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2020年广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广西报道)根据明慧网报道的信息统计,在二零一八年至二零二零年期间,广西法轮功学员因为信仰真、善、忍,被中共不法人员迫害,至少1人被迫害致死;至少16人被非法判刑;至少83人次被绑架;至少70人次被骚扰;至少26人次被洗脑班迫害;总计至少196人次被迫害。由于中共网络封锁等原因,还有许多没有报道出来的迫害案例。

目录:
一、总述
二、被迫害致死实例
三、被迫害致身体出现严重状况实例
四、被非法判刑实例
五、被绑架迫害实例
六、被、非法拘禁、骚扰实例
七、被洗脑班迫害实例
八、参与迫害者遭恶报实例
附录

一、总述

二零一八年至二零二零年,广西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的统计见表1。

表1:2018~2020广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统计
总计离世判刑2018判刑2019判刑2020绑架2018绑架2019绑架2020骚扰2018骚扰2019骚扰2020洗脑班迫害
广西总计1961457151553865626
北海777610713313
南宁54115182216
桂林264514813
玉林111271
柳州913221
钦州811312
百色532
崇左431
河池11
梧州11

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情况见表2。

表2: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情况
姓名区县判刑年非法刑期
黄穆清桂林市荔浦县201953年
罗桂芳桂林市荔浦县201957年
潘梦芳桂林市荔浦县201957年6个月
姚德焕桂林市荔浦县201958年
秦晓屏桂林市2020122年6个月
吴桂鲜桂林市2020123年
老唐桂林市2020124年3个月(或3年3个月,不详)。
谢建新桂林市2020124年
赵任远桂林市2020124年
柳州女学员柳州市2018128个月
杨宏南宁201921年
廖大武钦州2018122年
陆会碧梧州市蒙山县201863年
熊一泽玉林博白县201872年
吴惠琼玉林市陆川县2020111年6个月
谭集仁玉林市陆川县2020111年6个月

在二零一八年至二零二零年期间被非法庭审,但未见后续报道的学员有:李济良、蒋兆英、刘轩、蔡联强、林炳玉、张等。

下面选取部份被迫害实例,曝光二零一八年至二零二零年中共对广西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二、被迫害致死实例

1、钦州市廖大武被迫害致病危,离世

广西钦州市法轮功学员廖大武,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被非法判刑两年,于二零一九年四月九日被劫持到广西北海监狱,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在广西新康监狱医院含冤离世,时年五十七岁。

廖大武多年从事二手房地产交易和房屋租赁工作。他按照法轮功修炼原则“真、善、忍”去做一个好人,为人善良、忠厚、与世无争;处处为别人着想,有时客户有难,尽量少收或不收费,有时还自己垫付复印费,赢得众多的朋友及客户的信赖。

廖大武在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七日为营救一个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被当地“六一零”副头目陆海琼设陷阱,骗去钦北区国保大队见林其良队长。没想到钦州市“六一零”支队副队长冯标光也在场,廖大武要求见被绑架关押一个多月的法轮功学员,后有两警察上廖大武自驾的小车挟持廖大武到钦州市钦北区红阳派出所,非法审问并绑架。之后警察非法抄了廖大武的办公室,抢劫走了不少私人物品。

二零一八年八月三日,廖大武被钦州市钦北区检察院非法批捕。随后廖大武被钦州市钦北区公安局、钦北区检察院构陷到钦州市钦北区法院。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上午十点第一次非法审理,钦州市中共当局竟然出动五十个警察的警力来对钦北区法院进行戒严,制造恐怖气氛。第二次开庭更使用欺骗手段,钦北区法院跟廖大武的亲属辩护人说是十二月二十八日下午三点三十分开庭审理,结果到庭几分钟就结束审理,并结案,剥夺了当事人的辩护权利。

