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魔难中锤炼

更新: 2021年10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十四日】那是二零一四年春季的一天,同修正在给我的电脑安装新系统。不料丈夫回来了,他大声吼着,将同修赶了出去。还吼着:不让你与法轮功的人来往,你总是不听。第二天他叫来儿子、女儿,三个人对我一顿谩骂、威胁、恐吓。第三天,他说:给你三条路,你看着办吧!第一条:必须放弃修炼法轮功。第二条:不听把你送到精神病医院去。第三条,前两条不行的话,你就自生自灭。当时我的心一下子就受不了了,怨恨心一股脑全翻出来。

在人念与神念的碰撞中,终于我的正念和神念占了上风,我赶快向内找,是什么人心让旧势力抓到了把柄,强加了眼前的迫害!我从小母亲去世,父亲再娶,我只好呆在两个兄嫂家中。没妈的孩子是根草,插到哪里都多余。自己成家了,千方百计维护小家庭的利益不受伤害;追求夫唱妇随,过得舒服、幸福、美满,成了我唯一的美梦。事与愿违,丈夫有了外遇,今天又抓到借口,逼我自杀!修炼入门时的动机也是寻求在大法中得到好处、福份。这一下全成了泡影!真是刺到了我心灵的最深处,剜心透骨的痛啊!

这时,师父的法不断的打到我脑子里。“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1]。眼前的家庭迫害,不就是直冲我放不下的情来的吗?不就是直冲我还没有割舍的七情六欲来的吗?冲着我的根本执著来的吗?我为什么还抱着情不放呢?甚至伤害一点失去一点还痛苦的撕心裂肺呢?十几年来象是每天都在学法、修心,因为没有遇到刺激到心灵的关、难,所以许多人心并没有看淡、放下、修去,而是隐藏的更深,变的更狡猾。这次的关、难中,这些人心——怨恨心、争斗心、妒嫉心、为情而活着的心,所有的有求之心,求在常人中过得好、过得舒服的心,求在大法修炼中没有魔难,舒舒服服的修,总是用人世间反理对待魔难;遇到麻烦、魔难就往外推的心,一切人心全跳出来,暴露无遗。

历史上很多人修不成,就是因为他放不下人。我修不上去,根本原因是没有从人中跳出来。在人这个大染缸、大粪坑里洗来洗去,永远也不会洗干净。怎能将为小家庭的利益而活着的心,升华到为自己对应、代表的宇宙及宇宙中的无量众生,都同化宇宙大法,从而得救進入新宇宙而修炼、而活着!哪个是你的丈夫,哪个是你的儿女,在利益受到冲击时,一转眼,你就变成了他们的敌人。情也是修炼人不易冲破的一张网。

大法的许多法理一遍遍冲刷着我的心灵,使我猛然清醒:我(主元神)没有上述人心和执著,它们都不是我,我绝不要它们,让这些人心死!拔出这些人心后面的“私”根,灭掉!让这些人心背后的旧势力死!我坐在河边,整整发了两个小时正念,身体卸掉了一座大山,从来没有的轻松、愉快。我心中呼喊着:常人中什么都放下、放下、放得无一漏。常人中我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大法、只要大法!这声音在穹宇中回荡!久久回荡!

师父讲:“最根本上讲你们还要在破除旧势力迫害的过程中建立起伟大的威德,回归到你们的最高位置,这就不是一般境界的圆满问题,也不是通常圆满所能达到的。”[2]旧势力强加给大法弟子的迫害,师父不承认,弟子当然也不承认,并要反迫害。

我给丈夫回应了三条:第一:我决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志如金刚、坚如磐石,谁也别想动摇我。如果你们怕株连,那就离婚,我已经写好离婚协议。第二:我没有精神病,有医院证明一份。谁要强送我去精神病院,谁就在犯罪,谁就会遭报应。第三:我要用法律保护我的生存权。我要找律师将我的遗嘱、没有精神病的医院证明、诉状由他保管。一旦他知道我被家人迫害,或送精神病院或生命意外伤亡,马上起诉到法院。导致家破人亡是丈夫的罪恶,将他绳之以法。

