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2019年广东省茂名市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自二零一七年一月至二零一九年十二月,茂名市区及下辖的电白区、信宜市、高州市、化州市共有66名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政权残酷迫害,其中两人被致死,8人被非法判刑或非法开庭,14人被非法绑架关押,42人被非法抄家或骚扰。由于中共对内对外的信息封锁,致使迫害信息不能及时和完整披露出来,实际遭迫害的数字远高于以上的数字。

图:2017~019年广东省茂名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人次统计
图:2017~019年广东省茂名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人次统计

2017年至2019年广东省茂名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明细
茂名市区高州化州电白总计
被迫害离世22
被非法判刑、庭审538
被非法绑架、关押322714
被非法抄家、骚扰11151642

一、因迫害离世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高州市法轮功学员吴祖强,男,一九四九年二月十六日生,广东省高州市胜利农场退休职工。他工作勤恳,技术优秀,原住胜利农场大井分场一队时,曾在橡胶工人技术比赛中得过第二名,是一个让领导信任、让百姓赞许的好人。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五日下午,多个警察在茂名高州市街上将吴祖强绑架,他们的电脑、打印机、摩托车和大法资料及现金二万六千多元被抢走。其后,被非法关押在茂名市河西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即洗脑班)、高州市看守所。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高州市法院对当时已六十多岁的吴祖强非法开庭。同年七月二十八日,高州市法院宣布对吴祖强非法判刑八年。吴祖强向茂名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茂名市中级法院不开庭,于二零一一年九月五日非法维持原判。

被非法判刑后,吴祖强身心备受严重摧残折磨,原本一直健康的身体,出现高血压症状,精神上更是遭受巨大压力。在阳江监狱,吴祖强被所谓“转化”迫害,其强制手段包括:剥夺睡眠,强迫看洗脑光碟、诬蔑法轮功书籍等。

二零一八年,吴祖强出狱后,身体损伤很大,于二零一九年七月含冤离世。

同样是高州市退休工人的法轮功学员邱以苏,长期遭到高州市六一零及居委会人员恐吓、跟踪。这些人还到东莞市骚扰邱以苏的儿子,甚至儿子带她到北京旅游,都遭到高州当地派出所及居委会致电恐吓,勒令立即回高州,不准在北京逗留。旅途中托运的行李箱发现遭人暗中撬开非法检查。

由于长期遭受中共高压迫害,及家人不理解的高度精神压力,邱以苏于二零一七年九月十日不幸离世。

二、被非法判刑、庭审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1.贤妻良母被冤判

五十六岁的茂名市区法轮功学员曹君艺女士,于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六日被茂名市茂南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勒索罚款三千元。曹君艺女士不服判决,坚决上诉。四月十日,曹君艺的律师向茂名市中级法院递交了《依法改判法轮功学员曹君艺无罪、立即释放当事人之律师意见书》和《就法轮功学员曹君艺、朱石雄被非法制造冤狱与茂名中级法院二审交涉备忘录》。

'曹君艺女士'
曹君艺女士

曹君艺的丈夫说:“曹君艺是个很好的人,她真诚、善良,是一个贤妻良母。她又勤劳,又勤俭节约,从来不讲一句假话。她身体很壮实,近二十年她没有看过病,吃过药,一天有使不完的劲,被抓去坐牢,冤啊!”

二零一七年七月六日下午三点过,曹君艺女士在茂名市区某街道销毁诽谤法轮大法的一幅宣传画时遭居委会人员举报,曹君艺被茂名市站前路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茂名市第一看守所。

曹君艺被非法关押期间,家属多次遭到茂南区六一零、国保、村居委、茂南区居委、站前路派出所警察等人骚扰、上门威胁恐吓等等,给其家人精神上造成很大的压力。

为了阻止曹君艺丈夫为其聘请正义律师,茂南区六一零采取手机监控、楼下便衣蹲坑等各种手断,甚至直接切断曹君艺丈夫的手机通话,严重影响曹的丈夫与外界联系。为此曹君艺的丈夫找到茂名市移动通讯公司董事长,揭露执法部门的违法行为,并诚恳的和董事长交流了十几分钟,将事实真相告诉了董事长。从此以后,曹君艺丈夫的手机通话再也没有被无故切断。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一日上午九点半,茂名市茂南区法院在茂名市第一看守所内对法轮功学员曹君艺进行非法庭审。当日看守所门前,戒备森严,到处是便衣警察。看守所门前的马路被交警封了三分之一,接见全部停止。看守所里面停了十几辆车,警车、法院和检察院的车、特警车、便车等。法庭门口站了一排十几个左右、全副武装(带有枪、电棍、头盔等)的特警。

