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亲人在大法中受益

更新: 2021年10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七日】我从小就体弱,三十多岁时被多种疾病缠身,生命似乎到了尽头。无望中,是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生,我非常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

一、病魔缠身

我三十岁以后,就先后患有大、小病十余种,最严重的是神经衰弱、妇科病、乳腺增生、心脏病、腰椎间盘突出、手脚冰凉等不治之症。神经衰弱让我经常睡不着觉,第二天,头昏昏沉沉的疼;心脏病导致我心一难受就要迷昏,要赶紧往头顶上拍点儿凉水。有时候半夜了,也得赶紧穿上衣服,下楼到外面吹阵凉风缓解,一年得折腾好多次。

生了女儿之后,我天天腰疼。一年四季,双腿从膝盖往下冰凉,感觉小腿骨呼呼冒凉气。夏天盖着厚厚的棉被也不热乎,好象被子到处透风,经常在被窝里冷的缩成一团,有时睡着了就被冻醒了。可是我旧病不去,又添新病,患上了腰椎间盘突出,腰更疼痛的厉害,一会儿都坐不了。腰椎间盘病一犯,腿、胯都酸疼,而且胯是歪的,走路一条腿长,一条腿短。我就天天在家围着棉被躺着,有时睡着了,会被腰疼醒了。

我家经济不富裕。为了治病,我天天一把一把的吃药。有的药不起作用,大夫就给开一种進口的好药,告诉不能多吃,吃多了有副作用。而药一停,化验单上还是四个加号,就这样翻来覆去的。

在我三十七、八岁时,病情越来越严重,整个身体不是这难受就是那疼的。天天有气无力的,浑身没劲,总觉的累,一点儿东西都拿不动,走平路都喘,啥也干不了。在单位上班,经常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我被病魔折磨的苦不堪言。

二、大姐的神奇故事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中旬的一天,我挺着难受去给父亲过生日,见到了远隔千里之外的大姐。晚饭后,四十九岁的大姐说起她的神奇故事,讲法轮功在她身上发生的奇迹。大姐说她自己曾患大流血,看过两家权威医院都无法治愈,血色素仅几克/dl,处在危险之中,只有等死了,亲人万分痛苦,束手无策。

就在生死离别之际,一九九八年三月,大姐的朋友来告诉她:法轮功挺好,是修佛的,让她去炼功点看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像。大姐愁苦的说:“我都这样了,还修什么佛啊,我不去。”朋友再三好意相劝:“你去看看吧,死马当活马医,你也不搭啥。人家得癌症的都好了,说不定你也能好呢!”大姐爱面子,推辞不过,很不情愿的跟着去了。

到了炼功点,她就觉的身体很舒服。在师父的讲法录像中,大姐看到了师父的慈悲和威严。好象冥冥中这就是她在等待的。大姐听师父讲法,越听越爱听。她看完师父的讲法录像,真的就不流血了,其它病症也都神奇的消失了。

当时由于我受无神论毒害,不懂得什么是佛、道、神,我也不相信大姐说的神奇故事,哼哼哈哈的也不搭言。但当我看到大姐红润光泽的脸和健康的身体,心里还是嘀咕:看大姐炼法轮功炼的气色多好啊!看我这还是一瘸一拐,活的有气无力的。

三、仅几天,身上的病不翼而飞了

给父亲过完生日的第二天,我和大姐顺路坐在公交车上,她又跟我说了很多,我还是似懂非懂的没听進去,也不想听。可是,当听到大姐说:“法轮功教人做好人,不争不斗。”我的心里一震,来精神了。我对大姐说:“做好人多好哇!我跟你学炼法轮功。”大姐说安排时间来教我,然后我就到站先下车了。

几天后,大姐来教我炼功,还带来了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磁带和炼功音乐磁带。前三天,大姐教我炼动功,第四天教我炼静功。学完静功动作,我才想起来我坐着,但是腰一点都没疼。之前,我是连一分钟都不能坐的呀!从此后,我的腰不疼了。

仅仅几天,我只是学学炼功动作,身体就出现了奇迹:我身上的病不翼而飞了,神清气爽,躺下就睡,脸上的红润取代了昔日的枯黄;我也不用吃药,不再往身体里灌药了,就把药全扔了。

至今二十三年了,我身体健康,再没吃过一粒药,给个人和国家节省了多少医药费啊。

大姐走时,让我找个炼功点,和同修一起学法、炼功。我说:“上哪找哇?”大姐说:“师父一九九二年传法到现在(指一九九八年),各阶层、各行业、老人、孩子,很多人都在炼法轮功,全国各地大、小炼功点很多。”我说:“那么多人炼,我咋不知道有法轮功?你咋不早来说呀!”

又过了几天,我去六楼同修家还宝书《转法轮》。当上到三楼时,我突然感觉身体轻盈的象羽毛一样。我想,咋这么轻啊,太神奇了!我站在那里,心里一阵酸楚,不自觉的流泪了。我想:“师父太了不起了!法轮功太好了!”

