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云南法轮功学员222人次遭中共迫害

更新: 2021年03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二零二零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爆发,疫情蔓延全世界。大疫之下,中共继续残酷迫害法轮功。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二零二零年,云南法轮功学员至少有222人次遭中共迫害。

'图1:2020年云南省法轮功学员222人次遭中共迫害'
图1:2020年云南省法轮功学员222人次遭中共迫害

上图显示,二零二零年,云南有26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68人次被绑架,51人次被非法抄家,骚扰45人次以上,有7人被送洗脑班,非法庭审20场、庭审25人。

迫害形式主要以绑架、非法抄家和骚扰为主,迫害地区主要集中在省会城市昆明。二零二零年全省共有68人次遭绑架,昆明占了48人次。还出现了一人被多次绑架的情况,被绑架的均是70岁高龄以上的老年法轮功学员,昆明市81岁高琼仙老太、74岁童先珍老太都被绑架三次。昆明东川区张兴玉老人一家十口人被同时绑架,最小的才2岁。此外,去年全省非法抄家51次,昆明占了43人次,昆明市西山区海口镇仅9月份就对辖区内多位法轮功学员抄家,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抄家多次。

二零二零年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大搞“清零”活动,许多法轮功学员包括家属都受到不同程度的骚扰,明慧报道出来的只是极少的一部份。云南全省被骚扰迫害45人次,昆明占30人次。昆明市嵩明县自九月份以来多位法轮功学员包括家属都遭到当地政法委、610、社区、派出所人员的骚扰。

全国被非法判刑人数,云南省第八位,昆明市第二位

二零二零年云南全省被非法判刑人数居全国第8位,有26人被非法判刑,这是云南省历年被非法判刑迫害的人数首次进入全国被迫害最严重的前十个省份。前七位分别是辽宁省68人,山东省、四川省各57人,河北省56人,吉林省50人,湖北省35人,天津市32人。而昆明市则成为全国149个统计了判刑人数城市中排名第2位的城市,有16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仅次于陕西省宝鸡市的18位。昆明市已经成为了被非法判刑迫害最严重的城市。

'图2:2020年云南各类迫害情况与2019、2018年对比图'
图2:2020年云南各类迫害情况与2019、2018年对比图

根据对2020年以及2019年和2018年三年云南省各类迫害情况的比较,去年云南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人数(次)均多于2019和2018年。2020年综述统计中不再将非法批捕,非法构陷至检察院、法院两项被迫害情况纳入统计,因此统计的被迫害总人数(次)没有2019年多,但就上表所列的7种迫害类型看,2019、2020年两年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均呈上升即更严重趋势。

云南是一个多民族省份,民族聚居地较多,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延伸至这些少数民族聚集地区。而昆明市作为云南省的省会,有7个市辖区、1个县级市、3个县、3个自治县,是迫害主要集中的地区。

表格一:2020年云南省各地被迫害情况统计表

昆明玉溪楚雄红河曲靖文山西双版纳宣威保山合计
非法庭审182211125
非法判刑1633111126
非法绑架48356668
非法抄家4331451
骚扰迫害3059145
关洗脑班77
合计16216109912211222

一、非法判刑26人

表格二:2020年云南省被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情况简表

姓名性别年龄区县参与迫害法院判刑月非法刑期法庭非法罚金65岁以上
史美玲昆明市西山区西山区法院2月三年六个月
张钟一66岁昆明市西山区西山区法院4月3日一年七个月2000元66岁
陈新文54岁昆明市上半年一年六个月
任惠萍玉溪市红塔区江川县法院6月9日四年
张亢玉溪市红塔区江川县法院6月9日四年
李谦50岁昆明市西山区西山区法院4月24日五年10000元
邰惠50岁西双版纳勐腊县五华区法院7月22日一年
何莲春50岁红河州石屏县建水法院8月24日四年2000元
杨靖波64岁昆明市安宁西山区法院7月27日三年10000元
李家周42岁宣威市龙场镇四年15000元
武存仙65岁昆明市安宁一年五个月3000元65岁
倪会仙68岁昆明市安宁一年五个月3000元68岁
徐丽娟57岁楚雄市大姚县法院下半年两年
毕朝清80多岁玉溪市通海县江川县法院8月一年监外执行
张水兰66岁昆明市西山区法院8月5日三年10000元66岁
马瑾瑜楚雄市大姚县法院9月16日一年
韩震昆55岁昆明市官渡区勐腊县法院下半年四年40000元
肖玉霞58岁昆明市官渡区五华区法院12月四年6000元
邱安46岁昆明市官渡区五华区法院12月三年
王美玲66岁楚雄市五华区法院12月三年半5000元66岁
柴茂荣69岁昆明市官渡区五华区法院12月三年半5000元69岁
林海英54岁昆明市官渡区五华区法院12月三年
李瑞华78岁昆明市官渡区五华区法院12月缓刑78岁
白海英昆明市盘龙区西山区法院12月三年
况德英昆明市西山区法院12月不详
董云仙78岁文山市文山市法院12月三年78岁

二零二零年,云南有26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昆明市16名,其中昆明市法轮功学员韩震昆在西双版纳州景洪市被绑架,后被勐腊县法院非法判刑四年,法庭非法罚金40000元。宣威市法轮功学员李家周被昆明市西山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法庭非法罚金15000元;同时被非法判刑的昆明市安宁法轮功学员杨靖波,被非法判刑三年,罚金10000元。昆明法轮功学员李谦,被西山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法庭非法罚金10000元。昆明市西山区法院,仅2020年一年,就借法庭非法罚金之名,抢劫法轮功学员钱财53000元。

二零二零年中共云南法庭非法罚金121000元,警察勒索45800元。而中共警察在非法抄家时对法轮功学员个人物品的掠夺不计其数,无法估价。在被非法判刑的学员中,65岁以上法轮功学员9名,80岁以上的1名,70岁以上2名,除80多岁的玉溪法轮功学员毕朝清被判一年监外执行、78岁昆明法轮功学员李瑞华被判缓刑之外,其他6名均被判1年5个月至3年6个月不等的实刑。

