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大法获新生 多救人兑现誓约

更新时间: 2021年01月19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九日】一九九八年我退休后,闲来没事,头脑中老是出现很多不好的信息。怀念那些过世的同学,觉的人生无常,很是无奈,整天胡思乱想、心里惆怅。有一天,老伴说:“你去炼法轮功吧,我们单位有个老教授在炼,他叫我炼,我没时间,我等退休后再说吧。”当时,我没听说过法轮功,所以,也没在意。

又过了一些天,有一天早晨,我起床后,突然想出去转转(我没有晨练的习惯),走到对面的一条街上,看到有一群人在炼什么。我走过去,看到墙上挂着法轮功简介。我看起来,越看越觉的好。法轮功、“大道至简至易”[1],这不就是老伴说的那个功法吗?就这样我毅然走入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行列。

学法后,困扰我多年的疾病:胃痛、神经性头疼、颈椎疼、坐骨神经痛、心脏难受等等多种疾病,特别是胃痛,每到换季时胃就痛,凉的、硬的好多东西都不敢吃,不到半年时间,所有的病症都不翼而飞了。无病一身轻,真是脱胎换骨,完全象换了一个人一样。脸上有了血色,什么都能吃了。我经常说:师父给了我一个金胃,我是一个健康的人了!

从此,我精力充沛,有使不完的劲。小孙子上幼儿园之前,我经常背着或抱着他去发资料,从一楼上到七楼,一点也不觉的累。这都是大法超常威力的体现,真是感恩师父的慈悲苦度。我就想,师父给我这么一个好身体,我一定要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多救人。

一、讲真相救众生

从一九九八年八月份得法到现在,整整二十二年了。回顾这二十二年的修炼历程,真是说不完、道不尽。

我走入大法修炼不到一年的时间,中共邪党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镇压。法轮功学员们被非法关入洗脑班、被非法抄家、被非法劳教,被强制转化。好多学员不知怎么办,心里想不明白怎么会是这样?有的学员坐在地板上哭了一星期,各种情况都有。

我当时只有一念:“谁不炼,我也炼!”所以,我照样看书、学法、炼功,也没有受到外界的什么干扰。那段时间,我们有三个同修一起学法,除了做饭、吃饭,就是学法,一天三讲。有时困,困也学,突破它。那个时候我的元神几乎天天出去,当时,虽然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没有害怕。随着不断学法,我明白了是师父在鼓励我。那段时间的长时间学法,为我以后讲真相救人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中共的谎言宣传毒害着世人,我们悟到应该走出去救人了。开始是发资料。当时我们是手抄自己编写的真相资料,或发或贴。后来有了打印机,我们小组就开了朵小花。再后来我自己也开了朵小花。

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我和一位同修天天带上一大包资料到各小区去送福,虽然当时各小区门口把的很严,我们求师父加持,如入无人之境,真是天女散花。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救度众生越来越紧迫,我们开始了面对面讲真相,一直坚持到现在,已经好多年了。通过学法,我认识到,讲真相即是救人的过程,也是实修自己的过程。在面对面讲真相中,会遇到各种人。有举报的、有给我照像的、还有打人的,也有感谢的,什么人都会遇到。我逐渐的守住了自己的心性,修去了很多怕心、委屈心、争斗心、爱面子的心等各种人心。好多明白真相的世人经常对我们说:“你们真了不起!这么多年你们一直坚持。”并向我们竖起大拇指:“你们一定会胜利的。”

其实,我知道,真正救人的是师父,这都是师父给铺好了路,我们只是跑跑腿,动动嘴而已。

二、开智开慧

学大法后,师父给我打开了一些智慧,使我学东西没觉的费劲。对电脑一窍不通的我,学会了给电脑装系统。我给同修装电脑、修打印机,这样就能够减轻一些技术同修的负担。

我还参加了手机讲真相的项目。用手机讲真相需要给手机装一些软件。对于我这个当时60多岁的人来说,对于手机只懂得接打个电话,其余的啥也不懂。当时,有十几个同修学怎么使用手机讲真相,大家都觉的有难度。我发了一念,我一定要学会,用手机多救人。就是这一念,师父就帮了我,给了我智慧。在好多阻力下,我没有放弃,十几个人就我一个人坚持了下来。我把学会的东西打成文字,送给打电话的所有同修,并教给他们使用,我给他们装好手机软件,有时还帮他们修手机等。那几年手机发挥了很大的作用:配合整体讲真相救人;营救被抓、被非法开庭的同修;救公、检、法、司的人员等。后来有了智能手机,就省事多了。小小的手机,要装好手机软件是个很麻烦的事情,有时用很多时间才能弄好,修去了我很多心:急躁心、怕麻烦的心等等。

从修炼开始到现在,在修炼路上,在实修当中,我真切的体悟到大法的超常。对师父讲的:“而他博大精深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2]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三、学好法过关修心

用心学法是做好三件事的根本。只有用心学法,做任何事,才有力量,有智慧。在这一点上我深有体会。通过背法,我突破了学法困的关,加强了主意识。我刚刚走入修炼后,就背了一遍《转法轮》,后来就一直“背法”,也养成了习惯,一直坚持到现在。背法帮我过了好多次大关、小关、病业关、心性关。

我自修炼以来,遇到过四次车祸。两次是汽车,两次是电动自行车,每次撞的都挺厉害。因那时正做手机项目,经常出去。被撞后我的第一念就是: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管,我没事,然后给肇事者讲真相。每次被撞后,我都向内找,看看自己是哪有问题,还有哪些心没去。找对了好的就快,找不对好的就慢。

二零一九年,我又过了两次大病业关。特别是其中一次是带状疱疹,从腰中起了半圈一片片的疱疹,疼痛难忍,有一个星期晚上没睡觉。晚上疼得受不了了,我就求师父,或起来学法,或帮同修装电脑,白天照样出去讲真相救人,一天没落。一个星期后,疱疹就渐渐的开始回落,疼的也能承受的住了,这样一个月就彻底好了。

二零一九年九月份,我出去讲真相,碰到不明真相的警察,我被绑架到派出所,我给警察讲真相,当天回家。回到家后,我静下心来,向内找,学法、背法、开始抄法,从那会开始到二零二零年五月份,我抄完了两遍《转法轮》。

同时,我还闯过了家庭关。在今年疫情期间,我老伴患病,他既怕我被邪党迫害,又怕我给他从外面带回病毒,极力反对我出去讲真相,用各种办法阻止我,最后一个大男人呜呜的哭,我们一起生活了几十年从没见过他这样。但我心里很明白,这是干扰,不能上当,我没有动心。只是对他更加关心,从生活上照顾他,我照样出去讲真相。最后他也就不阻止我了,只是每次出去时,他总是嘱咐我一句,要注意安全。因为他深知中共的邪恶,我曾被警察几次抄家,他承受的压力太大,他太害怕了。

结语

每次过关,无论什么关,我都是大量学法。师父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3]

在今年,突然有一天,我感觉身体特别轻,炼功抱轮时轻松得很,说不出的一种美妙。炼功打坐时,腿也不疼了,特别轻松,真是妙不可言。我知道,是师父把我的业力给拿下去了。我对师父讲的:“举个例子说,一个瓶子里装满了脏东西,把它的盖拧的很紧,扔到水里,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里面的脏东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会浮起来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来了。”[4]有了更深的理解。

我知道,我过的每一关、每一难,都是师父替弟子承受了,替弟子还了债。我经常想:修炼真好,有师父真好。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我无以回报,只有用心学法,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一、功法特点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博大〉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