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四次病业关浅谈信师信法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四日】大家都在讲信师信法,可是在修炼中,在过关中,在真正的劫难中,在生死攸关中却是丝毫不差的严格检验。也就是,你信的成度大小,事情的结果却是你信师信法的答卷。所以我悟到:信师信法要达到“24K金”,这就要衡量我们对修炼的态度——直指人心!

每次关难出现时的心态不同,其结果就是不同的。

我于一九九七年秋末幸得大法,那时的我每天都被各种疾病煎熬着,生不如死,自己知道生命已到了尽头。因子宫肌瘤而冒血不止。只学《转法轮》不到两个月各种顽疾不治而愈,那种身心的愉悦无以言表。

师父讲:“同时你还得吃一点苦,遭一点罪,把自身的业力消掉一些,那么你就能够升华上来一点,也就是说,宇宙的特性对你的制约力不那么大了。”[1]一大部份业力是师父为我们承受了,还有一部份需要自己承受,就把这些业力分成无数的若干份,摆在我们修炼的不同层次中,为提高心性而利用的。所以我悟到:每一次的关难都是对我们信师信法成度的考核。不是什么关,也不是什么难。就是提高心性、提高层次的台阶。师父巧妙的为我们安排的,即使有旧势力的迫害,也是师父“将计就计”[2]而利用的。下面就拿我自己的几次病业关来和大家交流,如有偏颇敬请同修指正,意在共同提高。

第一次

大概是修炼不到一年的一天,那种大冒血的现象又出现了。那时对法的理解很肤浅,我先是一惊,转念一想:我要不学大法早死了,多活一天都是赚的,它爱咋地咋地吧。我没把它当回事。结果一天就好了。后来在学法中才知道,那是放下生死的一念,没有执著“病”这个假相,符合了那时层次所在的标准要求。

第二次

二零零四年我建立了家庭资料点,开发了各种救人的项目,每天都忙到很晚。几年后的一天晚上,做完资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四十多分钟了。我准备上床发正念,刚到床边就感到天旋地转,睁眼闭眼都一样,转的速度非常快!我以前那么多种病还没有过这种现象,难受到了极限,我意识清楚,知道这是旧势力来取命的,我没害怕,心里说:师父救我。我的这一念是那么的相信,我不用多说,就说一遍,该救我师父一定会救我!我心里那个踏实,真是心无杂念的百分百的相信师父一定会救我!我也意识到我不能躺着只等师父救,那不是我修,我要做我该做的。我努力的爬上床,盘腿勉强的立掌发正念,坚持发了大约五分钟,那种状态缓解了,我知道我得救了,我没有睁眼,慢慢的躺下安静的睡觉。早上起来一切正常。

当时我住的是两层的别墅楼,偌大的房子只有我一个人,两个孩子都在外地上学,丈夫出远门了。当时我没有任何一丝恐惧与杂念。而这种百分百的信是来源于认真学法,再忙我都得是学法是第一位的。那么大的难轻松的就过去了。

第三次

几年前的一天,我突然拉肚子,开始没在意,可是一次比一次间隔的近,而且肚子疼痛难忍,浑身颤抖几乎要昏倒。丈夫看到问:“你怎么啦?脸都变了。”我过“病业关”从来不让家人知道,以免他们担心或给自己找更大麻烦。这次他就在当下。我尽量保持平静。我说没事,过会儿就好了。我赶紧坐在床边,想给同修打电话,请同修来帮我发正念(心里有一念,怕晕倒了家人会害怕或采取什么措施)。

我很费力的拿起手机,眼睛几乎看不见字了。这样迷糊的找到同修的号码打过去:“喂,你能来一下吗?我有点事。”同修答:“噢,过会儿吧。”我很吃力的又给另一个同修打电话,她说:“我今天没空儿,有人给我擦玻璃。”一连打了三、四个电话都被拒绝了。因为她们不知道我发生了严重的病业情况。我不敢告诉她们,怕惊吓了她们。

以前过“病业关”从没叫过同修。都是我为同修发正念过病业关。所以同修们也想不到我会发生这样的事。打电话的过程中,我强忍着身体上的痛苦,听着同修的答复,没有责怪她们,体谅着她们。不知不觉中刚打完电话我就好了,身体一切恢复正常了!我深深的体会到为他人着想的玄妙。这也是因为信师信法才能实修,在关键时刻才能做到为他人着想的。真是一关一难一层天啊!太玄妙了!

第四次

大概是二零一八年下半年的一天,我的头胀胀的晕晕的,走路有些不稳,右眼睛象蒙上了一层薄膜,看不清东西。我没拿它当回事,不承认这种假相。别扭了几天后,一天我在闭着眼睛炼功,右眼睛通向头的右脑部位有一个贼亮贼亮的东西,还有一个象鱼一样的红色的嘴,吧嗒吧嗒的一张一合的,那吧嗒的声音听的很真,我有些恐惧。头又晕又痛。心想是不是修炼出来的灵体?不象。肯定不是个好东西。

我就心里默念发正念口诀。但是头越来越疼,右眼往里揪着疼,我坐在床上发正念,还是不行,心里有些紧张,就给一个同修打电话。一会儿同修来了,她看到我的右眼瘪了。这时只有右眼角还有一丝丝的亮光,几乎右眼睛一片漆黑。我心里有些恐慌,肚子却饿的象掉了底一样浑身难受。

这时我丈夫回家了,他一看我没做饭,还和同修坐着,就把脸沉下来了,我说你快去买点吃的,我受不了了!(当时家里什么熟食都没有。)他没好气的说:买什么?我说有个馒头填上都行,快,越快越好!心里强忍着对他的怨。过了一会,丈夫买来了馒头,我迫不及待的抓起一个,三两口吞進肚子里,身体好些了。

眼睛还是疼的很,同修一直帮我发正念。我干脆躺下了。过了一会儿,我觉的好些了,我起来对着镜子扒开右眼皮一看,黑眼珠还剩小绿豆粒那么小。我一看都晚上十点了,就叫同修回家了。我自己还继续发正念,最后眼睛虽然恢复的差不多了,可是那层薄膜始终没去掉,看什么都模模糊糊的。很长时间我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现在我才找到被钻空子的原因:一是当时修炼状态很不好,学法不入心,炼功不到位,心里很乱。所以信师信法大打折扣,自然就做不到实修。二是既然没做到实修,那各种执著心都出来了还不自知。如怨恨心、恐惧心、向外求的心,为私为我的心,妒嫉心、显示心、色心、好为人师心、面子心、虚荣心等等等等。有这么多执著心何谈正念哪?!

修炼可是极其严肃的,法在不同层次都在衡量着我们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分毫不差的!希望我的教训能给同修一个警戒,让我们共同找回修炼如初,信师信法百分之百,达到24K金。精進不怠。感恩师尊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