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一家人屡遭迫害 父女含冤离世

——百个遭中共残害的家庭(68)

更新: 2020年08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九日】
(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四川绵阳市未婚女音乐教师张燕,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二十年来累遭绑架、非法劳教、判刑、解除公职等种种迫害,被非法拘禁2208天,于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一日含冤离世,年仅46岁。张燕特爱笑,虽然遭受牢狱残忍迫害,但出狱后和她接触的人丝毫都感觉不到。

张燕与父亲张述富、母亲陈家柱和哥哥张春宝都修炼法轮功,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全家人多次为法轮功讨公道去北京上访,被绵阳市中共人员作为重点迫害,长期遭骚扰、跟踪、监视、监控、恐吓、威胁、多次非法抄家,一家人都遭多次非法关押、哥哥张春宝遭非法判刑八年、嫂子被枉判五年,全家被迫过着长期流离失所的生活,父亲张述富于二零一五年十月含冤离世。

张燕,一九七四年二月二十八日生,毕业于绵阳市绵阳师范大学音乐系,在绵阳市第十一中学(唐讯镇中学)当音乐教师,一九九八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患有咽喉炎、鼻炎、痔疮、风湿、坐骨神经痛、头晕、神经衰弱等多种顽固疾病,久治不愈,有的病医院也检查不出来,但就是身体难受。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的疾病很快不药而愈,一身轻松。张燕按照法轮功要求的“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认真努力,不计报酬,主动课外辅导学生,并拒绝招生学校的高额回扣,使学生在比赛中获奖并考入理想的专业学校,赢得学生及家长的好评、支持与尊重。

一、张燕遭劳教迫害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二日,张燕去北京天安门广场炼法轮功,被广场便衣非法抓捕到广场派出所,后转至北京怀柔县看守所,又被绵阳市国保大队奉波等人绑架到绵阳驻京办。原单位绵阳市第十一中学校长米文宝和绵阳市涪城区塘汛镇派出所警察陈忠将她接回塘汛派出所。涪城区公安局通过单位领导,强行要她支付接送费8500元人民币(相当于她近三年的工资)。绵阳市涪城区国保大队队长申小明对她辱骂、威胁,塘汛派出所陈所长将她送进绵阳市拘留所,非法拘禁时间共17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六日,张燕和母亲陈家柱再次去北京天安门广场炼法轮功,被辗转关押到四川省驻京办,绵阳驻京办;绵阳梓潼县看守所、绵阳市第二看守所,遭绵阳市国保大队警察奉波、绵阳市涪城区国保大队队长张新生、警察蒋田、高新区国保大队警察王勇等人非法审讯,非法劳教她1年,在绵阳市梓潼县看守所,张燕被强迫叠做鞭炮用的报纸及鞭炮盒钻孔,在绵阳市看守所被强迫做鞭炮。绵阳市高新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勒索支付接送费5930.80元人民币,在她母亲的退休工资中扣除。

张燕被劫持到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2001年,张燕被非法拘禁在劳教所五中队,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长期被关在寝室内罚站,吃喝拉撒全在一间屋;不准洗漱,不准与亲人接见、写信,甚至被剥夺说话的权利。“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后,五中队干事周某(女)亲自安排吸毒劳教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加大迫害力度,不仅面壁罚站十几个小时,更要求双手上举贴墙,此酷刑称作“飞起每天”,导致张燕右手手指及关节弯曲、严重变形,手指无法伸直。张燕被强迫选猪毛、糊药口袋等。

中共黑狱体罚演示图:面壁
中共黑狱体罚演示图:面壁

在劳教所八中队,张燕仍然每天被罚站十几个小时及强制学习洗脑,队长李麒负有直接责任。在七中队,队长张小芳除体罚、洗脑外,长期不准法轮功学员洗漱、洗澡、洗衣服。因卫生条件极差,张燕身上长了许多疥疮。后来警察身上也开始长疥疮,她们很害怕,才允许法轮功学员正常洗漱。张燕被强行带到医院,被强行验血,两三天时间扣除500元人民币,但未见任何好转。之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强制体检,但其他的劳教人员都不做体检,也未说明对法轮功学员体检的原因。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她父母送来的一大包衣物,但她一样都没有收到。