廖大武被钦北区法院非法判两年,并被勒索罚款一万元。廖大武不服一审判决并上诉,钦州市中级法院维持冤判。

被非法关押在钦州市看守所近八个月左右,廖大武身体出现严重的病症—贲门癌并腹腔淋巴结、左锁骨淋巴结转移、胸积液、肺部感染。钦州市“六一零”为撇开责任,与当地公安及法院勾结于二零一九年四月九日强行将廖大武送到广西北海监狱继续非法关押,并隐瞒廖大武的病情。

家属呼吁钦州市“六一零”及北海监狱放人,但一直被拖延不放人。二零一九年七月上旬,北海监狱把廖大武档案转到广西黎塘监狱(广西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把人放到广西新康监狱医院治疗。七月二十三日廖大武在痛苦中离世。

三、被迫害致身体出现严重状况实例

1、中学教师杨群被洗脑班迫害致骨瘦如柴

广西北海市南康中学优秀教师杨群女士,因坚信真、善、忍,于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三日被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关押,直到二零一八年九月仍被非法关押,出现呕吐,不能进食,被迫害的皮包骨头,人已脱像。家人非常担心杨群的生命安危。学校的领导、老师都很同情,但铁山港政法委主管“六一零”的头头林胜峰不让放人。

杨群老师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三日中午在北海市南康镇中学宿舍午睡时,被中共不法人员绑架到北海银滩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七日上午,合浦县国保安全组头目浓天雄带二人去杨群父母家恐吓二位老人,浓天雄诱骗说:我们今天来是为你们女儿好,你们要配合我们,你们说杨群学法轮功这几年她做了些什么?你们说出了她就得回来了。杨父母说:我们不知道!只知道她在学校上班!当时杨母得知女儿被绑架就打电话问校长此事。

一个月后,杨母不见女儿回来,又去找校长,校长说:我们师生都说杨老师是好人,我们已联名去要求放人了。很多人很同情,都同意放,只是铁山港区政法委副书记林某和叶逢强二人不同意放!杨群的女儿无人照顾,杨母(外婆)于心不忍接来照顾。

四、被非法判刑实例

1、桂林市荔浦县四位老人被冤判三至八年重刑

二零一九年五月,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荔浦县四位老年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七十一岁的潘梦芬被非法判刑七年半,七十岁的罗桂芬被非法判刑七年,五十三岁的姚德焕被非法判刑八年,五十九岁的黄穆清非法判刑三年,六十岁的曾凤玲被迫害致乳腺癌晚期,没有宣判。

二零一七年九月一日至十月中旬,法轮功学员罗桂芬、潘梦芬、黄穆清、曾凤玲、姚德焕分别被绑架。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份,他们先后被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荔浦县检察院非法逮捕。

二零一八年七月中旬,罗桂芬、潘梦芬、黄穆清、曾凤玲、姚德焕被荔浦县法院第一次非法庭审。

二零一九年五月初,他们再次被荔浦县法院第二次非法庭审,五月底,被荔浦县法院非法宣判:

姚德焕,男,五十三岁,被非法判刑八年。
潘梦芬,女,七十一岁,被非法判刑七年零六个月。
罗桂芬,女,七十岁,被非法判刑七年。
黄穆清,女,五十九岁,被非法判刑三年。
曾凤玲,女,六十岁,因患上乳腺癌晚期,没有被宣判。

罗桂芬,因患病(具体不详),于二零一八年五月“取保候审”回家,被非法宣判后,又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

曾凤玲被迫害出现乳腺癌,于二零一八年十月“取保候审”回家。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国保大队长黄明、国保警察刘向正,还有一个人,载曾凤玲去桂林,企图非法关押,因曾凤玲患病严重,看守所拒收。

2、桂林夫妇被警察“测体温”入室绑架、枉判四年

广西桂林市法轮功学员谢建新、赵任远夫妇,二零二零年二月五日半夜被警察称“测体温”入室绑架、构陷,都被枉判四年,之后分别被关押在广西柳州监狱和南宁女子监狱。据悉在监狱中谢建新的旧病症状重现,令人担忧。

