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小镇华人的福份

更新: 2021年10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三十日】(明慧记者章韵报道)今年六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潘女士,一九九三年移民到欧洲的一个美丽的小镇。一九九八年五月,潘女士从一位刚从中国回来的朋友那里了解了法轮功,并从此开始了修炼

二十多年过去了,潘女士仍在这欧洲一隅的小镇上,越来越多的华人也来到了这里,或者来来走走,不管怎样,这个镇的华人很多都认识她,潘女士也把法轮功是什么告诉她遇到的当地华人,一些人明真相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

潘女士帮助三退的华人朋友中,有信仰其它宗教的,有来读学位的,有大陆新移民,他们在潘女士这里刚开始听到真相时,有不耐烦的,有争执的,有欲言又止的……但慢慢的,他们都被潘女士不急不慢、平和有礼的语言,特别是法轮功学员身上体现出的真、善、忍的品质打动。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听明白了真相,又带来自己认识的华人朋友到潘女士那里听真相。所以这个镇的很多华人朋友都说这是他们的福份。

体验神奇功法获健康

潘女士在九八年刚开始修炼,就感受到法轮功的美妙,“炼功中感觉整个手臂自己在飘进飘出,这对于我这个无神论者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震撼,而且身心是那么的喜悦。我一开始炼功,就体会到了功法的不一样。我咳了三个月,痰咳到最后都是绿色的了,但是学《转法轮》,书中告诉我,这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所以我也不害怕。神奇的是,我每天晚上咳,但白天不咳,这样就不影响白天上班。”

当时住的那栋楼里基本都是中国人,他们就对她说:“白天看你好好的,可是你晚上咳的整个楼都听得见,都觉得你病得很严重呢。”

潘女士就跟他们介绍说自己是修炼法轮功,法轮功的师父在给调理身体,慢慢的人们都看到了她因修炼法轮功身体变得非常健康,他们也觉得功法很神奇。她为人真诚和热情,慢慢的认识了更多的华人朋友,越来越多的朋友到她家来做客。

小镇上的华人圈里争执不断

然而就是这样祥和、让人身心受益的功法,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却在中国大陆遭到了中共疯狂的打压和迫害。这迫害也波及到了潘女士住的小镇上。

潘女士回忆道:“我和其他华人一直都有来往。迫害刚开始,由于被中共欺骗,他们不接受我讲的真相。经常朋友会来我这儿,最后吵得不亦乐乎,然后就走了,有时我也很难受,他们听不进真相,经常是不欢而散。”

但是潘女士的为人和善良,周围华人都是知道的。“由于他们对我本人比较了解,所以还是经常来。我一跟他们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朋友会说‘到你这儿来三句不离法轮功’。”

潘女士说:“是啊,我真是三句不离法轮功,希望知道的人越多越好。”她接着说,“有时他们会问我在干什么,我也会诚实地告诉她们:我现在要炼功,什么时候要学法,还要到哪里去弘法讲真相,还要给大陆的百姓打电话讲真相。渐渐的她们就知道:哦,法轮功没有什么秘密。”他们还有人说:法轮功学员没干别的,没干任何不好的事儿,你们修炼人要天天学法,这是应该的。

潘女士表示:不管周围华人朋友们当时的态度如何,我觉得我讲的一些东西他们还是能听得进去。后来跟他们讲“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意义,当体会到我是真正的为他们好时,慢慢的就开始有人愿意“三退”了。有的还带人来这听真相;有的“三退”后直接跟周围的朋友去讲真相。有一个基督徒的朋友就是典型的例子。

基督徒朋友:三退后跟其他人讲法轮功真相

潘女士有一位基督徒朋友,认识超过二十年了。“我们一起参加语言班,然后一块去上学,回家路上跟她讲真相,刚开始她不接受,我就给她《大纪元时报》看,谈话中就能看到她的转变。她看完的报纸还传给她圈子里的朋友看。”

有一次她问:“你们这些做报纸的经费哪来的?”因为她听信中共的宣传,以为法轮功得到什么海外经费。

潘女士跟她说这些报纸都是法轮功学员用自己的钱自愿做的,就是为了让人们知道真相,法轮功学员是有钱出钱,有力的出力,都是自愿的在做。慢慢的她就开始明白了。

讲到中共活摘器官的真相时,开始她是完全不接受的,“这不可能,你说个别的坏人,有医生坏是个别的,我可能相信,但这样大面积的做,我不相信。”

