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邪党上门骚扰的一点思考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十日】近日,我地也出现了所谓“清零行动”的上门骚扰。从当地片警联系我,到最后到我家上门骚扰的整个过程中,给我的感觉是他们才是最可怜的人。他们真的就象一部旧机器上的零件,机械的干着邪恶让他们干的事情。

记得去年他们也打来电话上家骚扰过,这次相对于上次更为伪善和走形式。这次来我家的整个过程中,我感到的一方面是他们也知道这样的骚扰根本达不到他们想要的效果,我们的态度也不会改变;另一方面迫于上面的压力他们又必须完成这项工作,所以只能伪善的放低姿态,尽量的拉近和我们的距离。谈话中基本都是我们在讲真相,他们也一直在微笑着听,临走时还诉苦说:他们也不愿意这样干,还有好多户也都要走访。

在这次的骚扰中,给我的感触很多,所以希望想和大家切磋,面对这次所谓的“清零行动”应注意以下几点:

一、去除怕心,慈悲对待

我们面对这些人的时候,应该放下怕心,现在的邪恶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嚣张气焰,不可能再象前些年那样你说“炼”就直接带走迫害,这也等于是给之前做的不好的同修一次做好的机会。所以我们更应该放下怕心,拿出大觉者的慈悲去面对他们。我们从法中也知道慈悲是巨大的力量,可以解体一切邪恶。我们也不是去对抗,而是去珍惜眼前的这一个个生命,他们也是冒着天胆下来的,他们因为种种原因没有选择当大法弟子,今天以这样的形式和我们交谈也是旧势力的邪恶因素所为。我们真的应该像对待亲人一样对待他们,因为所有的人都曾经是师父的亲人。只有我们稳住了心,我们说出的话才会有法的力量,法的能量真的展现出来,邪恶自灭。

二、利用自身的特点讲清真相

这次他们来骚扰时,我给他们讲了我自己的一些经历,也感受到了他们的变化。他们到现在还觉的只有那些闲来无事的老人才会去修大法,那些学历高的、年轻的、在社会上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就不会修炼大法。虽然这些年我们一直在通过各种方式给他们讲着真相,但好像他们隔一段时间就又回到原来的认识,这就需要我们不断的抓住机会给他们从各个角度破除邪党给他们灌输的观念。用我们每个人不同的属性,不同的年龄,不同的社会地位,不同的亲身经历展现出大法的美好。

三、对整体负责

因为此次谈话中我看到他们拿着一个本子,上面好象有其他同修的地址和人名,他们走访完一处可能就要做一个标记。从交谈中他们也说有些学员说不练了,就可以从名单中剔除,这样之后就不会再来找你了。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大法的粒子,往小了说,如果我们整个地区他们每到一户都是开门讲真相,每个大法弟子都能展现出法的慈悲与威严,没有任何一个人对他们妥协和所谓“转化”,可能邪恶也会觉的无趣,就不再搞这个所谓的“清零行动”了。往大了说,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做到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真正跟上正法的進程,也许迫害也早就不复存在了。

四、时刻不忘修自己,向内找

随着这些年迫害的持续,大部份同修在面对骚扰时都能很坚定的面对,但事情一过好象就过去了。我们从法中知道没有偶然的事情发生,出现这样大面积的干扰一定是我们还有很多没有放下的人心。对我们每个个体来讲也一定是有我们各自的问题,这时我们就要找找自己,看看是不是自己最近在三件事上放松了?是不是到修炼的最后了我们还有在名利情上某一方面很强烈的执着?是不是我们还有很强的党文化没有完全去除?到最后了,是不是还有什么自己放不下的东西?是不是还用常人的角度看问题?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才招来了这次骚扰。因为我们都是大法的一份子,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做好自己该做的邪恶自然没有空子可钻。

五、留存信息 利用不同方式讲真相

在交谈中,我们尽量留好他们的个人信息,如:电话、警号、姓名或通过交谈可以尽量知道他们的住址等,哪怕是个大概的方位或小区名称也可以,以备之后以多种形式讲真相所用,或发给明慧同修。因为此事大部份都由本辖区的片警负责(或参与),所以这也是难得的一次我们能够收集他们信息的机会,最终的目地也都是为了能够更好的讲清真相,多救人!

最后,希望我们都能在师父用巨大付出换来的时间中尽快提高,做好三件事。

由于层次有限,有不妥之处请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