之前,我走平路都有气无力的上喘,从来不知道人真正没病的感受。而此时,我都感受到了,我没有语言能形容出那种美好!得法修炼舒心愉悦,是伟大的师父让我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四、同事赞颂法轮功真神了

我修炼了之后,浑身象有使不完的劲儿。上班时,不再用同事替我抬盆了;我做好人,也不挑轻活干了。当同事问我:“能不能抬动洗衣膏盆?”我说:“能。”她很惊讶的说:“姐,这几天看你有精神头了,象换了一个人似的,你真能抬动盆了?你病好了、腰不疼了,咋好的?”我高兴的说:“我炼法轮功炼好了!”

姐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纷纷议论,并赞颂说:“炼法轮功病炼好了,法轮功真神了!”我又补充道:“法轮功还教人做好人!”这个同事说:“法轮功挺好,退休我也炼。”那个同事说:“某姐,你不也有病吗?你炼呗!”同事们成了活传媒,都见证了我修炼法轮功病炼好了的这一奇迹。

同事X,当时才四十岁。她患腰椎间盘病,疼的她走路象个老太太,腰弯的呈九十度,往前挪步,啥活都干不了。在医院做过穿刺治疗,也无济于事。不能正常上班,就没有工资。她既痛苦,又忧愁。她听说我炼法轮功病好了,就来问我。我告诉她:“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神奇故事数不胜数,你炼吧!”

之后,她就去了炼功点跟大家一起学法、炼功。很快,她的腰不疼也不弯了,能正常走路了,其它症状也得到改善了。她感慨的说:“不炼不知道啊,法轮功真好啊!怎样才能感谢大法师父啊!”

五、修炼真、善、忍 身心变化

我从法理上明白了不失不得的关系,人如何重德行善及“病”的因果关系,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心性得到提高后,思想境界得到了升华。

师父说:“我们要求就在物质利益面前,你去把它怎么看淡,所以我们这一门修出来是最扎实的。”[1]我放下了利益之心,放下了对钱的贪心,别人都拿我不拿的妒嫉心。

一次,单位保管员让我拿一桶(20斤装)餐洗剂,我说:“不要。”她以为我怕花钱,补充说:“不要钱,白给的。”我说:“不要钱也不要。”她说:“人家都拿了,不拿白不拿,你拿吧,剩这几桶你随便挑。”我仍坚持不要。她说我傻了,我说:“我不能占公家的便宜。”

还有,单位自来水管线经常长流水,浪费水源。我修炼后,看见水管淌水,就主动关好闸门,这是我以前做不到的。

修炼前,我和单位同事W的关系挺好。不知道啥原因,她不跟我说话了。看她不说,我也不说了,我俩形成了僵局。工作接触中,谁也不搭理谁。和我要好的同事J从中调解,但我要面子,和W谁都不先开口,都怕“屈尊”低人一等。

师父说:“我们怎么对待这个问题?遇到这种矛盾的时候,我们首先应该冷静,不应该和他同样去对待。”[1]“我们如果遇到这些麻烦的时候,不要和人家一样去争去斗。他这么搞,你也这么搞,你不就是个常人吗?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样去争去斗,你心里头还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1]

我想我修炼了,应该姿态高。修炼大法之前,我又能比W强多少呢?我要为别人着想,放下面子心、怨恨心、争斗心,搞好同事关系。我放下人心,主动跟W说话,化解矛盾,是大法善解了我俩的冤怨。

六、法轮功创造的医学奇迹

我父亲是上世纪二十年代出生的,一生深受邪党伟、光、正假历史和无神论的毒害、欺骗。尽管父亲不是邪党党员,一跟他讲邪党的伪历史,他就暴跳如雷,不让讲,说:“我亲眼所见,你们懂啥?”

父亲去世的前两年,被医生诊断为肺大泡,肺子溃烂成丝袋状,上不来气,离不开氧气。住院、出院来回折腾。尽管氧气流量提升很高,但也无济于事,几次险些憋死过去;后来又浑身骨头、肉疼痛难忍,折腾的死去活来。痛的他在病床上翻滚喊叫,晚上叫声更大,影响别的病房人休息。医生说无药可解疼痛,大伙也束手无策。父亲自己说遭不起罪,几次要拔掉氧气了断生命。

我和姐对住院的父亲说:“大伙只能看着你折腾,谁也不能帮你疼。只有法轮大法能帮你,你试试看,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以前让他念,他推说:“难受,没有心思念。”这次,父亲同意念了,我们也给他念。

果然,神迹出现了,父亲的浑身疼痛得到了缓解,也能上来气了。大夫都说:“这老爷子生命力真强。”在场的家人,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超常。有时,父亲还让我给他念九字真言听,他说听了心里舒服。父亲还同意实名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父亲浑身不疼痛了,也不用老吸氧气了。出院回家近半年后,在无痛苦中离世,享年九十四岁。

舅舅今年八十二岁。二零一九年的秋天,舅舅跟我说了发生在他身上的一件奇事。二零一九年的夏天,舅舅和舅妈坐火车回老家农村。在车上,舅舅突然大口吐血。当时在车上能用的办法都试了,也止不住血,还是吐。周围的人都吓呆了,赶忙把他送到老家县医院。能采用的医疗技术仍然止不住血,舅舅还是不停的吐。

舅舅说当时不能在老家呆了,赶快坐车返回现住地。途中,他想起了我曾经告诉他在危难时,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能化险为夷。他就开始不停的念,念着念着,血止住了,不吐了,平安到家。舅舅说:“法轮大法真神奇呀!”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