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同修指出我的执著

更新时间: 2021年01月30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的大法弟子。刚修炼那阵子,我的心情别提多高兴了。我每天早晨四点半起床,四点五十分到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春夏秋冬无特殊情况从不耽误。身上存在的十来种慢性病,如慢性胆囊炎、肠炎、鼻窦炎、胃溃疡、腰肌劳损等炼功不到两个月就不翼而飞。身体轻盈,心情愉悦,天天沐浴在法光的幸福之中。

从九九年“七·二零”开始,邪恶江泽民出于一私之利,打压抹黑法轮功,迫害上亿的修炼人。面对迫害、威胁,我从不配合,曾遭到邪恶的多次拘留、劳教、抄家、关押。由于邪党对我的严重迫害,使我的家庭、生活、身体及子女上学等都受到了很大影响。由于我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家人、亲戚、朋友从多方对我施加压力,最后我的精神压力承受不住了。

虽然看起来表面上没有离开法,但从二零零六年下半年开始,有将近一年的时间,走出去讲真相救人基本不做了。学法、炼功、发正念也只是在形式上,真正的心思并没有用在法上。天天无所适从,只要一下班回到家,有空就打开电视看电视连续剧,心性掉下来了也不自知。学法时,因为思想不专注,法理的深层内涵也显现不出来,也就更谈不上修炼层次的提高了。

一天,一位年轻的同修来到我家。随着交谈、交流的深入,她发现我的思想状态和身体状况不对劲。年轻同修虽然与我居住的距离较远,平时很少能见到一次面,但彼此都很熟悉。她拿我当作长辈,对我很尊重。可这时她对我说话很严肃,从同修的言谈、表情上可以看出,她在为同修掉下来而焦急不安。她对我说:“阿姨,我刚开始走入大法修炼的时候,我也不十分精進。有一次,你对我说,人活在世上,如果不是为了大法真是没什么意思。我就听了你的这句话,从那以后我就慢慢精進起来了。可今天我看到你的修炼状态大不如从前了,不客气的说,已经掉下来了。师父要求大法弟子遇到问题要向内找,你还是找一找你掉队的原因吧?是不是有什么执着没有放下?”开始我对她的善意提醒并不怎么完全接受。虽然嘴上没说出来,可心里在想:阿姨所经历的大风大浪可比你多的多。因为同修的话心底无私,完全是为他的,所以从心理上也很容易让人接受。随着交流的深入,使我不正确的思想因素渐渐的打消了。

通过与年轻同修在法上不断深入交流,我找到了自己走出去讲真相怕被抓,怕再次被迫害,怕这怕那,就是一个“怕”字挡住了我修炼前進的路。当着同修的面我对其進行了曝光和剖析:心里越怕,修炼就越不精進;越放松,正念就越不足。所以最后才被旧势力控制、钻了空子。

找到了怕心这个修炼不精進的根源,在以后的学法修炼中,我就从内心深处有意识的去抑制它,改变它,克服它。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那时,在单位里上班,天天忙得脚打后脑勺,只要下班回到家,我就尽量挤出时间多学法,多炼功,多发正念。怕心逐渐的去掉了,渐渐的开始走出去讲真相救人。

我家住在农村,在城里上班,乡村很大一片环境我都很熟悉。我先是在自己家里建起了资料点。每周都利用晚上或周六、日放假休息时间,与同修结伴一起進村子挨家挨户的发真相资料,先近后远,一次每人能做一百多份。中共病毒疫情爆发之前,从未间断过。亲戚朋友的婚丧嫁娶,只要集体场合,我都尽量参加,目地是能够讲真相做三退,多救人。为了救人,多年来,我花的钱,全部用真相币。

师父说:“走到最后了,我们要更加做好我们该做的,因为越到最后越关键。”[2]由于邪党隐瞒武汉疫情,全国多地到处经常封村封路,我就改变讲真相的方法,尽量做到面对面的讲真相做三退。真相资料、护身符、粘贴随身带,只要一有机会就根据条件随时随地的做大法的事。平日里,我就是天天接送孙子上小学,大法的事天天都能做,如果赶上农村大集,我都不放过讲真相的大好时机。

近年来,邪党为了监控镇压人民,摄像头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大法弟子只要学好师父注意安全的法,真心为了救人,正念足,信师信法,师父就在身边,都有师父保护。在讲真相过程中,我经常遇到粘贴贴好了,资料放好了,一抬头又看到较隐蔽的地方或较远的地方有摄像头对着,我就再换一个地方把它贴好、放好。我悟到这都是师父在利用各种方法去我的怕心和各种执着心。

十几年的时间过去了,我之所以能在大法中稳步的走到今天,离不开当初同修的耐心帮助,离不开经常与同修们在法上交流。使我亲身感悟到了同修之间能在法上整体配合,威力真的是巨大无比。

以上是自己的一点体悟,如有不妥,敬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