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导孩子得法、走出魔难的经历

更新: 2021年10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六日】每一位大法弟子在修炼的路上都离不开师父的保护和加持,今天我来说说师父保护我儿子成长的几件事情,见证师尊的慈悲和伟大,见证大法的超常!

说起我这个儿子虎虎(化名),真的是没有师父的保护就没有他的今天。现代医学解决不了或很难解决的病症,修炼法轮功不花一分钱、不吃一片药就好了。真心希望可贵的人们能够了解真相,得到大法的救度!

病魔缠身的幼年

虎虎从一出生就魔难不断,刚出生第二天还没出医院就出了黄疸,医生说要住院,要把孩子从我身边抱走,我说:“孩子现在正喝奶,抱走了孩子吃什么?”医生说:“我们会喂奶粉的。”我说:“那我的奶怎么办?”医生不耐烦的说:“挤出来倒掉,或者留着,随便你!”我一听,这是什么话啊?!我就没同意。医生就让我签字,意思是出了问题与医院无关,一切后果自负。我没犹豫就签了。没多久黄疸还没去,浑身又长满了红疙瘩,眼睛还不断的出眼屎,护士医生说是上火了,我也没当回事,就给他勤擦洗,两天红疙瘩就下去了。

我是剖腹产,三天后才能出院,三天后我与孩子回了家,一起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听《普度》和《济世》,一周后孩子的黄疸消失。

三十七天时孩子总是哭,白天晚上的哭,睡的很少,有时哭的声音还很大,影响了邻居。父亲说孩子老哭也不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咱们也看不出来,不然去医院看看?我有些为难,我也还没出月子(我得四十天),父亲说还是看看心里踏实些,你月子也不差这两天。于是第二天我们去了医院,医生看不出来啥毛病,开了一堆检查项目,我一看吓了一跳,我长这么大也没做过这么全面的检查,钱就不说了,关键是每个检查项目让这么小的孩子做都很费劲,这下哭的更厉害了。

最后拿检查结果给医生看,医生说你重新挂号找专家看吧!于是找了专家,又是一顿折腾,专家说你挂特需吧!我惊了,“我孩子怎么了,为什么要挂特需?”专家不多废话,就说:“下一个!”

无奈,又挂特需。特需的专家倒是非常和蔼,说话轻言细语的,看了所有的检查结果,又看了看孩子,跟我说:“你是第一次当妈妈吧?”我说是的。她继续说:“你要有心理准备啊!”我一听更惊了,定定神,说:“没事,您说吧。”她说:“你的孩子可能精神有些小问题……”

听到这,我打断了她,我说:“医生,谢谢您,我知道了。”一边说一边抱着孩子镇定的走出了诊室。出门的那一刹那,我的眼泪奔涌而出。丈夫看到我出来了,马上迎上来问我医生怎么说的?我说不用管她怎么说的了,我们回家。丈夫劝我别哭了,我看很多人都在看我,我怕丈夫难看,忍住眼泪,走到僻静一点的地方跟他说了医生的话,他问我那怎么办,我说:“回家!我不管医生怎么说,我也不信她说的,我把孩子交给师父了!”

回家后我更加细心的照顾孩子,跟他一起听师父讲法,多跟他说话,给他唱儿歌,他要哭的时候我就逗他开心,跟他做别人看来傻傻又无聊的游戏……想尽办法不让他哭,多让他笑,(他笑起来真的太可爱了),还能安稳的多睡一会儿(孩子睡眠很差,睡的很轻,有一点动静就会醒)。

就这样,过了三个月。我去医院做产后复查时医生说要我带孩子去做健康体检,可以看看孩子各方面的发育情况。最后汇总的那个医生说:“孩子发育没有问题。就是有点瘦,非常敏感,是不是孩子睡眠不好?”我一听,这个大夫说的有点对症了,就把孩子的情况说了说,她说:“我建议你去做过敏源测试,看看是不是过敏导致的。”我一听,有点道理,就问去哪家医院比较好?她给我写了一封介绍信,让我去找什么医院的哪位大夫,我谢过医生出来了。也是一顿折腾,两周后结果出来说是牛奶蛋白过敏,程度+++。我的奶也不够虎虎喝的了,只能喝那种高价奶粉,后来一点点的给孩子加辅食,孩子逐渐好起来,这样慢慢的虎虎一岁了!

刚过完一岁生日,虎虎就得了幼儿急疹,因为之前听同事提过这个词,每个孩子差不多都会出,所以这次很镇定,没有去医院,三天后退烧,疹子下去了。可是在虎虎一岁半左右的时候,难又来了。有一次,我正在上班,父亲给我打电话,说:“你放下工作,赶紧回家,一刻也不要耽误!”我问什么事,父亲说回来再说。我猜到是孩子的事,于是急忙请假打车回家。刚到家,父亲跟我描述了孩子的情况:“孩子发烧,后来突然抽搐起来,眼睛斜视,没有意识了,持续了有一分多钟,慢慢缓过来了,把我和你妈吓死了。”还说要我赶紧带孩子去医院。没办法,我只好再次带孩子去了医院,医生诊断说是高热惊厥,要给孩子怎么怎么治疗,我听完后出来带孩子回家了。

我再也不想让孩子去医院受罪了,因为我听出来了他们对这种病是无解的。回来后我还是带着虎虎听法,多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细心照顾,很快孩子康复了。

这之后的两年内,虎虎又有过几次高热惊厥的现象,他只要一发烧,我就神经紧张,就请假在家里照顾他,不管我照顾的多细致,他还是会惊厥,有次身体都有点硬了,嘴里溢出了白沫,我惊恐万状,不断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请师父救救孩子,我知道只有师父能救孩子,而每次都是师父从死亡线上把孩子救了回来,不知道师父为此承受了多少,内心对师父的感恩无以言表!