◎曾陷冤狱十一载 昆明韩震昆再被非法判刑四年

昆明法轮功学员韩震昆,二零一九年九月,送三名装修工人到西双版纳州景洪市,被景洪市国保警察绑架。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日,勐腊县法院对韩震昆非法视频开庭,七月三十一日,法院不顾事实,只根据勐腊县检察院依据勐腊县勐龙镇景龙村岩温的诬告,以韩震昆修炼法轮功、在路途中给三名装修工人播放法轮功音乐、公安国保警察抢劫的私人物品作为“罪证”,以及韩震昆由于修炼法轮功被判过刑为由,对韩震昆非法判刑四年,勒索罚金四万元。

韩震昆,男,五十五岁,原云南省网球运动队队员,一九九一年转业到昆明锦华大酒店做服务员。二零零三年,因修炼法轮功被迫辞职。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后,韩震昆曾经两次被邪党人员绑架判刑,入冤狱十一年,这次是他第三次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三日,韩震昆与妻子郭娟在家中,被昆明市五华公安分局国保警察以他俩制作法轮功真相资料为由,绑架。随后,韩震昆被昆明中院非法判刑七年;妻子郭娟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六日下午,韩震昆和家人及来家的法轮功学员正在阅读法轮大法著作《转法轮》,突然被西山区国保大队队长邱学彦带着警察王中芳、温永祥以及两个自称是昆明市公安局的便衣警察,一伙五人,闯进家中绑架(其他法轮功学员登记后释放)。并抢走了大量私人财物,其中印有法轮大法真相文字的人民币一万八千元。一年后,韩震昆的父亲方得知儿子韩震昆已被非法秘密判刑四年。

韩震昆仍在狱中时,他的父母于二零一七年先后去世,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就这样在被中共的迫害中破碎。

◎遭十五年冤狱迫害 红河州何莲春又被枉判四年

红河州蒙自市法轮功学员何莲春女士,五十岁,蒙自县文澜镇高家村人,曾两次被非法判刑,遭受十五年半冤狱迫害,二零一九年二月出狱后到昆明打工,九月份又被蒙自市国保大队警察在昆明绑架,并强迫送回红河州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二日,建水县法院对何莲春非法开庭。八月二十四日,建水县法院不顾辩护律师所诉“本案不存在犯罪事实,立案侦查、提起公诉都是违法的”辩护意见。最终以何莲春两次被非法判刑,以检察院指控的何莲春从法轮功学员王汇真家中出来后在昆明市西华小区被蒙自市警察抓获,查获手机一部,里面存有法轮功资料为所谓犯罪证据,以莫须有的罪名对她非法判刑四年,罚款2000元。

此前,何莲春连续两次被判刑累计十七年。二零零一年十月,何莲春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被610、国保警察构陷,二零零二年七月九日被红河州中级法院非法判重刑七年,提前一年半出狱;二零零九年何莲春又被蒙自县610绑架到洗脑班“转化”迫害,由于何莲春不放弃大法修炼,又被红河州中级法院非法判重刑十年,610不法分子还强迫何莲春丈夫与她离婚,拆散了她幸福美满的家庭。

何莲春无论是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或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由于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曾经被警察和包夹(专门看守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多次殴打、戴十公斤重脚镣、关禁闭、被“严管”罚坐长约二十多公分,宽约六公分多的“小小凳子”上、不让上厕所(致使小便常解在裤子上)、不让写信、不让购物,不让会见家人等;被穿“紧束衣”(捆绑、限制手脚活动的衣服)、开批斗会、野蛮灌食、灌药达上百次,致使口腔、鼻腔溃烂、流血,牙齿松动,掉落一颗大牙和一颗门牙,出现胃痛,吃饭困难,一吃刺激食物,胃就疼痛厉害,导致两次迫害后病危而住院。

何莲春的母亲在知道她的情况后,由于牵挂女儿,常常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身体渐渐衰弱,于二零一七年在思念何莲春中去世,终年七十岁。

◎西山区法院非法对四名法轮功学员判刑,罚金共31000元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三日,昆明市西山区法院非法对昆明法轮功学员杨靖波(男,六十四岁)、武存仙(女,六十五岁)、倪会仙(女,六十八岁)以及宣威在昆法轮功学员李家周(男,四十二岁)开庭审理。七月二十七日,法院做出非法判决,对四位法轮功学员均非法判处有期徒刑并附罚金,本案法庭非法罚金共31000元。

昆明市安宁法轮功学员杨靖波、武存仙、倪会仙在小区粘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干胶,并向住户赠送“天赐洪福”真相小册子,遭安宁市金方街道办事处不法人员诬告,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被安宁市国保警察绑架。在绑架杨靖波时,不法警察绑架了在杨靖波家的法轮功学员李家周(男,四十二岁,云南宣威市龙场镇浓场村人,在昆明打工),同时抄了家,抢劫了大量法轮功书籍、真相资料私人物品;又到李家周家里抢走了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及真相资料。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三日西山区法院对四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七月二十七日作出非法判决,不理会辩护律师所述:当事人的行为根本构不成违法犯罪的辩护意见。非法对武存仙、倪会仙各判刑一年五个月,罚款3000元;杨靖波判刑三年,罚款10000元;而李家周只因为二零零二年曾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被非法判刑四年,勒索罚款15000元。

◎文山市78岁董云仙老人被非法判刑三年

云南省文山州文山市78岁老太董云仙,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一日在砚山县看守所,被文山市法院非法视频开庭。之后,文山市法院罔顾事实与法律,非法对董云仙老人判刑三年。

董云仙老人,家住文山市卧龙社区。二零二零年六月三十日早上九点左右,董云仙老人在文山市下沙坝农贸市场住宿楼发资料时,被绑架,带到文山市卧龙派出所。

当天上午十点多钟,文山市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陶正武带着十多个警察、国保610及卧龙社区等人员去董云仙家中抄家抢劫。这伙警察给家属出示的是检查证而不是搜查证,但这帮人还是强行抄了家,从家中抢走了两台电脑、两台打印机、大法书、资料等。非法抄家后,不法警察又带着董云仙老人去抄了一个姓付的人的家和董云仙的大姐家,之后把董云仙老人带到卧龙派出所非法审讯、关押。七月一日下午三点多,家人通过电话询问,得知董云仙老人已被非法刑事拘留。七月二日家人接到了文山市公安局开具的刑事拘留通知书,得知董云仙老人被非法关押在砚山县看守所。

十二月一日,董云仙老人在砚山县看守所,通过视频开庭,家属到文山市法院,法院未给董云仙老人指定律师。面对公诉人对自己的指控“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董云仙老人要求法庭出示证人和视频证据,法官无视,不予理睬。董云仙老人要求出示认定×教的法律,法官也不理会。

