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把骚扰当“补考” 实修自己正念起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五日】我是一名教师,二零一零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二零一五年实名“诉江”后,我每年都受到邪党指使的人员骚扰,特别是从二零二零年九月一日到十一月初,我经历了四、五次骚扰。

期间由于法理不清,被迫答过不该做的试卷、写过违心的所谓的“五书”,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情。对于二零二零年的骚扰,我把它看作是一次师父给我的补考机会。现我把这段经历整理出来,与同修们交流,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二零年九月一日开学第一天,我正忙于分发课本,就接到学校邪党副书记(二零一九年暑假受邪恶指派找过我们)打来的电话,要我过去一下。我说我正在分书,他说那就等有空再去。我说行。没问具体什么事。

见面之后,他说学校决定让我最好在退休之前写个什么保证(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退休),我明白了这就是网上同修提到的骚扰,我说不能写,信仰自由。网上能查到公安部和国务院认定的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他说已经定了性的,是非法组织。没交谈几句,因他要开会,我就回来了。

有同修的交流文章中认为,被骚扰的人往往是有怕心或是某些方面长期没有做好的,因为旧势力要用此作为借口完成它的所谓“考验”,的确如此。一直以来自己“三件事”都没做好,尤其是近些年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几乎等于没做。暑假前一天校长在全校教职工大会上提到法轮功,说是×教,不要看它的教义等,我也没敢站起来反驳,只想等找机会跟他讲,但总是一天天的往后拖。我想这次可能是师父给我提高的机会,一定要把握住。九月十一日我想去给那位副书记讲真相,打他办公室电话没人接,我在一张小纸条上写了“1、《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令第50号》(第99、100条)2、藏字石 3、刘伯温碑记”,后来遇见他时给他了,告诉他上网查查。

十月十日,他打来电话,恰逢我有事不在学校,答应下周一去找他。到了那里,我问他上网查了吗,他说网上的东西不可信……我拿出手机让他看“刘伯温碑文”最后的字谜——“真、善、忍”三个字,他说不知真假,接着说如果我写了那个东西以后就不找我了。我说以前的分管领导也是这么说的,我不能违背良心,也不想再次上当,法轮功教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我们在工作中都是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不图名不为利,这些也是学校领导都认可的,而且善恶有报是天理,人在做天在看,写了对谁都没有好处。他信誓旦旦的说他可以保证,又说了些他对“善”的理解,还说这是上面交给的任务等等。我说上面的政策也有错误的时候,比如“反右”、“文化大革命”等,想進一步跟他讲真相,可他根本不让我说,还说了些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话,又说我们说受迫害,一个个也没咋的,照说早就该把我们怎么怎么样了,然后他看说不服我就让我回去了。

十月二十八日晚上八点半,我接到学校办公室的电话,说那位副书记让我第二天上午八点半到教体局去找张某某,我想正好去证实法,到那之后才知道是教体局的栾副局长叫我去的。主谈是栾副局长,其次是张某某,还有一位王女士,首先说了一些改革开放后人民生活改善了等不着边际的话:又说我是高级教师,不上课(二零零七年我因肾癌做了手术,二零零九年被调去图书馆)也没少工资,应该感谢党和政府,作为公职人员应该相信组织,按组织的要求做,不能给组织添麻烦。我说我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期间栾副局长曾用手指点着我,脸红脖子粗的训斥,免不了用个人利益、子孙前途等相威胁,我始终微笑应对。回来后我找同修A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她给予我很大的鼓励,并说和同修一起帮我发正念。下午上班后,我想正好借这件事情去跟学校邪党书记讲真相。我跟他讲了法轮功是什么,我修炼前后的变化,为什么“诉江”以及受到的骚扰,他说这事不归他分管,不过建议我别顶着来。

十一月二日下午,副书记又来电话,我也去了,不外乎又是一番软硬兼施,最后恼羞成怒,打开门让我出去。

十一月三日上午,我打电话跟分管领导请了假就去了教体局,我先找到以前的分管领导(就是她曾逼我们答试卷、写保证、签“五书”,她也是我们现任校长的家属),跟她说了我的境况,她说她已不在学校了,跟她说这些也没用,她也无能为力,让签就签了吧。我请她记住法轮功不是邪教,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并请她转告校长。见到张某某,刚要讲真相,他就说不用讲,他根本不相信,还说他们都是为我好,闭着眼签上字就除名了,什么都不受影响。下午书记叫我过去,说学校决定让他跟我谈(张某某打电话告诉副书记我去教体局的事了)。我说我还是不能签,上面不了解我,学校领导是直接接触我的人,应该最了解我,我没做违法的事。书记说签了字回家自己炼也没人知道,不然的话不但个人可能学校都得受影响,共产党可不讲客气的。我说那样做不符合“真、善、忍”,法轮功给了我健康,这是最重要的。

回到家,恐惧心、利益心都上来了,我开始担心会不发我退休金,担心学校的精神文明奖因我而被扣罚,还担心被绑架去洗脑班,特别是分管领导还找了几个同事来劝说我,更使我生出一些杂念来,身体也出现了不好的状态,头昏脑胀,口舌生疮。

跟附近的同修说出自己的想法,同修在法理上帮我提高认识,增强了我的正念。向内找,自己还有许多执著心,比如:过度关注动态网新闻;炼功和发正念时思想不静;晨炼时好时坏,有时听不见闹钟,有时听见了,却没及时起床。自己下决心去掉执着常人社会形势的心、改掉办事拖拉的坏习惯,增强主意识,真正在一思一念上精進实修自己。不知不觉中困扰我多年的流鼻血戛然而止,前几天洗脸时还得小心翼翼,不敢碰鼻子,现在用手抠也没事。我想可能是我当时的心态符合了法的要求,大法在我身上展现了神迹!而且就在我决定写这篇文章时,第一笔退休金打到了我的银行卡上。

谨以师父的讲法与同修共勉:“特别是在迫害以后这些年,你们所做的这些证实法的事中,无论碰到了什么样的具体事情,我告诉过你们,那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1]。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