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固的村书记终于得救了

更新: 2021年01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五日】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江泽民利用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后,我村的村书记S就紧跟邪党,迫害我村的大法弟子。从看守所回到家中。我们大法弟子想救他,不断的给他讲真相,他却始终变化不大。

二零零零年,我从非法关押我的看守所回到家。我家是开诊所的。有一次来了两个看病的患者,S就去镇里报告了镇长,说我家又有法轮功(学员)来“搞串联”来了,正好被去镇里办事的本村的同修听见了。真巧,那时,我刚刚给镇书记讲了大法真相,正走在回家的路上。回到村中我直接就去找村书记S。

S一看我去了,脸马上就红了。我说:“我今天去镇政府了。镇书记告诉我说,已经有人向他报告了,说我家昨天有法轮功‘搞串联’来了。什么法轮功串联来了?那两人是来看病的病人。你知道是谁去给镇书记说的吗?”他马上反问我:“那是谁说的呢?”我看他不敢承认,就没有戳穿他,也没怨他,只是告诉他:“以后你要知道是谁说的,你就告诉他真实情况,劝他别做这种坏事,傻事。炼法轮功的都是啥样的人,这些年来咱村里人人都知道。你要保护好人才行。”他看着我,一句话也没说。

还有一次,S去一位大法弟子家,他看见大法弟子正在给别人播放真相光盘,就去派出所报告。派出所的人去了,问大法弟子:“你家在看啥?别给谁都看。”同修明白了,这一定是村书记S干的。同修就去找S,又给他讲真相。

S表面上不说什么了,可背地里还是不断的干坏事,看到大法弟子挂的真相条幅他就扯下来;发现电线杆上贴的“法轮大法好”粘贴他就刮、撕,还举报大法弟子;看到几位老年同修发真相资料,他就抢,翻同修的兜子;甚至领着派出所的警察到大法弟子家绑架大法弟子,等等坏事都干。有的同修和我说:“你不要对他抱什么希望了,他救不了了,也不配被救度了。”也有的同修说:“你给他讲真相,他表面不说啥。可他内心咋想的你知道吗?他不是还在不断的干坏事吗?”

我理解同修的心情和想法。可是作为大法弟子,我知道应该按照师父要求的做,不能恨他,还要给他得救的希望。同修说的多了,特别是我自己的家被镇“六一零”人员和派出所警察抄家后,把我進药和生活用的几万元周转金都抢走了,丈夫再次被绑架到劳教所,对我家的每一次迫害,也都有村书记S的参与。所以,有一段时间我对他真的感到很失望,也觉的他可能就是那种救不了的人了。

有一天,S来我家,進门就说:“近几天县里C书记要来各家检查,看看还都炼不炼法轮功了。你通知他们,得把你们师父的法像摘下来,不然到时候就都收走了。”我一听你这不是在配合着恶党干坏事吗?你要是不配合,县书记能找到同修家吗?他怎么知道哪个同修家挂着大法师父法像呢?

可又想,我得把握好心态,不能怨他,还是要救度他,继续给他讲真相,我就说:“大法师父的法像是不能随便摘下去的。咱屯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大法的受益者。就说我吧,以前我的脾气不好,浑身是病。修炼法轮功后,我按真善忍做好人,身体好了。大法师父救了我的命。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在我自己家敬奉师父,别人谁有权利干涉?宪法规定信仰自由。”他一听,就高声的说:“你说不拿,那人家来了看到怎么办?”我说:“那没关系,我早想见见他们。县里把守那么严,想见还见不到呢!正好给他们讲讲。”他听我这么一说,马上改口说:“来啥来,我都给挡回去了。”

他走了,我回想和他的对话,觉的这不就是他在整事吗?难怪同修说他不配被救了。就在我想放弃救他的时候,做了个梦:发大水了,我从屋里跑出来一看,一片汪洋,只有村书记S在水里拼命游呢,我就叫他快点出来吧,刚要去拉他,就醒了。

是慈悲的师父让我别放弃他。

在学法时,看到师父说:“除了几个邪恶转生来的首恶之外,不把人当魔,人是被它绑架的。”[1]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点悟,我就向内找:我还有保护自己的为私为我的心,所以才会对村书记S形成了观念。

师父说:“度众生 观念转 败物灭 光明显”[2]。既然师父说了所有世人除了几个首恶和作恶多端不肯改悔的人,世上的生命都是等着被救度的生命。救人不能掺進个人的情感和观念,不放弃任何一个生命,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给人机会,能不能得救那是各人的选择。从那以后,我都会找机会给S讲真相。