法庭里有二十个旁听座位,除了四个家属,其余的座位全部被茂名六一零安排的居委、国保人员占据。

法庭上,两位维权律师把公诉人构陷曹君艺的所谓证据一一推翻,令全场公检法人员哑口无言。

尽管事实清楚,律师的辩护无懈可击,茂南区法院依然非法判决曹君艺二年有期徒刑,并罚三千元。

曹君艺与家属均不服判决,委托两位律师向茂名市中级法院递交了曹君艺的上诉材料。并向茂名市中级法院院长及涉案法官递交了一份信,信中提到一审公检法在没有事实、没有证据、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对曹君艺女士定罪,要求二审法官本着对法律负责、对领导负责也是对一审法律同仁负责依法纠正如此明显的错案,立即无罪释放曹君艺女士。

在家属和法轮功学员陪同律师去茂名市中级法院、去看守所、去吃饭等过程中,遭到茂名市六一零人员、便衣跟踪,对学员进行监视、偷拍和录像。

遗憾的是,茂名市中级法院罔顾律师的真诚劝告,不以法律为准绳、不以事实为依据,于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二日维持原判,制造出一起人间冤案。

2.构陷好人入冤狱

朱石雄,男,五十五岁左右,自幼承习中医,多年来医治了不少病患,还挽救了一些危重病人。尽管朱家是祖传中医世家,但却依然治不好他自己的顽疾。一九九八年经过朋友介绍修炼法轮功。修炼后,他脾气变好,待人善良,小时候得的足骨头坏死的后遗症奇迹般消失。

朱石雄年轻时刻苦自学掌握了一套熟练的家电维修技术。他收费不贵,待人和善,遇到贫穷的人家维修都不收维修费,方圆几十公里的人都来找他维修电器。维修家电的同时,还给不少人免费诊病开方,传授养生之道。所以他的维修生意特别好,是当地公认的好人。

'朱石雄'
朱石雄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九日,茂名市法轮功学员、退休人员梁远胜在家被几十名公安警察、刑警、特警非法从家里强行抓走,并非法抄家。第二天,梁妻找到朱石雄,请他一起去找茂名官渡派出所要人。朱石雄二话没说,马上与梁妻到官渡派出所询问情况,要求派出所出示抓捕梁远胜的法律依据,并指出抓人公安的种种违法行为。

朱石雄离开派出所刚刚回到自己的店铺,立即被等候在那里的茂名市六一零、茂南区六一零、茂南区公安局、站前路派出所、居委会等十几人绑架,并非法抄家,后被送入茂名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一日下午,茂南区法院在茂名市第一看守所内非法庭审朱石雄。公诉人构陷朱石雄拥有五百份法轮功资料,还编造朱石雄是茂名地区法轮功组织的负责人。这些非法指控遭到朱石雄的当庭驳斥。朱石雄的律师以现行法律为准绳,以事实为依据,把公诉人构陷朱石雄的所谓“证据”全部推翻,并指出公安在所谓办案过程中的种种违法行为。律师要求法庭能本着良知和道德,本着对法律负责、对社会负责的精神,无罪释放朱石雄,还他一个清白。

二零一八年二月六日,茂南区法院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依然对朱石雄非法判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二千元。朱石雄不服判决,随后上诉。七月二十三日,茂名市中级法院维持原判。朱石雄不服要求申诉,但申诉过程遭到重重阻挠。十二月二十一日,朱石雄的申诉被无理驳回。十二月二十四日,刑期仅剩不到三个月的朱石雄依然被送往广东省四会监狱继续迫害。

3.老兵陷囹圄

梁远胜,男,六十一岁,曾参加中共“对越战争”,任连副指导员。一九八七年转业,在茂名市制药厂劳资科工作,退休干部。二零零六年,梁远胜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不到半年,戒掉了几十年的抽烟、喝酒的习惯,曾患有痔疮、胃病等病全好了。修炼后的梁远胜乐于助人,当地人称赞“一家都是好人”。

