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不移随师行

更新时间: 2021年01月23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的,亲身体验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美好。在法轮大法遭到中共疯狂打压的二十一年里,我牢记师父的教导,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与同修配合,证实大法,传播真相,揭穿谎言,救度众生。在此过程中,我修去了执著,加深了对大法的理解,心性得到了升华。

一、喜得大法 感受神奇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城镇市民家中。年轻时参加工作,每天要干十六个小时左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的身体累垮了,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我瘦的皮包骨头,脱了相。全身各种疾病都出来了,血压高到3级、冦心病、神经官能症、额窦炎发作时,疼痛难忍,两手抱头往墙上磕,往桌子上碰。还有关节炎,胃下垂等多种疾病缠身,每年多次住院,真的生不如死。

一九九六年三月的一天早晨,老伴叫我陪他散步。快走到广场时,听到一阵悠扬悦耳的声音,循声走近一看:一排排的炼功人,整整齐齐的,随着师父的口令在炼功。我站在后边,学着他们的动作炼功。当场我就体验到了神奇和美妙,顿时,一股暖流通透全身。感觉到几十年箍在身上的如铁链枷锁的东西,从头顶“哗哗啦啦”顺着身体脱落了下来。瞬间,我感觉身体格外轻松、舒服。炼完功后,我对老伴说:“这个功太神奇了!明天咱还来。”

第二天,我们提前去了广场,同修手把手的教我动作。学会炼功后,我再也放不下了。又请了两本《转法轮》和大法师父法像。每天一有时间我就学法、炼功。

有一天,我炼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时,刚入静,就感觉一朵白云飘入体内。接着,我耳边听到胸腔内“唿唿通通”的声音,心脏跳动的很厉害,好象要蹦出来似的,但却不痛苦,不难受。又感觉飘入体内的那朵白云又飘出来了。

有一次,我炼完动功,刚往床上一躺,又感觉一块白云飘入体内。立即,我全身动不了,只有双脚能左右摆动,手指能来回抓一抓。正在感受着神奇,这块白云又飘飞出来了。我从床上起来,走到老伴跟前说:“师父又给我清理身体了。这次清理的是大脑部份,我现在走路轻飘飘的,好象有人推着似的。”老伴接着说:“我现在看书上面的字,有的是淡绿色的,有的是淡红色的,有的是淡蓝色的,有的是淡黄色的等等。”他赞不绝口的连说:“真神奇!真是神奇!”我俩内心的激动和喜悦无以言表,无比感恩师父,无比敬重大法。

二、屡遭迫害 坚定前行

法轮大法遭到打压以后,为维护大法,还师父清白,揭穿谎言,让广大民众明白真相,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我依法到省城上访,两次赴京上访。二十年来,我屡遭迫害,多次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但信师信法的坚定信念,从来没有动摇过。在一次次的遭受迫害中,我查找自己修炼的漏洞,把助师正法的路走稳,让师父少一些承受和操劳。

二零零六年,为了传播真相的需要,我在家里建立了一个小资料点,虚心向技术同修学习,勤奋钻研。主要用自己的积蓄,逐渐添全了设备,掌握了各种制作技术。我能制作大法书籍、《明慧周刊》、真相小册子、真相护身符、雕刻真相护身卡、真相光盘等等。凡是同修救人需要的,不管是本市的、还是外县城的、乡下的,只要给我提出来,我都克服困难,满足需要,保质保量。

从那时到现在,已经十三年了,这朵“小花”一直伴随着我开放,即使在我躲避迫害而流离失所、邪恶网上通缉我的三年中,这朵小花也从来没有凋谢过。精美的真相资料,通过同修的手,传送到城乡的千家万户。法轮大法的慈悲,恩泽着万户千家。

在制作真相资料的过程中,在与同修的接触配合中,曾暴露出我很多的人心。如显示心、争斗心、妒嫉心、怕心等等,师父一次一次的用多种方式点化我。在一次次的摔跟头中,我逐渐的清醒、成熟,修炼有素。我深刻的体悟到,证实大法的事,自己做了很多,都不是证实自己的资本,一切都是师父在做。这是我这些年来的体会。越修,我越感到自己的渺小,越感到自己做的差劲。原来看自己是一朵花,样样做的好;看同修都有不足和人心。现在,基本反过来了,看同修都有闪光点,都很了不起。再看自己,一堆人心,与法相比,只有“惭愧”二字。

三、配合同修 转移设备

在助师正法的这些年里,我经常与同修配合。如帮助掉队的同修;帮助身体过关的同修;逢年过节慰问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家人;帮助同修建立资料点等等。这里,仅举一例。

