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七十一人三退名单的故事

更新: 2021年11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我是农村大法弟子,十里八村没有同修,没有集体在一起学法和交流的环境。一年到头,也就偶尔有一、两次与外地同修接触的机会,剩下时间就是我一人独修。我感到欣慰的是我能上明慧网,只此一点,我感到很满足和充实。

二零二一年一月到八月间,经我讲真相后,共有七十一人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对于精進的同修来说,这实在不算啥,可我自己却觉的很不容易。下面,我把给这七十一人讲真相过程中的点滴体会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去年底,我看了明慧网上一篇交流文章,同修谈的是对三退人数一事的分析。看后,我心里既焦急又难受,文中从每天三退的总数量,推测到正法结束时大法弟子们能救多少人,進展这么慢,师父正法什么时候结束?师父用巨大承受延续每一天,作为弟子,怎样站在师父的角度上看待这个问题?

我不知同修整体状态咋样,我自己修的不行,境界还远没达到圆满标准。思来想去,最后明白,我不能看别人,都看别人,大家就都停留在原地。救人的事情尽量去做就是了。

我是个嘴笨的人,性格木讷,在家里,妻子经常数落我,说我“熊柄”(没能耐);在单位,我话很少,基本不会主动跟别人交流。我知道自己半斤八两,拙嘴笨腮反应慢,讲真相劝“三退”实在为难。但这不是理由,师父没有说嘴笨的弟子就可以不讲真相啊,我就应该在我自己的环境中,做好我该做的,能做到这一点,就是最好的。不会讲,我就学呗,多看明慧网上这方面做得好的同修的经验交流。

过程中,确实付出不少,因为那得突破很多人心。比如,妻子训我:“你尽在外面给我丢脸,你能不能消停点儿?让这个家过个安稳日子?你要把工作讲丢了,我就跟你离婚!”单位里跟我关系不错的同事也劝我:“领导都知道你给人讲法轮功的事,小心点,别丢了饭碗!”熟人讥笑我:“你以为你是救世主呀?你能救了谁?谁信你啊?”

乡里召集全乡各单位领导开会,一个领导特别讲:某某单位(指我们单位)还有学法轮功的,怎么样怎么样。朋友跟我说:“你这事(指学大法)全乡都知道,你可得注意啦!可别出去说了,你能干过共产党吗?”

险阻重重,但我心里清楚:不能被这些表面的障碍挡住,我是有使命的人,从久远的年代走到今天,不能停在这,所以我仍然继续做着讲真相的事。

我把经我讲真相后三退的人记在一个小本子上,退一个记一个。我讲真相通常都是单独一个一个的讲。面对一个人,我能讲的充分,劝退的把握大。到今年四月时,听我讲了大法真相后三退的已经三十多人了,到八月写这篇稿时,已三退了七十一人。数字对我是个鼓励,我心里充满喜悦,看到数字的变化,我就让目标不断上升。我发现,在同修的经验帮助下,在师父的加持下,我越讲越会讲了。

有个城里同修跟我说:“你们农村人厚道、简单,讲真相和做三退容易。”我说:“不是,那可不是象铲地似的,一铲是一铲子,邪党对法轮功的造谣宣传,那是没有死角的,村里很多人一说起法轮功,都是电视上的那一套,根本不知道真相,全被邪党骗了。”我在村里一提“法轮功”三字,轻者不吱声,可一看那眼神就不对劲;重者能把我顶到墙角,我又木讷,话不跟趟儿,经常被别人弄得灰头土脸。但我不气馁,不觉的势单力薄。我想,佛度有缘人,我求师父帮我,给弟子安排有缘人来让我救。我就是靠这个,靠师父的保护和加持,我救人的数字才在一点点上升。

倔强的邻居三退了

我的一个邻居,对大法很抵触,我多次给他讲真相,每次都不顺,有时他不吱声,有时瞪着眼跟我掰扯,好象他比我还明白。我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灵因素。再讲时,他还是不接受,头晃的象拨浪鼓,直说:“又来你那一套了?说点别的……”他不接受,我不能强迫,但邻居常见面,他不退,不保平安,总是块心病,我很自责:“连邻居都救不了,我还能救了谁呢?”我心里感到别扭和苦恼。

有一天,我正在学法,忽然又想起邻居,我想:他为什么不退呢?是不是我有什么问题?这一想,我一下子醒悟了:“哎呀,真是我有问题:我平时对他好,是有目地的,是想让他三退,他退了,我名单上不就多一个人吗?这是成绩。”这颗心藏的很深,包括跟常人讲时,潜意识中也是这个念,多自私呀!这是救人吗?抱着这种想法救人能顺吗?旧势力能不捣乱吗?再说了,邻居一直不“三退”,明摆着是等我提高呢。

师父说:“都说你得救我、你得救我,但是表现形式可不象世间的论理认识那样的,求人时要很礼貌的、很谦卑的才行:你救我、我得先感激你啊、我给你提供方便,可不是这个。在它们来看,你要能救了我,你得能到了我这层次才行,你得有这个威德,你才能救了我。你没那个威德、你没达到我那么高,怎么救我?那么它就让你摔跟头、吃苦、去你的执着,然后把你的威德建立起来,你修炼到了哪个层次了,你才能救了它,都这么干。”[1]

