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害人害己的“清零”烟消云散了

更新: 2021年10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一日】我是湖北省一个小乡镇的大法弟子,今年八十一岁了,一九九六年喜得法轮大法后,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不断的提高道德修养,坚持炼法轮大法的五套功法,无病一身轻,受益良多。

二零二零年大年三十,因中共隐瞒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疫情失控,我地被封城,家家户户被封锁在家中。三月还没解封,镇派出所的所长和村委会的村干部就到我家“清零”骚扰来了。

“清零”是中共邪党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在他们预先打印好的恶毒诋毁法轮功的书面材料上签字、按手印等。因为那些文字是诽谤佛法的,所以,是一种既害参与的中共人员,也害法轮功学员的政治运动。

再说大年三十这天,所长、警察、村干部几个人戴着口罩,到我家里里外外看了几遍,问我:“你是某某某吗?今年多大年龄了?”我说:“我是一九四一年的,八十了。”他说,看不出来呀,问我还炼功吗?说国家不准炼,就不能炼。

我说:“炼法轮大法好呀。”他问:“你说说有什么好处?”我告诉他:“炼法轮功祛病健身,修真善忍做好人,修身养性。一为了自己身体好,少受病痛折磨;二为了减轻小孩负担,自己能照顾自己;三为了社会稳定,不和别人争名夺利,减轻国家负担……”所长说,你说的还蛮在理,读了好多书呢。我说:“唯读了两年书,早就荒了(忘了)。”

村长插话说:“老人家本质确实不错。前年搞最美乡村建设,村里占了他家三、四分自留地,他从来不说。做工后的砖头沫子、水泥渣子扔在他地里,他自己一声不吭的都捡走了,庄稼被打坏了,他自己给补上,也没骂街,也没索赔。后来村里想着不过意(不好意思),村委会就拨了200元作为赔偿。”

所长问:“这些钱你也没问村里要?”我说:“想都没想。”所长沉思了一会,说,那你风格高。

我笑了笑说:“这不算什么。有一次,我和老伴被小车撞了,我们没要人家一分钱。”所长一行人很想知道,我就把这个真实的故事讲了出来……

二零一八年夏天,一天下午,我骑着125的大摩托车,后面带着老伴,从城里往家回。我们靠右边行驶,跑得也不快,路很好,路上也没有几个人。我们走到大桥附近,离收费站一两里路,突然,“砰”的一声巨响,一辆白色轿车从后面猛冲上来,把我们撞飞了十几米,车子歪在柏油马路上怪叫,轮子还在转。

当时七十多岁的老伴被摔在地上,右手撑地,手腕骨折,骨头戗到手背上,支出来老高,痛得她发抖。我被压在车子下面,右边着地,衬衣、长裤都没破,但从腋下到膝盖全都黑了。

当时我的脑袋一片空白。我心中本能的求李洪志师父救我们,我是法轮大法弟子,大法师父救我们!我们老俩口在地上躺了好半天,才挣扎着爬起来。

白色轿车停在马路上,半天也没人出来。前头有个开三轮车的听到动静,把车停在路边,远远的望着,吓坏了,也不敢靠近我们。

大概看着我们还能动,白色小车的窗玻璃终于摇下来了。女司机在车上喊:能动不?没事吧?没事吧?我忍着痛说:“没事。”她大概怕我们找她麻烦,说她要到某某派出所去,她老公是派出所所长。

我心想,大法师父保护了我们,大难不死。我是修真、善、忍的,师父教导弟子事事处处为别人着想,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你是开快了,也不是故意的。我不记恨你,也不要你赔钱,只当自己还了个命债。换了普通人,别说你老公是派出所所长,就是公安局局长、市长、书记,这个车祸的责任你也休想逃脱。

我老伴说:“我家就在派出所旁边,你把我带一脚,我恐怕上不了摩托车。”女司机说:“没功夫带你。把车子送去整一下。”我想,撞得这么狠,人都不让你送医院,还会要你修车吗?就说:“不用,你走吧。”她就走了。

我使尽全身力气,把脚挪开,把车子慢慢扶起来,撑住,车子停止了怪叫。我一踩,油门着了,我把老伴扶上来,强忍着痛,开回了家。

所长瞪大了眼睛,说:“是有这个事?!我们所里有三个所长,有一个所长的老婆是城里的,经常开着一辆白色小车往所里跑。前年,是听说撞了两个老人,还挺走运的,没要她赔钱。反正不是我的老婆哈,我的老婆在农村,不会开车。”他又问我后来怎么好的。

我说,我自己会接骨,我把老伴的骨头接好了,她用块布吊着,两个月就好了。老伴没炼功,但她支持我炼功。我读法,她就在旁边听着。我身上一边都黑了,特别难受,痛得吃不得睡不得,我还是天天坚持学法炼功,六七天后,黑色褪了,一块块青红紫绿的。又痛了二十多天,就好了。我们都没上医院,也没请人照顾。两个儿子听说了,都从武汉赶回来,要到派出所去找那个女的,被我们劝住了,说:“没事,算了。”

所长说:“那还真神了!”对我们肃然起敬。我说:“我的亲哥参加了解放军,一九四九年在国共内战中牺牲了,我家是烈属。我没找政府要一分钱,我自己赡养两位老人,为他们养老送终。我们修炼人不讲钱,不计得失。”

所长说;“这个事要向民政局反应,应该有待遇。”他站起身来,跟我握手告别:“老师傅,你真是位好人啦!不打扰了!我们走吧!”

村长也连声说:“他真是好人啦!木工出身,炼了法轮功,不抽烟、不喝酒、不打麻将、不吵嘴、也不打仗……”

一场害人害己的“清零”就这样烟消云散了。所长和警察应该对大法和大法弟子有个全新的认识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