张燕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六日出劳教所回家,被非法羁押时间共366天。张燕被绵阳涪城区教委、唐讯镇中学辞退,失去教师公职。

二、哥哥张春宝遭非法判刑八年

哥哥张春宝,生于一九七二年,原绵阳市汽车方向机厂职工。妻子明珠,原为绵阳某部助理工程师、女军官,后转业分配到绵阳残联康复中心工作。

二零零零年七月,到北京上访,被送回绵阳,非法关押在绵阳市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因拒不放弃信仰被单位开除工作,失去工作,并被无理罚款八千五百元,强行在父母的工资中每月扣除。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张春宝第二次到北京上访回来后被抄家,在绵阳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送新华劳教所劳教一年。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八日晚,张春宝携妻子明珠与法轮功学员尹华杰、冯伟、岳斌、高燕乘坐岳斌的私人轿车,去北川羌族自治县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遇北川县警察以查“五号病”为由拦截查车,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扣押,随后被关进北川县看守所。

被非法关押期间,在北川县破旧的邮政宾馆,以北川县国保大队队长蒲建国为首的恶警对张春宝、冯伟、岳斌、明珠四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刑讯逼供。张春宝在被非法提审时不配合邪恶的命令,蒲建国亲自指挥恶警母广川及另一名恶警对其扇耳光,用穿皮鞋的脚乱踢,擂胸口,致使张春宝几天之后仍然脸、脚肿胀,头晕。回到看守所,张春宝向看守所副指导母晓玲反映被殴打的事情,却未得到任何回应,张春宝进行了两天绝食抗议。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北川县国安大队恶警蒲建国、曹安忠、母广川、陈懿、邓昌达、刘军及绵阳市国安大队仁队长、赵婧用车轮战连续审讯明珠五十多个小时,超过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

法轮功学员冯伟多次被蒲建国、邓昌达等恶警酷刑折磨,被强迫罚站;将双手铐在椅子上,站着将椅子长时间端着;“苏秦背剑”连续背铐数小时,缉毒大队恶警王坚还故意拉扯、拍打其肩膀,加大其痛苦,并用最下流肮脏的话辱骂。岳斌遭到连续三天的精神折磨,威胁、恐吓、诱供逼供,导致岳斌头晕恶心、几天之后仍然神志不清。

酷刑示意图:苏秦背剑:把人的双手臂背在后面用手铐铐住,恶警抓住铁链踩住法轮功学员后背,用力往上拽,痛苦至极。
酷刑示意图:苏秦背剑:把人的双手臂背在后面用手铐铐住,恶警抓住铁链踩住法轮功学员后背,用力往上拽,痛苦至极。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共邪恶之徒在北川县法院秘密开庭,故意不通知法轮功学员的亲属,走过场式的草草审理了此案。在法庭上,不法之徒不许法轮功学员自我辩护,否则就会遭到恶警拍打后背、肩膀制止。冯伟在法庭上揭露恶警在审讯过程中对他刑讯逼供,北川县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祝继红却流氓的说:“你犯了罪,该!”

恶徒利用编造的假证据,公检法一起到合议庭合议,拿了填写好的判决书出来才叫法轮功学员做最后陈述(只准答是否“认罪”)。最后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重判。张春宝、尹华杰、高燕分别被判八年;冯伟被判七年半;明珠被判五年。岳斌虽被判三年缓期执行,但私人马自达轿车、家中电脑、单位西南科技大学给其配备用于教学的神州笔记本电脑以及其朋友放在其家中的物品被非法掠夺。

