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恩难报 唯有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九日】我是曾被非法判刑两年的女大法弟子,于二零一九年十月回家。在回来这大半年的时间里,我经历了很多,思考了很多,也成熟了很多。下面,就和大家交流一下这段时间的点滴经历和感悟,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就在我刚刚回来不久,家人便接到了社区打来的电话,要我去签所谓的保证。因我不配合,社区就天天打电话骚扰威胁,致使家人出于害怕也向我施压,逼着要我去签字。我那时也被带动的很厉害,整天愁眉不展,心力交瘁。

晚上辗转难眠,万般无奈之下只好默默流着泪求师父帮我,点化我,加持我的正念闯过这一关!这样想着想着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中的我在一个房子里望着窗外:忽然看见不远处一个山一样高的大土包在向我这方向快速移动,所到之处的高楼,车辆全部被它夷为平地。情急之下我赶紧告诉房子里的其他人:这里很危险,咱们赶快逃命吧!这时的天象被遮住一样漆黑一片,狂风卷着乱石敲打着窗户,我大喊: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可屋里的人却说:没事的,不用害怕,过一会就好了。当我半信半疑的再望向窗外,却发现土包不见了,天空一片晴朗!

第二天发六点正念的时候,我忽然想起师父的话:“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1]于是,我求师父帮我把修好的那一面调动出来一起参与除恶。就这样一想,立刻感觉到前所未有的那样无比强大的能量,大到简直可以覆盖整个天宇。在这样巨大的能量下,真是感到大法弟子无所不能,什么样的干扰迫害都得消失遁形了!那次正念我发了三个小时,直到天清体透!我丈夫(常人)看到我发正念时说:你今天的正念可真强!这才像个样!你又找回真正的自己了!而我心里却是那样的感恩师父,因为我知道是师父的慈悲点化和加持又一次帮我化解了魔难。

二零二零年伊始,武汉肺炎疫情爆发了,小区被封后,我与同修失去了联系,听不到任何消息,看不到《明慧周刊》,感觉自己像被封闭了一样。那种焦虑,着急又无能为力的心态,使我一度的身体出现不正确状态,以致又招来邪恶的迫害,被派出所的人骚扰恐吓!就在我身心俱疲,感觉快要崩溃了的时候,又是师父将我从泥潭中拉了回来,师父告诉弟子:“发生多大的事就当作什么也没有,照常的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这就是你们今天走的路,这就是你们留下的威德。”[2]“修炼嘛,那就不要被困难吓住了。不管怎么样,再难,师父给你的路一定是能走过来的。(鼓掌)只要你心性提高上来,你就能闯的过来。”[3]是师父的法让我重拾信心给了我突破封锁的正念,我智慧的找到同修,又回到正法洪流中来!

二零二零年七月初的一天,我和同修去农村讲真相回来的路上遭遇了车祸。当时我坐在后座,只感到一阵强烈的冲撞和眩晕,等我清醒后,发现前额有个碗大的包,当时身体五脏六腑的疼痛让我说话都很吃力。我和同修不断的求师父,不断的发正念否定迫害,很快的身体的疼痛得到缓解,头上的包也小了很多,当我们下车一看,车体已严重变形,保险杠上的螺丝都已被撞断。如果没有师父保护,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通过不断的学法,发正念,我头上的包很快的消下去了。消下去之后我发现额头中间被撞進手指肚那么大一个坑,我一摸是骨头凹進去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形像也很重要,要给众生展现我们完整健康的风貌!我又求师父让这个坑赶快恢复平整,不能影响大法弟子的形像。在师父的帮助下,现在已经完全好了,坑早已不见了。

经过这一系列事情之后,痛定思痛,之前是因为各种不严肃和不注意安全被邪恶钻空子迫害两年,从黑窝回来后又因为对邪恶产生了强烈的怕心,怕再被迫害而处处小心,即使讲真相都是带着被迫害的阴影,总是胆胆突突的,没有做到堂堂正正,坦坦荡荡,带着这样不纯净的心态,又怎么能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呢?找到这个心之后我不再害怕,也不再承认邪恶这种种的干扰和迫害。因为在师父的巨大法力和慈悲面前它什么也不是,而且现在大疫当前,世人都在等着大法弟子救,在这洪大的使命面前,什么邪恶都挡不住的,也不配挡。

师恩难报!如果没有师父慈悲保护,弟子走不到今天。弟子也唯有精進,才能报师恩之万一!只有尽自己所能,走稳走正以后的路,才能不辱师命,不辱自己的初衷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二零零四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