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越南裔法轮功学员的修炼历程

更新: 2021年10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日】我是一名居住在英国伦敦的越南裔年轻大法弟子。我于二零一六年开始修炼,并且从二零一七年至今一直在做洪法的事情。下面交流一下我的修炼历程。

在得法之前我并不知道任何关于法轮功和中共迫害的事情。二零一六年初,当我路过唐人街时看到一些同修在炼第二套功法,一个想法闯入了我的脑海中:我想要学。然后朋友告诉我,那是法轮功。

自从那天起,师父便安排我的兄长给我打电话和我讲述关于大法的事情,但我的思想业却一直在阻拦我听。挂断电话后,我觉得非常奇怪,因为我一直很相信佛。但也没有再想太多。

有一天,我读到一篇文章,说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在遭到恶警殴打时,非但不恨他们甚至想救度他们。即使恶警们以失去生命为要挟,他仍然没有放弃信仰。我对他的勇敢和忍耐感到敬佩不已。我告诉自己:“我想修炼法轮功”。

于是,我去浏览了大法的网站并且开始读《转法轮》,但当我读完第一句话“大法是创世主的智慧”[1]后便停下来开始思考:我听说过释迦牟尼、达摩、菩萨、耶稣等,原来大法竟然是他们的创造者!我彻底惊呆了。于是我告诉自己,在这一个星期内,我将不再吃肉,也不再有任何坏的想法或做坏的事情,等一个星期过后再去看这本书。然而,仅仅过了三天,我就迫不及待的又拿起书看。在看书的时候,我的眼泪就开始往下掉。我也试着去控制自己的情绪但却没有任何帮助。原来,我所有存在的问题和遭遇都能从这本书中找到答案。在那个瞬间,我感觉自己是那么的快乐和自由。

在得法的两天后,朋友约我出去喝一杯。我想,师父说过不能喝酒,那我就不应该喝。然后我就告诉他,我不想喝酒。但他仍然很坚持,我就想,我也才仅仅修炼两天而已,一杯酒应该没问题。于是,尽管感觉非常的不舒服,我还是答应了。

那天晚上回到家后,我抬头看向天花板时看到了很多佛和神都在很严厉的看着我。我非常惭愧并且不敢与他们对视,当时只想挖个坑躲起来,真的是太难为情了!从那以后,我决定再也不喝酒了。即使我的朋友威胁我如果不一起喝酒就再也不一起出去,我也会遵守承诺。随后,我告诉他:“我已经许诺过我再也不喝酒了,如果一个人不能做到他所说的,那他就是个坏人。如果你认为酒比我们的交情更有价值的话,我也不会再和你出门了。”他见我的心如此坚定,便也答应了。尽管往后他还是尝试劝说我喝酒,但我坚守住了我的承诺。于是,他也开始尊重我,并且告诉他的朋友关于我的事情。其实,这也是师父在用他考验我的同时,也让他认识了大法的好。我非常为他感到开心。

在那时,我并不知道明慧网上登出了师父的新讲法,好在同修告诉了我。读完之后,我才意识到学新讲法是多么重要,否则我永远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也永远跟不上正法進程。

在那段期间,我想出门去救人,但是我的情况不允许。于是我便在心里问师父:我该怎么办呢?那天晚上,我在梦里见到了师父,梦见他刚刚教完一群学员。我跪在师父的面前,本想问,弟子该怎么做,但当我看向师父的时候,我就明白了我应该做什么。也就是说,我依照法理去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就好了。因此,我花了大约六个月的时间去阅读明慧网上的新经文和交流文章。通常我会每天至少阅读十篇文章,从同修的交流中,我能向内找,并且提高的很快。大约两年后,我读了一些关于传统文化和修炼经历的文章。我也建议同修们花一些时间去阅读它们。如果你能找到自己任何的执着心,你可以去找一些与你自己执着相关的文章,它可能会对解决你的问题有所帮助。

看完了所有的新讲法后,我决定出来参加洪法活动。但首先我必须要过另一个关,一个生死关。我在心里对师父说:“我什么都不想,我也什么都不要,我甚至不用考虑我个人的圆满,我只想救度我的众生,求师父帮我救度他们!”突然间,我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平静,随后,所有的思绪都消失了。但是,那天晚上我还是在床上啜泣了起来,我觉得非常的心痛。并且我好象能看到我所有的众生,他们都在和我一起哭。他们感受到了我的心痛,那的确是一段我没法找到任何语言去形容的艰难时期!这份持续困扰了我一年多的痛苦让我花了大约三个月才康复。每当我想起这件事情我仍然感觉心痛,但现在它已经永远消失了!师父,谢谢您!

