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迫害老人十案例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华民族是礼仪之邦,自古以来传承着尊老爱幼的美德。中共在迫害法轮功运动中,泯灭人性、丧失天良,对老年人上刑、暴打、骚扰、绑架、判刑也毫不手软,足以证明其邪恶本质和残害人类的魔鬼真面目。

明慧网统计,二零二零年有42名65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114人被非法判刑。1188人被中共警察绑架和骚扰,其中90岁以上17人,80~90岁295人,70~80岁636人,65~70岁240人,年龄最长者94岁。其中,13人在中共监狱、看守所、派出所和村委会非法关押期间被迫害致死。在此仅举部份案例:

案例1:二零二零年六月末,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海林市66岁的女医生、法轮功学员王淑坤,被骗去单位遭警察毒打,后出现脑出血症状,王淑坤于七月二日早含冤离世。

王淑坤女士在海林市海林镇医院退休后,返聘在镇医院任内科大夫。二零二零年六月末,王淑坤被海林镇医院党委书记韩艳打电话骗到医院之后,海林市第一派出所警察让她写放弃修炼的所谓“三书”,还让王淑坤承认她的丈夫于晓鹏也修炼法轮功(丈夫未修炼法轮功,但上访二十九年),被王淑坤拒绝。警察居然在医院里对王淑坤大打出手,王淑坤身上多处淤青、膝盖骨骨折、全身被汗水湿透。几个小时后回家。

大约七月一日傍晚,王淑坤出现脑出血症状,头晕、恶心。于二零二零年七月二日早四点二十五分突然去世。

二零二零年七月四日,王淑坤遗体在海林市殡仪馆火化,丈夫于晓鹏趴在棺材上号啕大哭:“媳妇是冤死的,我媳妇死得冤啊,我不会放过他们的。”撕心裂肺的哭声令所有在场人动容。

王淑坤去世后,警察曾找于晓鹏要求不要把王淑坤的事上网。

案例2:原沈阳市“优秀校长”法轮功学员78岁的李桂荣狱中遭酷刑毒打致死,终年78岁。

李桂荣女士,原沈阳市大东区合作街小学校长,曾被誉为“区十佳优秀校长”,二零零六年十月被绑架、枉判七年;二零一五年二月再次被绑架、被沈阳市浑南区法院枉判五年,劫入辽宁省女子监狱老残队五小队迫害。

狱警为了逼迫她“转化”,指使狱霸和包夹毒打她,拳脚相加,横踢乱踹,并用硬底鞋猛跺她的双手,浑身被打得变成了青紫色。有一次,恶人薅住她的头发满屋跑,大把大把的头发被薅了下来。还有蹲刑迫害,蹲一天一宿半、蹲两天两宿半。在蹲的过程中,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

案例3:唐山市68岁的韩玉芹老人被端明路派出所警察迫害致死。

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68岁的法轮功学员韩玉芹老人,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早上五点钟,被丰润区端明路派出所警察入室绑架和抄家,被劫持到端明路派出所。下午六点多钟,家属接到警察电话,得知韩玉芹已去世。

家属在丰润区中医院见到了遗体,看到韩玉芹头发蓬乱,鼻中有血迹。痛哭悲愤的家属要求派出所警察穿上制服给死者行礼。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出来一个自称是所长的人穿上警服在韩玉芹的遗体前鞠躬行礼,并说:“大姨,对不起。”

案例4;73岁的武汉法轮功学员危有秀被武汉二支沟看守所迫害致死。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五日,武汉法轮功学员危有秀被武汉二支沟看守所迫害离世。认识她的街坊邻居说她修炼法轮功后不但身体好,对人也很真诚。因坚持修炼危有秀遭受非法关押与迫害,身心俱损。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日,危有秀被绑架和抄家,关进武汉二支沟看守所一年多。有人看见她被迫害得骨瘦如柴,走路都要人扶。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五日,家人接到通知说,危有秀死了,恶人给的理由是她有白血病,试问一个好好的人,怎么被你们(中共)非法关了一年,就成了白血病了呢?这分明是被看守所虐待死的,连危有秀的街坊都说共产党好话说尽,坏事做绝。

案例5:哈尔滨尚志市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的法轮功学员王德金,于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含冤离世,时年78岁。

王德金生前遭中共邪党严重的迫害,夫妇曾经双双被枉法判刑四年,王德金被迫害的精神痴呆、生活不能自理,释放后,食不知饥饱,大小便就在屋里,出门找不到回家路。

二零一九年王德金的老伴杜桂英讲真相被枉判四年,现还在监狱服刑。王德金由于没有老伴的细心照料,而含冤离世。

案例6:原南京军区司令部某部副部长傅义栓(离休军官),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迫流离失所十年,于二零二零年九月一日含冤离世。临终前,这位92岁的老人也没能够回到干休所居住地。

一九九五年,傅义栓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几十年的枪伤弹痕和多种疾病在修炼中不治而愈,为国家节约了大批医药费。