张春宝被非法判刑八年,在德阳监狱遭受迫害。中共自二零零七年初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实行血腥凶残的手段强行转化,对全部法轮功学员定为“一级严管”,给监区下“转化指标”,在服刑人员中挑那些在社会上最坏的杀人、强奸、带有黑社会性质的,作为夹控人员。由两个夹控人员夹控一个法轮功学员,给夹控人员每人每月加0.5分,相当于三至四个工作日的分,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由“610”管理布置),交给他们的任务中,对于不按规定“转化”的,可以采取任何手段。白天奴役时,法轮功学员同其他服刑人员一起干,除了吃饭,一有时间,其他服刑人员可以休息,法轮功学员就被罚站、头顶墙、不许休息、甚至被拳打脚踢,有的夜里两三点了都不准休息、手段卑鄙下流,恶人还不许其他服刑人员观看。

张春宝自被劫持到四川德阳监狱,一直不配合恶警,拒绝洗脑“转化”。在监区长陶箴铭、恶警涂阳明的策划下,对张春宝实施连续48小时疲劳折磨,致使张春宝双下肢严重水肿,身心健康严重受损。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一监区恶警唐北洲逼迫张春宝写思想汇报,张春宝不写,恶警唐北洲将张春宝关禁闭,并指使犯人王进、王好学等恶人对张春宝进行殴打。

二零零七年三月,张春宝曾连续两次被关禁闭,在被迫害的手脚浮肿、浑身乏力的情况下,张春宝仍被逼迫在一监区服装车间从事奴工劳动,以不“转化”为由不准家属接见。

二零一一年二月,四川德阳市黄许九五厂监狱恶警和犯人对张春宝进行残酷的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逼迫他“转化”(即放弃修炼),尤其使用“紧身控制服”酷刑,令人站不直、蹲不下。一监区监区长罗光伦命令六个犯人将张春宝单独关押在一间屋子里进行折磨,恶警用厚白纸把窗户封起来,不让人从外面看到室内,俩人看守把门,不准任何人与张春宝接触、说话;早上只给一点稀饭,不给馒头,中午、晚上只给一点干饭,只有一点素菜,罗光伦还让看守的人用水把菜洗了,把洗过的菜拿给张春宝吃,吃肉菜时就叫人把肉挑出来。

恶警不许张春宝迈出房屋一步,晚上只让睡两个小时,其余时间都是面对墙站着。第一个晚上,张春宝的脚就站肿了;白天逼他坐在小塑料板凳上不准起来,晚上再接着站,恶警还要求看守人员二十四小时记录他都在干什么。恶警罗光伦的一番恶毒话,一语道破邪党监狱的邪恶企图:晚上就叫你站着少睡觉,白天坐着不让你起来,吃饭也不让你吃饱,我看你转化不“转化”。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张春宝被王进这个坏人经常变换手段的折磨,经常深夜了还不准休息、双脚 浮肿,走路都困难;张春宝不转化,经常被打、用胶把钳夹乳头,用点燃的烟烧阴部,关禁闭。

绵阳市610还专门带着因承受不住四川龙泉驿女子监狱的软硬兼施的迫害而邪悟的明珠到四川德阳监狱来以夫妻情来转化张春宝,610看着明珠说张春宝不转化就马上离婚。明珠于二零一零年六月在德阳监狱和张春宝当面由绵阳法院的法官判决离婚。

三、张燕遭五年冤狱折磨、含冤离世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六日,张燕同父母亲一起去德阳监狱探望被非法关押的哥哥张春宝(因修炼法轮功被冤判八年)。德阳监狱监狱长刘远航、教育科科长吴跃山、狱政科陈科长、监狱派出所陈所长、接见室警察李红素(女)等人与绵阳市国保大队勾结,趁她父母去接见,将张燕骗到监狱门口。监狱派出所陈所长及监狱十多个警察将张燕父母包围,绵阳国保大队警察王勇、高新区国保大队警察胡庆阳、刘运麟(女)及另一名不知姓名的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与抓捕手续的情况下,抢走张燕的手机,将她强行绑架到车上,戴手铐(背铐);开车到绵阳市高新区再换车,涪城区国保大队警察蒋田、马博等人将张燕绑架到绵阳市北川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据悉,德阳监狱与绵阳公安局狼狈为奸陷害好人,绵阳警察怀疑是张燕上明慧网曝光了哥嫂被迫害的消息,设圈套绑架了来探望哥哥的张燕。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绵阳市防协办(原610成员)奉波带领绵阳市涪城区国保大队警察蒋田、马博、高新区国保大队警察胡庆阳把张燕从绵阳市北川县看守所带到北川县邮政宾馆刑讯逼供,连续三天三夜不让她睡觉。

