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国高中讲真相的经历

更新: 2021年10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九日】我从小和妈妈修炼法轮大法,今年十八岁,刚刚高中毕业。借此机会,我想交流在学校讲真相的经历,与同修共勉。

二零一九年,我来到了新的高中。刚来学校时,一次和我的英语文学老师在一个活动上碰到了。在聊天中,我给她讲了我家修炼大法受到中共迫害的经历。她非常触动,并邀请我给全班讲迫害真相。

她专门安排了一节课的时间给我,我特地准备了一个详细的演示文稿并打印好内容提要,给同学们讲了这些年中共是如何污蔑大法及迫害大法修炼者的。因为我们当时的文学课恰好是关于独裁政府题材的,所以同学们都很触动。对他们来说,仿佛是小说变成了现实。

之后我感觉做得不足的是没有把征签的网址放上,但是总体效果还不错,其中一位同学之后告诉我,她决定写一篇关于中共迫害人权的论文作为她的EPQ。

EPQ是一个历时一年的独立项目,学生可选择的范围非常广,例如写论文,做研究,甚至是制作影片。我灵机一动,决定做一个讲真相的记录片。

这或许对专业人员来说比较容易,但对我来说,说起来难,做起来更难。我这辈子最接近纪录片还是之前传奇时代团队要采访房东阿姨一家。

我自学使用i Movie 软件。我的纪录片讲述的是那些被迫害的大法弟子的孩子受到的影响。他们或许没有被直接抓到监狱遭受恶警折磨,但年幼的他们,一旦失去了父母家人的庇护,该如何面对这个残忍社会的狂风骤雨呢?

学校老师同学的漠视甚至霸凌,亲戚朋友的不理解和唯恐避之不及,没有收入来源,寄人篱下孤苦伶仃的生活,他们又该如何在中国大陆活下来呢?即便他们逃离大陆,童年时的噩梦依旧缠绕他们,就象是难以愈合的伤疤。

在这个影片里,我打算描述我和另外三个小同修的亲身经历。我找到了两位同修愿意帮助我,可怎么也找不到最后一个了。眼看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我非常的焦急。

感谢师父的帮助,一次活动结束后,在回去的路上我告诉了一位同修姐姐我目前的困境。她一听,就告诉我,和我们一起走的同修哥哥就是我要找的人。同修哥哥非常热情配合,第二天他就把小时候的经历发给了我。

做完纪录片后,我发给了EPQ老师。她告诉我,她非常感动,看完第一遍后就被深深打动,又重新看了三遍。最后我的EPQ (纪录片加上演讲和论文)差两分满分,考到了A*。

之后,我又发给了我的西院院长, 她负责管理整个学校四分之一从小学部到高中部的学生。我告诉她这个纪录片讲述了我自己的经历,这样她就可以深刻认识和了解中共迫害大法的真相,她欣然同意。

第一次,我用优盘拷贝给她,她告诉我看不到画面,不过听了一小部份。我感觉一定是邪恶在干扰。在正念加持下,我又重新拷贝给她,让她成功地看了我的完整纪录片。

她和她的同事看完后非常感动。她立即找到我,希望可以把这个纪录片给她所负责的学生观看。在我毕业前夕,她在我的学生报告上写道:“作为一个中国难民,她的记录片非常有说服力,有时让人觉的她是在为中国受迫害的人发声,她应该为自己的作品感到自豪。”

随后,我开始给朋友看我的纪录片,有的无动于衷,有的感动流泪。值得一提的是,一个不太熟悉的同学突然主动要看我的纪录片,尽管那时环境嘈杂到只能看字幕,可她却看的全神贯注。

在制作纪录片的过程中,我时常显示出人心。有人说做EPQ是为了对所报考大学投其所好,你报考经济,应该做一个和经济有关的EPQ,做这个,我还以为你将来要学法律或者是政治方面呢。

我有时候就动摇了,因为我不希望让别的报考经济系的人超过我。后来,慈悲的师父点化我,我梦到我报考的学校都把我拒绝了,而另一个我很看不惯的人都被录取了。

我梦见,我那个妒嫉啊,仿佛有一条毒蛇在我心里蹿。这个人在现实中也存在,也报考经济系,做了一个跟经济有关的EPQ。我表面上没什么,其实内心看不惯也看不起她,觉的她和我天生合不来。

做完这个梦,我想起了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说的:

“真正修道的人当中也有这个反映,互相之间不服气,争斗心不去,也容易产生妒嫉心。

咱们讲个故事:《封神演义》中的申公豹,看姜子牙又老又没本事,可元始天尊让姜子牙封神。申公豹心里就不平衡了:怎么叫他去封神哪?你看我申公豹多厉害,我的脑袋割下来还能回来安上,怎么不叫我去封神呀?他妒嫉的不行,老跟姜子牙捣乱。”[1]