谢建新三十岁那年得了克隆氏病和甲状腺癌两种疾病,特别是克隆氏病是整个胃肠道的黏膜出血,很难止血。他到处寻医问药,动了两次手术之后经常便血,身体极度虚弱。医生对他束手无策,给他判了死刑。长年病痛的折磨,使得他事业终止,不得不提前退休。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后,才三个月身体就恢复了健康,再也没有吃过药。

二零二零年二月五日半夜,谢建新与妻子赵任远被桂林市七星分局的派出所警察声称“测体温”闯入家中绑架,并被非法搜查抄走一些法轮功书籍、资料、真相币等物品。

二零二零年二月八日,家人打电话给严姓警察问情况,他说谢建新、赵任远夫妇发法轮功资料,所以被抓。家人说发法轮功资料不犯法。他说自己只是办事的,不管那些。严让去找抓他们的人。问哪个派出所?电话、人员?他一概不讲。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六日,谢建新、赵任远夫妇被桂林市秀峰区法院非法庭审,两人通过视频各自讲述了自己多年修炼法轮功受益的事实。

辩护律师当庭做了无罪辩护,从三方面驳斥了检方的指控;对桂林市秀峰区法律部门相关人员徇私枉法的行为予以谴责,从证据不足,程序违规,玩忽职守,非法拘押以及徇私枉法等五方面对其逐一予以控诉,并列出所有犯案人员相关名单。

广西桂林市秀峰区法院无视事实、滥用法律,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一日非法以“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决谢建新、赵任远有期徒刑四年,处罚金每人五千元。谢建新、赵任远进行上诉,桂林市中级法院在没有通知律师、家属的情况下秘密二审判决。

据悉,二零二一年二月九日,赵任远已被送往广西南宁女子监狱五监区关押。二月中旬,亲属打电话询问情况,监狱警察说疫情期间不能会见探视。亲属写信给赵任远,至今已超过三个月杳无音信。五月亲属打电话询问仍无可奉告,目前赵任远在监狱内情况不明。

谢建新于二零二一年四月八日被送入广西柳州监狱十监区关押。他在看守所内已发生过几次便血(据他的律师描述);他颈部的包块也发生了改变(谢建新信中自述)。

谢建新身为两种不治之症的患者,修炼法轮功后已经健康存活了二十五年,在狱中旧病症状重现令人担忧。

3、假证人、假事实、假证据 南宁法院诬判杨宏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五日,广西南宁市邕宁区的几位法轮功学员在家里阅读法轮功著作。南宁市国保张晓天、公安陈显杰,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冲进家里非法抄家,抢走了法轮大法书、炼功录音带、讲法录音带等,并绑架了现场的三位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杨宏被劫持到南宁市看守所非法关押,继而被刑事拘留、逮捕,直至起诉、庭审、判刑,迫害步步升级。

杨宏修炼法轮功之后,按真、善、忍标准做一个好人,身心健康,一家其乐融融。丈夫虽未修炼法轮功,但杨宏修炼之后身心健康的情况,他也看在眼里。在杨宏遭遇绑架、洗脑、判刑后,她丈夫感到无比的震惊和恐惧,造成了刻骨铭心的心理阴影,成了一生挥之不去的噩梦,并给整个家庭造成了严重伤害。

二零一八年五月,邕宁区法院开庭对杨宏进行非法庭审。法官肆意诽谤法轮大法,以假证人、假事实、假证据对杨宏进行构陷。

更难以置信的是,在非法起诉书上,法轮功学员古媞和一名所谓 “目睹者”成了所谓公诉人构陷杨宏的所谓“证人”,而在南宁市邕宁区法院整个开庭审理杨宏的过程中,却无一证人到庭作证及签字。而在开庭之前,邕宁区公检法司人员采取各种手段阻挡法轮功学员前去了解情况。法轮功学员古媞曾多次到邕宁区法院咨询庭审的有关事宜,法院人员敷衍她说:“确定开庭日后,会提前三天告知你。”几个月过去了,等来的是法院对杨宏构陷罪名,以及非法判刑一年的判决书。事实上,古媞根本就不是证人。

