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抑郁症就这样好了

更新时间: 2021年01月2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二日】如今的我在修炼的路上已经走过了二十二个年头,现将自己近期去掉顽固执著心的过程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切磋,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指正。

一、执著自我,摔了跟头

我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很多证实法的项目一学就会,虽然也知道这些技能都是师父给的,但还是觉的自己挺行的,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产生了自我膨胀心理,

随着越来越多的同修来找我帮助做一些事情,我越来越忙,觉的这样轰轰烈烈的做事,过的很充实,觉的被别人需要、受人尊重这种感觉很好。所以,做证实法的项目就大包大揽,而不是教会同修以后让他们自己做,严重干扰了别人走出自己的路。

深挖下去,在帮助别人的背后,其实是为自己,为了满足自己的求名的心、虚荣心。我不求常人中的名誉、地位,却追求在大法弟子做的项目中获得的这种感觉。这么强的执著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招致迫害,被冤判三年,在修炼的路上,摔了跟头。

二、不向内找,环境紧张

我没遭到迫害之前,平时总是乐呵呵的,也没有怕心,堂堂正正的修炼,以前有过多种疾病的身体,修大法后,无病一身轻,工作兢兢业业,儿子聪明懂事,学习好,亲人同事们也都认同大法好。在黑窝里,连包夹也说,我总是笑容可掬的。

我冤狱期满回家后,一切和原来都不一样了,因为我这三年冤狱,客观上,给家人造成了相当大的伤害,受伤害最大的是孩子。儿子三岁时,他爸爸有了外遇,主动与我离婚,我就一直自己带着他。他从小沐浴在大法中,自己也很精進,学习也不错,没有象多数家庭的孩子为了学习付出那么多的时间、精力、财力,我的工作也很好,经济条件不错,我们生活的很幸福。

但因我这一被邪党迫害,首先孩子不能回家了,只能寄宿在爷爷家或姥姥家,而且长辈们怕孩子再出事,都看着他,不让他再学大法了。孩子面临的修炼环境变的极其恶劣,生活学习秩序也全都打乱了。

家人也被迫面临同样的问题,孩子的一切学习、生活起居等事情全部加到他们头上,中学生各种杂事非常多,接送、洗衣、做饭、晚自习还需家长定期值班等等,忙得不可开交。而且还定期来看望在黑窝的我,给我存钱,但他们什么也不说,不给我施加什么压力,可是心里难免也会有怨气。

所以我回到家后,原来支持我的家人都劝我最好别学大法了,别再接触同修了,也别再让孩子学,别把孩子给影响了。面对家人的一片反对声音,我逐渐的笑不出来了,修炼环境变的紧张。

而且他们经常说起这三年来大家为我、为孩子操了多少心等等,我感到压力很大,感觉欠家人的债是还不清了,因为事情已经发生了,家人确确实实帮助我辛辛苦苦带了三年孩子,付出是巨大的。这无疑冲击了我那颗高高在上,不愿欠别人的傲慢心,不愿意承认自己没修好客观上给他们带来了伤害,也就是不愿认错。当然不是说修大法错了,是说不管怎么样因为我的被迫害给家人和孩子带来了意想不到的麻烦,我就应该表示真诚的歉意。但我就是不愿表示歉意,因为我认为我不是因为别的事给他们添的麻烦,是因为中共的迫害导致的,错不在我,错在中共邪党,把自己应该修去的执著心用大法挡住了,该去的执著心被保护起来了。

而且我从黑窝回家后,没有太多的时间来得及好好调整一下修炼状态,第二天母亲即住院做手术,我去陪护。而母亲出院后,仅隔了两天,熟人又给我介绍了一个新工作,因该单位急需用人,所以马上又去新单位上班了(我因为被冤判,原单位与我解除合同了)。毕竟三年没有系统学法了,遇事,基本想不起向内找,及时归正自己的执著,所以眼睛下面经常是青的,脾气也变的不好了,没有耐心了,完全没有一点修炼人的风貌。

表现上就是:一说就炸,听不進去一点批评。对父母说话语气也不十分尊敬,因为母亲好唠叨我;父亲呢,耳朵有点背,得反复说几遍,还总打岔,就十分不愿意重复,很不耐烦。

在单位,也是内心争强好胜;同事出错了,不是真心同情,而是抱着一种瞧不起的态度,觉的要是我做肯定比他强;儿子同修有一些不足,我看不上,就在家人面前唠叨这些事,里外不分,破坏儿子在别人心目中的印象;其实根本上还是显示自己比别人强等等,许多许多的执著心都很强,没有慈善之心、慈悲的状态。

