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中升华 救度更多众生

更新时间: 2021年01月22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从开始懵懂得法的感性喜悦,到掉队后的迷茫无助,再从新回归大法后理性明悟法理的笃信与坚定,深知一名正法时期大法修炼者肩负的责任、历史使命。

(一)浑身的病不翼而飞

九八年我三十二岁,因产后身体虚弱,一直到孩子六岁时我的身体还没恢复健康,贫血,浑身不是这儿疼就是那儿疼,每次洗头后就感冒,下雨阴天前浑身的气脉翻江倒海,头脑昏沉,说不出来的难受痛苦,脾气暴躁,无名的烦心发火,经常摔东西以发泄私愤。

一天,已炼功恢复健康的母亲(炼功前有血压高、心脏病、血糖高)说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很好,让我也炼。我抱着试试的态度开始看大法书,看书学法后我的整个世界观都变了,原来真的有神存在(以前认为有神是神话)!在大法“真、善、忍”法理指导下,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明白了按“真、善、忍”做才是一个真正的好人,明白了造成自己不幸和有病的根本原因是业力。

随着不断的学法炼功,逐渐的在管教孩子想发脾气时忍住了,想摔东西时举起的手慢慢放下来了。刚开始看师父讲法录像就感到法轮的旋转,头顶、小腹部位都转,一学法或看师父讲法录像就转。炼抱轮时法轮转动的带动两臂大幅度摆动,得用力去控制,握球拧掌全身用力抻时,胳膊随着一股强大的力量伸出去了。炼静功时,因盘不上腿就散盘,刚坐下顿感脊柱大柱子般一样粗。

一天中午休息时刚躺下一会儿,眼前猛然一亮,我以为有人打开了电灯,一看灯也没亮着,正纳闷是怎么回事儿,突然看见一只大眼睛悬在眼前,跟自己的眼睛一模一样。就看那眼睛由远而近,再由近而远的前后慢慢移动,然后就隐去了。我激动的心怦怦直跳,但不害怕,因书里师父早讲过了,这大大增强了我炼功的信心。

早晨在班上门前炼动功(年轻贪睡起不来床,老年同修A经常在窗外喊我起床炼功),下班晚饭后背上孩子到炼功点炼静功。孩子格外的乖,不哭不闹自己玩一回儿就睡着了,等炼完功叫醒孩子,背上就回家。周末有时跟着同修一块下乡集体炼功洪法,晚上多在县城主大街上集体炼功洪法。开始出来炼功的时候怕碰到熟人有点儿不好意思,那次抱轮时两臂轻飘飘的象气球似的往上飘,炼静功时,感觉胳膊、手没有了,师父象鼓励孩子一样又再鼓励我。

日复一日,不知不觉我浑身的病不翼而飞了。

(二)痛失六年修炼机缘

由于从感性认知大法,没有从内心真正的认识到法,不懂其内涵,遇事知道忍让,不懂修心去执,不懂向内找,在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发生后,在单位领导层层向家人施压,以不让上班为要挟,逼迫全家出动,劝说无效后打骂着逼迫我放弃修炼,违心的写了不学不炼的所谓“保证”。当时我痛苦万分,心没有了归宿象飘在空中;头脑浑浑噩噩,两腿象灌铅似的沉重。

身体每况愈下,旧病复发,又添新病,胆囊息肉、妇科病、肠胃病、腰椎间盘病,整个身体几乎没有舒服的地方,二零零四年切除了胆囊,我皮包骨头,体重由一百三十斤降到一百斤,浑身皮肤死人般蜡黄,除了能喝点粥吃点发面馍,其余的能吃的东西我都不能吃,吃了就肚子疼,晚上睡觉十有八九被折磨的疼醒,死不了,活不成,不愿再活了。

二零零六年过新年时,师父又苦心安排A同修和我接上了法缘(这之前也多次曾叫过我),把大法宝书《转法轮》及师父“七·二零”以后讲法给我送到了班上。我如饥似渴的学法,如梦初醒,这场惨无人寰的迫害都是旧势力利用世上最坏最卑鄙的小丑干的,这不是人对人的迫害。师父告诉我们跌倒了赶快爬起来,后悔一点用也没有。于是我赶快找到同修帮着上明慧网发表严正声明,表示自己以前的所言所行全部作废,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师父回家!