这场对杨宏的庭审,是披着法律的外衣、真正破坏法律实施的非法审判;是明知错案,但却一错到底;是明知是冤案,却仍要陷害无辜,这是赤裸裸的对人性、道德底线的践踏和羞辱。

4、桂林市秦晓屏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七日,广西桂林市法轮功学员秦晓屏、吴桂鲜(小阿姨)在桂林市阳朔县讲真相、发资料时,被跟踪而来的桂林市七星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并带回桂林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及打印机等,当天关进位于金鸡岭路的桂林市第二看守所至今。据警察说已经跟踪她们一段时间了。当月,唐姓法轮功学员(老唐)也被七星区公安局绑架、抄家。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一号下午,桂林市秀峰区法院非法远程视频庭审秦晓屏、吴桂鲜、老唐,庭审时不让律师做任何辩护,且当庭宣判,秦晓屏两年半,吴桂鲜三年,老唐四年零三个月(或三年零三个月,具体不详)。

五、被绑架迫害实例

1、大学教师王湘林被绑架后下落不明

桂林市法轮功学员王湘林,是广西师范大学政治学院的年轻女教师。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一日和二零二零年七月十日,王湘林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两次被绑架劫持,之后下落不明。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一号晚,王湘林回家时,未注意到身后尾随着一帮人,他们是桂林市六一零、桂林市政法委,伙同秀峰区刑警队、七星区刑警队警察,以及辰山社区人员,这伙人闯入她家,非法抄家。当时并没有出示搜查证,在王湘林及家人的索要后,警察现场开所谓“搜查证”。

第二天下午,警察劫持王湘林到桂林市第二看守所时,由于王湘林身上有伤及体检不合格,而被看守所拒收。秀峰区刑警队警察为王湘林办理了“取保候审”。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日,王湘林被以问话为由,骗到桂林市秀峰区刑警队,被桂林市六一零、政法委人员劫持,之后下落不明。

据悉,六一零、政法委不法人员又在开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七月六日, 桂林市秀峰区刑警队警察打电话给王湘林,让她接受问讯。王湘林不知是骗局,七月十日上午,到桂林市秀峰区刑警队后,被桂林市六一零政法委带走。

一个常(音)姓警察打电话给王湘林的家属,说是让王湘林去“学习”(即洗脑迫害),并让家属把王湘林换洗衣服送到丽君街道办事处。家属问人在哪里?他们都说不知道。

2、百色市教师黄东英遭绑架抄家 学校不让她授课

广西百色市田东县法轮功学员黄东英,是田东县油城学校的一名教师。二零二零年四月九日,黄东英从家里出发,准备到医院看望同事,却在小区楼下遭到田东县国保大队和田东县公安局三、四个人的绑架。目前,回家的黄东英被学校禁止授课。

田东县国保警察在监控里看到黄东英到田东县某小区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四月九日傍晚七点半左右,县国保大队和田东县公安局三、四个人强行将黄东英逼回楼上的家里,没有逮捕证,没有任何一个女警在场,当着黄东英女儿的面,把她绑架。在没有任何搜查证的情况下,警察强行搜查了黄东英的家,把大法书,真相资料和两台电脑、一台打印机给非法没收。

随后到达的田东县国保大队队长苏建波还恶狠狠的威胁黄东英的女儿说:“以后你永远不能考公务员!”黄东英被他们强行绑架到合恒派出所,关了整整一个晚上,手被铐伤。在此过程中,黄东英一直在跟他们讲真相,指出他们行为的非法性。第二天,黄东英才被放回家。之后,黄东英所在的单位田东县油城学校,不让她上课,把她分配到学校图书室工作。

法轮功学员修炼是合法的,讲真相是慈悲的行为,都没有违反国家的任何一条法律。相反,田东县国保大队和田东县公安局没有任何合法理由就随意闯入居民家中,随意没收公民合法的私有财产,随意绑架公民,他们才是真正的违法者。

