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关中修去怕心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八日】我是一名东北大法弟子,二零一五年开始修炼,今天我把我这几年的修炼过程和大家交流一下。

修炼之前,四十多岁的我浑身上下就全是病,一年到头吃药,丈夫的脾气很不好,总喝酒,喝完酒就好打人,农村家里的活又非常多,那时我觉的生活一点希望都没有,就想一死了之,但又想到孩子还小,又只好劝自己想开点。

二零一五年春天,听一位熟人说她炼法轮功把腰脱炼好了,我说要能好病我也炼。过几天,我就觉的浑身疼的厉害,腿也不敢走路了,走不远的路就得停下来休息一会,就这样疼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一天,我又看到那位熟人,我说了我的情况,她说那你请一本《转法轮》回家看看吧。

我从四月份开始学法,学到一百多页时,腿疼的更加厉害了,那位熟人告诉我这是师父给消除业力,当我看到第二遍时,我觉的心里敞亮了,身体也轻快了,不那么疼了。到八月份的时候,我就觉的身体像要飘起来的样子,成天放羊、掰苞米都不觉的累,走路带小跑。大姑姐看见我笑着说:“我看你身子那么轻,是不是看书借着劲了?”我说:“是啊!”

到了冬天,同修们来我家教我炼功,丈夫反对我炼功,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不为什么,就是不同意。他有一回把我的随身听摔碎了,还撕了一本《明慧周刊》,我那时很来气,但是没跟他吵,我知道炼功得修心性。

二零一八年夏天的一天,丈夫中午喝完酒,为了一点小事和邻居吵了起来,我过去劝他,他更来气了,说:“自己家里人还向着外人说话!是不是炼法轮功炼傻了?!这样的人就是揍的轻!”他连骂带扯的把我拽回家,一边打我一边问:“你还炼不炼法轮功?”还问我大法的书藏哪了,我不吱声,他看我不说话,上厨房拿起一根大拇指粗的木棍往我身上一阵痛打,一边打一边拽着我东屋西屋的找书,看我还是不说,就把柜子里所有的衣服都扔到地上,说今天宁可不放羊了也要把你折腾明白!就这样连打带拽的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把他累得满头大汗,也打不动了,去放羊了。

过了半个多月,一位同修来给我送书,我和她说起这件事,她说,可能是你前世欠他的,这一回还清了。

过了一段时间,丈夫又因为一些小事打我,问我还炼不炼,打得比上次还厉害,打我时我一直不吱声,不敢说话,害怕说还炼他就打得更厉害了。我和老同修说了我的这个想法,老同修说不是像你想的那样,但我就是害怕,这一关过的真难啊。

二零一九年过完年的一天,丈夫在果园里剪树枝,我在果园的大里面剪,剪着剪着我就觉的腰和腿不听使唤了,又赶上要到中午发正念了,我就提前回家了。正在发正念时,丈夫回来了,進屋一句话也没说就打了我两拳,我没有吱声,穿上鞋,一边走一边发着正念,上果园里干活了。等到两点多钟回家烧火时,发现丈夫把我的随身听和大法书扔到灶坑里,他在屋里喝酒看电视,我就悄悄的把随身听和大法书藏起来,开始烧火,他喝完酒就问我把那些东西弄哪去了,我说叫我烧了,他不信,又是一顿拳打脚踢,一边打一边问我还炼不炼,我还是没有说话。他说:“我就不信这么打你,你就不说话!”这一回打了多长时间已经记不清了。

晚上我没有吃饭,坐在西屋,心里想,到底是哪个地方有漏,没修好,怎么能这么打我。

丈夫到西屋把我从炕上拽到地上,说:“你不就是要炼法轮功吗?你滚吧!这个家不是你的!你拿上你的东西……”一边说一边往外推我,我拿了两件衣服一个包,去了大姑姐家,早晨大姑姐又把我送回家,我回到家一边干活一边想:为什么丈夫一次次的打我,问我还炼不炼,我为什么不说话,怎么就那么怕?!

虽然丈夫打我打的狠,但我还是坚持学法炼功,那些日子,无论我学法还是炼功、发正念,我的身体从头到脚都是热乎乎的,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弟子!而我前些日子身体的疼痛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转眼到了端午节那几天,因为我帮我父亲干活,丈夫不高兴,包的饺子他也不吃,晚上吃完饭,我就想往外走,躲着他不想听他骂,我刚走到门口,他一下子把我拽了回来,我被推倒,撞到门框上,刚爬起来,他又把我推倒,脸又撞到门框上,开始流血,他开始用脚踢我,边打边说:“你寻思你半夜起来炼功我不知道?!你说你还炼不炼啦?”这时我毫不犹豫的大声说:“炼!就炼!不死就炼!”丈夫立刻停止了他的拳脚,一边往屋里走一边说:“你炼吧,我管不了你了!”当我说完这句话时,我感觉我是那么的高大,还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但是,我的怕心还是没有完全去干净,有时还往上翻,一天中午我在似睡非睡中,听到一个男子的声音:“该炼功炼功,他磨一阵子就好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

经过几年剜心透骨的魔炼,现在丈夫变好了,有时半夜还喊我起来炼功,我也慢慢的学会修心了,我知道作为修炼人三件事缺一不可,我会精進,不辜负师父的一片苦心。

我的层次有限,如果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