三、魔难来临,儿子抑郁

我和儿子每周学法效果也不太好,两个人学一学就讨论事情去了,学法受到干扰,学法效果也不太好。直到儿子在大学一年级下学期的时候,因他在本地念大学,每周五回家后,我发现他越来越不愿回学校,经常星期一早上回去,其实他应该周日晚上回去。再后来,就出现了常人认为的抑郁症状态,说话声音十分微小,很费力也基本听不见他说的是什么,总让关灯、关窗,拉上窗帘,不出屋,不下楼。后来只好去学校办了休学手续,在家呆着。老师们也都说,一旦休学,很少有能继续回来上学的,基本就告别学习生涯了。听了之后,我们的心情都很沉重。

用常人的理来看,抑郁症通常都是有自己想不开的事、有心结造成的。儿子自己确实有很多心结,比如:儿子爸爸家的人害怕儿子学大法出什么事,他用来听法的好几百元一个的苹果IPOD(MP3),他们看见给扔了好几个。儿子因为这事很怨恨他们,不愿意原谅他们;还有家里人经常背着他翻他的东西;初中同学无缘无故说他是同性恋;和大学同学也有矛盾等等,每当想起这些事,他就很生气,发展到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上课都上不了,坐不住,学习学不進去,看书上的字好像都在嘲笑他,学法也学不進去。那时儿子明确表示不想再读书了,想退学。

后来发展成更加严重的状态,他主意识完全处于不精神的状态,被另外空间的生命控制着,变的十分狂躁,整天打游戏,半夜打开窗户,向楼下大声喊,嗓子都喊哑了。胡言乱语,见到男性就挑衅,准备打架。

我心里很急,在他清醒的时候,老是用大法法理开导他,希望他想通,打开心结,并全力帮他发正念,能做的都做了,但收效甚微,很是苦恼困惑。我感到问题严重,我急需改变这种不正确的状态,但不知从哪改变。慈悲的师父借同修的嘴点化问题就出在我这,根源在我这。而我老是向外去找,帮儿子找,觉的自己修的没问题,没去找自己,不去提高自己心性,实际我只要归正了,孩子也就好了,是自己的不正确状态通过孩子表现出来让我看的。

那么,这段时间我面临的处境又是什么样的呢?儿子的状态家人很心疼,毕竟他还年轻,未来的路还很长,如果这样下去,一生就毁掉了,出于心疼孩子,把原因都归结到我头上,整天说我,唠叨我。说因为我出事才造成孩子这样,而且他自己从小也学大法,在学校难免受到了不理解的人歧视,承受的社会舆论的压力也很大。孩子的压抑积累到一定程度,当时没表现出来,现在爆发了。说孩子可怜,爸爸当然是不好了,从小离开他,可是又没有一个好妈,这一片片指责的声音象一把把利剑刺向我。

从我回家后,几十次做着同样的一个梦,总是梦见自己在监狱里到期了,还没有被释放出来;有时梦见出监日期过了一个多月还没释放我。其实是我的心还没有从被迫害的后续影响中走出来。

面临的这些需要我继续提高自己的心性,好好找找自己哪里有漏。唉,自己没有修好,到处都是漏。但种种执著中,我知道一定有一个最主要,也是隐蔽最深的执著起着主导作用。但当时我还没找到。其实我这个根本执著就是怨恨心。它保护着固守着自己本质上的利益不受伤害,一旦自己受到伤害就会反击,形成怨恨,而怨恨这个物质强烈的伤害着自己,也伤害着别人。我对指责我的家人有强烈的怨恨,对儿子也有怨恨,认为他破坏了大法的形像,给我带来了无尽的麻烦,使得我被指责,大法被诋毁。

而且我还强烈的怨恨邪党的迫害、我的出事,如果没出事,一切该多好,就像常人恨老天对自己不公一样,我恨迫害我的旧势力。总之,谁干扰我了,谁指责我了,我就会恨谁。之前微信卸载也是,大家都当众指责我批评我不用微信,让我很丢面子。一天我对儿子说:我恨透了微信这东西,因为它,我挨了多少说啊。可见,我潜藏的怨恨心多么强烈,但是我自己没有意识到,它已经形成自然了。

四、向内找因,柳暗花明

师父看我实在不悟,不知从哪找起,就给我安排一个下午的空闲时间,借我的一个好朋友的嘴点化我哪方面存在严重问题。慢慢的我由一开始的不承认自己有问题,到逐渐接受这个现实,一点一点归正,找到上述那些执著心,慢慢找到了久违的修炼如初的感觉。

