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读博期间修心去执的体会

更新时间: 2021年01月19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九日】我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目前在一所高校读博。我所在的课题组人际关系比较复杂,我的导师是课题组里资历最老的老师,也是课题组的一把手。课题组内部还有资历年轻的青年教师,负责指导课题组内的学生。

在我读博期间,由于我的导师年事已高,且长期专注于项目,无法在我的课题方面進行指导。而组内青年教师由于对我的导师各方面意见较大,也不指导我,经常在来到办公室后,把所有人指导一遍,到了我这儿就走了。

最近,我面临博士开题,需要定题目、确定今后的研究方向。由于没有人指导,在定题目的时候,我查阅了很多资料也没有思路,忽然灵光一闪,想起了一个方向,搜了一下最近的文章,这个方向的文章很少且很新。于是,我以这个方向为基础,在两天内完成了开题汇报的相关工作。在汇报当天,我的研究方向和研究思路都得到了老师们的肯定,汇报完后,我在确定研究方向期间的郁闷一扫而空,感觉未来一片光明。

然而,就在我汇报完后不久,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得知那位青年教师安排他的一个学生以我当初汇报时提的思路做我的研究方向。在得知这个消息的一瞬间,我的思想被背叛感、委屈、怨恨充满。

我想起了在读博期间经历的诸多委屈:在我定研究方向的时候,这位青年教师说过让我不要和他的学生研究方法重复,所以,虽然有一种方法我已经做出结果来了,但由于他的学生在做,我就避开了,开始重新选研究方法,而现在,他却让他的这位学生用我想用的研究方法。我在以前想到了一个研究方法,由于是交叉学科,有一部份我不太懂,就去咨询过课题组的同学,可是这位同学告诉我不能用、用不了,可是过了一段时间,这种方法就被这位同学的男朋友发表出来了,等等。诸多我觉的委屈、觉的不公平的事情一一浮现,这些委屈、怨恨、背叛感冲击着我的心。

委屈到哭的我一直在心里默背师尊的法:“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1]。背了许久,心情也没能平复,我问自己:真的觉的是我自己错了吗?真的觉的他是对的吗?此时我的答案是:没有,这件事情无论谁去看都是别人的错,不是我的错。心情难以平复的我想起了师尊的法“向内找因是修炼”[2],我开始审视自己,审视整个过程。我开始反思,开始深入的分析,在我的研究思路背后是什么,研究思路对应的其实是文章,一个好的研究思路会带来不少的文章,文章多了,自然会受到大家的称赞,这是“名”;文章多了,在将来找工作时,可以找到好的学校,可以要求更高的安家费,这是“利”,被人抢了研究思路,在潜意识中就是“名利”被抢了,而刺激到了“名利”之心。平时,在学校里,看别人的科研能力时,也总是去看别人发了多少文章,都是什么级别的文章,这也是“名利”之心,也是只看结果去衡量一切的中共党文化思维方式。再深入的挖,其实这是不信师,不信法,不相信大法弟子的人生是师尊安排,总想安排自己的人生道路。其次,这里也有嫉妒心作怪,不想让别人碰自己的研究思路、研究方向,觉的课题组内老师的安排不公平,看到老师指导别人 ,不管我时就愤愤不平,这是嫉妒心。在开题汇报完后很开心,这是欢喜心。

找到这里,我才发现自己有这么多执著心没有去掉,特别是“名利”之心,由于一直在学校里,我一直觉的我的求名求利之心不重,只是有点好面子之心,现在才发现表面上的好面子其实也是名利之心,其中还夹杂着色心,想以这种名利换取别人的赞赏,其他人的赏识,特别是异性的赏识。况且,在准备开题期间,我的研究思路、研究方向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想出来,那也是师尊的帮助,而现在我却妄自尊大,以为是自己想出来的东西,自己的功劳,别人无权夺走,这是自傲、自心生魔。且面对名利受到伤害时的怨恨之心,这也是党文化因素,也是我应该去掉的执著心,师尊讲:“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3]我在这件事情上的怨恨就是没有慈悲、魔性的表现,做事情没有考虑到别人。

在找到了这些执著心,并去掉这些执著心的过程中,我的心情平复了下来,重新找回了内心的平和,开始按部就班地做自己的工作,一如往常,也不再因这些事情感到委屈、不舒服、怨恨,内心无比地轻松自在。

以上是我最近一段时间的修炼体会,因层次有限,若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少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