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从医中修自己救世人

更新: 2021年01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八日】修炼法轮大法前,我已经结婚生子,工作由乡村调入省城的部队医院工作,生活也算安逸。可不知怎么,在静下来时我经常陷入沉思: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在当今变异扭曲的社会,应该按照什么样的准则去生活?我活的并不快乐。

一九九七年末,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并修炼了法轮大法。那年我二十八岁,孩子刚两岁。得法后的激动和欣喜,如拨云见日,找到了人生的方向,知道了做人的准则,那就是按照真、善、忍这三个字做一个好人。那时早晨到炼功点炼功,到学法小组学法,周末参加集体洪法活动,日子过得充实而快乐,这样美好的日子过了一年多。

一九九九年七月风云突变,江氏集团针对真善忍的迫害打破了这祥和与美好,自二零零零年三月至今,我曾被单位送進女子戒毒所迫害,两次关進洗脑班。二零一二年,丈夫退役离开部队回到家。他担心我再次被单位迫害,我选择离职。二零一四年,我应聘任职于一家医院,二零一五年八月因“诉江”被非法拘留,遭单位辞退。

一路走来,无论发生了什么,我坚修大法的心从未动摇,慈悲的师尊也时时保护着弟子。

二零一七年,我应聘来到现在工作的这家医院,这是一所医养结合的护养院,我成为这里的医生。

该医院的人生病了,静脉输液医院可从销售方提成,所以L主任经常提醒我们:只要家属同意,能输液的不给病人吃药。我当然不能听他的,能用口服药治疗的尽量不输液。时间长了,家属都信任我,而其他医生一跟家属提打针,家属就恼火。

平时我对老人细心负责,不怕麻烦。有几次,其他医生漏诊、误诊的事故被我发现后及时纠正过来。一次一个老人发烧、喘憋,化验后,一位医生就按感冒合并心衰治疗。我值班时,对该病人做了详细听诊,发现他的左肺下叶呼吸音微弱,给他做了肺部CT检查。结果是左肺占位性病变(疑似肺癌)。有一天我值主班,另一个女同事是副班。一个老人来了,说自己腿痛。那位女同事给老人查看后说没啥事。我抽空过去,把老人的腿抬起来一看,左脚自脚踝处向下耷拉着,脚踝处红肿,用手一捏有碎骨声,我感觉是骨折了,找外科会诊,确定是骨折。还有几次类似的事情,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因为我工作认真负责,善待他人,护工有事也愿意找我,为以后讲真相打下了基础。

去年下半年我开始给这里的医护人员和护工讲真相,多数是给护工讲。每次值夜班,等熄灯后,我来到老人房间,跟护工单独讲,效果较好,后来借发明慧台历讲真相,效果更好,大部份人都喜欢,并摆在房间里。

开始我有顾虑,担心医护人员发现后出现麻烦,因为他们很多人还不了解真相。不过我很快消除了怕心,因为这是众生明白真相后的选择,我应该感到欣慰才是。现在发现,凡是房间摆放真相台历的,护工本人越来越漂亮、祥和。

武汉疫情发生后,明白了师父的正法形势变化之快,救人的紧迫,我加大了讲真相的力度。每次我值夜班时都会给同事和病人讲真相。但每次讲真相前我都会觉的有种压力,就不断调整状态,加强正念,解体邪恶因素的干扰。平时也不敢放松,尽量多学法,发好正念,基本都能讲到位,讲一个退一个(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他们有的发自内心表示感谢,有的虽然没完全明白,但还是选择“三退”,因为他们相信我是真心为他们好。

对于一些老人,明白的、能交流的我也不想错过。一位老人,平时子女很少来看他,每次查房,我都去房间里看看他,和老人聊一会儿。后来一段时间,他進食困难,快不行了,我想得跟他讲真相,不能留下遗憾。

一天早上我查房,進到老人房间里,握着他的手关切的询问他:“您还好吧?”老人哽咽着断断续续的说:“这里的大夫就你对我好,别人查房,只是站在门口看一眼,连屋都不進。”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修真善忍,对谁都要好。他接着说他有个亲戚也是炼法轮功的。以前曾让他退党,他没退。我就借机说:“您那个亲戚是为您好,您把那个党退了吧,退了保平安。”老人点头说好。于是我给老人起了一个名字,征得老人的同意退出了邪党。他说:“谢谢!”我为老人最终的选择而欣慰。

护养院的医生归内科管理,我总惦记着给内科A主任讲真相,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一天,听我讲过真相并“三退”的女同事跟我说,你以后不要跟护工讲,现在护士、L主任都知道你在给人讲法轮功真相,让人三退呢。

L主任胆子小,遇事好推责任。我是A主任聘来的,他推到A主任那里去了。很快,A主任打电话叫我过去一趟。我心想:这工作可能干不长了,正好利用这个机会跟她讲真相吧。虽然这样想了,但心里还是有点紧张,手心有点发凉。没想到A主任并没有责备我,而是握着我的手关切的说:“以后别跟护工讲了,法轮功好,就自己炼吧。”我立刻不紧张了,说:“主任,你要有压力,我就辞职不干了。”她说:“你好好干,没事的。”我随即自如的跟她有问有答讲了真相,最后我给她起了名字“三退”,她点头同意。

救人的过程也是修心、放下观念的过程。比如有个护士,因为我刚来,业务不熟练,她总是刁难我,我就不喜欢她。开始没想跟她讲真相,后来得知她要辞职了,我就想:作为修炼人,救人不能有分别心,师父讲了:“挑选不是慈悲”[1],我就决定找机会给她讲真相。一次,我跟她对班,我点了外卖,把她叫到我的办公室,和她聊了一会儿就直奔主题跟她讲真相。她听的很认真,不断点头。基本真相讲完之后,我真诚的说:“我跟你说这些,就是为了让你平安。”她很感动,说:“谢谢姐!”并同意退出了她加入过的邪党组织。

还有一个护工,人很自私,对老人不好,还跟老人家属要小费,给老人开药后不给老人吃,卖给其他老人赚钱。我心里真看不上她,不想给她讲真相。但是冷静下来用法衡量,我不能因为她的这些毛病就不去救她,当初我们哪个不是师父从地狱中捞起来的?我决定给她讲真相。一天,房间里只有她自己,我就去给她详细讲了大法真相,并给了她一本台历。没想到她欣然同意“三退”了。现在,那本台历仍然摆在她的房间里,我发现,从那以后她对老人的不好行为有所收敛。

救人的路,真的是师父已经安排好了,就看我们能否意识到救人的紧迫,突破自我,放下怕心、安逸心、惰性,真正用心去实践,救人的门就会一扇扇敞开。

当然救人是很辛苦的,需要保持正念,需要考虑如何针对不同的人对症下药,需要学好法,发好正念,但是师父说过:“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2]。修炼就是吃苦来了,真正在法上提高后的愉悦,众生得救后的快乐,是常人无法理解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