听到这三条,丈夫、女儿、儿子傻眼了,赶快说:算了算了,也不离婚了。就炼你的功去吧!但为了安全,不要与外界联系、往来。一场突如其来的家庭迫害就这样烟消云散。

没过半年一场魔难又悄然而至。当时正值同修们都用手机讲真相、救人。我花了五千元人民币买了十多部手机,送给经济条件差的同修救人用。自己带着四部手机,用手机讲真相救人,效果很好。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上旬的一天,就在我做晚饭时,丈夫从我住的房间里搜出了我用的两部手机,这一下又不行了,叫来儿子、女儿到我家,又是一顿批斗、谩骂。每天丈夫跟我半步不离,不让我出门去救人。他一会儿躺在沙发上哭,一会儿又叫喊说:我舍不得这个家,真舍不得。隔了几天,又叫来孩子们,说他写了遗书,骂很难听的话,激我跟他吵架,我忍、我让,没上他的当。十二月二十三日下午,他一边不停的骂我,一边接了好几个打来的电话。快五点钟了,我说咱们做饭吧!他说:我不吃饭,我要走了。我问:你上哪去?他说:我在本地(我们搬家后的新城市)找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我要离家出走,也拿走家里的全部存折(我家存折由他保管)。我说:“你一定要走,就走吧!那点钱你花完了怎么办?”他说我每月有五千多的退休金,够两个人生活用。我说:“你都七十岁的人了,那些年轻女人都是奔着钱来的,没钱了一定会抛弃你。”他说:“那时我就跳河吧,心甘情愿。”我说:“那就祝你能幸福!但你这样走了,我怎么给孩子们交待。你还是告诉他们一声吧!”他就去了女儿家。两个多小时后他回来了,说今晚再住一夜,明天走。第二天中午了,他还没有走,他说不走了。我也没问为什么。

他要离家出走,应该也不是一件小事,可我的心平静的让我都惊奇。我没有上次的心理刺激;更没有剜心透骨的悲哀;也没有为存折而争执,他的去留好像根本与我无关。原来经过在法中的不断锤炼,特别是上次的事,我真的放下人,从人中跳出来,从情中跳出来的,修炼路上往前跨進了一大步!在登梯的修炼中又攀登上了一个大台阶吧!我整个人象一个空壳一样,常人中什么都不放在心上,整天乐呵呵的,仍旧保持每天4、5小时的学法,其余可利用的时间、精力百分之百的主动的投入到做三件事上。

一晃又是六年。二零二零年四月九日上午,我心急火燎的给在美国读研究生的外孙女打电话:听说美国、英国,武汉肺炎爆发,嘱咐她诚念九字真言,能遇难呈祥,是救命的灵丹妙药。话还没说完,电话就断了。原来她一下子怕心就起来了,很快打电话给她母亲说:我打的电话会造成警察录音;给她带来麻烦,不让她乘飞机回国;给她今年毕业后在国内找工作带来不少麻烦。女儿下班后,没吃晚饭直奔我家,暴跳如雷,声明与我断绝母女关系,永远不再登我的门。这时我丈夫更是不问青红皂白,破口大骂,并几次气愤的手颤抖着要卡我的脖子,说我早就想要卡死你!气氛十分紧张。开始时,我解释了几句,女儿顶的更厉害。矛盾来的这么突然、尖锐。我不能往前顶、往前抢,首先要稳住自己,以慈悲祥和的心态对待眼前这一切,不被他俩过激的情绪、尖刻的语言、冲动的行为所带动。赶快后退一步,不和他们一样去争去斗,一定要用善来融化他们心中干傻事的想法、行为。向内找,情太重了,没有考虑这件事情别人能不能接受,一急起来就什么都忘了。

修炼二十多年了个人生死早已置之度外,但作为一个新宇宙的生命,一个完全为他的生命,可不能让众生犯罪呀!赶快劝丈夫不要这么冲动、疯狂、心血冲头,闹出人命来,明天会是什么后果?你想想吧,你们俩会被公安局抓去,谋杀妻子是要抵命的,家破人亡!这可比孙女、女儿想象的我那一句话引来的后果严重几百倍。你当过公安局的头,难道就忘了执法犯法的后果吗?不停的劝他,消消气、消消气,慈悲的告诉他,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才能有好的未来!女儿听我不停的劝告,都是为他们着想,火气没那么大了,情绪稳定了许多,清醒了也害怕了,赶快拉住他爸的胳膊,说:就这么点事为什么要卡死我妈呢!你要再动我妈一指头,我们也绝不饶你!丈夫还是不依不饶,怒火三丈。丈夫已被邪恶钻了空子,不能控制自己,完全失去理智,怎么办?情急之下,我赶快闭上眼睛,心里发正念:求师父救救我,求师父帮我清除丈夫背后已经控制他的邪恶生命与因素。

我发正念十几分钟后,丈夫的嚣张气焰象放了气的皮球,有气无力的说今天不杀你了,睡觉吧!女儿临走反复告诫他爸:你若动我妈一根汗毛,明天我就跟你没完。这时已经折腾到了午夜。我却怎么也睡不着,心里翻江倒海。这场风波因何而起?