整个所谓“庭审”就是法院、检察院一言堂,草草走过场。不仅如此,法官还多次打断董云仙老人为自己的合理辩护。同时,法院还威胁家属,说(董云仙)不认罪要重判,认罪态度好可轻判,让家属做思想工作。

之后,文山市法院非法对78岁的董云仙老人判刑三年。

二、非法庭审20场,庭审人数25人

表格三:2020年云南省被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情况简表

姓名性别年龄区县法院辩护情况庭审时间65岁以上
文春福60岁昆明市官渡区官渡区法院援助律师辩护1月9日
张钟一66岁昆明市西山区法院3月4日66岁
张菊香昆明市嵩明县寻甸县法院5月1日
许凤仙
任惠萍玉溪市红塔区江川县法院6月9日
张亢律师无罪辩护
郭玲娜59岁昆明市西山区西山区法院律师无罪辩护6月16日
韩震昆55岁昆明市官渡区西双版纳勐腊县法院律师无罪辩护6月20日
何莲春50岁红河州蒙自建水县法院律师无罪辩护7月22日
邰惠50岁西双版纳勐腊县五华区法院律师无罪辩护7月22日
武存仙昆明市安宁市西山区法院7月23日
倪会仙
杨靖波律师无罪辩护
李加周律师无罪辩护
张水兰昆明市盘龙区西山区法院7月30日
柴茂荣69岁昆明市官渡区五华区法院律师无罪辩护8月6日69岁
11月19日
殷玲玉楚雄市大姚县法院9月22日
肖玉霞58岁昆明市官渡区五华区法院律师无罪辩护11月18日
邱安48岁昆明市官渡区五华区法院律师无罪辩护11月18日
王美玲66岁楚雄市西城区五华区法院律师无罪辩护11月19日66岁
李瑞华78岁昆明市官渡区五华区法院律师无罪辩护11月20日78岁
林海英54岁昆明市官渡区律师无罪辩护
况德英56岁昆明市五华区西山区法院律师无罪辩护11月20日
白海英昆明市盘龙区西山区法院律师无罪辩护11月23日
董云仙78岁文山市文山市法院12月1日78岁

二零二零年云南非法庭审20场,昆明15场,西双版纳州1场、红河州1场,楚雄州1场,文山州1场、玉溪市1场。被非法庭审的25人中,有5人年龄在65岁以上,其中70岁以上的有2人,年龄最大的78岁。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14场,西双版纳1场,玉溪市1场,昆明12场,法轮功学员在法庭上都表示自己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法轮功不是邪教,自己也没有破坏法律实施,要求无罪释放。但在场的公检法人员仍麻木执行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政策,强行走完庭审过程,对法轮功学员草草宣判。

◎五华、西山两法院连续三天非法庭审八位法轮功学员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八、十九日上、下午,二十日上午,昆明市五华区法院对肖玉霞、邱安、王美玲、柴茂荣、李瑞华和林海英母女,非法开庭审理,五场庭审均安排在法院第十四法庭。十一月二十日下午,西山区法院对况德英,二十三日对白海英非法开庭审理。共计八名法轮功学员。

五华区法院在开庭前规定:每位法轮功学员只能两名亲属参加旁听,而且需做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核酸检测,持有核酸检测报告和旁听证方能进入法庭。十一月十八日一早,五华区法院在安检门口就直接拦截了要进入十四法庭的人员,要求出示旁听证和核酸检测报告才能进入法院,并且将两名家属的手机也统一存放。

十一月十八日上午法轮功学员肖玉霞被非法庭审,审判长秦晓迎在开庭前,以律师没有做核酸检测为由,企图让律师独自到另一间法庭,通过视频参加庭审辩护,遭到律师拒绝。

1、肖玉霞(庭审时间:十一月十八日上午九点半 五华法院 审判长:秦晓迎,陪审员:张莉,韦昆)

二零一九年九月六日上午十点左右,肖玉霞在自己家中被五里多派出所及官渡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约七、八人闯入家中绑架,同时抢劫了大法书籍及师父法像等贵重物品。 当日下午,警察又绑架了肖玉霞的丈夫汤文祥,后汤文祥由于身体原因被取保候审。肖玉霞被非法关押在昆明市看守所。

肖玉霞在法庭上说明当日闯入家中的人既未着警服,也未出示搜查证和身份证明,她打开门后被一拥而入的人直接按倒在地,当时整个人都已经蒙了,不知发生了什么。在此情况下,这伙人直接实施抄家搜查,律师指出这违反公安机关办案程序——先立案,再搜查。同时,管辖地问题也不符合刑事诉讼法对管辖地的要求。庭审过程中,律师的合理要求多次被法庭无视,律师当庭申请审判长秦晓迎回避,但法庭仍不理会。庭审期间几次休庭,秦晓迎还以旁听的家属是本案的证人为由(其实与案件毫无关系)先后要求两位家属退出了法庭。律师的辩护权多次被无理剥夺,因此律师当庭提出退出辩护,庭审休庭。休庭后,秦晓迎仍不甘心,想指定一个律师继续将庭审过程走完,遭到肖玉霞本人拒绝。

中午休庭一小时后,下午一点接着开庭,在十四法庭下午两点的另一场庭审前,又再次休庭。秦晓迎称下午的另一场庭审结束后,还要继续开庭,然而家属一直等到下午的庭审结束,法院已无人时,也没有见到秦晓迎本人,电话也联系不上。十多天后,家属得知肖玉霞被非法判刑四年,罚金六千元。不知何时法院偷偷摸摸的对肖玉霞庭审并草草宣判。

2、邱安(庭审时间:十一月十八日下午两点 五华法院 审判长:和雪芬,陪审员:丁蔓君,罗家民)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三日下午,邱安在自己开的店里向两个来做推销的男子讲真相并赠送真相小册子,被两人恶意举报,后邱安被小板桥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邱安被非法关押在官渡区看守所。公安以他被行政处罚两年内又“再犯案”提出要求公诉机关提请法院重判。

所谓的行政处罚其实根本不存在,事实是二零一八年年十二月十一日下午,邱安在自己经营的店中遭110警察绑架、抄家后送到小板桥派出所,在派出所邱安被两个警察用警棍毒打,还被喷辣椒水。邱安被警察折腾一夜后送拘留所到医院检查时,被诊断为“骨盆、肋骨骨折”,到拘留所后,由于邱安的伤势,拘留所害怕出事拒收。

