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RTC平台接受培训过程中的修炼点滴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一九九八年我居住的山坡地房屋倒了。一年后在处理该事件中,认识了同小区里唯一的一位法轮功学员。

我从小就有一种预感:我会遇到好事。没想到在我心中一直期待的好事,在遇到这位法轮功学员后就实现了,也就是修炼大法了!那条线牵上了就不会放弃,至今已在大法中修炼了二十一个年头。

在修炼二年多时,我开始用QQ给中国大陆民众讲法轮大法真相。那时整个生活除了家庭不可避免的事要做,全心全意都在救人上,也发生了很多奇迹,譬如:一个效用低的计算机只有一GB的容量,却可以同时有一百个对话框,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打开电脑,我的鼠标箭头都是法轮,太神奇!

接受培训

来RTC电话平台已有五年多。以前总感觉自己打电话时真相讲不到位,虽然也能劝退对方,但我真不知道众生能听明白多少。就在我很渴望進步时,听到协调人说RTC平台要办培训。这正是我期待的,心想:真的开办,我第一个报名。

当时我参加值班拨打电话,结束时间是北京下午3点,常常看到下面房间,有好几个同修聚在一起,我很好奇就進去听。听到同修们一边拨打一边讨论应该怎么讲效果会比较好,我就习惯性的每次打完电话就進去听,后来才知道原来那个主导的同修,就是要来帮大家协调培训的乙同修。很自然,我就成了第一期培训班的成员。

这个培训跟以往培训不同,比较专业,有写作班写的培训素材,并且要求参加培训的同修按照培训素材实地拨打演练。其中有誓言故事的培训,就是让同修在劝三退的时候,跟众生讲一个发毒誓应验的实例,让众生从故事当中了解发毒誓的严重性。如在电话中对对方说:“朋友,我们中国传统文化都讲‘一诺千金’,‘一言九鼎’。清朝雍正年间有个读书人叫顾镐,文章写得很好,可是他考不取功名!他就到东岳庙拜神,并发了一个毒誓说:愿用阳寿换秀才。结果考取秀才之后命就没了。那我们入党团队也是要发誓的,誓言中都说要把生命献给党。真的应验的话对我们可就不好了。我希望你留得青山在,别把命献给共产党。你记住‘某某’这个名字,我帮你退党抹毒誓保平安,以后恶党被上天灭了,你能平安幸福。我就替你高兴了,好吗?”

起初我并不是很喜欢用这个素材,因为感觉会拉长时间,增加被挂几率,但协调同修乙一直强调要用这个素材。后来实际去用了之后发现真的有效。因为过去的经验叫众生退党,他会认为你是搞政治反党之类的,但讲了这个誓言故事之后,说叫他三退是搞政治的就很少了。另外,以前我劝三退后就会跟众生讲大法洪传和自焚是伪案等真相,却常遇到对方挂电话、不认同或是不断插话,但有好几次经验,当我在使用培训组提供的大法基本真相稿时,对方却安静的听着,最后的反应还很正面。

培训组还提供了针对邪党体制内的人的重点长稿,我曾经用这个稿子让原本不退的人在听完后三退了。在此感谢组织培训的同修的智慧!

修去同修情

我和一位甲同修很要好,除了修炼上的交流,也会聊常人的事,有时我感觉她像我姐姐一样很会照顾人。我去RTC平台培训了,自然也希望她来。她听我说RTC平台这么好就来了。她的反应比我快、说话比我流利,進步比我还要快。当时我的嫉妒心就莫名其妙的冒出来了,有时感觉协调培训的乙同修特别关照她,我的嫉妒心就更厉害了,可我知道那是必须要去的心,所以我一直在告诉自己要去这个心。有段时间我進步得很慢,都快培训不下去了,却看到甲同修自己写了劝退短稿了,我想我得跟上啊!后来我自己也写了劝退短稿。

有次我拿甲同修写的一个短稿素材去修改,后来其他同修跟我要,我就给了同修,却没有跟其他同修说这稿是甲同修的。很自然的,我觉的我修改了就说成是我的了。这就造成我和甲同修之间的矛盾。

