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得大法 沐浴佛光

更新: 2020年09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三日】我身患先天性残疾,左腿股骨头坏死,不能正常走路。因为自己是残疾人,嫁给了一个父亡母改嫁独自生活的小伙子。丈夫由于一个人长大,就象野外一棵小树,没人剪枝没人管,他特别任性,庄稼不会种,买卖不会做。家里的日子靠我这个残疾弱女子勉强维持。种田、管孩子、各种家务,所有生活重担统统都压在了我的身上,让我难以负荷。

在中共的统治下,世风日下,道德下滑。人们的思想被黄、赌、毒腐蚀,丈夫在这个大染缸里被污染,尽管穷,却也染上了吃喝嫖赌等恶习。这个家成了他那一伙人的饭店、旅店。田里的农活他不干,可秋后卖粮钱他得要,我辛辛苦苦土里刨食的血汗钱,他拿到手就去打麻将、找女人。我如果不给他钱,他就蛮不讲理的骂我、打我,甚至把我打的头破血流。为了两个幼小的孩子,我忍气吞声,维持这个濒临破碎的家。

年复一年,没日没夜的奔忙劳作,因为过度劳累加上沉重的精神压力,我浑身上下没有舒服的地方,最折磨人的是肩周炎、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胃病,还有严重的胆囊炎。我被折磨的苦不堪言。可我得拖着病痛的身躯支撑着。我心里暗暗下定决心,等俩孩子长大就离婚。

修大法 福相随

一九九七年,外地的大娘婆婆把法轮大法传進了我们村。本家族重病缠身的嫂子修炼法轮大法不久就获得了新生,几个月的时间,村里就有几十人到嫂子家修炼法轮功。我也走入了大法修炼。可我刚炼了一个月,因家庭生活所迫,不得不外出打工,就没再继续修炼。

一九九九年,在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一手策划下,开始疯狂镇压法轮功,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神州大地乌云密布,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遭各种迫害。村里坚定修大法且有文化的学员被迫流离失所或遭劳教,没文化的坚持修炼的学员,自己读不了大法书,修炼遇到困难。我有文化,回家之后就主动给他们读《转法轮》,读每周的《明慧周刊》以及大法真相资料。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不断升级,面对邪恶的红色恐怖,但我没有害怕。虽然当时我没有回到大法中修炼,但是,我就觉的法轮大法好,我就愿意帮助他们,给他们念书,连续读了二、三年。当然自己从中也受益。

二零零七年,我患了胆囊炎,医治无效,在本家族小姑妹的劝导下,终于走回大法修炼。仅仅两个月,我不但胆囊炎痊愈,全身的病都好了。我终于脱离了病痛之苦。师父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

我能自由自在的生活了,感觉生活中充满了阳光,真是幸福!

二零零八年的一天,我做了一个神奇的梦:一轮金色的法轮飞進我家,落在了房子的檐椽子上,再一看,哎呀,每个椽子上都有了一个法轮!

醒来后,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我家房子得修了。因为房子的檐椽子几乎都烂了,时常往下掉烂木头渣子。我拿出外出打工和平时的积蓄,修了房子,从新砌了院墙。从此,我们家旧貌换新颜,这个家这才算有个家的样子了。丈夫看到这些,也变好了。

法轮大法驱散了我心中的阴霾,给了我幸福,也给了我们全家人欢乐。我和丈夫关系正常了,孩子脸上也洋溢着笑容。

我们家发生的变化,姐姐看在眼里,喜在心上,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也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我们姐妹成为了同修,共同走在返本归真、助师正法的修炼大道上。

大法化解冤缘

师父说:“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这一念就最珍贵,因为他想返本归真,想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去。”[1]

修炼法轮大法后,我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义,逐渐能放下人心看淡一切。我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必须从常人的圈子里跳出来,做个真正的修炼人。如前所述,修炼前我和丈夫矛盾重重,离婚的念头都有。丈夫脾气暴躁,失去理智时甚至对我又打又骂。修炼后,一旦发生矛盾,我尽量忍住。万一忍不住时,事后我就找自己哪里没有做好,下次做好。尽量遵循“真善忍”宇宙法理平衡好夫妻关系。

丈夫从我身上看到、也体会到了大法弟子的慈悲和善,从心里赞成法轮功。从我修炼不久,他不再动手打我了,脾气好了许多,还能关心我了,主动帮助我做家务活。寒冷的冬天,天天把柴火抱到屋里,还帮我做饭、炒菜、倒脏水和垃圾。

一次,本家族的一个小姑子对我说:“嫂子,我大哥(指丈夫)和我夸你了。他说你对他好,他做了错事你也不恨他,也不生气,总是乐呵呵的劝他、开导他。不象先前那些年和他急头白脸的。”

优昙婆罗花开在我家

我从新修炼法轮大法的当年就融入整体,和身边同修出去发资料、救人。我没有怕心,就是理智的去做。

一名老同修带着我,晚上结伴出去挨家逐户发真相资料,白天面对面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每到集日,我俩就打车赶集,去讲真相,每次都能讲退几人,最多能退十来个人。

二零一零年,我们三位同修一起去镇中心街面对面给民众发真相光盘,其中一名同修遭派出所警察绑架,我看到后没有惊慌,把没有发完的光盘背回来。我徒步返回时,警车在后面追了过来,我一边念正法口诀,一边泰然自若的赶路,警察跟了我一段路便回去了。我和同修们没有被邪恶吓倒,一如既往的讲真相、发资料。

二零一一年,我发现家里的墙壁上面开了优昙婆罗花,还发现窗玻璃上、窗框上、大门上、农机上也开了优昙婆罗花。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让我修好自己,让我多救人。

今年疫情中,我和同修们一直在发《疫情周刊》,每周都出去发,把福音送给我们这一方众生,让人们记住能救命的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夺命的中共病毒中得到大法的保护,平安度过这空前浩劫!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