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机讲真相救众生、实修自己

更新: 2020年12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多年前,一次偶然的机缘,我知道了可以用手机讲真相。在同修提供的平板计算机上,我学会了简单的从这里点一下就是“复制”,在那里点一下按“贴上”。就这样,我开始用手机讲真相到现在。虽然只知道如何“复制”、“贴上”的动作,但在纯净的正念下,用手机就能讲真相了。我就是要用手机讲真相,完全不考虑会不会,难不难,效果如何。

尽管当时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我一回到家,就立刻去做。看着微信的接口,这里点点,那里点点,打招呼后有人响应,那就是表示能讲真相了。就这样,我讲了真相,当时就有几人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了。这也鼓舞了当地的同修。

手机讲真相不受时间、地点的限制,又不需要额外的费用,而且一个手机可以同时装多种不同的讲真相工具,还可以在最短的时间接触到许许多多不同的众生。

有一次打电话,对方问我:“我想知道,你们这么凑人数,有什么意义?”我说:“没凑人数,都得你愿意退,才能帮你退。你不愿意,退也是无效的。再说大家可都是糊里糊涂的加入,明明白白的退出的。告诉你退党、团、队,就是要你愿意远离中共的罪恶,不被它连累,能随随便便的凑人数退吗?就象这次中共病毒疫情,口罩可以预防病毒,但中共却给各国不符合标准的口罩,不但不能防疫,还会让人置身瘟疫中而不自知。”

他又说:“我觉的这种做法对灭中共起不了作用。”我告诉他:“你退队也是在尽自己的一己之力,加速中共的解体过程。你不去做,连一分成功的机会都没有;去做了,至少还有机会,是不是?更何况退了队,也就远离了中共的罪恶,让自己保命、保平安。”讲了三天的真相,这个人听明白了,退了队。

有一个人做完三退,听了大法真相后,告诉我:“感谢您,我了解真相了。有很多视频,我都看了。”有的人还说:“这中共真的是黑社会呀,太邪恶了!我看过‘天安门自焚’真相视频,知道是专业演员演的。”还有一个人一加入好友就告诉我想脱离中共,问怎样才能脱离中共恶党。

好多众生听明白真相后,愿意选择退出中共恶党,还想了解法轮大法、学功。回头看看那些众生说的“好”、“退了”,说“法轮大法好”、“想了解”、“在哪里可以学功”等等的记录,我都好感动,也勉励自己要更加抓紧时间讲真相,众生在等着真相。

师父说:“其实人类社会做什么事情都很难,正的一动就会触动旧的、反的、坏的一些负的因素,负的一动当然也会触动正的因素。”[1]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也会遇到不同程度的阻碍,特别是软件被封锁时。面对这样的情况,我虽然什么技术也不会,但我很清楚自己当初的那一念,我就是要用这个手机讲真相救人。因为这个纯净的念,坚定的心,尽管遇到各种封锁,我都没有动摇,不等不靠。遇到问题,就用自己能理解的方式尝试着去做,不行,再换、再试。

记的有一回,真相手机全都被封了,无法继续讲真相,那就得找新的软件。我就在搜寻、安装、取号、删除的过程中不断的尝试,都无法找到能用的软件。就算一个软件能用,却无法顺利的取得账号,我心里很着急。最后,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种工具,而且顺利登入。我心里马上说:“谢谢师父!”这种工具虽然不是那么好用,但还是有不少有缘人明白真相后,选择退出了中共恶党的组织。

手机讲真相面对的是大陆的各种人,从头像到网名,甚至是问候都夹带着很不好的信息,还有无理的谩骂等,这些都是心性的考验。讲真相就象在茫茫大海中,一直捞、一直捞有缘的众生,不断的贴真相信息。我总是默默的低着头,眼睛盯着画面,手指不断的点发着真相,象极了常人中的“低头族”。但是我心中明白,我是在做着最了不起的事,在讲真相、救众生。

前一段时间,为了帮助同修使用手机讲真相,自己只剩下些零星的时间讲真相。但一会儿这位同修找,一会儿另一位同修问,使我根本无法专注的讲真相,我心里感到很着急,也和技术同修交流。我真的好想静下心来讲真相啊!