认识到问题后,我马上归正自己,要从心里对他好,去掉为自己的私心。他身体不好,不能干重活,他家有活找我时,我当成自己的活干,实实在在的帮。有时路过他家门口,见他在院子里干活,我就上前搭把手,比如:种菜、打药、搬重东西等,泥里水里,我不在乎,干完活就走。有时干完活,他让我到屋里喝口水,我说:“不啦!”不客套虚假,他与我也走得越来越近了。

今年春天,他找我帮忙截柴火,我二话没说,扔下自家活就去了。这是个力气活,他有病,干不了多少,几乎都是我一人干。我先把木头搬到台锯旁,截出一堆,再垛起来,四、五千斤的木头,整整忙活了一天,才截完,又帮着把截好的大柴垛好。他看我累的满脸汗,身上沾满锯末子,还无怨无悔,特别感动,直说我人好。我趁势给他讲大法是啥,为啥要三退,三退对人意味着什么。讲时,我只想:退不退是你的选择,我就是让你明白大法真相。

这一次让我感到意外:他没驳我,心结打开了,痛快答应:“退!”我看着他,真为他高兴,也感到救他的确不容易。

他的妻子入过邪党的共青团和少先队,见丈夫退了,也痛快的退了。邻居常常在人前评价我说:“那老伙计,一流的!”堡子里的人对我也是有口皆碑。

虽然他一家都三退了,但我注意一点:他家有事时,我该帮助还帮忙,没疏远他,不能退前和退后两样看待。我为什么这样说呢?有一次,我到县城,我听一个常人说:“法轮功的人有点怪,跟你讲退党时,可近乎了,说话也热情;你答应退了后,再遇到你,态度就变了,都不愿搭理你似的,摸不清这些人是咋回事?”我认为,这种现象虽然是个别的,但影响很不好,这是党文化表现:用你时,满脸堆笑,好话说尽;不用你时,冷若冰霜,甚至落井下石。大法弟子是修善的,善是持久永恒的,不能给世人这种印象,必须得改!我们不是简单的劝人退党,劝三退还体现着我们的心性,那是修炼层次的体现。

走亲串友为救人

我劝退的七十一个人中,多数是利用红白喜事劝退的,农村红白喜事多:老丧嫁娶、生孩子、盖房上梁、在城里买楼、当兵、升学、过六十六大寿、八十大寿……都要大摆宴席,地方穷,没钱来,用这法子收点钱。我觉的这是我们救人的好机会,不管是沾亲带故的,还是挂边亲戚,只要对方捎个信,不管有没有礼,我都热情到场。

有时路上碰到熟人,本来没有礼上来往,我就说:“你家有啥事吱个声,乡里乡亲的,越走动不是越近乎吗?”为了救人,花点礼钱也值得。

农村人实在,求之不得,有的有事真给我捎信。我不是为了去吃那顿饭,是为了救人,每次几十桌的场面,人来人往,总有我的收获。

有一次,我听说族人中有个晚辈家里办喜事了,虽然已经出五服了,父辈跟他们都不来往了,我还是开车翻山越岭去赶礼。他们很惊讶:“想不到,你能来!真是认亲呀!”席间,我给邻座人讲大法真相,不显山不露水,就把人劝三退了。

这样的场合,往往家族人大都到场,有的都十几年、二十几年没见过面。见了面,老老少少格外亲切,寒暄过后,谈到时下形势,自然谈到三退保平安的话题上,水到渠成的就能退出几个,记得那次八个人三退了,真是高兴。

还有一次,大年初五,我开车去了深山里一户亲戚家。那户亲戚曾跟我父亲有很深的隔阂,十几年不来往了。如今,父亲已经过世,我是大法弟子,得弥补父亲的不足,解开两家之间的心结,同时把大法福音带给他们。去时,我拉上两箱礼品,给他们全家拜年。一家老小迎出院子,亲戚握住我的手不松手,一个劲的说:“伙计,做梦也没想到你能来啊!”中午,给我做了一顿丰盛的饭菜。席间,我讲大法真相,讲三退,那次全家五人都退了。我别提有多高兴了。

在亲属中,没听过我讲大法真相和三退的人很少,长辈、平辈、晚辈的,我都系统的一个个给讲:哪个退了,哪个没退,哪个还得巩固一下,都在我心里。以前已经讲过的,见面时也提个醒: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我单位有个主任,多次给他讲三退的事,他也不退。他是领导,可能是怕我给他退了,有什么不好的影响,我得为他着想,考虑他的顾虑和感受。有一天,我突然听说他有病了,我觉的这是讲真相的机会,于是买上礼品,去他家看望他。他非常感动,直说:“麻烦你了,没想到你能来!”这一次,我给他讲大法真相和三退,因为是在家里,谈话也很轻松,他痛快的退了。

我深深体会到:每个三退的人都不容易,我稍微信心不足,他可能就永远失去了被救度的机缘。所以不管走到哪里,我都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福音带到哪里。讲时,尽量把大法真相讲透,别象急性人铲地,东一铲子西一铲子,到地头了,身后的草还一大片。讲真相,讲一个,就要明白一个,然后嘱咐:“好事别自己藏着,告诉家人,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他们也得福报呀!”