二零一八年五月,我市资料点的一位女同修被绑架,被非法抄家、关押。之前,这位同修租赁了一套单元楼做资料。她家里的电脑和其它物品被抢劫,租赁的房子里大量设备器材没有受到损失。

几个月过去了,被绑架的同修还没出来。一天,知道内情的一位男同修跟我说:“那些打印机存放的时间长了,不好使,最好把它们搬出来,谁需要给谁用。白天拉器材太危险,明天晚上,咱俩用三轮车拉出来,好不好?”我平时就抱着一念:凡是大法需要做的,绝对不能推辞。所以,我当即就答复他:“行!”

第二天,我找到那位男同修说的资料点地址,上到六楼。男同修比较年轻,他搬大一点的机器,我搬小一点的,俺俩把机器放在三轮车上,把车刹好,顺利转移到了合适的地方。

又几个月过去了,传来消息,被非法关押的那位同修被非法判了重刑。那位男同修又来找我商量,说同修以前租赁的房子也到期了,房东等着装修房子,让孩子结婚用。房子里还有很多东西:桌子、物架、大裁刀、热胶上书皮机、耗材、大小光盘,好多箱不干胶纸、铜板纸、普通纸、墨水、碳粉,还有每次没用完又不能随意扔掉的两箱废纸等等。然后他说:“我有事去不了,你再找个人搬吧!”

当天,我就去找同是做资料的一位同修商量。她一听,说这么些东西放一个地方不合适,得找两个地方分开放。

次日晚上,我们俩来到六层楼上,抬着沉重的东西,上上下下,一连跑了五趟。因为我一直在一楼住,平时很少爬楼,又八十岁了,上下一趟、两趟还可以撑的住,三趟、四趟就难撑了。到第五趟的时候,我已经筋疲力尽了,实在是不想上楼了。那时正是三伏天的桑拿天气,特别闷热,浑身衣裳湿透。

同修看我实在太累,就说:“明天再拉吧。”我说:“不行,明天房子到期,得交钥匙。求师父加持咱们吧。”第五趟,抬的是个大一点的架子,横着抬,楼道狭窄下不去,得立着过。我走在前面,往上提着下楼梯,她在后边抬,下一层又一层,下到三楼,汗水淌在眼里,淹的眼睛睁不开,我就闭着眼睛,一蹬、一蹬,用脚试探着往下下,一层一层往下走。抬下来后,往车上装的时候也特别费劲,物品长短不齐、大小不一,装的高高的。

我俩各骑一辆三轮车,来到了小区大门口。门卫不给开门,问我们:“拉的是啥东西?”我对他说:“是搬家剩下的零碎东西,拉回去拣一拣,有用的留下,用不着的卖破烂。麻烦你给俺开一下门。”他瞅瞅这个三轮车,又看看那个车,我心里不停的说:“请师父保护我们!”看来看去,他突然说了一句:“看这车,装的多吓人。”随手把大门打开。

我们出来了,骑着车行驶在大路上,微微的小风吹在脸上、身上,感觉湿透的衣裳不贴身了,很舒服。到了地点卸东西的时候,我俩都明显的感觉到每一件东西的重量都减轻了一半。器材、物品分别拉到两个地点存放,很快的轻轻松松的卸完了。这时候,同修看看我,我看看她,她手指着我,我手指着她,四目相对,眼睛里都盈满感激的泪花,我俩不约而同的说出同一句话:“这是师父在帮咱啊!”

在回家的路上,我想到:“如果门卫不给我们开门,或提出检查车上装的物品,后果不堪设想!”想想都有点后怕。

到家后,一切收拾停当,已是夜深人静。躺在床上,左思右想不能入眠,起来学法。夜静学法入心,就听耳边有声音说:“修好的一面隔开了,接着修。” 听后,我明白了,为什么在短时间内心性变化那么大呢?因为刚干活时,我心态比较正,为了大法的事,不怕苦累, 心性提高上来了,所以修好的一面很快隔开了,达到标准了。然后,还得继续一层层的修,所以人心冒出来了。

我向内找,找到了过程中自己暴露出的怕心、恐惧心,还有埋怨的心——怨那个安排我的男同修是故意找理由不来,这个事太苦,太危险。还找出来自己有显示心:这件事我俩干了,平平安安回来了。如果换上其他人,不一定敢干,不一定能干的这么好。还找出来有欢喜心、自满的心、自以为是的心等等。找到了,立即发正念清除这些人心,然后入睡。这一夜,睡的特别香甜。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