二零零八年一月四日,张燕被非法关押到绵阳市林科所的隆盛生态园宾馆,由中共绵阳市委书记谭力决定给她一个人办洗脑班。绵阳市涪城区国保大队副政委高萍(女)主管此事,伙同奉波、高新区国保大队教导员齐勇、警察胡庆阳、马博、蒋田及高新区黄家祠社区妇女主任张有权、方向机厂社区工作人员邓红楠及其它社区工作人员、高新区综治办邱主任、蒋姓(女)工作人员、高新区管委会保安小黄等共14人对张燕进行了为期9天9夜的连续刑讯逼供。

张燕被辗转非法拘禁在绵阳三台县看守所、绵阳市看守所。在看守所被强制抽血一次。

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四日,四川绵阳市高新区国保大队队长刘世杰、警察王勇、胡庆阳、张燕母亲单位保卫科科长张蜀祥非法闯入张燕家中非法搜查。

二零零八年一月,绵阳市涪城区国保大队副政委高萍(女)、警察蒋田、马博及四川省绵阳市高新区国保大队警察胡庆阳,伙同德阳市国保支队副队长张某参与协调安排、德阳市中江县国保大队警察非法闯入张燕家在中江县药业公司的出租房,抢走法轮功书籍、护身符、电话本、一个电视卫星接收器,未出具物品清单。

二零零八年十月,张燕被绵阳涪城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被非法关押到四川省简阳女子监狱。

二零零九年在监狱四监区二押室,管室警察陈红以张燕不转化就影响全寝室关押人员扣分、减刑为由,挑动全室人员仇视法轮功学员,安排多名包夹二十四小时监控张燕,经常辱骂、羞辱她,长期罚她做寝室卫生。陈红为了强迫张燕背《行为规范》,威胁说:“你再不背,就把你送到特警队去,让男警察来管理你。”

当时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顾倩,除对张燕安排洗脑、监控外,特地安排全寝室人员在她面前集体给法轮功创始人造谣、栽赃陷害。张燕被非法关押在四监区期间,父母给她送来的衣物等东西,被警察顾倩无理扣押,在她母亲的追问下,返还了一部份,还有一部份至今未归还。张燕白天被强制在服装车间做辅工,生产队长高利红配合迫害,罚她每天晚上站到一点钟。对张燕一个人单独加生产任务,完不成每天晚上罚站,结果所有服装成品史无前例的全被退回返工。

中共体罚示意图:罚站
中共体罚示意图:罚站

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队长张庆罚张燕每天抄《规范》,晚上只能睡2至4个小时,不抄就罚站通宵。因长期得不到正常休息,也不允许买任何食品,张燕的身体健康受到严重伤害,头晕、胸闷、呼吸困难,手脚肿胀、麻木、冰凉、痉挛,视力急剧下降,血压升高。

此外,张燕与所有关押人员一样被强制验血,其中两次血管抽样,另一次指尖刺血,明确说明是化验DNA,并填表登记个人详细信息,是否与活摘器官有关,请有关部门调查。

受到长达五年的非人折磨,张燕的身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本来是灵巧的弹钢琴的手,从监狱回来后根本无法弹琴了……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初,五年冤狱结束仍然没有获得自由,绵阳市610警察把张燕从监狱接回绵阳的第一件事就是录像,继续施压。放回家才几天,张燕迫于压力,拖着虚胖的身体,不得不离开绵阳市,到父母的老家德阳市中江县租房住。