律师当庭指出:邱安并未受过行政处罚,不存在两年又犯案一说。公安所称的行政处罚实质是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一日邱安被抓到小板桥派出所遭到警察殴打。然而所有的证据恰恰证明他十二月十一日之后一直在医院治疗,并未在拘留所接受所谓的行政处罚,而且处罚决定(公安事后补的)并未送达,就不存在有处罚一说。俩个举报者都未出庭,无法证实公诉机关指控的宣扬邪教的东西。邱安本人当庭也表示自己没有罪,信仰法轮功、讲法轮功好都是合法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是普世皆知的真理。庭审结束,法庭没有当庭宣判。但审判长和雪芬在庭审开始前就以邱安的家人是本案的证人(与本案无任何关联)为由,将唯一的一个家属拒之门外。

十一月十八日的两场庭审,最终都是在没有家属旁听的情况下进行的。连法院之前只留给每个庭审的两个旁听名额也被剥夺,所谓旁听证、核酸检测都成了掩人耳目实质却并无用处的东西。邱安最后被非法判刑三年,罚金不详。

3、王美玲(庭审时间:十一月十九日上午九点半 五华法院 审判长:秦晓迎,陪审员:张莉,韦昆)

二零一九年六月九日,王美玲在昆明市官渡区牛街庄向两个未成年讲三退并赠送真相小册子,被两人举报。十多天后,官渡分局、牛街庄派出所警察到楚雄市绑架王美玲(王美玲系楚雄州楚雄市人),在王美玲回家上楼时将王美玲绑架,并从包中翻出家门钥匙闯进家非法搜查、抄家,之后王美玲被非法关押在昆明市看守所。

王美玲当庭表示自己没有罪,公诉机关指控所谓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是构陷行为。王美玲多次要求公诉人说明什么是邪教?这是本案的关键。同时说明自己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是最正的,自己的行为合法,办案质量终身负责。面对王美玲的提问,公诉人也明确回答什么是邪教他也解释不了,但仍重复中共邪恶对法轮功的抹黑。当王美玲说中国政府认定的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时,公诉人与法官均不作声。但是当王美玲要继续进一步讲清法轮大法真相,揭穿中共抹黑法轮功的造谣时,审判长秦晓迎都多次打断,不让王美玲说。同时,王美玲多次要求证人出庭,当庭对质,也均被秦晓迎无理拒绝。

最后王美玲仍被五华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罚金五千元。

之后五华法院又对柴茂荣、李瑞华和林海英母女非法开庭,并于几日后做出了判决,而西山区法院也对况德英、白海英非法庭审,很快也做了非法判决。

三、绑架68人次(其中42人次被同时抄家)

二零二零年,云南法轮功学员共有68人次被绑架。昆明市东川区吴朝坤女士3月份被行政拘留十五日,回家后,十二月再次被绑架,关押至今,目前得知已被非法批捕。文山市两位七十岁以上的法轮功学员彭云奎、任怀萍,五月份被非法抄家、绑架,回家后,九月份再次被非法绑架,非法关押至今。

'图三:2020年云南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人次按月统计'
图三:2020年云南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人次按月统计

