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名利情 救更多的众生

更新: 2021年10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一日】这是我的二十多年来的修炼经历和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那年夏天,一天下班回家的路上突然摔了一跤,被同事送進了医院,经医生拍片诊断为球骨撕裂骨折。医生叫我住院观察,我没同意,说回家卧床静养就行了。

那时老伴已修炼法轮大法。她叫我看看大法资料,并说:你要有缘师父就管你。我看了几个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感到很好,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功法,我就叫老伴也给我请一本《转法轮》。老伴说现在书很紧张,买不到,就递给我一本《法轮功》。

我一口气把这本书看完了。看完后我感觉到身体发热,摔伤的腿不那么痛了。过去我曾练过其它气功,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感到很高兴,就跟老伴讲,我也要学这个功。

过了几天,她给我请来了《转法轮》。我就每天看一讲《转法轮》,并跟她学炼五套功法。一个星期后,我感到摔伤的地方不痛了,就试着在地上走。在地上走虽然有点痛,但感到骨头没有坏,我就大声跟老伴说:“我好了,骨头没有摔坏!”接着我就大胆地走起来,就这样我正式走進法轮大法修炼之中。

我在家休息了二十多天后,单位来人看我,看我在地上走来走去的,他们惊讶地说:“你怎么好的这样快?伤筋动骨还要一百天呢!”我就告诉他们我炼法轮功了,这是法轮功的功劳。他们笑着说:“这法轮功也太神了!等你上班后也教我们,我们也学学。”

一个月后我上班了,一到办公室,大家就围着我询问法轮功的事,还问我法轮功怎样炼?我很高兴,因为这也是我洪法的机会。我们办公室共六人,有三个走進大法修炼。

我炼功不久,我的胃下垂、胆囊炎、胆结石,脊椎炎等病都不治自愈,更主要的是我的人生观发生了根本变化。无论发生什么事,知道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怎样对待。

一、把岳母当作自己的母亲对待

我岳母是农村人,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我老伴是老大。二女儿和小女儿住在乡下。老人家八十五岁那年摔倒了,肩部、胳膊都摔伤,医生说是粉碎性骨折。年纪已大不能动手术,因农村医保很低,住院费很高,只能在家静养。她在二女儿家养了一个月后,由于二女儿夫妻俩年纪也一大把了,伺候老人很吃力,有点吃不消了,就希望儿子能把老人安置一下。于是弟弟就把大家叫到一起商量老人的养伤安置问题。

平时大家都挺孝顺老人,这次由于老人摔伤,生活不能自理,而且要花许多钱治疗,商讨时大家都不讲话,不表态。这时老伴的大妹妹,即老人的二女儿的儿子开口讲话了:“我父母年纪也大了,身体也不太好,把我父母累病了,你们谁来管?”外甥这种既突然又很不客气的发声弄的大家很尴尬。

这时我的心里很难受,不由想起了自己的母亲病危时没有尽孝留下终生遗憾。那是一九六零年,我正在军校读书,接到母亲病危的消息想回家看望母亲,给母亲送终,但那时我正在准备毕业考试,领导不准我请假。军队的纪律是:要做邪党驯服的工具,绝对服从邪党的组织纪律,做一个活是党的人,死是党的鬼。领导说不准回家,就得无条件的服从!母亲临终也未能见到我一面……一想起这件事我心里就非常难过。

今天看到这个场面,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八十多岁的老人摔成这样子,她为这个家、为几个子女操劳了一辈子,我们不能让老人伤心啊!于是我把老伴叫到一边,把我的想法告诉老伴,我说我们是修大法的,师父说我们要做一个好人,我们要按师父的要求去做,要为别人着想,“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1],我以前没有对我母亲尽到孝,我要把这个孝尽到岳母身上,我要为你母亲养老送终,你代表我俩给大家表个态。说到这我看到老伴的眼睛湿了……

