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家人见证师尊慈悲与大法超常

更新: 2021年11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一日】一九九八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好几次在我遇到危险时,师父都给我化解了。我把自己和家人在法轮大法中受益的故事写出来,见证师尊的慈悲,法轮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一、遇车祸,师尊保护

二零二零年七月,同修接了一份装修的活,叫我去帮忙。中途,同修叫我去买两盒炮钉,要去三十公里远的地方才能买到。我骑着摩托,买完钉子就急忙往回赶。走到国道上的时候,突然对面一辆白色轿车急转弯,正好把我迎头撞上,就听“哐当”一声巨响,我连人带车被摔出去很远。

我感觉自己被腾空翻起,倒栽葱似的头正好撞在地上。就在撞地的一瞬间,我感觉有一股力量托了我一下,然后,我又翻了个跟头,摔在了马路上。过了一会儿,我慢慢的坐了起来,发现左腿受伤了,膝盖非常疼,还不住的流血。胳膊和头都有血,我赶紧把腿扳过来,愣了愣神。

司机吓坏了,下了车,一下子就坐在了路牙子上,半天说不出话来(后来才得知,司机不是熟手)。后来,司机的妻子来了。我跟他俩说:“放心吧,我不会讹你们的。”他们赶紧叫来120救护车,把我送到了医院。

我躺在床上,左腿肿的吓人,裤子破了一个大洞,裤子渗出的血和土混在一起。然而,我的头顶却只是轻微擦伤。医生把拍出的片子给家人看:左膝盖平台小骨裂了两道缝,属于粉碎性骨折,而且膝盖部份有积液。医生建议住院,并立即做手术。膝盖部份的积液要赶紧抽出,因为一旦感染,后果很严重。

头部的片子显示;头骨没问题,但是有一处积久性脑梗(已经存在很长时间,并且时不时会出现脑梗症状)。那个医生可能担心我在这种情况下会犯脑梗,大声的、拉长声音在我耳边问我一些问题,可能确认我是否清醒。我当时只是有些正念不足,心里很没底。

家人同修在我身边小声告诉我:“什么都不要想,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求师父救你。”在和家人商量之后,我决定回家。医生很激动,以为我们在开玩笑,反复跟我们说明问题的严重性。并说如果不在这儿治,去别的医院他们也可以送,就是不能回家。我们告诉他,回家不会出问题。让他放心,出什么事不用他负责。就这样,我被120送回了家。

到家后,面对的问题还是很多。一个小动作对我来说都是很费劲的过程,那种钻心的痛使我彻夜难眠。我反复回想当时的情景,越想越后怕,按当时的情形,头倒立撞在地上。我体重一百八十多斤,正常情况下,头撞在地上,绝不会又轻易弹起,肯定会把头直接戳進胸腔里。我知道,那股力量是师父又托了我一下,我才捡回了一条命。

这本该失去生命的车祸,师父替我承受了绝大部份,我这点痛算得了什么?之后,我不断的学法,查找自己的不足。同修在家庭琐事之余,还要给我送饭,尽量提供好的环境给我,使我不受影响,静心学法修心。就这样,我由开始根本坐不起来,后来很快的可以坐在床上炼功;再后来可以站着炼功;再到后来可以架着拐杖走来走去,也可以自己做饭照顾自己了;再再后来,拐杖也不用了。现在,我可以骑自行车了。

事故的处理,是家人代我处理的。因为救护车的出车费和拍片子钱是亲戚(未修炼大法)出的,家人只要求司机把这一千六百多元钱赔偿给亲戚就好了。其它的,我们什么也不要,因为我们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所以,第一,我们不会给人家找麻烦;第二,修炼就可以使身体非常快速的恢复。我们给司机讲了大法真相。司机很感动,想看看我,家人说我挺好的。我在医院的时候,医生也对司机说:“你算是遇上好人了。”司机也明白,我要是住院,十万元都挡不住啊。

通过这件事,我反复向内找,发现自己有很多的执著,比如做事心、利益心、爱面子的心等等。对照法的标准,我还差的很远。这次要是没有师尊保护,我真的就送上性命了。师父又一次给了弟子重生的机会,从新做好的机会,弟子感恩师尊。

二、信师信法,中风假相消

二零二零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封城期间,我住在外地。由于封城期间无论去哪里,都需要身份证和刷健康码或者登记信息,所以,一连三个月我没法回家(由于中共恶党迫害大法弟子,我被迫流离失所),和家人也没有联系。一天早晨,我准备起来炼功,可是身体左边突然不听使唤了,我一下子摔在地上。

后来,我挣扎着起来,才发现,左边的身体完全不能控制了。我背师父的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我又发现,我的嘴也不会说话了,就跟非常严重的口吃一样。我心里开始害怕了,心想这不就是“半身不遂”吗?万一我……紧接着,就是一顿胡思乱想。后来,我一下子清醒了,怎么能这么想呢?我是大法弟子,绝不会出现问题的,这是假相,不能承认它。

我刚一岁多的时候,父亲就因遗传病去世了。按常理,我自然也逃不过。我的血压高压不高,但是低压很高,压差很小,血很粘稠。走入修炼之前那段时间,经常头痛的撞墙,一连七天连续输液。家人只是忙着找大夫,其实谁心里都明白,只是不敢往后想。