表格四:2020年云南法轮功学员68人次遭绑架情况简表

姓名性别年龄区、县被绑架时间绑架单位被非法关押地抄家更多
杨德英71岁昆明市西山区2月1日海口派出所当晚回家
殷玲玉楚雄市2月16日楚雄市国保大队楚雄州看守所
严玉琼40多岁昆明市3月1日昆明市看守所
王明谦(夫)昆明市五华区3月3日月牙塘派出所、五华国保、春之城小区物管抄家
刘玉梅(妻)昆明市五华区3月3日月牙塘派出所、五华国保、春之城小区物管抄家取保候审
杨惠兰79岁昆明市3月14日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区国保大队永昌派出所抄家当晚还去指认现场,已回家
曹素珍78岁昆明市3月14日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区国保大队永昌派出所抄家当晚还去指认现场,已回家
吴姓昆明市3月22日抄家与孔姓学员系夫妇,家中只有还在读书的儿子
孔姓昆明市3月22日抄家
高琼仙81岁昆明市西山区3月23日西山区国保大队、金家和派出所金家和派出所抄家看守所拒收,两天后3月25日晚回家
10月27日金家河派出所金家河派出所
11月3日安宁国保大队、安宁连然派出所安宁连然派出所看守所拒收回家
李玲珍50多岁玉溪市3月23日抄家已回家
吴朝坤40岁昆明市东川区3月26日东川公安局、国保大队、新村派出所东川木树朗拘留所抄家行政拘留15日后回家
12月7日东川区国保大队、新村派出所昆明市看守所抄了店子
吴朝千37岁昆明市东川区3月27日东川公安局、国保大队、新村派出所东川木树朗拘留所行政拘留8天后回家
童先珍74岁昆明市五华区3月24日五华区国保大队、海源派出所海源派出所抄家第二日25日凌晨回家
3月30日海源派出所海源派出所到医院体检,当晚12点多回家
4月1日海源派出所海源派出所送市看拒收,罚保证金,取保候审一年
晋爱泽70岁昆明市五华区4月8日普吉派出所普吉派出所抄家在派出所晕倒后第二天送回家
杨能文83岁昆明市五华区4月15日马村派出所抄家取保候审回家
安顺莲71岁昆明市五华区4月15日马村派出所抄家取保候审回家
祝琼仙昆明市五华区4月16日五华区国保大队、大观派出所大观派出所抄家凌晨3点半回家,第二日又去派出所办取保候审
赵医生红河州泸西县4月25日当地610、国保大队蒙自看守所
陈云丽红河州泸西县4月25日当地610、国保大队蒙自看守所
黄二囡红河州泸西县4月25日当地610、国保大队蒙自看守所
袁三囡红河州泸西县4月25日当地610、国保大队蒙自看守所
老囡红河州泸西县4月25日当地610、国保大队蒙自看守所
毕朝清70多岁玉溪市4月28日玉溪市通海县国保大队、四街派出所四街派出所9.25抄家威胁恐吓要去法院起诉
邱安46岁昆明市官渡区5月11日小板桥派出所小板桥派出所抄家
鲁菊英80岁昆明市盘龙区5月12日金沙派出所、盘龙区国保大队金沙派出所抄家第四次抄家,女儿担保后取保候审回家
杨淑仙79岁昆明市五华区5月13日文林派出所、街道居委会、单位人员文林派出所抄家看守所拒收,回家
朱忠富楚雄市5月14日楚雄市国保大队楚雄市看守所
李卫萍楚雄市5月14日楚雄市国保大队楚雄市看守所
王国华楚雄市5月14日楚雄市国保大队楚雄市看守所
彭云奎70多岁文山市5月13日文山市国保大队抄自家,女儿家当天放回家
9月份文山市国保大队文山市看守所
任怀萍70多岁文山市5月13日文山市国保大队抄家当天放回家
9月份文山市国保大队文山市看守所
赵隆平50岁昆明市盘龙区5月15日小坝派出所、盘龙国保大队昆明市看守所抄家6月15日已经批捕
郭春秀55岁玉溪市通海县5月19日通海县国保大队玉溪市红塔区看守所抄家
王春梅57岁红河州开远市5月27日开远市公安局红河州看守所抄家6月10日被批捕
段旭英68岁昆明市西山区6月3日海口派出所抄家图谋关押未遂,取保候审回家
汤秋媛昆明市6月25日西山公安分局、大观楼派出所昆明市看守所抄家7.31被批捕
董云仙78岁文山市6月30日卧龙派出所、文山市国保大队砚山县看守所抄家
付琼荣68岁文山市6月30日卧龙派出所、文山市国保大队抄家已回家
张姓50岁左右昆明市五华区7月14日马村派出所,五华区国保大队安宁太平拘留所抄家行政拘留5天后回家
熊祥玉78岁昆明市7月24日月牙塘派出所月牙塘派出所抄家非法拘留24小时
8月13日金星派出所抄家未绑架
11月1日警察到家告知取保候审未绑架
刘树双昆明市晋宁县9月21日
张兴玉74岁昆明市东川区9月29日东川区拖布卡派出所、新村派出所拖布卡/新村派出所抄家第二天晚上回家
10月5日东川区国保大队、新村派出所禄劝县反×教基地
张富荣昆明市东川区9月29日东川区拖布卡派出所、新村派出所拖布卡/新村派出所抄家第二天晚上回家
10月5日东川区国保大队、新村派出所禄劝县反×教基地
张富家昆明市东川区9月29日东川区拖布卡派出所、新村派出所拖布卡/新村派出所抄家第二天晚上回家
10月5日东川区国保大队、新村派出所禄劝县反×教基地
张富兵昆明市东川区9月29日东川区拖布卡派出所、新村派出所拖布卡/新村派出所抄家第二天晚上回家
10月5日东川区国保大队、新村派出所禄劝县反×教基地
张富城昆明市东川区9月29日东川区拖布卡派出所、新村派出所拖布卡/新村派出所抄家第二天晚上回家
10月5日东川区国保大队、新村派出所禄劝县反×教基地
张富功昆明市东川区9月29日东川区拖布卡派出所、新村派出所拖布卡/新村派出所抄家第二天晚上回家
10月5日东川区国保大队、新村派出所禄劝县反×教基地
王朝平昆明市东川区9月29日东川区拖布卡派出所、新村派出所拖布卡/新村派出所抄家第二天晚上回家
10月5日东川区国保大队、新村派出所禄劝县反×教基地
李先翠昆明市东川区9月29日东川区拖布卡派出所、新村派出所拖布卡/新村派出所抄家第二天晚上回家
王庭茹5岁昆明市东川区9月29日东川区拖布卡派出所、新村派出所拖布卡/新村派出所抄家第二天晚上回家
张农慈2岁昆明市东川区9月29日东川区拖布卡派出所、新村派出所拖布卡/新村派出所抄家第二天晚上回家
王瑾58岁昆明市安宁10月27日安宁国保大队昆明市看守所抄家
刘宜君楚雄市11月4日楚雄市国保大队当晚取保候审回家

◎张兴老人一家十口遭绑架、审讯,又送洗脑班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九日晚七点多钟,昆明东川区拖布卡镇七十四岁张兴玉老人一家十口人被拖布卡派出所和新村派出所警察闯入家中绑架、抄家,连夜分别在两个派出所审讯关押,直到第二天晚上十点多钟才放回家,被绑架的人中,年龄最小的才两岁多,是张兴玉老人的小孙女。

张兴玉老人是昆明市东川区拖布卡镇格勒村村民,他家是个大家庭,这次家中突然闯入二、三十个警察,在家中又抄家、又绑架的,使一家老小都受惊不小。不仅张兴玉大爷本人供的师父法像、阅读的大法书籍被抄走外,在几个小家的法像和大法书也被抄走。这次被警察从家中带到派出所审讯的人有:张兴玉、张富荣(大儿子)、张富家(三儿子)、张富兵(四儿子)、张富城(六儿子)、李先翠(六儿媳)、张富功(七儿子)、王朝平(姑爷)、王庭茹(孙女,五岁多)、张农慈(孙女,两岁多)。

一家十口人被分别在拖布卡派出所和新村派出所被非法审讯,当晚都关在派出所的审讯室,直到第二天九月三十日晚上十点多才放回家,还是因为派出所强迫让交了三千元保证金才得以放回。

紧接着十月一日就是中秋佳节,本该团圆过节的一家人因为警察的抄家和绑架,都担惊受怕、郁郁寡欢,尤其是三儿子张富家,一直惊魂未定、沉默寡言,受到的打击很大。而最令人不解的是,这次的抄家、绑架及审讯没有任何的理由,两个派出所都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书,包括搜查证、传唤证等。

十月五日一早,东川区国保大队以及新村派出所警察又到张兴玉老人家,将他们一家除了儿媳和孙女,其他七人全部绑架到禄劝县的所谓反×教基地,看中共栽赃法轮功的自焚伪案。当天中午十二点多到禄劝,晚上十二点多才回到家。

◎81岁高琼仙老太三次遭警察绑架

高琼仙老太,时年已八十一岁高龄,原是昆明市交电公司退休职工,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疾病痊愈,身体健康。然而在二零二零年,却三次遭到警察的绑架。

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三日中午十二时左右,昆明金家和派出所向姓所长、李姓警察闯入高琼仙家中,其中一个警察一边叫着“杨德英”的名字,一边将所谓搜查证晃了一下,高琼仙要求向姓所长出示证件时,他拿出身份证晃了晃,其他警察就开始非法抄家,抢走了法轮功师父法像和一些经文。随后,不让高琼仙说话,警察就将她绑架到金家和派出所审讯、拍照,做笔录。