终于,我加入了唐人街的洪法活动。因为我是在唐人街得了大法,所以我要在唐人街洪法。而且,唐人街非常重要,就象一个在英国的小中国。

师父在讲法中也谈到了唐人街:“唐人街那地方恰恰是中国大陆人集中光顾的地方,所以你们不能够放松那里,不能够失去这块能够使大法弟子发挥更大作用的地方。所以大家应该想一想、重视重视,是不是你们以前觉的那地方很邪恶,有点惧?谁惧谁呢?”[2]

但遗憾的是,唐人街没有多少西方同修。我想了好几次但始终想不明白原因。我的想法是,如果中国人看到有中国人在唐人街做洪法活动,他们会认为那只是一群人在反对中共。但如果他们看到西人同修的话,他们会想:哇,怎么外国人也炼法轮功?他们会变得更加好奇。我可以从亚洲人的角度告诉说,比起中国人,中国人更愿意和外国人交谈。

一直待在唐人街真的很难,从第一天去我就体会到了。我在唐人街洪法时遇到了许多问题。由于人们的背景不同,见解也不同,所以很难溶入到他们中去!从这一点,我觉得是旧势力在把我推离唐人街。于是我告诉自己:我来这里不是为了交朋友,也不是来找什么喜欢的东西。我是来救人,修自己的!所以,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留在这里救人!在那之后,所有人的这一面的感受都被分解了。尽管有时候在同修之间会有争论,但我们从未停止过互相支持。

我记得在刚开始的两年里,很多和我有缘的人都哭着来找我,说他们不敢相信这种事情的发生。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他们的眼睛,告诉他们这是真的。有些人过来拥抱了我。我知道这是我的众生,是师父把他们带到了我身边。他们是我的家人、朋友,或许在某些时刻是我的敌人。但是因为我心中没有仇恨,所以他们只是象我们过去承诺的那样来迎接我,并且他们被救度了。

我明白,我们的一念非常重要。我们对别人的看法可能会决定他们的命运。所以,我会当自己在对别人产生不好的看法时将其铲除,并试图在他们身上找到优点。其实,最好的办法还是什么都不去想。

我有一段在唐人街炼功的经历很有意思。我记得那是我在炼第五套功法的时候,有人向我扔来了鞭炮,我当时没有做任何回应。我记得听过有的炼功人在炼第五套功法时,哪怕旁边有闪电,但他们还在一直炼。因此,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也都会继续打坐,不睁眼。后来,那个人回来找到我,跟我说对不起,并且告诉我他想学大法。

有一次在唐人街,一群信奉印度教的人路过,经过我们的洪法摊位时还放着一些特别吵的音乐。有一天,那群人中的一个人看到我在炼第五套功法,便走过来摸了摸我的脸,但我没有回应,继续打坐。还有一次他又来摸我的脸,但我还是坐着不动。后来,我打完坐后,他回来告诉我说我有佛面,像佛一样在打坐,并且他说他尊重我,尊重大法。我很为他感到高兴。那件事之后,他们每次路过我们的洪法点时,都会降低音乐的音量,甚至试图走另一条路以免打扰我们洪法。

唐人街那些和我一起洪法的同修都非常了不起。他们有许多人在生活中都经历了一些巨大的关和难,就是为了安排时间去唐人街救人。

在疫情封城前,每个周六和周日,我们一天便能发3,000多份传单。在中国的节日期间,我们分发了10,000多份传单,有时每天发出去15,000份传单。这就是在做三件事时我们形成一个整体所带来的影响。不论我们之间有什么不同,我们都持有一个想法;希望把大法告诉世人并且救度人。

在洪法点遇到问题时,我们不会后退。我们仍然坚持着并且坚信着师父,我们发出正念并且向人们讲清真相。如果有警察、议员、官员来谈话,我知道他们是来了解真相的,并且边和他们讲真相时边发着正念。因此,任何一场正邪较量我们都会赢,因为师父就在我们身后。我们是新宇宙的一部份,我们决定唐人街的一切,而不是邪恶和旧势力。

现在,我每次在唐人街打坐时都能看到大法弟子的身体非常的大,街上来去匆匆的行人特别小。就让法一直充盈着我们的心,然后自由地走自己的路吧。

本人理解的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