'梁远胜'
梁远胜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九日下午,梁远胜出门准备回乡下时,被早已围守在大院门口的茂南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官渡派出所的刑警特警(全副武装)、新湖居委会几十人堵住,二百米长的巷子布满公安车、特警车等。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将梁远胜强行劫持回家中,非法抄家。整个过程既没有出示拘捕证、也没有出示搜查证,事后连查抄清单都没有。后被绑架至茂名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

非法关押期间,梁远胜的所谓“案子”,被茂南区检察院两次退回官渡派出所补充侦查,检察院、公安局都不放人。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九日,茂南区法院在市第一看守所内对梁远胜非法开庭。庭上为梁远胜辩护的两位律师摆事实讲法律,把公诉人构陷的“证据”全部推翻,并悉数公检法种种违法之处。期间,审判长阻止律师做无罪辩护时,法庭内两次停电。

七月二十三日,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茂南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梁远胜非法判刑一年九个月。梁远胜不服判决依法上诉,被茂名市中院维持冤判,梁远胜继续申诉,申诉过程同样遭到刁难和阻挠。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梁远胜被茂名六一零秘密送广东省四会监狱迫害。当时,剩下的刑期不到半年。

4.一家三口遭报复

家住茂名市电白区的林桐老人八十六岁,老伴去世了,他患有肺气肿、骨病、高血压等各种疾病,并且眼睛视力模糊,生活不能自理。他由两个孝顺的女儿林丽珍和林燕梅,以及外孙吴朝棋(林丽珍之子),在家里照顾他的饮食和生活。

林丽珍、林燕梅和吴朝棋均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在社会上、家庭中都是善良的好人。尤其小女儿林燕梅,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患有甲亢、慢性肠胃炎、慢性肾炎等,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的病不治而愈,二十多年都没有吃一颗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她因为坚持修大法、做好人,被绑架八次,非法劳教二次,时间长达六年,遭受各种酷刑折磨。因她的丈夫无法承受中共的迫害与她离婚,离异后的林燕梅长期住在父亲家里,照顾父亲,既是一个孝顺的女儿,又是一个好母亲。外孙吴朝棋是一个难得的好青年。无论他在哪里打工,他都兢兢业业、认真负责的工作,深受老板的信任。尤其是面对金钱的诱惑,他从不要回扣,从不给公司造成任何经济损失,从不拿公司的一分钱。林丽珍、林燕梅和吴朝棋三人因讲法轮功真相多次遭迫害。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九日中午,茂名市电白区六一零头目陈昌兴、电白区水东镇国保大队队长陆尚辉带领电白区电城镇防暴特警大队等二十几人到电白区水东镇法轮功学员林燕梅家,叫不开门后,陆尚辉强行撬开铁门入屋进行抄家绑架。入室后便四处翻找法轮大法资料,钱物,抢走了两台电脑、六个打印机、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真相币、钱物等,还把门口两个真相对联抢去(后其父林桐抢回来)。在抄家过程中,林燕梅的老父亲林桐(八十五岁)见他们如土匪抢劫一样,便去阻止,他们把老人两手臂都掐出血迹。陆尚辉还踹开老人的房门,把老人仅有的一点养老积蓄抢走,还强行绑架林燕梅和正下班回来吃饭的外孙吴朝琪。林丽珍得知妹妹和儿子被绑架,赶紧给妹妹林燕梅联系了律师。可是,在第三天,八月三十一日晚上八点,林丽珍照常去给父亲做饭,刚吃完饭,收拾完,十几个便衣再次砸烂林桐老人家的门锁,闯入家中,强行绑架了林丽珍。

'林丽珍'
林丽珍
'林燕梅'
林燕梅
吴朝棋
吴朝棋

林丽珍、林燕梅、吴朝棋一家三人被非法抓捕后,其亲属聘请律师多次与检察院交涉,要求撤诉和无罪释放三人。而茂名六一零把此案当作所谓“大案”、“要案”,于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日,由电白区检察院转到茂名市检察院,再转到茂南区检察院。二零一九年一月十日,由茂南区检察院把构陷林丽珍一家三口的所谓“案子”递交到茂名市茂南区法院。