起三退名字要认真

有一次,我去街上办事。在等人时,跟前是一位摆摊卖菜的老人。我走过去,跟他聊家常,得知他得过脑血栓,日子艰难,心情郁闷,借卖菜出来放松心情。因为时间充足,我和他聊了不少话题。说常人话只是为了铺垫,正事是大法真相和三退。

聊了一会儿后,我说:“共产党搞无神论,把社会弄得乌烟瘴气,人不讲道德,假冒伪劣产品四处横行,当官的使劲搂,哪管老百姓的死活?”他很赞同,我接着说:“你看,现在瘟疫四处泛滥,不就是要淘汰共产党吗?共产党由党、团、队组成,那淘汰不就是淘汰党、团、队员吗?咱退出来,不就平安了吗?”

他点头表示认可,说自己入过团。因为先前唠嗑知道他姓王,我说:“老哥,你姓王,就叫王康,退出团、队组织吧?”他高兴的说:“这名字好!”停了一下,又说,“你知道我微信名字叫什么吗?”我说:“叫啥?”“王气!”他拖着长音,把“气”字发的很怪。说到这,我俩都乐了,我问:“你咋叫这么个怪名?”他说:“以前我给人灌气,人家用微信付钱,他们就帮我建个微信,给我起个‘王气’的名儿。早知道王康这个名,我就用这个了,多好!”接着他说:“我得这病,心里好急啊,你不知道呀?我好几回寻死,都被人发现了,没死成。”我说:“你这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就是等大法真相和三退这事呢,你这可是得大福报啦!千万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呀!”他说:“记住了,记住了!”

今年初春,我去城里办事,路过一家工厂。一个年轻女子在路边等车,天挺冷,她东张西望的。我停下车,让她上车。她问:“多少钱?”我想,说不要钱,怕她有顾虑,就说:“随便吧。”路上,我问她:“你听说过三退保平安的事了吗?”她有点紧张,不吱声,是背后邪灵害怕,不敢听大法真相。不管她咋想,救度要紧。于是,我讲“天安门自焚”是骗人的,讲法轮功是怎么回事,讲着讲着,她好象明白了,也不紧张了。

我说:“现在天灾人祸频频,咱要学会保护自己啊!共产党是无神论,瘟疫是老天在淘汰共产党,退出中共党团队就能平安度过劫难。”我又讲了“藏字石”的事,讲预言关于瘟疫的内容等等,最后我说:“我说的要是假的,就当笑话听,你不受损失;我说的要是真的,你多幸运啊!我给你起个名字:叫倩倩,你把团、队退了吧?愿你越长越漂亮,前途越美好,这多好?”她笑着,说:“好!”

这时也到站了,她问我:“多少钱?”我说:“不要钱,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高兴。”她一再说:“谢谢你!谢谢你!”

有一天,我碰到一个承包商的母亲,说到腐败,老人感慨的说:“这世道完了,人坑人,这不,欠我家钱的××跑了,扔下一块地顶债。老百姓挣钱那么容易啊?我家挣的那两个钱掰开都是血啊!”我问她:“老人家,你听过大法真相没有?”她说:“我家叔伯侄子就是学法轮功的,还给我讲退党的事呢。”我很高兴,问她:“那你退了吗?”她气哼哼的说:“我不信那个!”我说:“大姨啊!你叔伯侄子说的是真的,是为你好,你得退啊!”

然后,我给老太太讲了“天安门自焚”是骗局,讲了贵州藏字石和唐代李淳風、袁天罡的《推背图》中对大瘟疫的预言等等。讲着讲着,老人脸上变晴了,她说:“你说的好,我入过团,我退!”我说:“给你起个化名:叫‘安顺’,平安、顺利,行吗?”老人说:“好!好!”一再谢我。我说:“你就谢法轮功师父吧,是师父让我们这么做的。”我又告诉老人:“要经常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要告诉老伴和孩子一起念,全家得福报。”她高兴的答应了。

我认为,起三退名字很重要,人都图个吉祥,名字顺耳了,人一听吉祥顺耳,可能冲这个名字就退了。为此,我起三退名字很认真。平时没事就起出几个名字记在心里,有人退时,不用临时想,对方一听名字挺好,会很高兴。

一直觉的自己修炼上不成熟,三退数量也少,这个数实在端不到面上来。听说城里有同修一天出去就能救二十几人,这太好了,但我不看别人,自己尽力做了就好。

写出我讲真相救人的一点体会,向慈悲的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我会努力在自己环境中做好三件事,利用一切机会和条件,能多救一个人是一个人,圆满随师还。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明慧网第十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