于是老伴动情地对弟弟、妹妹们说:“把妈妈送到市护理院,费用我们承担一半。”大家一听都同意了。

那时护理院月费两千七百元。那时老伴的退休金每月两千八百元,我是想让老人住在一个比较好的护理院安度晚年。

老人在护理院期间,我们向她讲了法轮大法的美好,讲了我们修炼法轮大法的体会。老人看到我们身体、精神都非常好,也很相信法轮大法好,自己每天都在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住院时间不长,老人的肩、腿没有伤痛感了,她很开心。在此期间,子女们都经常去看望她,并给她买她喜欢吃的东西,特别是我的两个子女,每周都去看他们的姥姥,还帮她洗澡。由于我们对老人格外孝顺,老人在离世之前对我说:“我花了你们不少的钱,房子是你们花钱买的,可现在都被他们卖掉了,你对我太好了,今天多亏你们花钱让我住在这里,要不……”老人哭了。

我对老人说:“这是您的福,是法轮大法师父给您的,您就感谢大法师父吧!您要永远牢记‘法轮大法好’。”

没过几天老人在睡觉中走了,走的很安详。

岳母晚年过的很开心、很满意,现在安详地走了,我心里也感到欣慰。这时我想到了自己的母亲,想到了那些没有养老金的老人们,我希望并祝他们幸福健康,安度晚年。

我们把老人送進市护理院的善举,在我们乡下成为美谈,都说老太太家的子女太好了、太孝顺了。我们这里还没有一家把老人送到护理院养老的,还没有一个人活到九十六岁的。老太太是自己积来的福份!但他们不知道老太太家的子女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经常念“法轮大法好”,他们都是做了“三退”的人,诚念“法轮大法好”会得福报。

二、善待离婚的儿媳和亲家

一九九六年九月十六日,孙子喜降我家。

儿媳产假满后就上班去了,小孙子由老伴带。当时学法小组就在我家。我们学法时就把小孙子放在大床上,不一会儿他就睡着了,醒了也不哭也不闹。一岁左右在我们学法或听师父讲法录音时,他自己就在床上玩,有时就蹬蹬腿,有时就睁大眼睛看天花板,同修们都感到这个孩子很乖,真可爱。后来大家悟到,他也在与我们一起学法呢,师父在管着他。

到四岁时,孙子天目开了,就用手指着法轮图形告诉我们法轮在向左转,法轮在向右转……

二零零四年,儿媳突然提出要与我儿子离婚,理由是我儿子对她進行“冷爆力”,不理她。后来了解到是因为儿子不愿跟她到别人家吃饭,不愿陪她到外面去玩,人家都是成双成对的,她感到孤独。经我们多次劝说无果,儿媳坚持要离婚,并把申请离婚协议书送到了法院,经过法院协调孙子判给男方,房子及家庭收入等各分一半。

房子是我们送给儿子的,法院按双方共有财产進行了判决。判决后法院规定在十天内把女方该拥有的全部交给女方。我儿子没有钱给她,她父亲是我们一起工作的同事,就找到我们一起商量,说他女儿要买房子,希望我们帮助解决。

他女儿离婚那么坚决,而且把离婚协议很快送到法院,这和她的父母有很大关系。我和老伴对他俩产生了怨恨心,不想参与儿子离婚这件事,就叫他们找儿子要钱。

那天学法后,我和老伴感到我们做的不对,不能用常人的办法对待这件事。过了两天,儿媳的妈打来电话,说她女儿没地方住,能不能回来住,等买到房子再搬出去。此电话弄的我们哭笑不得,婚都离了,怎么还回来住?我们把这件事告诉了儿子,儿子也不表态,后来我们问了一下为什么回来住,不在自己父母家住?他们的回答令人难以理解:说离婚的孩子在自己家住不吉利,是让人瞧不起的。