3、南宁陆海晖、陆海恩兄弟俩再被绑架

广西南宁市法轮功学员陆海晖、陆海恩是亲兄弟,二人因信仰法轮功,以真、善、忍做好人,曾被多次迫害。二零一九年十月五日,陆海晖在南宁火车站被南宁市兴宁区公安分局和南宁市兴宁区政法委的人无缘无故带走。此前的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二日,陆海恩遭南宁市兴宁区派出所警察绑架。

陆海晖,南宁市兴宁区五塘镇人,原南宁某中学教师。二零零二年因修炼法轮功被邪党非法判刑六年,二零零七年出狱后,因迫害失去教师职业。他于二零一二年离开南宁家乡,至今已在武汉工作七年。

二零一九年九月三十日,陆海晖从武汉返回老家看望年迈的父亲。十月五日上午七点四十分左右,他在南宁火车站被南宁市兴宁区公安分局和南宁市兴宁区政法委的人无缘无故带走。

在此期间,陆海晖年迈的父亲曾两次要求政府让他去看一下儿子,到底关在哪儿,两次被政府部门拒绝看望。

陆海晖的弟弟陆海恩,因修炼法轮功,两次被绑架洗脑班迫害,最近一次是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日,邪党派八个人将陆海恩从工作场地将他按压在地上不能动弹,强行将他抓到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

之后,他们八十多岁的老父亲终于接到镇派出所的通知,让他把陆海晖返汉时的行李带回家。八十多岁的老人刚刚回到家,还没有缓过神来,又传来陆海恩再次被非法抓捕。老人问政府的人:儿子在哪儿?所有执行者全装不知道,不告诉老人二个儿子的下落,老人非常伤心。

陆海晖和陆海恩兄弟二人,仅因以真、善、忍做好人、修炼自己,没有危害社会,也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却累次遭迫害,充分体现了中共迫害好人的邪恶本质。

陆海晖家属以邮寄形式向广西壮族自治区公安厅、南市公安局信访办、区信访办分别写信讲明法轮功的事实真相,但没有收到回应。

4、北海市王四媄被暴力绑架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一日上午九时左右,广西北海市法轮功学员王四媄骑着电动车外出,在一条必经的路口,被警察拦截,被强制带回家。来人有海城区政法委书记、六一零人员、街道办事处主任、建设派出所片警陈甫军、叶姓警察等。

在王四媄家外面,围上许多人,她的丈夫出来,大声告知来人说:她炼法轮功,是做好人,你们常来骚扰,唯恐天下不乱,前次,由于你们围攻、绑架,造成她从四楼摔下,摔成重伤,见状,你们不问不闻,赶紧开车逃跑,今天,又来骚扰搞事!

做坏事的人怕被曝光,怕他们的丑事被揭露,也怕围观民众明白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想骗其丈夫去派出所,未得逞。但是,四、五个人,前面拉的后边推的,强行将王四媄的丈夫推上警车,劫持到建设派出所。

叶姓警察反复解释:我们也知道你们是好人,我们也不想去干这事,但这是“上面”的命令,是有名额,一定要的,我们没办法。你在大街上大吵大叫的,影响多不好,所以叫你来。到了一点三十分,才放回家。

王四媄的丈夫被带走后,王四媄一直坚持不配合来人的迫害,但最终弱小的王四媄被强制拖上四楼她的房间,这些人动手翻找她的衣物,连人一同带上,把王四媄劫走了,当时已是十二点三十分左右。

在这之前,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九日下午约四点,街道办事处的一男二女来,未见到王四媄,绑架未得逞。八月二十日上午九点左右,街道办事处的一男二女来,冒着倾盆大雨,打着雨伞来,也未见到王四媄。八月二十一日,王四媄就被拦截暴力绑架。