二零一九年七月五日,茂名市茂南区法院在茂名市第一看守所,对非法关押十个月之久的法轮功学员林丽珍一家三人非法庭审。庭上,为三人辩护的五位律师以法律为准绳,以事实为依据,为林丽珍、林燕梅、吴朝棋三人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认为执法机关所谓证据都是在构陷当事人,要求当庭无罪释放三位法轮功学员,并给予三位法轮功学员国家赔偿。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三日,茂名市茂南区法院罔顾事实非法宣判:林丽珍被判刑五年,罚金一万:吴朝棋被判刑五年,罚金一万;林燕梅被判刑四年六个月,罚金八千。三位当事人当庭表示不服判决,要上诉。家属聘请律师继续维权。

然而,茂名市中院法官通过欺骗、躲避等方式令律师无法顺利行使上诉权利。最后茂名市中院无视当事人和律师合法要求,违法做出不开庭裁定维持原判。

关于林丽珍与儿子吴朝棋、妹妹林燕梅遭受的迫害情况,请见明慧网相关文章《给父亲做饭被抓 律师要求无罪释放》、《广东青年去外公家吃饭被抓捕 家属请律师维权》、《两女儿与外孙被警察绑架 八十五岁老人以泪洗面》、《广东林燕梅被迫害致高血压 聘请的律师被抓》、《茂名三人面临非法开庭 法院拒绝律师辩护》、《给父亲做饭母子被判刑五年 律师强烈要求二审开庭》、《预先裁决 广东茂名市中级法院赤裸裸的违法》。

5.古稀老太亦被入狱

法轮功学员陈乐安,是一个七十四岁的老太太,身体很健康,她常住在儿子家里。一家四世同堂十几人,陈乐安担负着为一家十几口人做饭和家务。媳妇住院,陈乐安主动去医院照顾。

二零一八年初,陈阿姨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绑架到派出所,当天被放回家。

二零一七年八月底陈阿姨再次被公安绑架,二零一八年被判刑两年,处罚金三千元。她被送往广东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6.家庭主妇被迫害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九日下午,五十八岁善良妇女、法轮功学员周其雪,在家被茂名市六一零绑架并抄家,非法关押在茂名市第一看守所,后被茂南区检察院非法起诉。二零一八年七月三日,茂名市茂南区法院非法判处周其雪十个月徒刑。

周其雪的丈夫长期被中共洗脑,中毒很深,一直以来对周其雪严密看管,经常对周其雪非打即骂,给周其雪的心身造成很大的伤害。

三、被绑架关押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1.陈炳贵 广东省茂名市公共汽车公司一名公交车司机,有着稳定的工作,稳定的收入,用善心善行服务好茂名市民的安全出行。家中妻子带着三个天真可爱的孩子:大男孩七岁,刚上小学一年级,小男孩六岁,上幼儿园,小女儿才两岁。

二零一九年十月七日重阳节晚上,陈炳贵正与家人一起过节吃饭。廉江市公安局警察伙同茂名市茂南区公安分局警察、国保、六一零人员携带当地袂花镇派出所人员共二十多人闯入陈炳贵家中,声称监控拍到他几天前曾开摩托车到廉江市发资料。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非法入室抄家。后将陈炳贵绑架至廉江城北派出所刑讯逼供。陈炳贵对警察的恶言恶行坚决不予配合。期间,恶警还以释放陈炳贵之名诱骗其父在刑事拘留证上签名。被非法刑拘三十七天后,因证据不足,陈炳贵被廉江市检察院释放。

被释放后第二天,陈炳贵回公交公司报到,却被告知已被公司强行辞退。原来是公安部门逼迫公交车公司辞退了陈炳贵。城北派出所还非法扣留了陈炳贵的摩托车,钱包内的驾驶证、从业资格证、公交公司员工证、工资卡、银行卡、社保卡,至今不予归还。

2.梁少琳 于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与妹妹一起准备乘火车到广州。实名制人脸识别验票后,行李也已过了安检。然而,铁路公安茂名站派出所的警察又多设了一道关卡,逐个查看身份证。当警察看到梁少琳的身份证时,立刻把她叫进站内的警察办公室非法搜查随身行李,扣押了法轮功相关物品一批,并对她非法处以行政拘留十五天。不仅非法抄了她在茂名的家,又派人到广州抄了她在广州的住所,非法扣押了一批大法经书和个人物品。