这件事还没有解决,他们又让人送来一封信,想看外孙子。这些日子,父母离婚的事搞的孙子也不想出去玩了,作业也不想做了,晚上睡觉就想找妈妈,弄的我们对儿媳的父母产生了埋怨心,对孙子产生了可怜心、同情心,并对孙子很担心,怕影响到他的身体健康及今后的前程等。

老伴与我坐下来,静静学了半天法。我们认识到了是自己错了,我们陷入了常人的矛盾之中,没有找自己,师父说:“各种人心去的多”[2]。师父还告诉我们;“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1]

学了师父的法我们心里亮堂了,胸怀变宽了,决定按“真善忍”要求自己,要还象未离婚以前那样对待他们。我们这边对他们是敞开的,外公、外婆什么时候想看外孙都可以;孙子想妈妈,只要不影响学习,就让他去看他妈妈;法院判给女方的钱,儿子没有钱,我们给。为消除彼此的误会,我们在过年过节时还主动打电话问候他们;孙子生日,我们叫孙子的母亲一起来给孩子过生日;外公、外婆身体不好,我们主动去慰问……

由于我们的真诚及热情地善待他们,感动了他们,他们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甚至过年还请我们去他们家过。孙子的妈表现的也很好,每年过年过节都带着礼物来看望我们,见面还称我们“爸爸”、“妈妈”,我们也感到很温馨,关系变的非常溶洽。

再说说我孙子。由于他是在我家长大的,从小就知道大法好,又会背师父《洪吟》中的诗词,学习很轻松,成绩也比较好。在他上五年级的时候,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每周一次集体学法,学一讲《转法轮》。我们自己每天也学一讲《转法轮》,保证每天炼功和正点发正念,每周出去二至三次讲真相救人。孙子在家里和我们一起学法,五年级开始每天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随身带着“法轮大法好”护身符。

孙子从小就知道大法是救人的。在上初中的时候,他的班主任身体不好。有一次班主任因病在家休息,他向奶奶要真相资料,说给他老师送去。他去了老师家,把真相资料送给了老师,并认真的对老师说:“老师,你做三退吧,你三退了就平安了,你的身体就好了。”

孙子此举让老师很感动,但又为孩子担心,于是就打电话给他妈妈,说:“你儿子使我很感动,小小年纪就知道关心老师。但我又害怕孩子会受到迫害。以后不要让他再做这样的事了。”

我和老伴知道这事后表扬并鼓励了孩子,说他做的对,同时告诉他要注意安全。因为他年龄还小,以后要讲真相救人的话,和我们一起做。

正因为孙子和我们一起生活,法轮大法一直在影响着他。他经常跟我们说由于他一直念“法轮大法好”,师父一直在鼓励他,在管他。

孙子得了福报,从初中、高中、考入大学直至考上研究生,一路都很顺利。

三、跳出亲情 走正走好修炼路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一日,女儿从卧室把我叫到客厅,她轻轻扶着我让我坐在沙发上,女儿心情沉重地对我说:“你看今天谁没有来看你?”我环顾了一下,儿子不在,我惊讶地问:“你哥哥怎么啦?”“爸爸,他不会再回家了。”听了女儿的话,儿子发生了意外……强忍着悲痛,我的眼泪还是掉了下来。我无法表达我的心情,低头无语,让眼泪往肚子里流……那是我唯一的儿子啊,他才五十三岁,他修炼大法也五年了,我们是父子,更是同修啊,我们经常在一起学法,是他教会了我上明慧网,是他让我们老俩口住上了有电梯的楼房,是他计划等孙子读研毕业之后再买一套新房,是他每周都回来给我们买菜做饭搞卫生……

儿子的突然故去,令我很难接受,我感到自己很孤独:老伴未修好住在护理院已四年多了,我得经常去看她,女儿还在上班,现在家里就我一个人,我已八十七岁了……想着想着,我突然知道自己错了,我忘记自己是大法弟子,忘记了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已掉進人的情中,太危险了……我赶紧归正自己,就对女儿说:“我要休息,我要回自己的房间去。你哥的事,你们商量着办吧。”