期间,高琼仙被警察恐吓,说:多处监控里有她的录像。随后,警察将高琼仙押到医院体检后,送到昆明市看守所关押。由于高琼仙已八十一岁高龄,看守所坚持拒收,警察又把高琼仙押回派出所,直到二十五日晚上,向老人的家人勒索一千元后,才将老人放回家。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七日十一时左右,昆明市金家和派出所一个警察(曾经绑架过高琼仙老人的警察),敲开高琼仙家的门,得知高琼仙在家后离去,随后他通知了同所的一个警察和一名协警再次闯进高琼仙老人家中。

警察说高琼仙老人曾经几天前到安宁散发法轮功传单,要高琼仙老人到派出所问话。高琼仙老人拒绝到派出所,说: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讲。随后一个警察强行扭手推拉,把她拉上警车。到派出所后,高琼仙老人又遭到警察粗暴审讯作笔录,高琼仙老人平和耐心的和审讯自己的警察讲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变化情况,讲大法的美好,讲法轮功遭迫害的真相,讲法轮功为什么要讲真相。最后做完笔录,警察要送高琼仙老人回家,高琼仙老人说:谢谢!我自己坐公交车回去。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三日,昆明安宁市国保大队和安宁连然派出所警察再次敲门进入高琼仙老人家,非法抄家后将高琼仙老人劫持到安宁市连然派出所非法审讯,随后把高琼仙老人带到昆钢医院强制抽血体检。之后将老人劫持到昆明市看守所,企图非法关押。看守所拒收,无奈之下,警察勒索老人的女儿一千元,才将老人放回家。

四、非法抄家51人次

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二零年云南除被绑架并非法抄家的42人次外,还有8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非法抄家后,并未实施绑架迫害,昆明市西山区海口镇68岁段旭英老人去年6月被警察绑架图谋关押未遂,又被非法抄家两次。

表格五:2020年云南省遭非法抄家的法轮功学员情况简表

姓名性别年龄区、县被抄家时间抄家单位被抄物品65岁以上更多
王玉兰72岁昆明市盘龙区3月6日盘龙分局、白龙路派出所经文及真相资料、期刊、真相福字、挂历、台历、护身符72岁被非法照相
杨惠兰80岁昆明市盘龙区6月30日盘龙分局国保大队、龙头街派出所法轮大法好挂件80岁普建林、汪瑞琳等四个警察,搜查证上写的是调查落实,其女拍照遭威胁删除
吴朝会45岁昆明市东川区3月27日东川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新村派出所大法书一本、挂件预送拘留所因血压高拒收
张姓50岁左右昆明市五华区5月27日五华区国保大队,马村派出所大法书籍7月16日被非法拘留5天
段旭英68岁昆明市西山区7月海口派出所68岁
9月9日海口派出所
熊祥玉78岁昆明市8月13日金星派出所《正见周刊》78岁
张静如70多岁昆明市西山区9月8日海口派出所大法书籍70多岁
董竹英79岁昆明市西山区9月9日海口派出所师父法像、大法书籍79岁

◎昆明西山区海口多位老年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

二零二零年九月八、九日,昆明市西山区海口镇海口派出所同时对海口多位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已知被抄家的法轮功学员有段旭英、张静如、董竹英,三位均是65岁以上的老年法轮功学员。

1、段旭英被非法取保候审、多次抄家迫害

六十八岁的段旭英是云南水泥厂退休工人,家住昆明市西山区海口镇水泥厂职工宿舍。

二零二零年六月三日早上,段旭英正在海口农贸市场买菜,被两个海口派出所警察当街拦住翻包,并强行带到派出所。在派出所一个女警察在段旭英包里翻出了近七百元印有法轮功真相的钱币,之后警察对段旭英非法审讯,并强迫她按手印。当晚送医院体检身体,监察处出三级高血压,警察仍执意将段旭英拉到距海口六十公里的昆明市看守所企图非法关押。遭看守所拒收后,警察将段旭英拉回海口派出所,勒索了她女儿一千元保证金,办了取保候审,才让段旭英回家。

第二天六月四日警察叫段旭英和她女儿到了海口派出所按手印,叫女儿签字,段旭英不识字就按手印。一个月后派出所又把段旭英和她女儿叫到海口派出所,对段旭英审讯,让她女儿签字,审讯笔录没给段旭英本人。

7月份海口派出所非法到段旭英家里抄家,之后海口镇上的人又来家里,9月9日段旭英又再次被非法抄家。

段旭英之前曾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非法判刑三年半,去年八月份又被非法停发了养老金。

2、董竹英被非法抄家

时年七十九岁的董竹英老人是昆明市西山区海口镇工商银行退休职工。二零二零年九月九日上午十点半左右,海口派出所三男一女,均着便装,到了董竹英老人家,进门就抄家,抢走了大法师父法像和大法书籍等,还有两百元印有法轮功真相的纸币,同时还把董竹英老人的电话簿抢走了。

二零一四年,董竹英老人曾因向世人赠送神韵晚会光盘而被非法判刑三年。回家后,被单位及社保强制扣回在冤狱期间领的养老金约十万两千元。

3、张静如老太被非法抄家、骚扰

时年七十六岁的张静如老太是云南光学仪器厂(后更名为北方光学电子有限公司)退休职工。曾因修炼法轮大法被中共非法判刑四年,在云南第二女子监狱药物迫害,出狱后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康复。近年来七十多岁的老人多次遭到非法抄家、骚扰。

二零二零年九月八日,昆明市西山区海口派出所徐于胜、李国庆(片警,每次都由他领人上门)等人来到张静如家中,对张静如说:“你们的人(法轮功学员)又出去发东西。”之后就开始非法抄家。

九月二十二日,海口派出所徐于胜、片警李国庆一行五个人又闯入张静如家中。警察谎称说农贸市场有人举报张静如使用真相币,逼张静如把真相币拿出来,并说出真相币的来源,威胁不说的话就不还小音箱(炼功用)给她。另一个女警察翻抽屉、搜东西。徐于胜还拿过张静如的手机电话翻看,看她和谁联系,并要挟说以后每天都要来骚扰她,还把张静如的大法书籍等抢走了。