这件事情其实是要去我俩的情,也暴露出我求名的心。最后认识到我得跟甲同修道歉。我想私底下跟甲同修道歉,但她不接受,后来我想用情去解决,我叫她姊,她更火了!我一下懵了:怎么会这样呢?那时甲同修的反应让我感到非常痛苦。有次听到乙同修说,甲同修不只一次梦到自己找不到回家的路。这让我很触动,我想:如果我放下自我能让同修找到回家的路我愿意去做。后来我悟到既然执着于名,让我去求名的心,那就在培训组公开跟甲同修道歉好了。

我说:“我想在这里跟你道歉,我不该修改你的素材,还说成是我的,对你造成很大的伤害,对不起!以后不会再发生了。我听说你在梦中找不到路回家,如果我有盏灯,我愿帮你照亮回家的路。有一天如果我的灯不亮了,找不到回家的路,你要记得帮我照亮喔!我们是一个整体,相信当我们的灯一起照亮,我们的路一定是光明的。”

这次道歉后我发现她真的不生气了。虽然在去情的过程中真的感到很痛苦,但现在对甲同修没有之前那个情了。

长期以来,我一直只通读和背诵《转法轮》,不读新经文,因为要上班,给大陆民众打电话时间都觉的不够用。通过这次与甲同修之间的矛盾后,我也抽空读新经文了。后来拨打电话的力度越来越高。我每天都坚持背法。背法让我一整天都能保持在修炼状态,不管遇到什么众生都能用平和的语气与之交谈。发现骂我的众生很少了,常常一通电话打过去,对方很顺利的就退了。

在培训中提高心性

我总共参加过三次培训,总结了很多经验,也知道如何去培训同修了。有段时间我连续二次梦到有人在梦中跟我说要来跟我学打电话。今年年初爆发了中共肺炎,全世界的大法弟子讲真相受到很大的冲击,RTC平台拨打电话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救人的途径,很多同修都想来RTC打电话救人。

RTC平台第四期培训应时开办了。培训组人员一下吃紧,感觉到压力很大,只要有進步快的同修,也会被安排上来帮忙培训新来的同修。

培训过程中,我们这小组发生了这样的情况:我担任小组培训主持人,负责帮十几位同修培训,其中有三到四位同修担任小组长帮忙我培训。可能因为我的拨打经验较多,同修们都想跟着我,不愿意跟着小组长接受培训。我看到同修的执着,我跟同修交流说:“如果大家都挤在一个房间,轮流很慢,一个人一天才能打几个电话呢?希望大家还是跟着小组长到各个房间拨打。多打才進步的快。”可是大家还是不肯离开。

这时我的另一个执着心就暴露出来了。当时我们小组中有个接受培训的同修丙很突出,她以前就有拨打经验,加上她很努力,進步得很快。协调培训的同修丁认为她不需要再培训了,要我去培训别人。但我认为她还有很多進步的空间。

过程中我发现了我这样坚持其实是想证实自己。因为听到乙同修常常称赞甲同修培训出来多少多少人了,我就产生了攀比心,觉的自己好像一个都没培训出来,我想让别人看到我培训出来的人不比别人差。这是颗肮脏的心!师父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中说:“神不是看你的办法起了作用才给你提高层次的,是看你在这个问题上的认识提高了才提高你的层次的。这就是正法理。说我有多少功劳了我就能怎么样,是,对于常人来讲是那样的,对宇宙的法理在某个特点中,在某个特殊的环境中也可能看这一面,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

师父告诉我:真正的提高是放弃,真正的得到就是放弃。悟到后就把那个心放下了,并跟组内同修在法上交流。很快同修们也都悟到了。只要我说哪个房间人少,同修都很配合去哪个房间。没多久我们组的同修也一个个突破出来,这让我很惊喜。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师父给你一个长功的功,这个功就起作用了,就可以在你的体外把你的德这种物质演化成功。”从这件事情让我看到只要在法上,师父的安排都是最好的,最后那个表现突出的同修丙,也成为我们这组的培训同修了。

由于我常人工作是晚班,下班回到家已是晚上九点多,离培训结束时间只剩不到一个小时,所以我很依赖培训小组长的帮忙,感觉到这是一个整体,不是我一个人的力量能做得到的。有些同修虽然来参加培训了,却带着过去的东西不愿放,就培训不出来。進步快的往往是能接受、没障碍的那些同修。每次拨打电话结束,我们都会在一起交流,提出在拨打过程中遇到的问题,而我也会就我个人经验提供给同修参考。有时候没参与培训的同修也会过来,大家在一起交流,集思广益,也能起到好的作用。有次我交流时说我们应该着重在讲真相,就我的经验来看,当我纠结在退党的成败上时,往往众生就挂机了,再打也不接了,很可惜,我觉的众生不退也没关系,我们就用心讲真相,讲明白了他自然就退了嘛!后来有几位同修跟我交流说,他们没执着众生的三退之后,反而他们都主动退了,说这个交流对他们很有帮助。