3.陶永红 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日上午十点左右,陶永红路过茂名市高铁火车站,在凳子上坐了一会儿,走时忘了拿皮包。十几分钟后她发现钱包丢了。在她返回寻找皮包时,火车站的义务值勤人员上前问陶永红是否丢了皮包,在确认陶永红是失主后,带陶永红去火车站办公室。一到办公室,他们就追问皮包的六个真相护身符是哪来的?陶永红不予回答,他们叫来车站派出所所长审问陶永红。在被审问都过程中,陶永红不断指出所长等等一系列违法行为。最后拒绝在所长伪造的笔录上签字。随后将陶永红绑架回家并非法抄家。陶永红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

4.吴有清 女,原高州市农村信用合作社公职人员,现年五十岁左右,因坚持信仰法轮功,曾被非法劳教、判刑迫害。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九日下午四点多,她驾驶小车去市人民医院接她二哥(在医院打完点滴)回家被辅警拦截,然后国保人员强行非法搜查她的小车,随身物品如手机等被夺走。随后警察将她劫持到家中搜查,搜走了三本明慧期刊。吴有清的电动摩托车被国保大队人员丢弃在其楼下。在拘留所,吴有清绝食反迫害。九月二十一日晚上,吴有清家属到高州市北关派出所打听到吴有清已被转送到石鼓镇高州市拘留所。二十二日上午,其家属到石鼓镇高州市拘留所会见了吴有清,拘留所告知家属非法拘留期为十天。

5.张光余 茂名市好健康开发区专家门诊部员工,在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一日下午,由于工作需要出差去湛江,在乘高铁入口检查身份证时,在包里带有真相护身符两张、宣传单一张,被警察传唤到茂名站派出所。随后,警察到张光余工作单位非法抄查,晚上十点二十四分,茂名站茂东派出所四个警察和高州两个警察到家里非法抄家,抄走了所有大法书籍。张光余被非法行政拘留十天,并处罚款九百元。

6.陈秀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五日晚上,法轮功学员陈秀粘贴“法轮功在中国完全合法,法轮功书籍出版禁令已废除”等真相资料时,遭遇举报,被原六一零科长曾玉泉绑架到化州河西派出所。随后曾玉泉带上两名六十多岁的闲杂人员(化州的所谓维稳就是利用这些社会闲杂人员蹲坑盯梢,恶意举报法轮功学员)和四名警察,闯入陈秀家里抄家。抄家时名叫冯学辉的副所长和一个不知名的警察手持枪支,其中一人守门口。当陈秀家人问有无搜查证时,曾玉泉就只出示工作证并说特殊情况特殊处理,然后抢走了法轮大法书籍多本和一幅大法师父的法像及吉祥宝宝挂历和一些精美的修炼图册及光碟。当晚陈秀被放回。

7.潘培德 男,一九五六年生,现年六十三岁,退休工人,是当地公认的好人。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六号下午四点左右,潘培德在电白水东家里,警察敲门以送快递骗开了门,八个警察冲进家里,把潘培德控制住,非法抄家。警察抢劫走了几十本大法书,一百来张法轮功资料等。下午六点左右,警察把潘培德劫持到老家米粮村非法抄家,抢劫走了旧的挂历、日历、师父法像,然后把潘培德抓到茂名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公安分局审问。后潘培德被劫持到茂名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关押至今。

8.黄英莲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三日中午十二时,茂名市电白区大衙派出所副所长吴波带着四名警察到大衙镇法轮功学员廖玉英家上门骚扰。适逢法轮功学员黄英莲来到廖玉英家,质问警察:为什么要拆别人家对联?中央规定的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警察就来抢黄英莲电动车的钥匙,要求黄英莲出示电动车的手续证件,紧接着警察还手持录像设备对着黄英莲拍照录像。这时,黄英莲大声说:你不可以拍照,你们随便拍照是侵犯人权。警察在黄英莲的电动车后尾箱翻出一些法轮功真相资料,马上不由分说就把黄英莲绑架到大衙派出所非法审讯,企图要加以迫害。黄英莲不配合审讯,坚持给警察们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讲法轮功是正法的依据、迫害法轮功学员是违法的。当天下午四时五十分左右,黄英莲走出大衙派出所,安全回到家中。

