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就走师父安排的路

更新: 2021年11月1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一日】

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好!

我是一个七十多岁的大法弟子,感恩伟大的师父加持弟子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感恩师父净化了弟子的身心,把我变成一个能善意理解别人,并能无条件为他人付出的大法弟子。借这次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之际,向伟大的师父交一份答卷,和同修交流点点滴滴的修炼体会。

一、大法是我的命根子

迫害的初期,我和几十位同修一起开法会,突然闯進来一群警察,一進门就开始录像。有的同修害怕,把电子书扔了。当时本地区迫害很严重,没有那么多大法书,我和很多同修都用电子书学法。我把电子书装進衣服兜里,和电子书沟通,对电子书说:“你不能离开我,我也不能离开你,谁也搜不去。你装的是大法,你是宝,是我的命根子。”这纯正的一念符合了法,得到了师父的加持和保护。

警察站在门口开始挨个搜身。两男两女,四个警察。我在心里发出一念:不可以搜我。等我走到门口时,奇迹出现了,两名正在搜身的女警察突然被叫走。我带着电子书走進看守所,看守所让一个女的搜身。她在我身上摸了摸,让我脱衣服,我坚决不脱,义正词严的问她:谁安排让脱衣服搜身的?她就不搜了。進牢房后,犯人头目来搜身,我把电子书递给刚刚被搜完身的同修,悄声告诉她一会儿给我。同修感到压力大,把电子书放在了牢房的大板铺上。犯人头目在我身上摸了一遍后,我一低头,看见电子书,不慌不忙拿起来装進衣兜里。在牢房里保护电子书,我从来没有觉的是负担,因为电子书装的是大法,是宝。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两个月左右的时间里,我和同修轮流用电子书学法,很多同修用电子书背会了《洪吟二》。电子书没电了,我们把电池拿下来,同修轮流用手攥住电池,给电池充电,奇迹真的出现了,没有电的电池真的充满了电,我们又能用电子书学法了。

我把电子书一直带到非法关押我的劳教所。劳教所搜的更严,两年时间里,大约搜了上百次,有时一天都搜好几次。在师父的加持下,我顺利的保存好电子书,一直到离开劳教所,平平安安的把电子书带回家,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现在回想这次遭绑架迫害,是当时法理还不那么清晰,没有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安排的这种绑架迫害。

几年前,我乘火车去外地,提前买好了火车票。要乘车安检时,警察一看见我的车票,就说别走了,非法搜出我带的真相资料和大法书。我想,真相资料是让警察看了得救的,就告诉他们看,当时就有人看真相资料。在这过程中,有的警察明白真相,退出了自己加入的党、团、队组织。

后来,警察要拿走《转法轮》,我告诉他们说:“书你们不能拿,那是我的命根子。”警察就把大法书还给了我。他们要带我走,我不配合,如果被绑架,警察对大法犯的罪更大,同时也会给救度众生带来损失。我求师父,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我不能跟他们走,不能离开这里,求师父加持弟子。”此念一出,我立即出现病业假相,结果当天就被送回了家。

事后向内找,我找到了教训,是被没修去的情等执着心带动,参与了家中给去世的长辈做的一件事。正法修炼是严肃的,对真修大法弟子的要求也是严格的。站在正法的基点上,大法弟子有执着有漏,也在大法中归正,不归旧势力管,就归师父管,归大法管。

二、配合同修做证实法的事

在二十多年的修炼中,感恩师父让我的思想越来越单纯,去掉了我的负面思维。这些年来,无论在本地和在省城居住期间,只要是证实法的事,我都能无条件的放下自我,配合同修,配合整体。

1、先说说挂展板和条幅的事

我在省城居住时,多次和同修配合挂两米多宽的真相展板,在立交桥等处挂条幅。一次,要挂一个三米多长的条幅。同修问挂在哪儿?我说挂在最高处,挂立交桥上。立交桥上车来人往,挂在最高处,能看到的人也多。那条三米长的条幅从立交桥上垂下来,挂在最高处,十分醒目。金黄的绸缎上,印着“法轮大法好”五个大字,下面还有一朵浅粉色的大莲花。这样的条幅挂在哪里,都能解体邪恶,震慑邪恶,世人看见了,心灵也会受到震撼。

有时正在挂展板或条幅,同修说来人了,我说来人怕什么,给他份真相资料,让他看看得救。一天,风很大,我们站在立交桥上挂条幅,来了一个人,问我们:“干啥呢?”我平稳的说:“挂条幅,你帮帮忙。”他问帮什么忙?我说:“帮把绳子系上。”那人就真的帮我们系好了这幅大条幅。

有一年,我和省城的同修配合,在专门跑火车的桥上挂了一幅印有“法轮大法好”和“真、善、忍好”的横幅。横幅挂在桥外面,在桥下来来往往的行人和各种车辆的司机都能看见。横幅挂了一年多,在风吹日晒中,有些褪色了,还在桥上挂着呢!

