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次危难中 师父一次次将我救起

更新: 2021年10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十日】我于一九四五年出生在农村,女性,小学文化。一九九七年十月,我在病危中喜得大法,那个喜不是一般的喜,既是我死里逃生的喜,更是我坚定的走上返本归真修炼路之喜;我无法用语言感谢大法与大法师父对我的慈悲救度!此后,一次次魔难中,师父一次次将我救起。

一、病危的我被背着去听师父讲法录音,然后竟能自己走回家

修大法前,我全身是病,我患有风湿病、心脏病、肝硬化、甲亢等等疾病,我瘫痪卧床四年,长期失眠。当时我已经完全残废了。最后,人不行了,将近半个月,不吃不喝了,家里存的钱都为我治病花光了,家人也已经在为我准备后事了。

这时,我的一个朋友来看我。朋友对我老伴说:“你把她背到我家去听法轮功师父讲法录音。”我老伴说:“你胆子真大,她都十三天没吃没喝了,我们在为她准备后事了。”朋友说:“我不怕,试试看。”

就这样,老伴把我背到他家,他就回自己家了。当时来了5、6个学员,和我一起听大法师父讲法录音。我当时躺在沙发上听。听完后,他们全都走了,就我一人,怎么办?我在心里坚定地说:我也走吧!我自己就走回家了。

我一到家,家里人全部惊呆了,说:你自己走回了?最后都不约而同地说:“这法轮功,太神奇了!太好了!”而我更是感激法轮功与大法师父救我了,我的眼泪当时止不住的流。我想我有救了。

从此后,我坚定的走入大法修炼,学法炼功非常精進,我经常反复背诵师父诗词:“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1]、“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2]、“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3]。我还和同修一起走出去洪法,讲真相,叫世人得法。我身体非常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开始镇压法轮功。接着又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栽赃法轮功,更残酷的打压法轮功。老伴看新闻受骗了,说国家不许炼,就不炼了吧?我说,我这条命是师父给的,怎么可能不炼了呢?我反复给老伴讲大法真相,告诉他邪党害怕修炼真、善、忍的人太多了,邪党就站不住脚了,所以就大量造谣栽赃法轮功并肆意攻击打压法轮功。老伴就不再说了,我就坚定的炼了下来。

那时迫害很严重,但我坚持背诵师父上述诗词,也坚定的走出来讲大法真相,证实大法,救度世人。例如,写真相信发给世人;给公安警察讲真相;配合本地同修,出去贴真相不干胶;发真相资料;出去挂真相条幅。由于学法不深,修炼有漏,我多次被迫害,被非法抄家罚款多次,被绑架五次,被邪党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六年八月,我被劳教两年回家,家里环境很紧张,全家人逼我不准我炼了。怎么办?大法救了我的命,大法更是千载难逢万年不遇的法,得到了是太幸运了,绝不能放弃。我就大量学法,背诵师父上述诗词,还有其他诗词。在我表示坚决修大法,并且一修到底的正念下,全家人再也不反对我修大法了。

二、师父为我接断骨

二零零八年元月,我朋友的孩子结婚,我想借这机会出去讲真相,劝三退,救众生。可是那天下雪,路滑,还没到酒店,我摔了一跤。左手腕断了,他们送我上医院,我说不去,结果还是被他们拉去了。这时,在医生再次给我看病时,我在心里求师父帮我,我伸出左手,用右手托住左手腕,用眼看着断手腕,在心里说:求师父帮我把手腕断处对接上。瞬间听到一响,医生一看说,你手腕已经接上了。就用纱布把我手腕包扎一下,就完事了。

在回家路上,觉的腿不能用力,走不了路。第二天,儿子得知,就用车送我到医院拍片,结果是左股虎骨百分之九十断了。这时医生说这要住院。我问要多少钱,医生说要三点五万,还不能保证给你治好,要签字盖章做保证:治不好,不要找医院和医生扯皮。熟人医生看了片子,也说:你这太严重,绝对治不好。