北海市各区都出现了当地政法委、六一零、派出所片警、街道办、社区居委会、村委会人员上门或打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他们都说,这是最后一次的签名,不签就要去“学习班”(即洗脑班),强迫、威胁、恐吓、诱骗大法学员签名或写所谓“三书”。

5、南宁市吕博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二日,广西南宁市长虹路法轮功学员吕博(与母亲付淑杰是建昌八家子人)家被十几个警察闯入,非法抄家,警察非法抄走大法书、电脑、手机、真相资料、钱币等很多物品。当天在家中被绑架走的有吕博、付淑杰、甘永莲、莫利娟四名法轮功学员。

莫利娟和甘永莲家均被非法抄家,她们已回到家。吕博和母亲付淑杰几天后也已回家,但警察日夜看守在门口,不让自由出门,不让接触外界。

二零二零年七月六日,吕博,付淑杰,甘永莲,莫利娟四人又被绑架到看守所。据悉,他们四人面临被非法开庭。

6、南宁市李善如被绑架、殴打

广西南宁市三十五岁法轮功学员李善如,于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六日在住处被南宁市高新区派出所警察入室抄家、绑架。在派出所遭警察拳打脚踢折磨后,被关押在南宁市看守所三十七天闯出,之后被迫得流离失所。

六、被非法拘禁、骚扰实例

1、北海市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禁、骚扰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左右,法轮功学员花绍兰在街上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绑架到第二看守所被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一日早上,五个恶人冲进法轮功学员程海英的理发店工作室,未出示任何证件,无任何手续,非法对其工作室搜查,抢走私人物品,并把程海英绑架到西街派出所非法审问,程海英一直善意的和他们讲真相。恶人不听,并强迫程海英按手印,送她到医院检查身体然后送到北海市拘留所。被非法拘留十天。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四点半左右,靖海镇政府、高德派出所、高菜村委共四人到法轮功学员许家福、郑正香(夫妇)和郭李尚莲家中骚扰拍照。五点左右海城区工业园区派出所三个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和法律手续,冲入郑正香家中,非法抄家,抢走财物未给扣押清单。并把郑正香绑架到海城区工业园区派出所非法拘禁审问、录口供、体验,至半夜两点才放她回家。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五点半左右,海城区工业园区派出所三个警察(张小军、陈伍兴、陈文杰)冲进法轮功学员李道琼家中企图用手铐扣住李道琼(李道琼拒戴手铐)被恶警强制绑架推进警车(车中已绑架了郑正香)。两人被绑架到海城区工业园区派出所非法拘禁审问、录口供、被上手铐,半夜十二点左右被绑架到海城区公安分局拍照、验血、按手印,直到凌晨两点左右才放回家,半夜三更两人步行一个多小时才到家。

近期已知的北海法轮功学员还有王其英、郭英丹、刘如兰、叶兰英等,都遭遇过不同程度的骚扰和恐吓。他们被拍照、审问,被逼表态不再修炼法轮功。

2、北海市中共人员骚扰多位法轮功学员

二零二零年,北海市各区派出所、街道办、社区居委会等上门骚扰多位法轮功学员。街道办、社区居委会等上刘如兰家问:是否还炼法轮功。被刘如兰的丈夫给撵走了。

街道办、社区居委会等上法轮功学员蔡竟男家时,蔡竟男的丈夫说:她买菜了。还说:这么好的功法,她一人炼功,我都受益了,不然的话我都不在了,一定炼。

街道办、社区居委会等上谭泽珍家门问时,谭泽珍的丈夫就一个“炼”,那伙人就走了。

法轮功学员莫得清、林受发、梁俊健,也遭到街道办、社区居委会、警察等上门骚扰。

七、被洗脑班迫害实例

1、广西百色市洗脑班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

广西百色市“派柏云酒店”(原名百色宾馆)位于右江区新兴路三号,多年来被当地六一零租用开设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百色市十二个县、区的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此非法关押、强制洗脑。

