小时炼。后来我告诫自己不要打折扣,做事情要一次到位。

牙齿还是时好时坏,直到这次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爆发。在这期间,我有时间静下心来审视自己的修炼,我才开始重视炼功,将半小时站桩按要求延长到一小时并坚持下来。

现在我的牙周炎好了,牙齿不疼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