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迫害致死 安徽安庆市章兴喜母子遭骚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安徽报道)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一日以来,安徽省安庆市章兴喜遭安庆市曹家巷社居委、办事处政法部门、户籍警等,企图通过骚扰她的儿子,强迫章兴喜签“三书”放弃信仰,甚至让她的儿子代签,遭他们母子拒绝。

章兴喜的丈夫芮晓林,原是安庆市水利局干部,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功,被非法劳教,2002年,在安徽南湖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当时他们的儿子才十岁,上小学四年级。面对父亲突如其来被迫害致死,儿子幼小的心灵遭受巨大的打击,原本十分活泼的他从此变得沉默寡言。

然而,安庆市近来的“清零”迫害,政法委人员企图逼迫章兴喜放弃修炼法轮功,多次电话骚扰,因是陌生电话,章兴喜没有接。后办事处政法部门的汪姓主任共三人到章兴喜家,章兴喜没让他们进门。结果他们再度骚扰章兴喜的儿子,企图逼他代签“三书”。

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一日下午三点左右,安庆市曹家巷社居委高姓主任(女)、办事处政法部门汪姓主任、户籍警叶某(穿制服)、还有一位女性社居委工作人员,一行四人,来到章兴喜的儿子工作的单位,通过单位老总找到芮晓林的儿子。

他们说这次“上面”下了任务,让每个社居委都要“归零”修炼法轮功的人员,说找他母亲电话,也不接,上门也不见,所以找他代签。又说了许多威胁孩子受影响的话,进而威胁说,如果不签,报到上面,年后,市里面就会统一办“转化班”,由政法委的人把他母亲带走,不签字,不让她出来。

这群人不断的说这些,让章兴喜的儿子签字,说签了字,就不找他母亲了。一直到下午五点多钟。最后,章兴喜的儿子怕他的母亲被抓走,于是,就代他母亲签了字。

当天晚上,章兴喜的儿子将此事告诉了他的母亲章兴喜。

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二日上午,章兴喜找到了社居委的高姓主任,要看她儿子签字的东西,高主任说,她儿子没签。章兴喜说,她丈夫被迫害致死的时候,她儿子才十岁,这对孩子的伤害有多大啊!现在孩子长大成人了,你们又再次伤害他。你也是做母亲的,你也有孩子,于心何忍哪!

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三日下午,章兴喜再次找到高姓主任,说我儿子告诉我了,他签了,让她拿给她看她儿子帮她签的是什么。章兴喜说,你们要找我,就直接找我,为什么要到我儿子工作单位骚扰我儿子?高主任表示不是骚扰。

章兴喜说:怎么不是骚扰?高主任,我如果到你家去,不是朋友式的拜访,而是因为这件事,那就是骚扰。何况那还是我儿子的工作单位,从下午三点左右一直搞到五点多,不是骚扰是什么?古人说,给僧人一口饭吃,功德无量,你们社居委是为居民办事的,骚扰居民不是你们的工作。高主任,为了你的良心,为别人也为了你和你的家人,在执行上级错误命令的时候,请将枪口抬高一厘米,不要滥杀无辜。

最后,高主任叫来了办事处搞政法的汪主任。章兴喜让她把她儿子签字的东西带过来。汪主任来后,说到后面(小会议室)给她看。章兴喜刚坐下不久,就发现社居委一女工作人员拿着手机在门口对着她这边拍着什么,她立即上前制止了她,并让她把拍的东西删掉。

回到座位后,章兴喜让汪主任把她儿子签的东西给她看,汪主任说:你儿子签什么啦?我要让你自己签。一边说着一边从袋子里拿出一张纸,“啪”的一下按在了会议桌上。章兴喜从远处一看,那张纸上有三段文字,没有签名,就对他说,这不是我儿子签字的东西,我要的是我儿子签字的东西。

这期间,章兴喜还提醒他,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希望他用平等的语气和她说话。他不听,一边收起那张纸,一边用威胁的口吻说:你不签,我有办法叫你签。章兴喜说,你如果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我们没得谈。然后,转身离去。

二零二一年一月十四日上午,汪姓主任打电话骚扰章兴喜的儿子,说他告诉了他母亲,他母亲这两天去了他们那里,他们上报了,还说他签的不行。章兴喜的儿子正忙,就将电话挂断了。但随后,汪主任又打电话,说怎么把电话挂断了,儿子说在忙,就将电话又挂了。

芮晓林被迫害致死的报道,请见《芮晓林被安徽南湖劳教所迫害致死(图)》《追忆我们的好同修芮晓林》《芮晓林被灌食致死 妻子控告首恶江泽民》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