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懈怠 走过魔难

更新时间: 2021年01月1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八日】我上小学的时候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到现在,我已经快要步入中年了。小时候是跟着母亲去学法点学法,因为当时年龄比较小,只能帮助学法点做很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大法以后,我开始做起了真相资料点的事。由于年轻的同修比较少,很多技术活都交给我来攻关,不知不觉中,就做了好多年。

随着年龄的增长,单位里的工作、家里的琐碎事越来越多,时间也就越来越紧张。再加上做真相资料时间长了,产生了麻木的心,心里想:“正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做资料的事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呀?”

虽然当时我能意识到这个心不对,也马上排斥了这个想法,但并没有重视这个想法对自己做三件事的影响。也没有用正念杜绝这个懈怠而又麻木想法的再次产生,觉的这是可以理解的想法,毕竟已经做了这么多年了。这个小苗头,就是现在心性漏洞的萌芽。

后来家里出现了大变故,我遭遇了人生的大魔难。由此,真相资料我也做不了了,家里的正常生活也被打乱了,每天就为了家而奔波劳碌。在急于解决而又解决不了的时候,我就开始一点点降低自己的标准来迁就常人。我为自己找的理由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修炼。

而结果是,越迁就,常人越得寸進尺,事情的发展也越被拉长。终于,我的心被魔的非常疲劳,我放弃了,顺其自然吧!我想,不是一定要做到自己的目标,而是用心做了就行了。不执著结果,正念的看待问题,事情过去了也不留恋。

一天偶然发生的事情,让几年没有解决的事情,在两个月的时间解决了。

今年孩子七个月的时候,妻子(未修炼大法)带孩子去做体检。发现孩子贫血、血小板低,但无其它症状表现,医院建议住院检查原因。我觉的小孩贫血,可能是因为只喝奶粉,营养达不到,住两天院应该就没事了。

过了几天,主治医生跟我说:“常规化验查不出是什么病因,我们考虑是恶性血液病。”这一句话让我心里一惊,这不对呀!大法弟子的孩子都是来得法的。我首先想到这是干扰,我就每天增加时间发正念,不承认它。也找自己是哪里有漏了,被邪恶钻了空子。

我也请同修一起帮忙发正念,找原因。同修也嘱咐我:“稳住心,不要用人心看待,要用正念。”一个星期过去了,医院也给孩子做了好多检查,最终告诉我:“我们还是查不出是什么病,和已知的几种血液病都不太象。建议你们带孩子去北京或天津看看吧!”

回到家,我就思考这个事,觉的蹊跷。没有确诊,就是这个事还没有确定。我想我要加强正念,找到原因,坚决不能承认它。这几年,我确实修炼上懈怠了,忙于工作和家庭,学法不能坚持,学法思想不集中。

过了几天,我和妻子一起带孩子去天津给孩子检查,也是费了很大的周折才住上院的。住院的第一天,就给孩子做了大量的检查,孩子也遭了很大的罪。医生告诉我们一周会出结果。因为不让两个家长一同陪着,妻子在医院陪床。我每天给妻子送饭和日用品、洗衣服。回到住处,我就学法、发正念,静心找自己的原因。

一个星期过去了,这里的医生还是说:“不好判断。再等所有结果都出来了,跟几个主任医生开会商讨一下吧,确实不好判断。”

回到宾馆,我给同修打电话,说了这个情况。同修安慰我说:“没有结果,就是好消息。”他又给我讲了他做的梦:他梦到我坐在家门口的地上,好多人拉我,我就是不起来。我手里拿着一个碗,碗底有个小洞。我跟同修都悟到,“洞”就是“漏”的意思。问题是,这个漏是什么呢?同修说:“这个只能你自己悟了,自己的情况只有自己最清楚。找找自己的内心,如果是大问题,应该早就发现了。可能是小的地方,但又很重要。”作为大法弟子,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我从来没有动摇过。原则上的事,我从来没有犯过。我一时也悟不到是哪里的漏,我就在房间里想自己这几年的过往经历。