就在张燕刚从冤狱回来才十来天,张燕的父亲张述富这位魁梧、善良的老人在恶党迫害高压下在绵阳市的出租房中也脑中风了,生活不能自理。张述富后来也搬到了中江县出租房便于妻子和张燕照顾、护理。不到一年,德阳市中江县的警察入户登记,张燕只好又到别处租房……张燕于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一日含冤离世。

四、父亲张述富多次遭关押迫害离世

张述富老人,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先后遭到四川省绵阳市汽车方向机厂、绵阳市“610”办公室、绵阳市防邪办、绵阳市看守所、涪城区国保大队、高新区公安分局、高新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高新区普明派出所、高新区综治办、德阳市中江县会棚镇国保大队、会棚派出所、绵阳市看守所、中江县看守所等机构非法的绑架、抄家、关押等迫害。

二零零零年七月,绵阳市汽车方向机厂在厂内办洗脑班,保卫科科长张蜀祥、家属委员会主任刘玉清、工作人员马友贵、汪厚清参与了对张述富老人的迫害,共五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七日,张述富老人和儿子张春宝去北京天安门广场炼法轮功,回到绵阳后,单位强行扣除他儿子接送费7999元人民币,从他和妻子的退休工资中扣除。

二零零零年十月三十一日,绵阳市国保大队警察非法闯入张述富家中,未出示任何证件,抢走他女儿张燕的身份证、他家的私人照片、妻子陈家柱抄写的法轮功经文、十几个信封,未出具物品清单。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绵阳市国保大队警察奉波、绵阳市涪城区国保大队队长申小明、绵阳市高新区国保大队队长刘世杰、警察王勇、单位保卫科科长张蜀祥等人半夜非法闯入张述富家中,未出示任何证件,抢走法轮功书籍及炼功磁带,未出具物品清单。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七日,绵阳市高新区国保大队队长刘世杰、警察王勇、司机鲜某非法闯入张述富家中非法搜查,未出示任何证件。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六日,单位保卫科科长张蜀祥将张述富老人骗到绵阳市高新区永兴镇法制教育学习班(地点在高新区公安分局)强制洗脑,高新区国保大队队长刘世杰、教导员汤华川组织,永兴镇法庭律师曾世财负责洗脑,单位党委书记周琼、保卫科科长张蜀祥参与迫害。非法拘禁十天。

二零零三年六月三十日,张述富老人在四川省德阳市中江县会棚乡赶集。被会棚国保大队及会棚派出所副所长陈康等四人绑架到会棚派出所。用手铐铐住,非法审讯,强逼张述富老人承认散发法轮功资料。当天晚上,中江县国保大队指导员毛行文、警察张跃君(女)把张述富老人从会棚绑架到中江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五天。在中江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强行做奴工:剪内裤的线头,每天剪五条;编竹簸箕。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四日,绵阳市高新区国保大队队长刘世杰、警察王勇、刘运麟(女)、高新区公安分局李副局长将张述富老人从中江转押到绵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24天。在绵阳市看守所强制做奴工:每天理弹簧、选麦冬、选麻芋头(中药材)。高新区国保大队警察王勇、谢朝辉非法审讯两次后无罪释放。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八日,张述富老人在单位绵阳市汽车方向机厂菜市场买菜。绵阳市高新区国保大队队长刘世杰、警察胡庆阳、高新区普明派出所王珣将他强行绑架到普明派出所。之后强行绑架到绵阳市看守所,张述富老人坚决不进看守所,又把他送到高新区国保大队队长刘世杰办公室,最后无罪释放。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六日下午两点多钟,张述富老俩口与女儿张燕一起去探望被非法关押的儿子张春宝。狱警以张春宝坚持不“转化”为由,不让家属接见。因几个月都没有见到张春宝,张述富到狱政科反映情况,要求接见。狱政科的陈科长说要请示领导,叫张述富在那里等待答复,张述富一直等了两个小时,都下午四点多钟了,陈科长才回来说领导不让接见。只好回去,就在张燕刚走出德阳监狱大门口时,突然有几个公安便衣蜂拥而上,将张燕连推带拉塞进了早就停在监狱大门外的警车里。当看见女儿被绑架时,张述富老人大吼一声:你们做啥子?想上前阻拦,随即被警察将他双手向后反剪,眼睁睁地看着绑架女儿的警车一溜烟开跑了。