9.王明娟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九日中午,茂名市、化州市六一零、国安、国保、及化州国营新时代农场派出所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王明娟家中,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一大批。并将王明娟绑架。

10.甘惠玲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九日上午,茂名市电白区水东镇国保大队队长陆尚辉带头,和茂名市海滨新区电城镇防暴特警大队二十几人,到电白区水东镇法轮功学员甘惠玲家抄家,并绑架了甘惠玲。

11.凌秀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六日,茂名市电白区坡心镇法轮功学员凌秀从广州坐火车回茂名老家,她在火车上讲法轮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凌秀被乘警绑架。火车到达茂名站后,乘警把凌秀交给茂名火车站派出所,警察打电话给电白区国保大队接人。凌秀被电白区国保大队刑事拘留,被非法关押在茂名第一看守所。凌秀因身体不适,被保释出来。

12.麦伟莲、黄英莲、崔芬 二零一九年六月九日上午十点多的时候,茂名市电白区六一零头目阵昌兴带人闯进电白区大衙墟麦伟莲、黄英莲、崔芬三人家中非法抄家,抢走了十多本大法书籍,绑架了三位法轮功学员。

三、被非法抄家或骚扰部份案例

1.赖秀凌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日上午大约九点多,茂名市石挞居委会许亚秋副主任电话以领光荣证为名,骗法轮功学员赖秀凌的丈夫到石挞居委会,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梁亚妹副主任叫他帮赖秀凌签名不炼法轮功了。在压力下,他签了名。他回到家中后,心情很低落,压力很大,晚上睡不好,多次起夜,血糖飙升到二十几。 后来他让赖秀凌陪他到高州医院看病。看病回来的第二天,茂名市石挞居委会又打电话给赖秀凌的丈夫,叫他到居委会签名,扬言赖秀凌什么时候不炼功了,什么时候就不再找他了。这次赖秀凌的丈夫把电话挂了。他心里很明白,妻子自从炼了法轮功,身体健康,人也很善良,一对儿女不在身边全靠赖秀凌照顾。赖秀凌的丈夫很自豪的对同学们说,是因为我有一位很善良的好妻子,是我妻子的功劳。可是,妻子这样的好人,居委多次骚扰,搞得他一家不得安宁,不知何时是尽头?

2.李坤 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一日下午两点左右,两名身穿警服的人到李坤家叫门,见李坤不开门,就动手撬门。在李坤的严厉制止下,他们才肯停手。李坤把《新闻出版总署废除对法轮功书籍的出版禁令》的文件和他们当时的行为违反的法律给他们看,他们看了文件后问了很多问题,又说不知此文件,要带回去查查电脑,还说要打电话请示领导,就离开了。不过门外及路上布了很多便衣,接着,坡心镇政府及派出所的人也被叫来了,李坤看到情况危急,就从另一门离家出走。后来听说茂名市公安局出动大批警察及武警,抄了李坤的家,劫走了李坤家的一辆电车及一批法轮功书籍等私人物品。导致李坤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到现在。

3.廖玉英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三日中午十二时,茂名市电白区大衙派出所副所长吴波带着四名警察到大衙镇法轮功学员廖玉英家敲门骚扰,十多分钟后见没人开门,警察们便拿来梯子在拆廖玉英家门口的大法对联,非法拆下后便肆意撕烂,这时廖玉英出来阻止也不停止。围观了许多民众,周围邻居纷纷出来指责一群警察欺负一个老太太。一个邻居对警察说:你们为什么又来找她麻烦,她是我们这里最好的人。还有的说:人家家贴对联也没有犯你什么呀!