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后,傅义栓不放弃修炼,被严厉处分,还遭无休止的纠缠,搞得他走投无路,寝食难安。

二零一零年傅义栓遭非法抄家、强制洗脑、强迫他写“三书”等迫害,致使傅义栓昏厥,住院抢救。

傅义栓老人没有在枪林弹雨中倒下,而竟然在古稀之年由于坚持修心向善,遭受迫害。无奈远走他乡寄居在亲戚家。

案例7:重庆市80岁的法轮功学员陈贵芬老太太,在病房遭九龙坡区法院非法庭审、枉判一年半,勒索罚款一千元。公检法人员还将陈贵芬的年龄改小五岁。

陈贵芬老人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中共警察绑架、抄家。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一日上午,九龙坡法院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对陈贵芬老人非法开庭。老人在庭上对他们讲真相,当天庭审无果。

九月初,陈贵芬老人出现脑血管堵塞、半边瘫,住进医院。住院近二周后,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七日,九龙坡区法院在医院的“庭审”完全是走形式,直接宣读判决书。所谓“证人”是派出所警察刘贵伟、谭季、程珠艳、唐晓凤、付向利。

案例8:河北遵化市非法判六名老人5~8年,最高年龄82岁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河北遵化市12名法轮功学员被遵化市法院非法宣判(暗箱作业,不开庭,偷偷地判):其中,六名是65岁以上老人。

82岁的田淑学老人(女)被诬判5年6个月,勒索罚款6000元;78岁的张勤被判诬4年零6个月,勒索罚款5000元;70岁的王建被诬判7年,勒索罚款5000 元;68岁的王瑞玲(女)被诬判8年,勒索罚款1万元;68岁马阔(马扩)被非法判刑5年;65岁的张玉明被诬判7年,勒索罚款6000元;

二零一九年七月六日,遵化多个村镇的法轮功学员几乎同时在凌晨三点多遭到警察的入室绑架、抄家。据说警察进行手机定位跟踪两个多月,遵化国保大队队长缪爱东声称,他们当天出动三百多警察。十九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案例9:辽宁省沈阳市83岁的法轮功学员张景双,是团级退伍军人,住在沈阳市砂山干休所。他在八一公园被人恶意举报,于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四日下午被警察非法抓捕。事后,很多民众围住恶意举报者,纷纷谴责他。

案例10:上海警察撬门开锁,对70岁老太暴力采血。法轮功学员沈芳,今年70岁,家住上海市成都北路。八月二日上午,石门二路派出所四个警察,叫锁匠强行把沈芳的家门打开。四个大男人按住沈芳老太太的身体,抓住她的手腕,欲强行采血,沈芳不配合,并责问他们为什么要采她的血。这些警察说来说去就一句被欺骗的话:“这是‘国家规定’的!”

其中一个警察一直用手捂住警号,态度很恶劣,并狂吼:对你们(法轮功学员)就是不讲法律,要统统灭掉!

因对沈芳老太太划不出血,这些警察就在她的手上划了很多次。沈老太太因为年岁大了,拧不过他们,被强行采了血。采完后,四个警察满意的走了。

据明慧网曝光,八月份上海市有1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强制采血。

中华民族曾经是历史上誉满全球的文明古国,尊老爱幼更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清朝康熙帝曾经两次在畅春园和乾清宫举行千叟宴,宴请65岁以上蒙、满、汉文武大臣以及致仕人员达千人以上。乾清宫的两次筵席上,康熙与赴席老人们飞觞饮宴,皇子、皇孙们侍立观礼,并为老人们斟酒。为纪念这两次盛会,康熙帝即席有赋《千叟宴》诗一首,并命大臣们“赋诗记事”。

而今日的中共邪灵却在灭绝人性、丧尽天良的迫害老人,数千年的文明传统被毁灭殆尽。试问那些死心塌地为中共卖命的恶奴们:人心都是肉长的,谁家没有父老双亲、妻子儿女、兄弟姐妹?天下谁人没有老?假如这些无端的迫害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还能那样灭绝人性、丧尽天良的去迫害他们吗?当你对这些老人们下手迫害的时候,你可曾想到这些?可不能一条道走到黑啊!

以上十个案例只是在二零二零年中逾千个老年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残酷迫害的一部份。年近古稀的老人本来是与儿孙同堂,颐养天年的时候了,可是在中共的血腥暴政下他们却在承受着不应有的苦难,遭受着如此灭绝人性、丧尽天良的残酷迫害。中共这样惨绝人寰的对待老人,真是天怒人怨啊,这样肆无忌惮地作恶,老天爷不会饶过它的!

据明慧网显示,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二十一年中,已经有两万余参与迫害的恶人恶警遭到各种报应,目前国际社会的制裁也在增多,迫害者们的厄运到来了,正应了中国古人那句话: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作恶必要偿还,这是天理啊!

奉劝那些死心塌地为中共卖命仍在参与迫害的人,赶快清醒,停止作恶,悔过自新,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