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四日,绵阳市高新区国保大队队长刘世杰、警察王勇、胡庆阳、单位保卫科科长张蜀祥非法闯入张述富家中搜查。

张述富老人说:“二零零八年一月,绵阳市涪城区国保大队副政委高萍(女)、警察蒋田、马博及绵阳市高新区国保大队警察胡庆阳,伙同德阳市国保支队副队长张某参与协调安排、德阳市中江县国保大队警察非法闯入我们在中江县药业公司的出租房,抢走法轮功书籍、护身符、电话本、一个电视卫星接收器,未出具物品清单。”

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绵阳市高新区国保大队队长刘世杰安排,国保大队警察唐小龙等八人将他绑架到高新区普明派出所,再非法拘禁在绵阳市科技宾馆,高新区国保大队警察胡庆阳、普明派出所赵教导员、高新区综治办邱主任监视、逼写保证书,张述富老人遭到非法拘禁十天。

张述富老人在经受一系列精神、经济的迫害下,压力很大,全家五口,儿子张春宝、女儿张燕、儿媳明珠都非法判刑分别关押在四川省德阳监狱、四川省女子监狱、成都女子监狱,张述富老人和妻子陈家柱老人每月都要赶公交车到三所监狱轮流去看望非法关押的一双儿女和媳妇,老俩口期间还被绑架、关押、监视、威胁施压。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张燕从监狱释放回绵阳没有回家直接就被国保警察先强行录像,要求必须定期报到等。张述富老人好不容易熬到女儿出冤狱,可610的施压丝毫没有放松,张燕从冤狱回家才几天后就不得不到父母亲的老家中江县租房住,张述富老人在张燕回来十来天就瘫痪了,当时儿子还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省德阳监狱迫害,妻子陈家柱带着瘫痪的丈夫到老家中江县和女儿张燕一起租房住,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张述富老人。

二零一四年在老家租房住期间,被610指使社保局扣发了一年的退休金,直到2015年8月张述富老人刑事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后,社保局才补发。全家人又要租房,又要护理老人,就靠陈家柱和张述富老人微薄的退休金维持生活和房租。

张述富老人一家在二零一四年底又到绵阳市租房住,还不知道租房住的社区、小区门卫在对他们家秘密监视。直到张述富老人离世后,才听其中一个参与监视的人员说。张述富老人于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日在迫害中含冤离世。

五、母亲陈家柱遭受的迫害

母亲陈家柱今年72岁,从绵阳市高新区方向机厂退休,一九九八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数种疾病缠身,更年期综合症、妇科病(血崩)、月经痛、头昏、贫血、全身无力、风湿痛、眼底充血、视力弱、心律不齐。修炼三个月后月经正常,各种疼痛消失,眼睛视力有所恢复,十几年来身体状况良好,身心健康。在张述富老人被迫害中离世后,陈家柱老人的视力几乎看不清了。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六日,陈家柱与女儿张燕一起去北京天安门广场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绵阳驻京办四天,被送回绵阳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共计十九天。绵阳市高新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强勒索接送费5930.80元人民币,在退休工资中扣除。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二日,陈家柱与儿子张春宝去天安门广场炼法轮功,又被送到驻京办非法关押四天,被送回绵阳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共计非法关押三十四天,单位非法扣除接送费6434元人民币。两次进京上访,被绵阳警察勒索一万两千多元。