后来我开始修炼大法,刚炼功没有多长时间,我就有非常明显的感觉,身体由内而外热乎乎的。再后来,这些症状就没了,我健康了,鼻炎也好了。后来通过学法,我明白了,修炼一开始,师父就为我们净化了身体,什么遗传啊,这个那个的,在我们修炼人身体上都不起作用了。

但是想想现在出现这个状态,肯定是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了。师父告诉我们遇事向内找自己的问题,不要推责任,找别人的问题。我稳下心来,扶着墙,慢慢的挪到师父的法像前。我跪下,向师父忏悔,并求师父加持我。然后,我就背师父的法,嘴越不好使,我越背。

我就坚守一念:我是大法弟子,只听师父的安排。过了一会儿,说话清楚很多了,就是不如以前溜。我又继续炼功,坚持让左边身体听自己的支配,每个动作都在坚持着、抗争着。我咬紧牙,我知道只有师父能帮我。就这样,在下午的时候,我又好了!真的是象师父说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我无法表达对师尊的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我更是无以回报。

其实还有好多好多有惊无险的、神奇的事情,我就不再一一讲述了。我唯有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才能报师恩。

三、相信大法,家属福报连连

女儿上中学的时候,学过法。后来上大学去了外地,直到工作,成家,也就没继续学法。人类道德下滑,社会风气不良。但是大法已在女儿的心里扎下了根,工作或生活上的事情女儿都和我妻子(同修)聊聊,说出她的看法,想看看她母亲是什么态度。因为她知道,她母亲是用大法的法理为衡量标准,这样她的心里就会很有底。

女儿毕业后,在一家公司做客服工作,后来升职为客服总监。她表面看似弱小,但是她工作的心态绝大部份都是依照大法的标准。公司好多年纪大的人都佩服她,说她很“正”。再后来,公司大领导让她兼职行政。但是后来她发现,还要保管大领导在公司的私人仓库,里面有各种古董等价值不菲的收藏。信任她的原因就是:她信得过,不贪财。别人送的爱马仕围巾、镯子等,她都不要,领导们都说她“太傻”。

师父讲过“不失不得”[2]的法理,她都用师父的法要求自己。就在前一阵,她告诉我,她又被提升到新的分公司担任广告总经理。在任职前,她还在问她母亲有什么意见,她说她并不看重什么职位,在哪儿都一样,只要能胜任,不给公司带来麻烦就好。妻子告诉她,只管顺其自然,不要想太多。表面上是领导的安排,也许是师父的安排,要懂得感恩。她连连答应。

女婿也是一个老实本份、不贪财的人。他们刚认识的时候,女婿没有车、没有房子、没有存款,只是在一个网站上班的小伙子。刚开始的时候,妻子就和女婿说了我们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他没有反对。结婚后,女婿所在公司就上市了,他们在公司都有股份,可以分红。越后来越顺,他们全款在当地买了第一套房子,又首付了第二套房子,买了两辆轿车,还有两个健康可爱的孩子。

妻子经常给女婿讲真相,给他看真相小册子,他前几年去香港,也看到当地好多大法弟子的真相点。二零一四年,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女儿工作休息少,女婿经常给我存钱,送衣服。开庭那天,又接送律师。

后来由于我被车撞了(上文提到),如果是以前,他会坚持让我住院。后来他明白真相后,知道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就改变了很多。后来,他跟着救护车回家。到家后,我疼的有点神志不清,小女儿就拍我的脸,让我别睡觉,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女婿在一边也跟着说:“您就念!默念!”结果我念了两遍,就清醒了。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的一天,女儿偶然在网站上看到一家网络公司在招聘,就把女婿的简历投了上去(女婿在家待业一年半,投的简历都石沉大海),也没抱什么希望。结果半小时后,人力资源部的人就给女婿回了电话,惊喜的说他们之前就认识,这家公司就是原来那个上市公司辞职的人,又要从新组建公司,运营模式和之前一样,领导还是之前的那个领导。说当天晚上就要面试,说是面试,其实就是老朋友聚会。然后,女婿就直接任职了,工资比之前还要高。神奇的是,后来女儿再从网上找那个招聘信息,怎么也找不到了。她惊喜的跟家人说:“太神奇了,你们说有安排,真的是有安排。”

亲家听了真相后,也受益很大。亲家公是个瘦弱的小老头,经常是这不舒服、那不舒服,家里的药不断。亲家母很担心老伴,总是操心他别吃这个、别吃那个,这个对身体不好什么的,总怕老爷子有点闪失,还时不时的掉眼泪。

后来妻子送给他们一本《转法轮》,老人看了一阵子。后来亲家公很少得病,只是时不时的有点胃不舒服。身体比以前硬朗多了,现在给全家人做饭(退休前是面点师,家里都爱吃他做的饭),接送孩子上学。亲家母负责照顾俩孩子,日子过的幸福又充实。

女儿和女婿结婚时,我们没要彩礼,后来只是走个形式,给了两万元的彩礼,办完婚事,妻子又把钱给了女儿。开始的时候,女儿和她婆婆难免有矛盾,妻子都是要女儿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不能和老人有矛盾。大事、小事都用大法的标准引导女儿,现在一家老小非常溶洽。亲家公跟别人聊天的时候说:“就我那亲家,可好说话了!”

都说亲家容易有矛盾,但是在大法的指引下,我们之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那么的美好!

弟子感恩师尊,遥拜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