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

更新: 2021年01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二日】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对慈悲伟大的师尊有太多的感恩,对正法修炼有太多的体会,只是语言有限,在此仅举几例。

师尊救度我的生命

今年新年后,我连续多日晚上睡觉时就开始做梦,梦到已故的老师和丈夫来带我走,特别是已故老师带我去的地方,我看到了一个形像和我一样的人,坐在一个小盒子里。

我知道自己由于对已故丈夫的情及一些执著心没有完全修去,还有在修炼过程中存在的一些不足,旧势力抓住把柄要下狠手夺走我的生命。但我心里并不害怕,因为我有慈悲伟大的师父看护。我坚持多学法,发正念,请师尊为我做主,人中的情我是必须修去的,旧势力对我的迫害我是不承认的。

法理清晰了,在过关时,我出现象吃饭噎着的假相,头发昏,随时就象要死的假相,但我的心里非常冷静、清醒。本来我是正在坐在电脑桌前学法,出现症状后我收好大法书和U盘回卧室,有两次想上床上躺一下,脑中闪出一念:要上床躺下就醒不来了。接着,师尊的法打到我的头脑中:“发生多大的事就当作什么也没有,照常的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1]。我就什么也不想,就去厨房用豆浆机做米糊,还打扫了一下卫生间。做完之后,我喊孩子一起吃了米糊,什么症状都没有了。我知道,伟大的恩师给我化解了危难,使我的生命在大法中重获新生,心中充满对伟大师尊的无限感恩,同时真真切切感受到大法的神奇、超常。

突破干扰学法的因素

在学法时有时会遇到一些干扰,感到心烦意乱,眼看大法书字也发花,有时犯迷糊,想立即放下书去干别的。我知道这是干扰,这时我会正念坚定的坚持下去,静静的坐在那里一遍一遍的读着、背着,不知不觉中,心静下来了,法背下来了,眼睛看字也清楚了,法理清晰了,真是心明眼亮,空间场也纯正、清亮。

其实,在这方面我曾经有过教训。那是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下旬,有一次我学法时感到心里很烦躁,学不下去了,就停止学法去装饰城买材料并讲真相。有一个店主不明真相,把我给他的护身符给扔了。我没有理智离开,被他举报并被绑架。

我被带到当地派出所警察办公室,稳定下来之后,我的慈悲心就出来了:所有众生,你们都是为法而来的生命,请你们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尊和大法都会给你们一个美好的未来。之后,我被强大慈悲的能量场包容着,全身通透。当晚十一点钟正念回家。

其实,这件事是我自己由于没有达到那么纯净,带着一些干扰因素,给自身安全造成危险,叫世人犯罪,当然救人效果也不好。即使我修炼中有不足,师尊对我还是慈悲保护并给予了非常大的鼓励。

几天后在我家院子里的植物上,孩子发现了三千年一遇的优昙婆罗花,心中的感恩无以言表。

修去不易觉察的观念

原来的我性格外向,脾气暴躁,遇事好激动,同修也曾说我风风火火。在长期的学法修炼中,有些观念在不知不觉中修去了,而有些还存在。前段时间,我就发现了一个现象,就是这个激动的因素。有时听到一件事情,真我还没有动,在我背后的这个东西就马上开始表现:有点象电流通过,开始兴奋、激动,而不是理性,原来甚至还会心跳加快,头发昏等等。

认识到后,我就开始注意修去它。比如学法时或听到同修谈一件事情触动我的时候,它一表现,我就立刻抓到它:你不是我,解体你!有时它还比较狡猾,就要我觉的是自己。这时我心里就会喊师父:师父,它不是我,灭!后来层层修去,现在基本没有了,偶尔还有一点,我也会抓住机会彻底清除它。

记的大约十年前,我在发正念的时候有一个表现:眉头紧皱。孩子问我:妈妈,你是不是很难受呀?我说不难受,很舒服。后来,有一次在同修家发正念的时候,认识到叫我皱眉头的不是我。回家夜里做梦看到一个形像和我一样的人站在我面前不远,有一条蛇到她旁边,扭扭站了半个人高。这时我静静的立掌,瞬间,就看到那条蛇化掉了。而那个和我一样形像的人表现无可奈何的表情。整个过程非常清晰。我知道是在我认识到那个观念不是我的时候,师尊赐予神通把那个观念和邪灵同时清除了。第二天,在我腰部出现了一个象硬币大小的水泡。现在的我发正念时面带祥和、慈悲。

在整体配合中修自己

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作为一个大法的粒子,也是溶在这个整体中。在这个过程中,时时都感受到师尊的赐予、看护、帮助。

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的电脑启动不了,一下子很着急,我就把电脑主机带到电脑城去修理。可是到电脑城商家一看,根本没坏,一下就启动了,我就收好离开。路过手提电脑维修点,我询问一下有没有我们能用的电脑,一看,正好桌上有一个适合的,我就把备好的现金给商家,把电脑带回来了。

这个事情看似偶然,其实都有铺垫。前段时间,我无意中把孩子的手提电脑弄坏了,孩子在修电脑时就叫我一起去,所以我对这家商店有所了解。因为现在我都很少去电脑城,同修需要我也有些着急,在网上购买又不那么方便。师尊利用这种形式,去掉我怕麻烦的心和一些顾虑心,买回了需要的法器。这是一个修炼过程,也是师尊赐予我的一个修炼机会,更体现出师尊对我们整体大法弟子的慈悲。

有一天正在发正念,看了一下时钟,心里一下想到一个同修那去,其实当时我并没有要去的目地。不一会,来了一个同修,确实需要我到某地同修那去。我知道这是师尊的安排。过程中,路过一个大型电子广告屏幕,屏幕上显示出大大的几个字:此事无风险。我深深的感恩师尊,慈悲伟大的师尊真的是时时在看护着弟子,这类例子很多。

当然,在这过程中,也表现出很多自己修炼中的不足。显示心、证实自己的心、强加别人,党文化思维还有,这些自己在逐渐清除、在法中归正。

突破困魔

修炼二十多年的老弟子了,自我感觉非常惭愧,长期以来受困魔干扰,对不起师尊的慈悲苦度。

前些年把做事当作修炼,个人修炼没跟上,干事多,学法少,发正念也少。晚上发过十二点的正念睡觉,早上六点就醒不了;晚上睡早了,夜里十二点就醒不了,正念就发不了,即使有时发了效果也不好。几次有所突破,后来又出现反复,为此一直很苦恼。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学法多了,正念强了,特别是师尊的新经文《再棒喝》发表后,我感觉很多东西被师父给清除了,现在,晚上十二点发完正念后睡觉,早上三点二十就可以开始炼功了,即使有时迟一些,也没有耽误早上六点的发正念。原来每天睡六、七个小时的觉,而现在每天睡三、四个小时,也感到精力充沛。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感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二零零四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