二零零一年三月,陈家柱被绑架到高新区永兴镇洗脑班(办在镇政府里)非法关押二十天。

二零零八年一月,高新区国保大队警察骚扰抄家,陈家柱被强行带到社区治安室审问一天。二零零八年八月,中共以保“奥运稳定”为名,高新区国保警察把陈家柱绑架到绵阳西山科技宾馆非法关押十天。

绵阳高新区国安大队队长刘仕杰,伙同普明方向机厂保卫科科长,多次突然闯入老人家中非法抄家,长期对他们一家人进行跟踪、监视。

陈家柱老俩口多次受到当地派出所、居委会、单位恶人的骚扰和监控。二零零八年七月,两位老人又被高新区派出所和永兴派出所绑架到绵阳市青义镇洗脑班迫害。为躲避骚扰,免遭被绑架,夫妇俩有时被迫离家出走,年近七旬的老人却被逼无奈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

陈家柱的母亲李崇先老人,居住在老家中江县城,二零一零年三月中旬受到惊吓,心脏病复发,后经治疗无效离世,当年八十五岁。陈家柱全家人经常受到邪恶骚扰监控,有时为了躲避绑架不得已流离失所在外。每逢节假日,中共邪恶之徒只要发现他们不在家,马上就到中江县陈家柱母亲处查找,威胁她母亲说出他们全家的下落。这十几年来,她母亲由于长期受到公安的威胁、骚扰、恐吓,被吓出了心脏病,经常住院治疗。二零一零年三月七日,陈家柱母亲八十五岁大寿,陈家柱全家回老家给母亲做寿,三月九日下午他们刚离开母亲家,绵阳公安一伙人就到她母亲家去抓他们,吓得她母亲心脏病复发,送到医院抢救治疗一段时间后离世。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六日下午六点左右,陈家柱老人在家里再次被普明派出所、国安大队高新区负责人唐某某、综合办李大元、区工委何主任等绑架到戈家庙桃花山洗脑班迫害。绑架陈家柱老人的这一伙人,带走老人时没有出示任何法律依据,没有出示自己的证件,恣意强行带走自由公民、执法犯法,拿着纳税人的钱财却在光天化日之下干着侵害公民基本权利的违法之事,头戴警徽却如土匪一般。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一日上午,陈家柱、杨素云在绵阳市建华乡农贸市场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发真相资料时,遭到建华乡一个便衣警察拦截,并抢走她俩没发完的《九评》光盘和真相资料等。还问资料是哪来的。强迫她俩到建华派出所讯问。又打电话给小枧派出所,小枧派出所开车将她俩拉到小枧派出所讯问。并在电脑上查寻后说:“杨素云曾关押过几次。陈家柱的儿子、女儿都曾被关押过。”还说:“发法轮功资料是违法的等。”

陈家柱和杨素云一直给警察讲真相说: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发真相资料是向世人说明法轮功遭迫害的真相。江泽民和共产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在犯罪。并劝善警察不要再跟着江泽民犯罪集团走下去,善恶有报是天理。几个警察一直听她俩讲真相,态度也较和蔼,后来叫她俩的家人把她俩接回家。

只因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全家四人就遭到一系列的精神、身体、经济等迫害,长期被跟踪、监视、骚扰,被迫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最终父女先后含冤离世。张述富老人生前于二零一五年八月二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导致他及家人屡次被绑、抄家。

张述富老人控告说:“我们全家四人只因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我被非法拘禁74天,遭到一系列的精神、身体、经济等迫害。被罚款20363.80元人民币,女儿被非法扣除8517元人民币,全家罚款总额为28880.80元人民币。儿子、女儿因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都被开除工作,十几年来生活无着落;我妻子因为修炼法轮功也遭到各种迫害。全家人长期被跟踪、监视、骚扰,被迫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我妻子的母亲也修炼法轮功,不法人员为了迫害我们全家,长期去骚扰、威胁等,老人因惊吓过度不幸离世。我妻子陈家柱被非法拘禁128天、儿子张春宝被非法拘禁3300天,女儿张燕被非法拘禁2208天,直接经济损失上百万元人民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