就这么不到一分钟的电话,为什么引起了这么大的风波?我反复问自己,到底错在哪里?错在哪里啊?翻开《理性》新经文,反复学习。师父讲的很明确:“但是目前‘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这样的瘟疫是有目地、有目标而来的。它是来淘汰邪党份子的、与中共邪党走在一起的人的。”[3]“神要开始铲除它了,为其站队的都会被淘汰。不信就拭目以待。”[3]

外孙女已做了三退,从小就很支持我修大法,是不会染上肺炎的。我为什么要打电话?修炼这么多年了,自己也明白,修炼最根本是要修出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不疑。同化大法不仅仅是背了多少法悟出多少理,最根本是要按师父的要求做。师父怎么说就怎么做,师父要什么就做什么,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在同化法。几十秒钟的电话,暴露出了我多年修炼中一个最大的漏,一个最大的问题:不相信师父的法,不按照师父的法理要求做。一急了就把法的要求、标准忘得一干二净,把常人中的事摆到主要位置,也是自心生魔,会一掉到底,多危险啊!

武汉肺炎在美国、英国爆发。外孙子在美国,孙子在英国,怕心一下子就起来了。怕他俩一旦染上肺炎,远离在他乡,他们无人照顾,怎么办 ?心里七上八下,着急上火,整天被情魔弄得颠三倒四,忘乎所以,“怕”、“情”、“私” 占领了整个大脑。虽然他们出国前也曾告诉过他们,遇到灾难,诚念九字吉言,怕他们忘记了。这次打电话,还是想利用大法给亲人消灾避难。有求之心占了上风,出发点为情、为私,而不是证实大法,错上加错!

回忆晚上女儿要跟我断绝母女关系,丈夫要卡死我。奇怪之余,猛然悟出,他们为什么那么着急,那么恨我?都到了宇宙正法的最后时期了,他们的主元神还没有得救,怎么能不着急,恨我?女儿虽然做了三退,但真相还是没给讲透。丈夫呢,我一讲真相、劝他三退就堵我的嘴、翻脸。根本就不听,到现在还没三退。我一定要趁此机会,查缺补漏,讲透真相,救了他们。

第二天一早他问我,给外孙女打电话说了什么?我说:纽约的疫情那么严重,赶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救命,是灾难中能得救的灵丹妙药。话没说完,她就把电话挂断了。他说:女儿来时那么激动,我还以为你做了很大的坏事。我说你那么冲动,忘乎所以。他说,我太过分了,对不起。我看他情绪稳定,第一次诚恳要求与他交谈,他没有拒绝。我讲了二十二年修大法,身体、脾气、心性各方面的巨大变化,他说: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我又讲了法轮功是什么?江鬼为什么镇压、迫害,共产党的假、恶、斗……

我讲了两个小时,他一直静静的听着。最后他说:法轮功是被冤枉的,如果不遭迫害,你知道我也看过《转法轮》,也准备和你一起炼的吗?江泽民坏透顶;共产党一手暴政、一手欺骗,电视等一切宣传工具都是愚弄老百姓,维护它的独裁统治。

我第一次听他这么说,惊呆了,原来他还有良知、善念;还能分辨是非、对错、善恶。我问他:那你为什么对我的信仰不但不支持,还帮着江鬼,充当打手?他说:我怕,二十二年来我没有一天不是提心吊胆熬过来的。你一旦被他们抓去,我马上就会被开除公职;两个孩子就会失去工作;孙子就会被剥夺上学、升学的机会。我只有演白脸,不断的给你施压,好让你冷静、理智一些,千万别出事啊!共产党干的坏事,我们都知道,还逼着我们干,你知道吗,我们头上悬着屠刀,跪着为了一碗饭而苟且偷生,当人家的狗腿子、替罪羊。不扮演白脸、红脸两幅面孔,哪天怎么失掉小命都不知道。暴政,残忍的狠哪!

他的每句话都在融化着我象冰山一样的怨恨。内心开始感激他二十年来,睁只眼、闭只眼,能让我去做三件事;感激他也曾无数次的帮我排除邪恶的骚扰。感激他给我提供了无数次家庭魔难的修炼环境。他出去了一会儿,又進来,紧紧抓住我的双手,大声说:我要当法轮功的“护法神”!我是法轮功的“护法神”!

整个人类,每个人都在修炼的大环境中熔炼着,他今天选择了美好的未来。激动使我俩眼泪刷刷的流淌。我俩会心的笑了,二十多年来从未有过的最开心的笑!儿子、女儿是我在二零一八年写长信(因在家中丈夫不让提“法轮功”三个字) 讲真相劝退的。四月九日发生的事,说明并没有给他们讲清、讲透真相,赶快趁此机会,给讲透真相。现在他们每次离开时,都会说:“妈,快去忙你的大事去吧,不打扰了。”

看着他们得救后,高兴的背影,我从心底谢谢家人,从心底谢谢师父将计就计,利用家庭的这个炼丹炉,炼就了大法徒能吃苦中之苦,要有大忍之心的基本素质,放到新宇宙的哪儿都会闪闪发光!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师父经文:《理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