过了几天,我去给妻子送晚饭,看到好多人都紧张的议论着什么,每个人都表情难受。因为不让送饭的家属進去,我在门口问妻子:“发生什么事了?”妻子说:“一个孩子八、九岁了,这次化疗结束了,就要出院了。家长去厕所,孩子在床上玩,不小心掉下来,磕破了。白血病最怕磕破什么地方出血了。现在所有医护人员都去抢救了。”过了一会儿,听到抢救室传出孩子妈妈的哭声,孩子没有抢救回来。

唉!我叹了一声,跟妻子说:“人呀!太苦了!正法快点结束吧,结束了,就都不受苦了。”我这话一说出口,自己马上意识到:这个思想太不对了!妻子提醒我说:“你是自己没意识到,其实你时不时的遇到困难了,对一些事无奈了,就会说这些消极的话。”我一下警觉了,是呀,有时只是随口一说,但说的多了,就形成了一颗意识不到的执著心,自己还以为合情合理。因为自己有苦、有难,看到别人的难,这个心也会表露出来。

回到宾馆,我向内找,突然想到同修做的那个梦。我一下子豁然开朗,这不就是指的这个心吗?同修梦到我坐在地上不起来,这不就是懈怠吗?手里拿着碗,不就是等着正法完结吗?碗底那个小洞,不就是这个执著心的漏吗?

我悟到,虽然我在大法中修炼这么多年了,也一直坚守自己是一名大法修炼者的信念,但是经历的魔难多了,就产生了逃避的心理,消极的态度。面对魔难,无可奈何、唉声叹气。这不对呀!应该打起精神来。

师父说:“吃苦当成乐”[1]。我悟到,应该是面对苦难,不放在心上,心不被魔难所带动的痛苦消极,而是要乐观的面对。常人可看着我们呢!我们经历魔难时表现的消极负面,常人看到了,怎么理解?炼法轮功的都这样了?好象对生活都没希望了。所以,我们要保持好大法弟子的形像。

第二天,我去给妻子送饭时,我的精神面貌也改变了。虽然为了孩子的事,我们俩口子心情都不好,但我要起到带头作用。我表现给她乐观、有担当的感觉。她看到我的状态,心情也好了很多。

又过了一个星期,检查还是没有出来,我主动去问医生。医生说:“应该排除恶性血液病了。”我听了很高兴,我说:“那就给孩子治疗吧!”医生说:“再等两天会出治疗方案。”过了两天,医生告诉我说:“要做好心理准备,病情可能会有变化,不排除恶性血液病。”其实医院还是没有十分确定是什么病,想让我们长期住着,一边治疗,一边观察(这里大多数病人都住了很长时间)。

孩子的精神面貌一直很好,并不象有病的样子。我悟到,这是不应该再呆医院了。我跟妻子商量了一下:“算了,不看了,我们回家!孩子在这儿也受罪。”

回家后,我坚持让孩子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孩子自己玩,我就把播放机放在她身边。我读法时,让她听着。我炼功时,让她在旁边看着。

一天晚上我打坐时,脑子里闪出师父讲法录音里的一段讲法。我悟到,这件事出在孩子身上,我心里没底,因为这跟发生在自己身上不同。我没有悟到其实出现在孩子身上,也是对我信师信法另一种形式的考验。我就开始发正念,清除自身的杂念,求师父加持自己的正念。

从天津回来后,我们只是每周给孩子检查血液项目,并没有做任何治疗,有时输些营养品。一天,检查孩子血象指标上升了;过了几天检查,又上升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孩子的各项血象指标接近正常了。

这是师父的慈悲和法轮大法的神奇!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魔难导致苦难,我逃避,消极承受,从而修炼状态懈怠,学法学不到心里。没有意识到的执著心,就会不自觉的产生。我要从新归正自己,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