二零二零年八月三日,百色市田阳区法轮功学员梁红接到一个电话,叫她到社保局办理有关社保卡事宜,她就从家楼上下来,刚走到小区侧门,就被三个穿便衣的人按倒在地,她挣扎着叫喊:“你们看啊,我没有做错什么就被人抓。”

楼下的人都不敢吱声,也不敢靠近,眼睁睁的看着梁红被强行拉上车。她被强行送到百色市邪恶“洗脑班”—当地多年来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家人一整天整夜不知道她的下落很着急,第二天她女儿接到一个电话,叫她送衣服到公安局,才知道妈妈是被公安绑架了。参与绑架的公安警察两男一女,其中女的是田阳“六一零”头目。

在此前一年里,梁红多次被公安警察骚扰,要她放弃修炼大法,要她去洗脑班,梁红都正念抵制,警察又多次打电话给她女儿及前夫叫他们送她到洗脑班,也被家人抵制。

梁红在洗脑班里被强迫看各种邪恶洗脑录像,并威胁不“转化”就不放人,在第四天,她被迫抄写了邪恶的“转化书”,但也还不放人,一直到一个月后在她女儿电话催促下,警察才把她送回家,同时又非法抄她家,抢走了大法书多本。

同一时间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还有凌云一个法轮功学员、隆林两个法轮功学员(其中一个不“转化”被非法判刑三年监外执行)。

百色市右江民族医学院法轮功学员王珍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一六年七月第三次被劫持到百色洗脑班迫害,身心摧残极大、奄奄一息,于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七岁左右。

二零一四年六月,百色洗脑班所谓“帮教组”廖冰一行流窜到百色市右江民族医学院仪器办公室办洗脑班专门迫害王珍。迫害时间大概有二十多天。

此洗脑班被曝光罪恶后,引起了民众的关注。为了营造一个没有迫害的假相:平时不开班时就把洗脑班(三号楼第二层)的铁门卸掉收藏好(但留有门框),表面上好象一个宾馆在正常营业,实际上在暗中干着迫害人的勾当。据目击证人指证:该宾馆二零一九年九月中上旬又安装上铁门,并有看守值班,当时里面非法关押着不知名的法轮功学员。

关于百色洗脑班的罪恶,请看明慧网文章《广西百色市洗脑班恶人恶行》《广西百色市王珍遭洗脑班迫害离世》等。

八、参与迫害者遭恶报实例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会招致恶报。

◎二零一八年七月,广西百色市市委副书记韦瑞灵被查,之后被法院以受贿近千万判刑十年。韦瑞灵于二零零六年九月至二零一一年八月任广西百色市市委政法委书记。韦瑞灵任政法委书记五年期间,指挥胁迫各县市政法委高压迫害法轮功学员。表面看韦瑞灵是贪污受贿沦为阶下囚,实际是因为参与迫害法轮功遭恶报了。

◎二零一九年四月,广西玉林市博白县公安局副局长陈国兴被查,之后被提起公诉。陈国兴,自一九九二年起任博白县公安局政保科警察、博白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博白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博白县公安局副局长等职务。从履历来看,陈国兴的升迁一直是伴随着积极迫害法轮功而得到的。陈国兴看似是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和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等问题被查,其实是因为积极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而遭到的报应。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九日消息,文化和旅游部中共邪党副书记、副部长李金早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之后被提起公诉。李金早自一九九四年起担任桂林市副市长、桂林市市长、广西区政府副主席等职务,部署、指挥了对桂林市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原广西玉林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李庄浩,二零二零年二月因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和受贿罪、被南宁市检察院逮捕并向南宁市法院提起公诉。李庄浩,二零一三年五月至二零一九年十月任广西玉林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市委政法委第一副书记(兼)。李庄浩任玉林市公安局局长期间,玉林市陆川县法轮功学员吕瑞珍被迫害致死。李庄浩为了升官发财,积极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最终遭恶报。

中共邪党虽然还在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但是大势已去,气数已尽。希望每一位世人看明真相,支持、善待法轮大法和法轮功学员,尽快远离邪恶,给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附录:2018-2020年广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表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