今年年初,本地同修拿来一些不干胶,我出去贴,走哪儿贴哪儿。我在广告牌上贴的不干胶,过去半年多了,还在那里贴着。

2、说说兑换真相币的事

前几年,我在省城住,经常去商业街给商贩兑换真相币,每次出去,都能换出去一、两万元。有一次,要过年了,同修来找我,说有十几万元,年前要兑换出去。第二天,我俩在约定的地点见面后,去了商业街。熟食店、药店、水果摊、麻将馆等,我们挨家换,一家不落。当对方问怎么兑换时,我就说:“一比一的换,不收手续费,有一元的、五元的、十元的。”当时他们兑换零钱,一百元要收两元的手续费,大法弟子的目地是为了救人,没有一丝一毫的个人利益在里面,不收取一分钱的手续费,很多人都愿意换,经常兑换的人知道花真相币吉祥,有福报。

这次在过年前的一个星期里,我们给世人换了十几万元的真相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顺利兑换出这么多真相币,很感谢和我们配合的另一位同修。这位同修很认真,每一沓钱都准确无误。一次,有一个摊主说他数了两遍,有一沓钱,少了一张,是九十九元。我微笑着说:“没错,保证是一百元,你再数数。”这人又数了一遍,果真是一百元钱,一张没少。在一家麻将馆,有个人要换三千元,说没带那么多钱,我笑呵呵的让这人回去取钱,我们在这里等着。这人回来后,换了五千元的真相币。经同修过目的真相币,每一沓都象点钞机点过一样,准确无误,给兑换真相币的世人留下了诚实守信的好印象。

换真相币的同时,我们也珍惜和众生相遇的机缘,给对方《九评》、真相光盘等真相资料,同时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在师父的加持下,救人的效果也很好。

3、说说投送真相信、去派出所抄名单的事

回到本地后,只要有真相信,我都配合邮寄、投送。这些年来,在师父的加持和保护下,为了邮寄真相信,我快跑遍了本地区所有的信筒,自己都记不清投寄了多少封真相信。投信时,我没有被监控的概念,同修提醒次数多了,有时我就和监控器说:“监控器,你的使命是监控坏人的,不是监控大法弟子的。”每次邮寄真相信,我都和真相信沟通,让真相信在救人过程中发挥最大的威力。

前几年,追查迫害法轮功的国际组织对本地区参与迫害一位大法弟子的公安、法院相关人员发出追查通告,同修配合把通告打印出来,装好信封,写好地址,我去邮寄,让参与迫害的人明白真相,悬崖勒马,弥补罪过。

一天,同修拿来五封真相信,问我能不能邮寄?我说行,同修说最好是投送,我说行。冬天的早晨,我没吃饭,就带着信去了辖区的派出所。信封里,有优盘和真相信,提前写好了所长、副所长和教导员的姓名。我一推派出所的大门,里面用铁链子锁着。我想了想,把门关严,把三封信夹在门缝里。早晨一上班,他们就能看到真相信。剩下的两封信,我通过信筒寄了出去。我还去派出所和检察院送过《九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等真相资料。

有的同修被绑架回来后,说真相信起作用了,辖区派出所警察收到真相信后,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对我们居住辖区大法弟子的迫害。去年,本地区发生大面积绑架,居住在附近的几位被骚扰的同修不向邪恶妥协,当天就从派出所回家了。另一位同修家里的打印机、刻录机、电脑等应有尽有,有的东西还不止一件,这位同修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几十天后,也回到家中。

六、七年前,我还在省城居住。一天,去同修家敲门,没人来开门,我从门上的猫眼看,感觉出事了,就给同修的弟媳打电话,她也修炼法轮功,她让我过去。我过去后,她说,同修被绑架了。我问谁绑架的?她说不知道。我又去协调人家,协调人也说不知道是谁绑架的。

这件事让我遇到,也不是偶然的,我就去了派出所。一進门,有个门厅,门厅的墙上有警察照片和名单。有两人唠嗑,我坐在沙发上,等了一会儿。有人问我啥事,我说,找辖区的片警。那个人让我去楼下的门厅自己抄记,我就去门厅记名单。一个警察从外面進来,问我干什么,我不惊不怕的回答他,接着记,把上面所有人的姓名和电话号抄下来,送给协调同修。同修把名单、电话号及时上传给明慧网,国外同修及时给警察讲真相。

回本地后,有个同修被绑架,外面的同修不知道检察院检察长的姓名。第二天,我就去检察院,是周末。我又去了第二次,了解到了检察长的姓名,及时反馈给了同修。在助师正法的这条路上,无论是营救被绑架的同修,还是配合同修去看守所,只要同修找到我,我就无条件的放下自我,配合同修,配合整体。

三、善意的理解同修的压力和难处

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信师信法的心也更加坚定、纯净,无论遇到任何事,我都守住坚定的一念:我就归师父管,就走师父安排的路!