培训素材的应用

来我们这组培训的同修,我会给他们一套我平常拨打的素材,这是我在培训组三年多来累积的经验,从切入的短稿到长稿。这长稿是讲真相的浓缩版,有次在第一值播室听到同修讲关于活摘的交流,对我很触动,她说同修讲活摘都讲不到位,她讲了应该怎么怎么说更好,我觉的她说的很有道理,很好,当下就记在我脑海里了。后来我把同修的这些说法变成讲真相的稿子,在讲真相中众生的确都能听明白。我把这份稿子交流给了很多同修。

我一直觉的劝退后,就马上送九字真言不是最好的,因为有些众生虽然退了,可是对大法本身还不理解,很多人在这个地方就挂机了,很可惜。所以我就用常人能接受的方式,从贴近常人生活讲修真、善、忍的美好。有次我讲到学了“真善忍”的小贩,他会卖给顾客真材实料的东西,不会偷斤减两了,也不会卖你毒食品了。结果众生问我说那要到哪里去买呢?一下我还会意不过来。还有一次我问一个男士:“先生,你知道修真善忍的小贩是什么样吗?”他问那是什么样?我说完会怎么样后又问他:“那你知道医生学了真善忍后会是什么样的吗?”他马上举一反三说:“他一定会好好治我的病的。”我又问:“那你知道老师学了真善忍会是什么样吗?”他说:“当然会好好教导孩子啊!”我赞叹他悟性好,然后再问你知道真善忍是怎么来的吗?这下他不知道了。我就把大法基本真相讲出来,讲大法在国内外得了很多奖,实践证明自焚是造假的,再讲到中共活摘,并结合近期中共肺炎双肺移植的事,最后才送给他“九字真言”。我发现用生动的语言去描述,很多人都表示听明白了。

有一些从来没打过真相电话来参加培训的同修,很高兴的说:“从来没想过自己能把众生讲明白。”看到同修的進步真的很高兴!

另外,每次拨打电话时我都会录音,常常会录到讲的很成功的珍贵录音,目前已有一百多个录音了,有些没来参加培训的同修也会去听录音。有一个同修平常很少打电话,一个星期值班一天。有一次我发现她進步很大,连续劝退两个人,她告诉我说她打电话之前有去听那些录音,她模仿录音中的语速和语气,这让她打电话时心稳了很多。

我拨打电话的时候会遇到有各种心结的众生:有要钱的、有党国不分的、有对大法误解的等等。劝退成功的录音就成为我培训的重要的材料,有时你口头说素材怎么用,同修不一定能理解,但你一放录音,同修很容易明白实践的过程。目前有些同修无法上平台接受培训,就让他们看讲稿和听录音。听说这样接受培训的同修也劝退了不少大陆众生,真是太好了!

还有媒体的同修通过录音听到了一些小故事,也在网站上发表了。在这里也谢谢媒体同修!

结语

有段时间我很想将自己电话讲真相中的一些心得与其他同修交流,给同修作参考。我就常常在第一直播室交流。有次协调同修告诉我,有同修说我有显示心,让我注意。这对我打击很大,那段时间我变的很消沉,很想躲起来,自己私底下打电话救人吧,不想做培训,不想跟同修在一起了。但我知道我不能这样做,我还是要对培训同修负责,对讲真相救人的大方向上看问题。很快我从那种消极心理中走出来。因我知道我想交流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还是有证实自我的东西才会让同修看到。

我还有很重的安逸心。我习惯每天一睁开眼就背法,如果我早上起来不马上背法又躺下去,那天就背不了多少法了。我告诉自己要坚持正念,我从过去只在乎自己打得好,到现在参与培训新人,这个容量在不知不觉在扩大了。

能在RTC平台作为一个培训人员,这个殊荣是师父给我的。只有不断纯净自己的心,才能够把培训做好,才能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谢谢师父!
谢谢平台上的同修们!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2020年电话组网络法会稿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