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迫害 正念回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九日】二零二一年九月底,国保人员通知我的孩子,让我第二天上午八点半~九点到市公安分局领到期的取保候审的保证金。原因是:一年前,我讲真相被国保绑架,后以“取保候审”名义回家,当时家人被逼交了保证金。

孩子不放心,非要陪我一起去。由于孩子当天上午有事,我俩到那里已是上午十一点多了,国保张某某和另一人已等候多时了。

办完手续后,张某某再三拖延不给去银行取钱的支票,我预感事情不简单,在我一再追问下,张某某才说还要到派出所去办个手续。我一听就正告他:我们的案子已经过了一年的期限了,我不可能和你再去派出所的,我宁可不要这个钱,也不会去签什么字的。说完我就和孩子要走,他俩就不让。在这期间,只剩张某某一人时,我抓紧时间给他讲真相,最后我说:你接触大法弟子这么多年了,哪一个是刑事犯罪的?我们都是为了做好人,你可以在保住你饭碗的情况下,把你的枪口抬高一厘米,也是在为你自己选择美好未来。我讲的时候他一直没说话。

他俩看我不配合,就打电话又叫来两、三个警察,他们四、五个人把我团团围住,张某某从车里拿出手铐,对我说:你今天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今天必须强制执行。说完他们就一起动手来拽我上车,我就反抗并大声质问他们:“我犯什么罪了?你们要这样对待一个好人!”就这样我被他们强行绑架到派出所。钱根本没有领成。

到了派出所,看到早去拿钱的另两位同修也已经在那里了,都是被骗去的。

刚到派出所,我很紧张害怕,就尽量多想多背师父的法,不停发正念,可总觉的大脑像被抑制了一样,乱糟糟的,背法也是一句一句的,不连贯。为了不让负面思维占领大脑,我就不停的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停的念发正念口诀,压制内心的紧张焦虑,并在心里求师父:师父啊,弟子就是有漏也会在大法中归正,邪恶不配考验我,弟子今天一定要回家。

下午三点多钟,突然進来七、八个警察,有几个还拿着手铐,其中一个警察给我们宣读了根据有关法律对我们進行行政拘留十天的处罚,现在马上带我们去查体,不去不行。我们听后马上抗议:我们去年的案子早已到期结案了,你们现在凭什么、依据什么又要关押我们?我们一再要求他拿出法律依据。该警察(后来得知是陈姓所长)真把法律书籍拿过来,读了一条:利用某教破坏法律实施。我一听就说:这一条不适合我们,公安部公布的十四种邪教里没有法轮功。再说不是讲“人民有信仰”吗?直到现在没有一条法律规定不能信仰法轮功。我说,你们再这样我们就打举报电话12337。

这时他们其中一人说:“等你们拘留期满出来后,想怎么打电话就怎么打,想上哪告上哪告,想怎么上诉就怎么上诉。”我立刻回他:不可能,我们就不应该進去,你们那条法律根本不适合我们。我们现在就告,现在就打举报电话。同修也配合说:现在就打。他们一看我们不上当,就都走了,只剩下两个警察看管我们。

那两个警察威胁我们说:行政拘留十天多好,出来啥事没有了,要是转成刑事拘留就麻烦了。又说:你们今天要在派出所呆一晚了,这里没躺的地方,还要给你们戴上手铐。又说:晚上值班没女警察,你们不能上厕所,做好思想准备。

不管听到什么,我们一概不为所动,就是一念:你们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今天一定回家。同时,加大力度发正念。

晚上七点多,陈所长把我们每个人单独叫了出去,我一听是让签污蔑大法的字,马上就拒绝了。最后陈所长过来说:你们现在都无罪释放了,马上可以走了,派出所不再对你们做任何处罚了,你们的案子已经结了。但国保那边还没处理完,你们要二十四小时开机,随叫随到,什么时候叫你们去拿钱再另行通知。我听后心里立即否定:他们说了不算。

就在我们将要离开时,派出所所有的警察都出来了,十几个人站满了走廊,陈所长亲自给我们打开电子门,并用手推着门,在他们所有人的注目下,我们堂堂正正的走出派出所大门。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