但有一天她们又聊起了有关活摘器官的事件时,她突然跟潘女士说:“你拿一些资料来给我看看吧。”潘女士打印了一份当时加拿大的两个大卫的独立调查报告给了她。接着还给了她其他的真相资料,她慢慢地都接受了。

讲“三退”意义时,这位基督徒朋友说:“我有神管了,退不退都无所谓了。”潘女士就说:“其实我们让人退并不是为了弄个数字给谁看的,真的是为了帮助中国人脱离邪恶的控制,你也是个修炼人,基督教也讲大审判,带着一个这种邪恶的印记的话,能是好事吗?”

慢慢随着她了解到更多的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后,当她体会到法轮功讲“三退”是真的为她好时,她就说:“好吧,那就退了吧,其实我出身不好,我也就只入过少先队。”

退了队以后,在潘女士家看到有法轮功学员来,她都高兴地说:“你问她(指潘女士),我退了。”

三退后,这位基督徒朋友觉得很高兴,还告诉潘女士她跟她大陆的姐姐说了,用Ipad把真相视频放给国内的亲人看,也跟她的同学和朋友说了。

她还说:“我跟国内人讲他们看不到的真相时,有些人是能听进去的,也有人听不进去。因为我们这一代人毕竟经历了文革,经历过共产党的那一套,所以大部份人我跟他们讲,(他们)都没有象那种粉红腔调。”

现在,这位朋友每天看新唐人节目,在她圈子里传播她看到的新闻,很多人都能通过她了解到一些真相。

大陆新移民:我要把三退的号码拍下来

疫情发生后,居家令让人们都见不到面。但到潘女士家里的朋友却越来越多。有一位大陆来的移民新朋友,是被其他人带到潘女士家的。

“别人刚带她来我家时,我就给她讲三退的意义,她总是避开这个话题,说这个跟她没关系。” 潘女回忆道,“我就对她说,法轮功学员是修善的,所以当人的生命在危险中,当然希望人们脱离危险,所以我们才那么做,我这么迫不及待跟你们讲,其实也是这个原因。”

慢慢接触多了,她感受到潘女士为人随和、诚实,从不讲什么谁家长谁家短的。有一天她对潘女士说:“到你这儿就象到家一样,觉得很轻松。”有朋友来电话找她,她都告诉别人说:“我在炼法轮功的朋友家里做客。”

就在前几天,潘女士又跟她提起三退的事情,她不再避开话题了,说:“好,那是怎么退的?”潘女士就把电脑打开给她看,到退党网站上把给她起的名字写上,也把她要说的话写上:“我自愿退出中共少先队组织,抹去毒誓,得到神的护佑,做个好人。”

潘女士指着三退网站上的确认号码,说:“这个就是你三退的密码号。”

她就说:“我要照下来,我是认真地退了。”她拿手机照下来了,并说:“非常感谢!”

博士生:我要把录像带回国给母亲

另一位是跟潘女士交往了二十多年的博士朋友,“之前一直跟我争论的,也是到了前几年才三退的。之前她就是很难接受法轮功的真相,总跟我吵,尽管总是争论,但她也总来我这儿。”潘女士笑着回忆道。

“常走动的这些朋友都了解我,都知道我不会骗他们,所以我就跟他们一点一点讲,不断地不停地把各种信息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去判断。我说大家都是中国人,谁也不傻不笨,为什么我们的认识有这么大的差别?就是不了解真相。”

这位博士朋友有一天就对潘女士说:“我知道你是真心为我好,你就帮我退了吧。”

又有一天,这位朋友告诉潘女士,说自己在大陆的母亲得癌症了,她要回国看母亲,就跟潘女士要了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像带回去,说要给她的妈妈看。

潘女士说:“我这位朋友在这读博士时也就二十多岁,二十多年过去了,她也近五十岁了。我们一直是朋友。她的改变特别大,经常在我这听到的真相,她也会去跟她的朋友说,还会带朋友到这来听我讲真相。”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