(三)讲真相 克服怕心

我刚走回来时,首先克服怕这怕那的心,改变常人观念。师父没有给我安排不能吃这个、不能吃那个,顺其自然,家人做什么我就吃什么;到母亲家让吃米饭,尝尝苹果,这时怕吃了肚子疼痛的念头上来了,即刻正念排除,我是大法弟子无所不能,吃了疼我也要吃,让不修炼的家人看到大法弟子正的一面,结果吃了一点不疼痛。不到一年的时间我的身体各方面恢复正常,心情非常舒畅,觉得能成为这无量众生中大法的一个粒子,感觉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讲真相,开始先从身边人讲,在工作、生活中碰到的众生见机就开口讲。开始出去发真相资料时有些害怕,不敢太靠近众生大门放小册子,隔着一段距离往门里面扔,觉得这样不行,请师父加持,护法神护法,我们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谁也不配考验大法弟子,连你旧势力的存在都不承认!一切为法开路!再背“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1],背着背着,那怕心就小多了。

只要休班时,大都出去送真相资料,一年的时间整个县城的大街小巷大多走过一遍。我和B同修共同做一个项目,一天B同修突然被邪恶绑架,为了减少损失,我转移了项目的东西,在这个转移过程中牵扯到了我的孩子。听说邪恶还要追查此事,我坐立不安,我是大法弟子有应对力,邪恶要到学校找到孩子怎么办?!越想心里越怕,心里怎么都稳不下来,就找到同修切磋帮我好提高上来,同修说:“你用你的智慧哎!”我一听心想,你这不是跟没说一样吗,此刻我要有智慧就不来找您了,无奈就上班去了。快到中午时,我先出去为同事们订午饭,在等厨师做饭时,我掏出随身带的书就学起法来。

师父说:“一个修炼的人所经历的考验是常人无法承受的,所以在历史上能修成圆满的才寥寥无几。人就是人,关键时刻是很难放下人的观念的,但却总要找一些借口来说服自己。然而一个伟大的修炼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验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我为在能否圆满的考验中走过来的大法修炼者祝贺。你们生命不灭的永远以至未来所在的层次,那是你们自己开创的,威德是你们自己修出来的。精進吧,这是最伟大,最殊胜的。”[2]

我反复学了师父这段法后,怕心荡然无存。没有了怕,也就没有了让我怕的因素,另外空间的邪恶解体了,这关就过去了。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期间,中共恶党层层施压,我地有些同修遭到不同程度的骚扰。“六一零”人员找到我单位,操控我单位各部门、各级领导向我施压。一天单位两位领导来到了我班上,说是县“六一零”让他们来的,要非法收我的身份证以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一位级别高一点的领导先说:“你出门吗?!(意思是我要上北京)”我说:“某某县搁不下我了,我上哪儿去呀?!你们拿出文件来我看看,我犯了哪条法律规定了?!他们找你们时,你们为什么不说说我在单位是如何干好工作的?!我又没犯法,你们这样做就是对我的人格侮辱!”保卫科长气的脸红脖子粗说:“你这样会影响你孩子上大学!”我说:“我孩子有那个福份就上得了大学,没那个福份也上不了。”他们一看我不配合就没趣的走了。他们走后,主任又逼我上交身份证,我对主任说:“为什么只要我一个人的身份证,就是侮辱我!”他一听我这样说马上召集开会,让其他同事都上交身份证,同事们没有配合的。这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四)找回叫醒昔日同修

我能又回到大法中来,深深理解掉队后的迷茫无助,修炼一天不结束就是机会,赶快叫醒身边掉队的同修。有一天上班时,见到了一对掉队的同修夫妇前来办理业务,这之前只跟女同修有过一面之交,没见过男同修,但听说过他。他是曾亲自听过师父讲法的学员,为洪法曾拿出了家里的全部积蓄,过着简朴的生活。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发生时,他们夫妇双双被非法劳教,一双儿女由年迈的父母看管,非法劳教回来后他们掉队了。我看到男同修的身体被迫害的已脱了相,身体非常虚弱,穿着棉衣服(正常人穿着单衣),女同修一只手搀扶着丈夫,一只手提着马扎,以防男同修走累了随时歇息。