回到房间,好像听到师父在告诉我要冷静,要理智,要在本质上看问题……师父的法不断地往我脑子里打:“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3]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4]“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4]“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4]“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这个区别。”[5]

静心学法,我的心一下亮堂了,不那么难受了,精神状态好多了。我知道在魔难面前怎么做了。儿子突然病故,都未来得及跟家人说一句话(那是二零二零年五月九日,吃完中午饭突然离世),我想,是他修炼上有漏、有执着心才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也有我的原因,一个是从二零一九年起,我们在一起学法少了,修炼交流也少了,我几次提醒他要多学法,他都没有改变。我未尽到我的责任,应严肃的跟他讲,但我没有做。再一个原因,我儿子走入大法修炼后,我太依赖他了,他学了大法后,不仅心肌炎好了,精神状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叫他干什么,他都答应,家里家外的事都交给他了,搞的他忙忙碌碌,没有把大法修炼放在第一位。我的依赖心、显示心、争斗心、名利心害了他,想着想着,又想起师父的法:“因为你是修炼人了,你才碰到的;因为你是修炼人了,这些事情无论是正面的反应、负面的反应,都是好事。(热烈鼓掌)因为它是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为你提高而准备的。”[6]“天塌下来修炼人的正念都不动,这才是修炼,这样才是了不起的,(鼓掌)修炼人不执著世间所有的一切。”[7]

大法让我的头脑越来越清醒,正念越来越足。面对儿子的突然离开,我知道儿子修了大法,一定有个好的去处。从人间表面看,认为离世就永远不会再见面,但从本质上看,那只不过是一种短暂的离别而已。这件事在提醒我赶快把名利情放下,让我增加正念。慈悲伟大的师父在救我,伟大的法轮大法在救我。这是我今天的真实感受,我感受到:有师在有法在,没有过不去的坎。

我跳出情的困扰后,感到一身轻,当天晚上我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觉,夜间三点四十五分闹钟响了,我坚持起床和全世界同修一起炼了五套功法并发了整点正念。我的正念、善心也强了。

在办完儿子丧事之后,发生了三件事,都是与修炼有关系的,都是对我的考验。

第一件事:儿媳要分我儿子名下的所有家产。我家经济来源主要是工资,家人的钱都是混用的。我们老俩口收入最多,但平常用钱从不记账,特别是在买新房时,产权在儿子的名下。虽然在她与儿子结婚时签了协议,婚前财产分开,但我找不到这份协议了,她利用这个漏洞要分我儿子名下的财产。由于协商无法解决。我们请了律师和法院解决。我已表明态度,是女方的,不管多少都给她,我不会和她争利益的,按女方计算方法要从我家拿走二百万元人民币。这个关我已过了。

第二件事:我去超市买东西,在超市门口突然被一个东西绊倒,摔的蛮狠,手里拿的东西都摔出去很远。保安来了要扶我起来,我想自己起来,就用劲试试,起不来,保安又要来拉我,我说:“你不要动我,我自己起来。”心里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没事,我会起来的,我不会给你们找麻烦的。”呆了一会,我慢慢地起来了,当时走路有点痛,但感到骨头没事。保安把我摔掉的东西都捡了回来,叫我到服务台办了一个手续,把摔坏的东西退了。我慢慢走出超市时,保安又问我怎么样?我说:“我没事,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不会有事的。”这个保安马上露出了笑容说:“我遇到好人了,要不今天我要被罚款赔钱的。”

到家一看,左腿膝盖以下全是血,膝盖肿了。这时一个同修给我送来了我该发的真相资料。我就忍着疼出去发了真相资料。我走的比较慢,发了两个多小时,回到家已过了发正念的时间,就补发了正念。虽然摔的不轻,但我很高兴,旧势力想用这种形式迫害我、考验我,由于跳出了对儿子的情,有对大法的正念,使我的心性提高了,师父加持着我,保护了我,把我这一大难化解了。我顺利地过了这一天。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我这个八十七岁的老人摔的这么重,后果不堪设想。

这件事我没给女儿讲,怕她担心。一次我给当医生的同修讲了。她的儿子在旁边听到之后说:“大法真好!”