这样,我就决定回家,不治了,我想修炼人是没有病的。可老伴为我买了八付中药,逼我喝了一付。这时,我想到,我的命都是师父给的,师父还告诉了弟子:“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4]

我悟到我要坚信师父坚信法,做一个真正修炼的人。我要放下有病的心,我是没有病的,我坚决不再喝药了。我叫我外甥与我配合,以后老伴煎好药端给我喝,我叫他趁老伴不在,把药先倒進空开水瓶里,最后拿出去倒掉。

八付药煎完了,老伴以为我全喝了,说再去开药,叫我继续喝。我说:“不要买了,你买的药,我一口都没喝,全部泼了,不信,你问问你外甥某某。”老伴大吃一惊,因为要过年了,就暂停了。

过年后,老伴强硬的说:你不喝药,我们就不管了。结果,我姑娘买两箱学生面给我,老伴真的把院门一锁,全家人都走了,长期不来管我了。

就我一人在屋里,我左手左脚无力,生活无人管,怎么办?我坚信师父坚信法,大量学法,把师父很多诗词抄写下来,贴在墙上,反复读反复背。我忍痛炼功,我身靠墙忍痛炼功,但无法打坐。这时,师父安排同修来,点化我。同修来了,我对他说:我三个星期没打坐了。同修说:你必须打坐。我一下觉醒了。我天天忍受剧痛打坐,从几秒至一分钟起步,慢慢忍痛加长打坐时间,天天坚持五套功法一部到位。我现在可以打坐两小时。生活上餐餐是方便面。邻居知道无人管我,说我必死无疑。

另外,在修心上,我尽量看淡物质利益,亲朋好友来看我,送给我的钱,我全部退了回去。

当初,老伴、邻居,还有些亲朋好友,都说我必死无疑。但我在师父的看护和加持下,在我坚定努力下,我走过来了。我的几次起死回生,令他们刮目相看,令他们惊叹不已。

三、正念一出恶鬼溜

在我摔跤后的第四天晚上,我发完十二点正念后,一睡下,就不能动了,看见四个男鬼,黑布蒙面,看不清头,上来跟我打架,要我跟它们一起去。我反抗,跟它们对打,坚决不去,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有师父管我,你们不配管我,我跟大法师父走。结果,它们吓得都灰溜溜的走了。在师父保护下,我又得救了。

当时,在我房间另一个床上睡的女儿,她说:妈,你在搞什么?你哼的吓死人,我都吓死了,我把被蒙着头睡。我清醒后,坐起来看钟,正好一点,我对女儿说:“女儿呀,我跟四个恶鬼打架啊,打了四十五分钟,好惊险啊!四个恶鬼要我跟它们走,我说,我跟大法师父走,恶鬼听到我这样说,它们都吓得灰溜溜的走了。师父又救了我!”女儿:“真的啊?”我说:“炼法轮功的人不说假话。”

师父再次救了我,使我对修炼大法更坚定。当我在学法、打坐炼功、出去讲真相劝三退、发正念解体邪恶迫害时,遇到身体疼痛和人心的摩擦时,我就背诵师父讲的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4]

在我不怕吃苦,努力实修的过程中,万万想不到的神奇事接二连三的发生了。师父分阶段给我调理身体,包括接骨头,当我心性提高了,三件事做得好时,师父就给我调整身体,每次调整身体(包括对接骨头,对接时,有响声),我都有感觉,调整身体过后,我舒服极了。一次一次的,一次一次的,我感激无比。几年时间,我身体越来越健康。二零一一年,我家建房屋,累活重活我都干。

我七十六岁了,邪党的每次整人杀人运动,我都经历过,邪党的假恶斗,我很清楚。所以,我以我的亲身经历和现身说法,来讲清楚共产党的邪恶和法轮功的美好,很多人很相信,常常事半功倍。

但我还有很多方面不如同修做得好,还有许多常人之心没去净,救人还不够,我还得加倍努力,迎头赶上,我只有精進再精進,才能不辜负师父对我的慈悲救度之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