我站在门外久久的目送他们,心里很不是滋味,就求师父帮我叫醒他们。我把情况说给C同修,C说曾去叫过他,有其他同修也去叫过就是不接受。我说想到他家去一趟,那天临走时他们夫妇还让我到他们家去玩儿。C同修就推荐同修D和我一块去,D同修去过他们家能说上话。

我和D商量好,到他们家后,一个发正念,一个给他们交流,我们带上礼物到了他们家。我就跟他们交流我是如何如何按着法的要求去做、身体很快康复的经过。男同修听了后说:“你是实修。”临走时,他说让我们有空儿常来,我就顺势说,下次来时要不要跟您拿师父七·二零后讲法,他欣然同意。

我们约好每周到他们家去一趟,一块学法切磋,很快他们醒来了。他们又马不停蹄的去叫醒他们认识的一些同修,坚定的走在了助师正法的路上。

(五)修去党文化思维

在中国大陆泡在中共邪党党文化环境长大的中国人,被中共邪党整怕了的党文化思维习以为常,为保护自己人人为近敌,遇事往坏里想别人。一天我出去送资料救人时,送完一个楼道往回走到二层楼时,从楼道窗发现一辆白色轿车停在了楼道口,车旁一青年男子正手拿手机还不停的向楼上张望。我的心一下子就提起来了,是不是发现我放资料要打电话报警!我随即转身向上走,下楼时我发现三层楼道扶手上搭有一汽车坐垫,就把没发出去的十几本资料藏在下面,随即下楼,下来一看没人了。假相,一场误会,自己吓自己。我又转身上三楼取回资料,走到楼西头的路上时,发现那青年男子好象站在路上等人,根本没理会我,可能人家来串门,朋友不在家或是自己回家忘了带钥匙吧。

修炼路上没有偶然的事,为什么让我看到这一幕?我又有哪颗没发现的心?头脑里出现是“党文化思维”。作为一个修炼人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要用正念去想去思考,摆正与人的关系,来到我们面前的不管是什么阶层的人都是我们要救度的人!在以后出去救人时,我就求师父加持,护法神护法,大法弟子正念正行,被救度的众生配合正欢呼雀跃迎接大法弟子去救他们呢!

今年新年期间,“中共病毒”肆虐全国并迅速蔓延全世界,我们地区也是各个小区封门,各村封村封路,以往川流不息的大街上空荡荡,除了扫大街的环卫工没有几个人。我们大法弟子都明白现在更要加快步伐救人。我想挨家挨户送资料,又怕众生害怕有“病毒”不敢拿真相资料,就在家学了两天法。有事到同修家去,才知有些同修早已开始发放自编的小册子救人了。我们学法小组也冲破这个障碍,走出来讲的讲;送的送;贴的贴。

为了能更快更有效的救人,我们先把“九字真言”不粘胶在各自居住地贴一遍,再挨家挨户送真相资料,由里向外逐步扩散。出去救人前先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护法神护法,请师父跟弟子下罩,让所到之处监控对大法弟子不起作用,帮助大法弟子完成历史使命。背上资料义无反顾的去救人,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师父了,一切由师父安排。

师父说:“过去的修炼人是一个执着、一个执着的去,你们是,几乎是所有的执着都在,把它一层一层的去减弱、减弱、减弱、减弱,减的越来越弱、越来越少,我是这样给你们做的,保证了大法弟子没圆满之前能在常人中正常生活,能够正常的在人群中救人,同时,正因为有这些没去完的人心,也能使你在人心的干扰中修炼,时时的警醒自己、修炼自己,完成大法弟子的责任,这就是威德,这就是了不起,这就是你们走的路。”[3]

在今后所剩不多的修炼路上,我们更不能掉以轻心,谨记师父的嘱托多学法,学好法,向内找,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让我们越来越纯净,正念正行,救度更多的众生。

个人修炼路上的点滴体悟,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位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