引导孩子得法

这之后我想:我修炼十几年了,除了生孩子去了医院,十几年连一片药都没吃过。这孩子多灾多难的,常人的一生真的太苦了,说不上什么时候会出什么事情,常人的一生是无常的。师父讲过:“还有一个办法可以使人改变他的一生,这是唯一的一个办法,就是这个人从此以后走上一条修炼的路。”[1]于是我决定引导孩子得法,这时他才三岁多点。

《洪吟》开始,我读一句,他学一句,有时我故意逗他说:“妈妈领你读三遍,然后你试试看能否背下来,好吗?”他说:“背下来是什么意思?”我说:“背下来就是不看书,也能说出来,一个字都不能错。”他很认真的说:“我试试。”然后我就看着书读一遍,他也跟着看书(虽然他不识字)读一遍,然后我说:“一遍”,再看着书读第二遍,说两遍,到第三遍读完,他很自觉的说我试试,就面对我站好,背起来。一遍背下来,只有一两个词背错了,我心里有点惊讶,但没表现出来,给他纠正了错的地方,表扬了一下,然后说:“一个词都不错才叫背下来哦,来妈妈再领你读两遍,看你能否背下来。”于是我就又读了一遍,刚要读第二遍,他说:“妈妈,我试试。”我说好,结果他背的一字不错,我内心很佩服。

刚要说来第二首,他抢着说:“妈妈,你也背,咱们比谁背的好,行吗?”我心里偷笑,因为我早背过了,于是把书给他,他拿书学着我的样子检查起我来,结果我也背过了,他来兴趣了,说再背下一首,看咱们谁背的快,我说好啊。

就这样愉快的背法开始了,每天三、五首,就这样断断续续的背到了《洪吟三》。不知不觉中,我发觉孩子半年多没有发烧了。唉,这一念就不对,真是求啥来啥,没多久,孩子又发烧了,我一下子心又紧张起来了。

这一次没有惊厥,而是表现脾胃不好,东西吃不進去,吃啥吐啥,喝水也吐,我就少食多餐的照顾,我发现他吐了多次之后就会退烧,而且吐出来的东西不是吃進去的饭食,而是粘稠的白色絮状物,吐的越多,烧退的越快。我明白了,是师父在给虎虎净化身体呢,我心里踏实了,我知道虎虎的人生道路从此改变了,他的一生将是修炼的一生,我不能再把他当常人带了,而是我的小同修!我告诉孩子:“虎虎,你不要害怕,师父给你净化身体呢,把脏东西吐出来后身体就好了,不过这个过程会有点难受,你要坚强哦。”虎虎明白的点点头。

这样的净化过程之后又有过两次,然后我发现孩子完全变了,变成了一个完全健康的孩子。以前虎虎对食物很挑剔,蔬菜除了土豆和西红柿,其它的菜通通吃不進去,肉也是吃几口软烂的猪肉就不吃了,似乎人间的饭食都不对他的胃口,所以虎虎一直很瘦,给人感觉很单薄,营养不良的样子。而这之后我做其它的菜,他也有兴趣尝尝,然后说好吃,自己就吃起来,我一下子有了好好做饭的兴致,给孩子换样的做,他也都吃了。

逐渐的孩子的身体越来越好,连过敏也好了,身上也有肉了,长的像个小牛犊一样,再也不是以前的“小萝卜头”了。身高和体重都是同龄孩子的上等水平。我明白是师父怕孩子一次承受不了,分多次给孩子净化了身体,这其中不知师父又承受了多少!

提高心性

从师父给虎虎净化身体后到现在,虎虎已经十岁多了,没有再发过一次烧!没吃过一粒药。当然修炼的目地不是为了祛病健身,而是返本归真!孩子身体好了,心性上的考验也来了,我讲几个孩子提高心性的例子。

虎虎四、五岁上幼儿园时,我经常晚接(因公司离家远),基本他都是最后一个被我接走的。有次晚上给孩子洗澡时,我发现他的小胳膊上有深青紫色的牙印,清清楚楚的是小孩的牙齿印。我问虎虎是谁咬你的?他说是老师的孩子,我说:“老师怎么不管?”“老师不在,让我俩玩,我没告诉老师,要是她妈妈骂她怎么办?我是哥哥,我应该让她。”“怎么咬这么厉害?”“她咬着不放”,我惊了,心疼的说:“你不疼吗?”“开始疼,我就念“法轮大法好”,一会就不疼了。她开始很生气,后来就笑了,就松开了。”我真的为孩子高兴,他不但能忍,还会为别人着想,这一关他过去了,而疼痛是师父替他承受了!我没有去找那个老师。