张静如老太被非法判刑被劫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的一监区后,除了高强度的奴工,监狱还不断对张静如精神洗脑,强迫她“转化”、放弃信仰,都被她拒绝。警察王昆鸽曾威胁她说:“不转化,四年后你会淡化的!”之后狱警授意犯人偷偷在张静如的饭里下药,张静如吃完饭后就感到头刺痛,半小时后打瞌睡,睁不开眼睛,耳底也疼。渐渐的,感到记忆力明显减退,不思饮食,全身冰冷,左眼不断流眼泪,目光呆滞,牙床出血,全身无力,体重由刚到监狱时的五十四公斤减到四十二公斤,整整瘦了十二公斤。

二零零四年一月六日,张静如被监狱迫害的身体状况极差,监狱害怕担责任,就给张静如保外就医,然而在女二监的保外就医“证明书”上却诬陷她是炼法轮功所致精神障碍。

张静如从监狱回家后,逢年过节,家中都会有人骚扰,这些都严重影响了她的生活。几年前,张静如的老伴就因为警察的骚扰,在恐慌担心中病逝。大儿子也因为警察的恐吓得了高血压。

五、骚扰迫害45人次以上

二零二零年,中共政法委、610下达了对法轮功“清零”的灭绝指令。云南省法轮功学员及家属也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骚扰迫害,昆明市、曲靖市等地都出现了当地政法委、610人员、社区、派出所挨个骚扰辖区内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昆明市嵩明县自九月以来骚扰多位法轮功学员

自二零二零年九月起,昆明市嵩明县政法委紧跟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打压法轮功的脚步,对全县法轮功学员实施骚扰,已有多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受到威胁、恐吓,上门骚扰,并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不修炼保证,而且连一九九九年看过法轮功书的人都不放过,邪恶至极。给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造成巨大伤害。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六日,政法委的人威胁骚扰王菊珍的不修炼的家人,给家属施压,要求王菊珍到派出所,威胁不到派出所,就要如何如何。他们还非法监视、派人蹲坑、关停手机,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王菊珍。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八日,王菊珍去派出所堂堂正正讲法律,讲大法真相,送《国际追查通告》,拒绝个人信息采集,不配合政法委的迫害。然后,王菊珍堂堂正正回家。

嵩明县政法委长期操控其下属公、检、法单位、街道、社区人员,动用大量人力物力非法监控、构陷法轮功学员,仅二零一九年一年就有七名法轮功学员受到绑架,并关押迫害,六名被冤判。二零二零年又有两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开庭。

◎曲靖市多位法轮功学员遭“清零”骚扰

曲靖市二零二零年自”清零行动”以来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七十岁以上的有贺泽英、黄碧玲、赵群美、展树珍;六十岁以上的有杨莲凤、陈忠存;六十岁以下的有李红梅、唐水兰、刘翠花。其中李红梅曾因被非法判刑,回家后被强制退还服刑期间所领的养老金,而养老金上涨的个人补助部份一直被扣发至今。

三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徐亚梅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七日结束三年冤狱,回到老家曲靖,又遭白石江派出所和其父单位保卫科骚扰。徐父单位云南模具三厂(后改名为私人企业)单位保卫科八月三日打电话给她父亲,询问徐亚梅的情况。八月五日单位保卫科又打电话给徐亚梅的哥哥。

六、云南老年法轮功学员65人次遭中共迫害

表格六:2020年云南省老年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情况

被非法迫害类型65-70岁70-75岁75-80岁80岁以上合计
非法庭审张钟一66岁王美玲66岁柴茂荣69岁李瑞华78岁,董云仙78岁5人
非法判刑武存仙65岁张钟一66岁王美玲66岁张水兰66岁倪会仙68岁柴茂荣69岁毕朝清70多岁李瑞华78岁,董云仙78岁9人
绑架段旭英68岁付琼荣68岁毕朝清70多岁彭云奎70多(2次)任怀萍70多(2次)晋爱泽70岁杨德英71岁张兴玉74岁(2次)童先珍74岁(3次)曹素珍78岁杨惠兰79岁熊祥玉78岁董云仙78岁高琼仙81岁(3次)鲁菊英80岁22人次
非法抄家段旭英68岁(3次)付琼荣68岁杨惠兰79岁、曹素珍78岁、童先珍74岁张兴玉74岁王玉兰72岁张静如70多岁毕朝清70多岁彭云奎70多任怀萍70多晋爱泽70岁董竹英79岁董云仙78岁、熊祥玉78岁、高琼仙81岁鲁菊英80岁19人次
骚扰穆绍琼65岁以上(3次)彭永年67岁张良68岁晋爱泽70岁,贺泽英70岁以上黄碧玲70岁以上赵群美70岁以上韩俊毅80岁10人次
人次合计20人次29人次9人次7人次65人次

2020年云南65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有65人次遭到中共不同形式的迫害。被迫害者中年龄最大的是昆明市的高琼仙高老人81岁,共被警察绑架三次,图谋关押看守所未遂。昆明市80岁的鲁菊英老人被警察抄家绑架,后由女儿签字担保才放老人回家。其余被迫害的老年法轮功学员中,65至70岁之间的20人次,70至75岁的29人次,75至80岁的9次人。

七、经济迫害——非法剥夺养老金

二零二零年,中共法庭继续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非法判刑并附带罚款的迫害。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二零年,中共法院、公安抢劫法轮功学员近千万元(9849097.56元)。其中,法院非法罚金2565000元,警察抢劫7284097.56元。中共云南法庭对被非法判刑的26位法轮功学员敲诈勒索罚金121000元,公安警察非法抢劫和以取保候审缴纳保证金为由抢劫法轮功学员45800元。而在非法抄家中对法轮功学员造成的经济则不计其数。

除了以上对法轮功学员的经济迫害之外,二零二零年,中共邪恶的魔爪伸向了老年法轮功学员——扣发他们用以安身立命的养老金,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全国有161名老年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剥夺养老金。而云南省各地也出现了由当地人社厅、社保局统一对老年法轮功学员停发或所谓追缴养老金的事件。

◎马玲养老金案起诉被驳回

2020年12月26日,在马玲诉云南省社保局、第三人云南大学行政给付(马玲索要养老金案)都没有开庭审理的情况下,马玲就接到了昆明市官渡区法院(2020)云0111行初179号行政裁定书,裁定驳回马玲起诉,借口是马玲向云南省社保局索要养老金在向法院提起诉讼前,未先向行政机关申请。