一次,有个同修告诉我,说要挨家查法轮功,让我注意点。我告诉她:“和我没有关系,他们不会来我家,除了(师父)真修弟子,谁也不配来我家。我家是咱们修炼的环境,是修炼的庙。”这一念得到师父的加持,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回到本地这几年,从来都没有外人来过。在疫情期间,本地警察挨家登记,在师父保护下,我没有遇到骚扰。

这些年来,同修有什么东西都愿意往我这里送,谁送,我都收,只要是和救人有关系的东西,我从来不拒绝,都无条件的配合、接收,同时,善意的理解同修。同修往我这里送,是有压力,站在为他的角度和基点上,我也应该无条件的帮助同修缓解压力。需要保存的,我就保存好,需要救人用的,就用在刀刃上,有同修需要的,就及时转送给同修,用在救人项目上。

去年,有个被绑架的同修对警察说我给他送大法的东西,有个同修来告诉我,我说:“和我没有关系,我就归师父管。”同修又问:“你知道是谁说的吗?”“我不想知道是谁说的,谁说的都和我无关,我就归师父管。”后来,同修还是告诉了我她的名字。知道后,我心里没有反感,没有怨恨,善意的理解同修被绑架后,承受的巨大压力和难处。她出来后,我在街上碰到她,她没有看见我,我主动的喊她。她看见我,比看见亲人还亲。同修之间的缘,是在助师正法中结下的圣缘,这种圣缘比人世间任何缘份都珍贵。

去年,本地区同修大面积被绑架,回家后,有的同修不敢发资料,造成积压,有个同修给我送来数百份真相资料,其中有《九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明慧周报》等,我家的床上、柜子里都堆满了。我一个人发不过来,就找了几个同修配合,我们几个夜晚去发,在很短的时间内,全部发放出去。

我经常面对面讲真相,发真相资料,劝“三退”。有时发放有“法轮大法好”的新年台历,人们都围着要,有时发完资料人们就坐在旁边看。一次,我给一位老人发了一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他坐在外面聚精会神的看,有个同修走过来问他看什么?他说:“你们谁也没得着,让我得到了,这是宝贝。”

无论是在大街上发真相资料,还是去超市发真相册子,我从不东张西望,也不看有没有摄像头,有没有警车。见人,讲完真相,再笑呵呵的赠送一本封面精美的真相期刊,告诉他们回家看,也给亲人看。

四、修炼后的身体变化

有一年,省城的孙女问:“奶奶,大法这么神奇,我怎么没有在你身上看到神迹呢?”我一听,乐了,对孙女说:“今天,不和别人比,就和你姥姥、姥爷比。自从学大法后,我冬天没穿过棉衣、棉裤和棉鞋,穿着线裤、单鞋过冬,也不冷。我以前全身是病,修炼这么多年,你看咱家有我吃的药吗?你姥姥哪天不吃药?哪年不打针?不住医院?”孙女说:“奶奶,别说了,太神奇了。”

我修炼法轮功前,整个脊椎骨都是废的,还有类风湿等多种疾病,感恩师父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感恩师父多次加持我创造奇迹。冬天,我穿着单衣、单鞋出去炼功、讲真相,不但不冷,还出汗呢!记得十多年前,丈夫在世时,有一次,他犯病,从床上滑下来。他很胖,我当时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我把两手伸到他的身子下面,居然用双手把他托到了床上,如果没有师父帮忙,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搬不动他啊!

前几天,我搬一个双人沙发床,从一个窄小的房间,搬到另一个房间去,还要上楼梯,就是一个健壮的男人搬,也会很吃力。我想等同修来帮忙,一想,这是依赖心,这是我自己的活,我得自己干。我在心里求师父加持。搬完沙发床,同修来了,很惊讶,瞅瞅沙发床,瞅瞅我,觉的不可思议。

在修炼的路上,无条件的放下自我,配合同修和整体,是我的责任和使命。在大法中修炼,无论遇到什么事,我的心里都不惊不怕,我就归师父管,就走师父安排的路,跟师父坚修到底!再次感恩伟大的师父加持弟子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感谢有缘相遇的每一位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