首先对指责我的家人和朋友释怀了。儿子这件事看起来不是好事,可是产生了一个提高我心性的机会,他们指责我,使我的怨恨心浮出水面,让我看到它,去掉它,去掉我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心,是消去业力提高心性的大好机会,我怎么还怨恨他们呢?而且这不也是由于我自己以前没有做好造成的吗?以前谁说我不好我恨谁,甚至不愿再见到他们。尤其是当别人因我的表现而表达对大法不满时,我更是一说就炸,有大法做冠冕堂皇的借口,掩盖自己的执著不向内找,还怨家人朋友不尊敬大法。

我又认识到,由于我后天养成的傲慢,使我不愿对他们感恩,总拿大法作为借口挡住了。认为三年冤狱错不在我,求助他们是不得已。可是家人确实是为孩子三年的成长付出了太多的辛苦,孩子没有耽误一顿饭,一次家长会,考上了重点高中,考上了一本大学。我认为那都是师父的安排,是师父的帮助。但是毕竟是常人帮助实现的,所以我下决心改变自己,去掉架子,站在家人角度上从新看待这件事,去掉这个不肯认错,高高在上的傲慢之心,当我生出对他们发自内心的感恩之后,家人逐渐不再指责我了。

我的朋友又提醒我应该向孩子道歉,承认由于这件事给孩子带来的诸多麻烦,我应该负百分之百的责任,以前我总是认为这是有因果的,儿子摊上这件事,也是他命中的难,这个魔难对他来说是个磨砺,也是成就他的。老是用修炼的理去要求他,没有设身处地考虑当时一个十四岁刚上初中二年级的孩子,突然遭遇这样的变故给他身心造成的伤害,而且给他的修炼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困难,所有人都看着他,不让他接触到大法。但他在那样恶劣的条件下,凭着从四岁就修炼打下的基础,每天坚持凭记忆背诵《洪吟》,有机会去姥爷家的时候,就挤时间看《转法轮》,自己说那是充电。在师父的保护下,儿子走过了那段不寻常的岁月。后来,儿子学习成绩由短暂的下滑又恢复如初,老师给他颁发了“最佳進步奖”的喜报,最后考上了重点高中。上高中后,他到监狱看望我的时候,叫我不要写“转化”材料提前回家,说他挺好的,我在不在家对他没有影响,不用提前回来。

对这样的孩子,我不应该感谢他吗?我不应该对给他造成的伤害道歉吗?我以前总是想,事情已造成了,还要我怎么样?道了歉,那事情不还是已经发生了吗?我毕竟还是他的妈妈,而且也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用道歉吗?我也曾向儿子道过歉,但那是形式上的,并不是那么心甘情愿的。实际上,还是放不下架子。

当我发自内心给儿子写了一封信诚恳道歉后,儿子的状态好了很多,但还是没有完全好。

后来我的另一位好友打电话说,你看你有没有对执政党的怨恨?我明白了,啊,我还没有找到怨恨这个执著心。联想到儿子每次“发病”的时候,都会大声咳嗽一声,那声音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可以传出很远,声音明显不是他的,是另外生物控制他发出来的,那发出的声音听起来是个“恨”字。

当怨恨心找到后,我感觉这次找到了根本原因了。面前紧闭的一扇门打开了,豁然开朗。我想,我为什么会怨恨呢?主要是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师尊说:“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的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你自己的内心要不动,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骗自己。只有你真正的从内心提高,你才是真正的提高。”[1]

回想以前那些年,我真的是一步也没有真正提高,都是浮于表面在修,没有扎扎实实的修炼。现在我每次发正念清理自己的时候,都注重清理怨恨心,感觉它淡了很多。修炼中,每次当怨恨心出来时,我都能及时发现它,去除它。时时念着师父在《洪吟四》中说的“不要抱怨 守住你的善”[2]。随着我归正,笑容又从新回到我脸上了。虽然没达到最好状态,但已经有明显的進步了。

讲到这里,大家可能已经知道了,孩子的抑郁症现在完全好了,就这样,在我归正自己后,儿子不知不觉的好了。家人和朋友们现在再提起这件事,都觉的不可思议,觉的象一场梦一样,(儿子)突然发病,又突然好了,不留一点痕迹,完全看不出他曾经得过抑郁症。

至此,大家为孩子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都很开心。现在孩子又能够无忧无虑的上课了,学习他喜欢的专业课,在期末考试时,取得了优异的成绩。而且又能学法了,有时也帮助我做一些大法的事,一切都和谐了。

正如师父所说的:“所以大家千万记住这一点,遇到任何事情,麻烦事呀,不高兴了,或者和谁发生冲突了,一定要查自己,找自己,你就能够找到解决不了问题的原因。很多人过去搞气功热的时候,也懂自身的场能影响到外面,其实不是这么回事,是因为你自己不对劲儿,和这个宇宙特性拧个劲儿,就发现周围的一切跟你都不协调了,就是这么个关系。你自己把它协调过来,一切都顺了,就是这样。”[1]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解开你的迷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