马玲在接到此裁定时,当场就对法官朱蓉说这是错误裁定,与事实不符。自己刚从监狱回来,从单位处得知自己冤狱期间养老金被扣以及之后每月只发被扣发时的一半,就已经且多次向单位即本案第三人云南大学递交了申请《关于要求退休金全额发放的意见》,之后又自己亲自递交到了云南省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厅的信访处,这些都是向行政机关作出申请的行为。裁定不符合事实,自己要上诉至昆明市中级法院。

马玲女士,六十三岁,退休前为云南大学图书馆副研究馆员,属于事业单位专业技术人员,于1974年12月参加工作,2012年10月办理退休,并于2012年11月开始每月领取养老金至2014年12月止,最后一个月的养老金金额为4005.50元。2014年4月19日马玲和女儿在一位朋友家吃饭被以非法聚集为由绑架、非法判刑四年,马玲一审判决下达后,从2015年1月至2018年4月被停发养老金。2018年4月20日刑满出狱后,马玲单位,本案第三人云南大学告知马玲以后每月养老金按照被停发时的一半发放,即每月2002.76元。

2019年12月3日,马玲向昆明市五华区法院起诉云南省社保局,社保局于当月停发了马玲每月的2002.76元养老金,改由云南大学发放。

2020年1月在五华区法院行政庭的要求下,马玲起诉状中追加了与本案有直接关系的第三人——单位云南大学,被追加为第三人后,云南大学也于2月停发了马玲每月的2002.76元,3月也停发。直至4月,才补发了2、3月的,并自4月开始,每月继续发放马玲每月2002.76元。

目前,马玲已经上诉至昆明市中级法院。

八、云南第二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位于昆明市西郊五华区教场北路440号,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正式挂牌成立。自二零零二年起至今,多年来积极执行中共邪党政法委、610(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司之上)邪恶组织的指令,成为云南直接迫害女性法轮功学员最主要的黑窝。云南省被非法判刑的女性法轮功学员都被劫持到女二监迫害。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有一套自上而下的严密邪恶体系,直接听命于云南省610,对待监狱内的法轮功学员完全不同于其它各类犯人。

据明慧网报道不完全统计,二十年来,云南省被非法判刑的女性法轮功学员有300人,至少有250名法轮功学员在女二监遭受过各种迫害,已知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直接迫害致死,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才被“保外就医”。

云南女二监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邪恶残酷,方式多样。其使用最多的是对一入监的法轮功学员就实行“严管”,在严管的幌子下,明目张胆地实施其各种邪恶的迫害方式,最常见的就是坐“小凳”和强迫服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等,其罪恶罄竹难书。

二零一九年七月,女二监九监区针对法轮功学员成立了专门的严管监舍,对严管做了分级,分为一级严管、二级严管和考察级,其邪恶程度远超之前。一入监的法轮功学员是考察级,关到普通的监房里学习,能完成学习任务的就可以出监参加奴工劳动,完不成学习任务,达不到她们要求的,所谓不转化的,就找各种理由对法轮功学员扣分,最常见的理由就是顶撞警察,用警察的话说只要她们说的话法轮功学员不听就算顶撞,就可以严管,甚至还能关禁闭(禁闭期间不给吃菜、只给吃白饭、不准洗漱、不给被子睡觉、只给一床棉絮)。这些完全是任由狱警主管、随意对法轮功学员扣分并以此施以严管。

一级严管是最严厉的,把人关到专门为法轮功学员成立的严管监舍,里面很简陋,有一床超薄的垫被和盖被放到地上,除了带一个凳子,一个喝水杯以外,其它的都不能带。被严管的法轮功学员除了上厕所外,只能在严管监室规定的区域坐着,强迫学习,晚上睡在地上。包夹人员分白班和夜班二批轮流交换,夜班晚上不能睡觉,她们以各种方式、各种理由打扰被严管的法轮功学员睡觉,目的是让她睡不好。无论冬天多冷都不给加被子,而且还不准关窗子,任由冷风吹。

每天5点40起床,抬水到监室洗漱后,就要一直坐到晚上12点,一天只让四次上厕所:早上6~7点;8~12点;12~18点,18点~21点30分共四次,错过时间就不给上了。只给喝三杯水,吃菜说是减半,其实几乎无菜,只是随便意思一下。饭虽说按量,实际上根本就吃不饱,只随便给打一点点饭,要不就给特别大的量,吃完后胃撑的根本受不了。因为被严管的法轮功学员自己不可以去打饭打菜,都是由另外俩个包夹去打。包夹随意打多打少,以此来迫害法轮功学员,有时不爱吃的菜,就打一大碗,吃肉或是好吃的菜法轮功学员就只有一小点。

一个星期洗头、洗澡一次,时间一共只给5分钟,半个月洗一次衣服。不准自己去晒衣服,只能由包夹代晒,被子很长时间都不给洗。平时的洗漱用品也不能去拿,只能由包夹拿。为此包夹百般刁难,经常是用一些难听的话辱骂、摔洗脸盆等。不让法轮功学员买吃的东西,买日用品要按规格写申请购买,也只限买三样东西,不能超过50元,通常狱警还会以申请不合格为由拒批,即不同意购买日用品。没有日用品用,生理期就只好脏着。如果有好心人帮一下,就被说成是违反监规,两人都要被扣分惩罚。

二级严管不用睡地上,洗头、洗澡时间为7分钟,购物申请合格后,可以买5样日用品,金额在70元内。上厕所次数,饭菜都和一级严管一样。

专管的警察会在私下给包夹犯人一些小恩小惠,怂恿她们的违法行为,给一些吃的用的小东西,目的是让包夹犯人协助迫害法轮功学员,有的犯人直接殴打法轮功学员,但警察在背后为包夹犯人撑腰,所以犯人才会无所顾忌。

法轮功学员赵菲琼(四年半),梁云(四年),徐亚梅(三年),李群(三年),张桂荷(刑期不详),郭琼(七年),何莉春(七年),邓翠萍(六年)均被严管过。赵菲琼、李群、徐亚梅都已在二零二零年六月份刑满回家。梁云,邓翠萍处于二级严管,郭琼,何莉春处于一级严管。

◎昆明66岁张钟一被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迫害致命危

据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三十日报道,六十六岁的昆明市法轮功学员张钟一,二零二零年四月三日,被西山区法院被冤判一年零七个月,后被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被迫害致严重胆囊炎症状。监狱向家属下病危通知,却不让家属会见,张钟一被送到云南省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

附录:2020年云南各类迫害情况统计(21KB)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