有一天,我想利用空当时段,赶快讲真相,就这样一想,当时的心好静、好静,似乎听不到外界的任何声音,自己已溶入到这个讲真相的场中,心中满满的幸福感!虽然只有短短的三十分钟,难以言喻的幸福已盈盈满身心。大法弟子在此刻讲真相、救人,这是一件多么荣幸的事。

今年三月,因为要加大力度对大陆人讲真相劝三退,全台湾很多的项目都动了起来。虽然自己不是专业的,但想协助同修能更快使用手机讲真相,就用不是很纯熟的技术制作了视频及文字图文件教学。由于有些同修并不熟悉如何讲真相劝三退,在这救人的关键时刻,如何能更快的進入状态讲真相,就是重点。记得自己一开始用平板电脑打字时,好慢,跟计算机打字简直无法比,而且很多的数据都是真相网址或是真相文章,并不适用于讲真相。所以我采用技术同修提供的手机剪贴簿工具,将计算机上的数据一条一条的输入,再汇出档案,编制成20条讲真相稿;同时绘制一张讲真相流程解说图,提供同修参照应用,加快同修学习的進程。

在这段过程中,常常听到教学的同修说,觉的变的对同修没有耐心,花很多时间帮忙解决问题,之后同修却放弃不做了;有时遇上问题就搁着,等技术同修主动询问,才发现有一段时间没做了;有的在安装好后没做,账号又被注销。这样的情况一直在重复着,教学或技术同修开始觉的是不是自己心性太差了,甚至产生了埋怨心。

怎么办才好呢?这样的问题也发生在自己身上:同样的问题当时告诉了同修,没几分钟,又来问相同的问题,再隔几分钟,再问,还是反复询问同样的问题。就这样,我感到自己的口气已渐渐不那么平和、温柔,讲话也大声起来了。虽然意识到这样是不行的,但有时讲话声就不自觉的大起来,生起了不耐烦的心。心想,这样的问题在教学档案中都有,为什么不去看?而是一句“我不会”。为什么不能主动呢?但是不管同修如何,自己是修炼的人,没能守住心性,其实我心里也很难受。

多年来,我一直秉持真心、无私的协助同修能在讲真相的这条路上坚持下去,十几年来也都是这么做着。我想起曾远程教同修如何使用小助手帮众生发表三退,只是个简单的动作就花了整整一个小时,自己也没动气,也没不耐烦。怎么现在却守不住心性了呢?再随着一波一波的封锁,知道有同修退却下来了,不做了,自己有时还是没能守好心性,就想要放弃。

一次,全台湾在线交流时,听到同修的心得交流,我顿时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怎么用了常人的“放弃”来对待修炼!向内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我就下决心把它修好。经过交流协调后,同修很乐意提供家里的场地,再次订下学法交流与讲真相的时间。虽然当天没什么人参加,只有一位远从南区上来的同修,但和同修一起学法时,我的心中特别的平静,知道自己已经从常人的“放弃”,变成了修炼人的“放下”。

今年二月,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爆发,看到武汉百步亭小区的“万家宴”,让不知情的民众暴露在危险中。但手机讲真相无法针对百步亭民众,于是我决定用电话直接讲真相。我立即上网查找百步亭当地的电话,虽花了点时间,但终究还是找到了。

我拿起电话就开始拨打,因有好多年没打电话讲真相,说起话来没那么顺畅。但我想,哪怕只告诉众生一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都好。虽然我心急救人,但打电话中语气却非常平和,心很静,这是以往打真相电话不曾有过的状态。两个钟头下来,有些人明白了真相,愿意三退,而且电话的接通率相当高。

师父说:“别管现在是什么时期、迫害什么时候结束,就只管去做。真结束了大家都后悔。没做完之前,没到法正人间之前,大家只管去做,救人中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尽量的把事情做的越好越好,成就的是你们——大法弟子。”[2]

如今,时间紧,救人急,我更提醒自己救人的心不能松懈,要坚持,不等不靠。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有师父的加持。修炼中,我就是要做好自己该做的。遇到问题不等不靠、不断的想办法突破。有缘的众生师父都已经安排好了,我只是动动手指,动动嘴巴,把真相、希望、机会留给众生。

其实,任何项目都是在证实法,都是在救人,不要被项目给框住。如果做完手上项目还有时间,请同修赶快直接讲真相救人吧。当我们在全力讲真相、救人时候,邪恶势力也是铆足了劲在阻挡,所以越是事多,越要保持平稳心态,不浮躁,往往会发现做的事情都是事半功倍。

修炼中,我还有许多执著心要去,我也常常提醒自己,要修好自己,加大力度讲真相救人。

最后,恭录师父的讲法与大家共勉:“所以哪,大家要抓紧时间哪,大家在最后没有结束的这段时间过程,真得对的起你自己、做好最后的事。”[3]

有不足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