第三件事:一天下午一点半有人敲门,我一看是警察,就知道这是中共邪党所谓的“清零”行动。对此我心里早有准备。过去我对警察有种“恨”的心,因为他们为了个人利益不仅绑架大法弟子,还折磨和侮辱修炼人。我在二零一八年也被绑架过,后来还对我進行处分:刑事拘留五天,但不执行,当天就叫我回家了。但警察的流氓行为给我留下了很坏的印象。

这一次我认识到一定要善待他,一定把他救了。师父说:“对于那个警察来讲,他是不明白的,他是被操控的。”我对儿子的情放下之后,我的善心、正念比过去增强了,所以警察敲门,我心里很平静,就叫他進来。

坐下来之后,我和善的对他说:“今天咱俩像朋友一样谈谈。你把手机、执法仪都关了好吗?”他笑着说可以。然后我就直截了当的问他:“你来有什么事吗?”

他说:“我是奉命来告知你,只要你不出去搞活动,我就不管你。”我接着说:“我儿子刚刚去世,家里就我一个人。”他马上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家发生的事。”我看他很年轻,也有礼貌,就夸他:“你这小伙子很有修养,不错。”他脸上露出了笑容。我又问了他家情况,他说有两个女儿正在上学,他家人是英语老师,他说到这我又夸他一 句:“你真有福气,你家有两个公务员,二个千金,你知道这福气是怎么来的吗?这是上天赐给你的,你可要好好保护啊!”我问:“你知道如何保护吗?”他说:“我也不想升官发财,安安稳稳过平安日子就行了。”

我听他说话比较诚实,很实在,感到这警察可以救,就又向他提了几个问题:“你刚才说是奉命而来,你看到这个文件了吗?”他摇摇头。“你看到中共邪党镇压法轮功的正式文件了吗?”他又摇摇头。“你看过《转法轮》这本书吗?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吗?”他说听说过这本书,但没看过。我问:“你知道那个所谓的‘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吗?”他还是摇头。看来他对法轮大法基本真相都不了解,我就把我知道的内容都告诉了他。

我说,小伙子,你这个善良的警察被骗了。我就给他讲炼法轮功是合法的,是受宪法保护的,公安部没有一个文件说法轮功是违法的,在手机上你可以查到二零零零年中共国务院公通字(2000)39号文件里,公安部认定的十四种邪教中根本就没有法轮功。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第50号令》废止了一九九九年对法轮功书籍的禁令,二零一四年六月一日中共《法制晚报》重申了公安部(2000)39号文件的通知,再次明确了法轮功不是X教。

法轮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正道。今天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讲真相就是在救人,让大家在大难中保命保安全。今天你们打着执法名义执法,完全是违法的,是知法犯法。中共制定的“公务员法”“警察法”都明确规定责任终身制,那就是告诉你们在执法犯法,今后有一天法轮功要平反了,你们都是替罪羊,一个也跑不掉。你只有“三退”远离中共邪党才能保平安。“天灭中共”是天意,现在老天爷正在灭它。我说:“用小名、化名、真名退出都可以,我叫你退党,不是让你本人去向邪党组织退,我是让你向神退,保证你人身安全,我给你起个名字叫福安,就是幸福平安,用这个名字退出你加入过的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好不好?”他笑了笑,这时他看了看表已三点半了,说要回去了,当他走到门口时,我又向他说:“给你退了好不好?”他说:“好!”

这事过去半年多了,派出所的警察再未来人找我麻烦。修炼路上任何干扰、阻碍和魔难,都是我向上攀登的台阶。我一定珍惜时间,努力学好法,扎扎实实的做好三件事,不负师望,修炼圆满跟着师父回家。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