我父母都八十多岁了,就因为我家修炼法轮功,村干部不给他俩办低保。我父亲就怨恨村书记S。我劝父亲:“咱们是修炼人,要慈悲对待众生才对。再说也不一定都是他的问题,等我有时间去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决定的。”有一次,我先给他讲真相,当说到我父母办低保的问题时,他说:“这不是我的问题,得去找县里的民政局。”我说:“好,过段时间我去找。”

我说去一直没去,又拖了一段时间。

就在这段时间里,S为我父母的事去找了民政局。回来他给说了这个过程:他对民政局的人说:“这老M家人还没办低保呢。”对方说:“他家炼法轮功,怎么办哪?”他说:“那你有规定吗?你拿不出规定,你说我这当书记的怎么给人家解释呢?我就只能告诉人家是民政局不给办。如果明天他家姑娘就把老太太送民政局来,往这一放,你们还想办公啊?”民政局的人一听,就说:“那你就给办吧!”

因为在此期间我父亲去世了,S就主动给我母亲和我丈夫办理了低保。

当我把他的变化告诉同修后,有的同修提醒我,还是要谨慎对待,说他这是为了拉人情。

二零一九年五月,明慧网发布《通告》,美国政府将严格审核赴美签证,对迫害人权及宗教的人、迫害法轮功的人,拒发签证,拒绝入境。据评论,国际社会已从对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呼吁,走向实质性的拒绝签证了。明慧网还更新了迫害法轮功的中共恶人名单,“恶人榜”上的恶人已超过十万人。

看到这个消息时我已经离开农村進城了。但我想我还得给S讲真相,救他,就打电话与他联系,说有好事要告诉他。当想给他看真相光盘时,却有一种无形的压力,似乎有声音在告诉我:“他会举报你!”我就坐下来发正念,求师父加持。这些想法就没了。

见到S,我给他看了视频。又告诉他:“我今天完全是为了你好,这是世界形势的变化,中共灭亡是天意,谁也阻挡不了。”又给他讲了许多真相,告诉他:“这是大法师父慈悲你,点化我,让我救你。尽管很多坏事你是被迫干的,但是你直接参与了迫害,你就是犯罪了,你就要弥补。怎么弥补?首先要写个声明,真心退出邪党的组织;第二,告诉你的家人、亲友三退保平安;第三,你把所知道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所有人的姓名、手机号告诉我,我们打电话救他们。”

二零一九年,市里公安警察大面积绑架大法弟子。S说他来市里办事,要来我家,我没让他来。我说:“现在是非常时期,我去见你吧。”虽然答应见他,但我犹豫:“这个时候他来干啥呢?去不去见他呢?”最后决定去见面。我就和同修说了去给村书记讲真相的事,让她帮我发正念。同修提醒我:“这个时期他找你,你一定要谨慎。”

见面后,我给S讲了更多真相。最后他说,他这次進城是去车站送他的亲属回家。他又告诉我说,县里国保大队长为了推责任,前几天想让他把村里一位在外地打工的村民炼法轮功的事,告诉这位学员打工那地方的派出所。说这样县里的国保就省事了。他说他没有同意,对县国保大队长说:“你这么整,他在那就待不下去了,他就要去别的地方。他换了地方,那你还能怎么办?我就给挡住了。”

我听了,马上肯定和鼓励他,我说:“你这样做就对了。”

二零二零年五月中旬,S来电话说他来市里办点事,要来我家看我妈妈。他来了,说:“大法太好了,稻田里的活谁都知道,我这个年龄的能和那些年轻人比吗?就在关键时候,我想起来你告诉我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天天在心里念这九个字。结果我和那些年轻人一样,一直坚持下来了。”他说,他还对一起干活的人说:“我是屯里的书记,我们屯有炼法轮功的,对法轮功最了解,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

我借着他的话题,又给他讲了疫情是淘汰邪党份子的,谁跟邪党走的近,谁就遭殃。他听后,发自内心的说:“共产党真的是要完蛋了。现在的疫情,共产党说的都是谎话。明明各地都有了,硬说‘清零了’。”

我每次给他讲真相,都忘了给他真相U盘。这一次我没忘,给了他真相U盘和真相护身符,又给他讲了写“郑重声明”和退党声明的必要,他说:“那你帮我写吧,我签字。我退出中共邪党。”

我帮他写好声明又去找他,让他自己念了两遍后他说:“行!行!”

当他工工整整的在两份声明上签完名字后,发自心底的对我说了一句:“真心感谢你!”我说:“你感谢大法师父吧!”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新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