我猛然意识到我的争斗心非常强,小时候学《转法轮》,师父说:“人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1]

我小时候深有体会,长大了,却真的留恋起这个地方,每天想着考个好大学好专业,将来找个赚钱多的工作,出人头地。我意识到我的各种人心蠢蠢欲动,可它们都不是我;一想到这儿,我感到无比恶心和难受,要赶快清除它们。

今年暑假时,同学说要出去玩,我建议去唐人街,因为那儿有真相点。到了那儿,我听到无比熟悉的炼功音乐,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不会英文的同修姥姥热情的给她们传单,我余光看到一个朋友的眼睛滚动了一下,也可能是她眼睛大,我看错了,总感觉她翻了个白眼。

我顿时不是很高兴,又有些常人情的不好意思。但是我马上意识到了人心,并开始发正念。于是,我很顺利的给她们讲了真相,从我的经历讲起。她们都在支持反迫害的征签表上签名了。就在这时,我感觉我一直以来的自私和恶消减了很多,整个人都感到轻盈舒适。

我意识到我的私心太严重了,潜意识里把讲真相当成为了圆满必须要做的,而不是助师正法,救度那些跟我有缘的生命和她们代表的天体世界。

师父说:“为私是过去宇宙的根本属性,成住坏灭、生老病死也是因此属性所带来的必然性。将来的法是圆容的、是为公的,由于宇宙的根本属性的改变,也使宇宙的过程、生命的特点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宇宙的根本属性决定了宇宙的根本状态。生命的不纯以至于败坏了的生命往下掉是成住坏灭造成的。”[2]

我猛然意识到假我的私心已经如此厉害了,这样的我怎么能助师父救人呢?!我每天有大量时间读股票金融新闻,却减少了修炼的时间,这不是好学而是被利益的执着引诱了。我决心每天加长学法、背法时间,赶紧跟上。

我今年九月上大学,很快就要接触职场了。为此我专门有一个本子做计划,如何在这三年做准备获得我想要的工作。久而久之,我记录的特别勤快,利益心也大幅膨胀。我深知自己的根本执着:利益心,可竟然有点不舍得去掉。

直到学师父《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师父说:“别看大家在世间中所做的这些事情好象和常人平时做的事情很相似,实际上大法弟子的基点、做事的目地和常人是完全不同的。”[3]我猛然意识到做投行不是非要象常人一样争名夺利,而是要走好自己的路。

我想,以前想大法小弟子要学习好,正好在未来找工作。我意识到,我把工作做好和找一个名利双收的工作混淆成一个概念了。

当天下午,姥姥姥爷奖励给我考大学的钱,我正好没什么要买的,而父母家里在装修房子,我就把钱分两半,一人给一半给了父母。

晚上妈妈夸我没有利益心。可我不是利益心很重吗?这私可是我的根本执着啊,咋说没就没了?我这才猛然意识到,天呐,我执着的哪是小利益啊,我执着的是大利益!准确来讲,我执着的是利益带给我的虚荣、显示、报复、刺激感、过常人的好日子、求名的心、不愿意屈居人下、满足贪婪欲望、想当常人中的成功人士、执着美好生活品质,等等等等。这可真是太可怕了,本来以为只有一个执着,结果就象是打开了一个垃圾袋,里面有非常多的垃圾。没想到这些执着都压缩成了表面上看到的利益心,一直没有被我找见,而不是开始以为的混淆不清。

我做过一个梦,也是我少数记的如此清晰的。象很多同修一样,我梦到高考时,我突然没了意识迷糊过去,醒来时,别人做到数学了,我还没写完经济。我试着告诉监考老师我的状况,他告诉我去外面讲。这时我突然发现手机没关,被发现可是作弊啊!我试着趁他不注意偷偷关掉,可是怎么也关不掉。后来索性手机也塞不回口袋里了。可是他却什么也没说。之后,他说一般是不可以的,但是特殊时期,允许我一会儿重考。我马上醒来了,意识到师父慈悲点化我不要执着以前做的很不好的事和被常人心带动,要赶紧勇猛精進。那天早上我一睁开眼,内心只有四个大字:佛恩浩荡。

个人修炼浅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最后恭录师尊《洪吟》中的《登泰山》与同修共勉。

攀上高阶千尺路
盘回立陡难起步
回首如看修正法
停于半天难得度
恒心举足万斤腿
忍苦精進去执著
大法弟子千百万
功成圆满在高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