4.周达琼 二零一七年七至九月有自称社区或居委会人员多次上门骚扰周达琼,并向亲属索要电话,遭亲属拒绝。九月一天上午大约十点,她丈夫外出刚回到门口,高州市北关派出所三名警察开着警车又到周达琼新住处(当时周达琼外出未回),二名警察跟入屋问周达琼是否在家,并说十九大将至,不要上京上访。二十二日下午,三名居委会人员又上门骚扰,叫周达琼住在二楼八十多岁的婆婆开门,当时周达琼在楼上听见叫门往下望的时候,发现其中一人拿着手机对着楼上非法拍照,周达琼当时想到这些人被中共邪党利用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对佛法犯罪太可怜,为了不给他们犯罪的机会,就叫屋主去告诉他们,周达琼不会配合他们助纣为虐的,让他们快走,谁知屋主把门刚打开,三人便冲进屋,其中一人未经允许强行上楼,周达琼见那人手里拿着手机藏在身后,立即严厉指出非法偷拍照、录像等都是违法行为,如果有话要说就把手机拿到楼下再讲,那人却说不拍,周达琼对那人说:“中共迫害我十八年,已经历了九死一生,身边的亲人被中共造假的谎言毒害而抵触佛法遭报离世,现在不会再相信共产邪党人员讲一套做一套的欺骗伎俩。”那人转身下楼,还是偷拍照后才匆匆离去。

5.李建英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日早上,高州市法轮功学员李建英家门口有两个三十多岁、身份不明的女人拿着照相机对着李建英家的东门、南门口拍照。三月十一日早上九点多,高州市南新居委会冯亦标又来监视李建英,在李建英家楼下问民众:有没有见李建英?平时李建英干什么?什么时候出门?什么时候回家?当听到民众说:李建英在家。冯亦标说:那就放心了。说完后,就走到李建英家东门敲了两下子,当着来往的人和卖菜的人及民众,对着李建英家的东门和南门不停的照相。

只要在中共敏感日子,法轮功学员李建英都受到高州市六一零、南关派出所、南新居委会等人员不同程度的骚扰和监视,直接影响到李建英及其家人的正常生活,给李建英及家人精神上带来极大的伤害。

6.黄惠芳 二零一七年九月六日,南关派出所指使三名警察开着警车上门骚扰,黄惠芳立即把门关上,然后冲上二楼阳台对着警察问来干什么。警察问黄惠芳是否还炼法轮功,黄惠芳回答说炼,并让警察记住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警察又向她要电话。黄惠芳严肃地予以拒绝。另一个警察拿手机对黄惠芳非法拍照,黄惠芳指出其违法。十月十日下午,又有二名警察上门骚扰,问黄惠芳是否还炼功。另一个警察又非法拍照。

二零一七年至二零一九年,茂名市有关部门借“敲门行动”及其它借口,不断骚扰法轮功学员,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包括:罗基、陈玉萍、梁广珍、罗小珠、黄柱峰、吴瑞英、林育、吴翠兰、陶永红、丁家喜、何卫锋、刘玲、姚精勤、刘龙腾、袁杰敏、刘洁群、麦秀、袁洁玲、周兰芳(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凌少梅、刘惠荣、梁雪文、谢梅娟、梁秋媛、苏伟权、杨关祥、罗汉娟、黎佩文、关少容、吴庆娟、杨亚兰、钟华萍、邱娟、刘家兰、谭亚鹏、刘付可等。

五、善恶必报,苍天有眼

以下是部份遭恶报的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官员。

1.梁起原茂名市茂南区副区长,茂南区公安分局局长。曾任茂南区副局长、政委、高州市副市长、高州市公安局局长,茂南区副区长、市公安局茂南区分局局长。在职期间为茂南区迫害法轮功重要参与者。二零一七年九月,因严重违纪给予开除党籍和开除公职处分。

2.吴穆继原茂名市电白区委常委、区政法委书记、区政府党组副书记。曾任茂名市电白县坡心镇镇长、副书记。在任期间积极组织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打压,犯下屡屡罪行。二零一九年四月,因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立案审查。

3.张云 原茂名市高州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曾任茂名市信宜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在职期间为信宜市迫害法轮功主要责任人。二零一九年十一月,涉嫌受贿罪被检察机关逮捕。

六、结语

以江泽民为代表的中共犯罪集团发起的这场针对法轮功修炼群体史无前例的迫害已经持续了二十一年之久,在法轮功修炼者不畏生死持续讲真相的努力下,越来越多的善良世人开始认清中共犯罪集团的邪恶本质,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时至今日,已有三亿六千多万人声明退出了中共邪教组织,全世界形成了围剿中共邪党的大势,天灭中共在即。天理昭昭,善恶有报。那些依旧执迷不悟的迫害参与者们,希望你们早日醒悟,早日回头,不要错过大法修炼者的慈悲救度,给自己生命的久远一个美好的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