一次我带虎虎(也是四、五岁时)在肯德基的儿童区玩,我在区域外面看着他玩。这时一个男孩对一个女孩说:“你打他(指虎虎)!”那个女孩就很听话的在虎虎的头上打起来,只见雨点般的拳头落在了虎虎的小脑袋上,这两个孩子都比虎虎大,而且女孩还是胖胖的那种,想来她的拳头也是有分量的。虎虎象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傻了,一动不动的挨着,那个女孩打的很开心,象在打鼓似的;男孩得意的在一边笑着,还跟他妈说“看!”他的妈妈也跟着笑着,好像他的儿子有本事似的。我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2],我忍了一分钟,虎虎没有任何反抗,就开口说:“停!那个女孩,你为什么要打他?还没完了你!”我叫虎虎过来,给他穿鞋准备走。这时那个男孩的妈妈开口了,“看你把孩子吓的!”我一看,她指的是那个女孩(她看着我们没有表情),我一看这孩子不是被吓着了,只是没有靠山,她家长不在这里,不知道怎么办了。我心想打人的不被指责反倒指责起被打的来了,这是什么道理!所以你才会教育出这样霸道欺负人的儿子来!但我不想跟她吵,就说了一句:“是他(指他儿子)叫她(指那个女孩)打他(指虎虎)的。”她一看我都知道,就瞪了我一眼不说话了。

我带着虎虎出来后,问虎虎打的疼吗?他说开始有点,后来就没感觉了,我念“法轮大法好”了,我明白了,他“傻”了,是因为他在念真言!又是师父在替虎虎承受!

孩子上小学二年级第一学期时碰到了这样的事:一次舞蹈课上,虎虎被别的孩子绊倒了,腰下面的部位卡到了讲台突出的台阶沿上,当时很疼,他站起来,感觉走路有点费事,就跟班主任老师(班主任有时跟班上其它课)说他绊了一下,有点疼,想坐下来休息一下。结果老师很严肃的跟他说回去,意思是不能休息。虎虎觉的很委屈,就瘸瘸的回到同学中,可是也没法完成老师要求的动作,就这样上完了课。虎虎回来跟我说的时候眼睛里是含着眼泪的,我知道虎虎是真疼了,不是装的,我看到他的皮肤有青色,就想着跟老师说一下吧,解释一下。就发信息说孩子上课时是真的绊疼了才跟您提要求要休息的,别的没有多说。结果老师发来一通信息,总归一句话就是我只相信孩子不相信老师!天哪,我怎么碰到了这样的老师!我感到了事情的不妙,果不其然,孩子的在校生活从此就开始了一连串的噩梦:在校期间这位老师无故找茬批评孩子;限制孩子喝水、上厕所;教唆别的孩子欺负虎虎,反而嫁祸虎虎欺负同学,让虎虎写检查;中午不让休息,罚站;孩子因为喝水少,上火流鼻血了,也不让去卫生间冲洗……

虎虎被同学们孤立,嘲笑,瞧不起……没有人跟他说话,这时虎虎还不到七岁半。这期间每天送虎虎去学校我都很挣扎,对我来说也是一种煎熬──他还太小,我怕他幼小的心灵承受不住。起初我努力静下心来去学法,看看法中是怎么说的,我要按照法的要求去做,慢慢的我心里亮堂了。虎虎回家我也带着他学法,我们互相交流应该怎么按照法去做,那就是我们要忍,因为她是常人,我们是修炼人,修炼人的要求比常人要高得多,师父说了:“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3]虎虎心里也踏实了,说:“妈妈,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就是不放在心上。”我说:“是的,我们一起努力过好这一关,好不好?好在还有一个月就放假了,顶多坚持一个月,没有问题的,对不对?”虎虎点点头,说:“一个月就是四周,对不对?”我说是的。听到这话,我略有点心酸……

在虎虎的期末评语上,这个老师又是一顿乱写,贬低和歪曲虎虎的人品,还把“转学要带着这张表”这几个字也写在了评语上(她可能以为她把我们弄成这样,我们肯定会转学的),真是把人打倒了还要踏上一只脚啊!看了后我也只是淡然的一笑,无所谓了,你根本动不了我的心!我们是修炼的人,你是常人,常人怎么能动了修炼人呢?你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成就了我们而已,但却给自己造了很多的业力,将来你要去偿还的。二年级下学期,我申请给虎虎调了班,从此没有再碰到此类老师。而那个老师后来听说被家长们弄下去带其它年级去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魔炼,我和虎虎的心性都提高上来了,虎虎在修炼上也成熟了很多,我的虎虎还是那么单纯,可爱,阳光,善良,身体好,学习好,吃的饱,睡的香,我们每天都很开心,只把这些事当作是提高我们心性,升华层次的阶梯。我们离真、善、忍的标准越来越近,内心无比的充实和喜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